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其实我想有个平凡的家 > 详细内容

其实我想有个平凡的家

作者:大雨↘无声  阅读:18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人之初,性本善!”每个人在出生的时候心底都是善良的,只是后来的生活环境不一样改变他们,可见一个好的生活可以改变人的一生,同样一个不好的生活环境可以毁了一个人的一生。环境不同也就造就了每个人的不同。

我叫小伟,今年16岁是一个大学生,但同时我也是一个杀人犯,我并非是一个大奸大恶之人,也许在你们眼里杀人犯都是那些伤天害理无恶不作的坏人,其实不是的。原本其实我也很善良的,不是有句俗语说的好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什么样的人就会交什么样的朋友,也会慢慢的变成你朋友那些的人。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里面,妈妈在生我的难产死掉了,很多人都说我是一个不吉利的孩子,要求把我丢掉,可是父亲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把我养了起来,但我爸却从来没有把我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每当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仇视,可他也并没有把我怎么样,我知道我爸爸并不那么容易,所以我很努力的学校想要报答他,

虽然他并没有把我当做自己的孩子,但是在我心里他始终是我爸爸,无论他对我怎么样我都应该好好的孝顺他,难道不是吗?只从妈妈去世后爸爸整天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天天喝酒,没到喝醉以后对我总是骂骂咧咧的,说我是瘟神,如果不是我妈妈也不会死,可是我也不想这样啊,如果可以选的话我宁愿自己去死。

我知道爸爸很爱妈妈,他们是从小就认识的然后一起上学到成家,关系好的简直没的说,可是自从我出现就改变了这一切,爸爸整天喝酒买醉,工作都辞了整天在你家喝酒,谁实话我很怕他,每当看到他我都不由自主的打冷战,虽然我怕他但是也同样爱他,因为这个世界除了他我就在也没有亲人了。

陈茹是我妈妈身前最好的妹妹,今年24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美女。只从妈妈走了以后她隔三差五的来看我,帮我洗洗衣服做做饭,虽然她是妈妈的好姐妹,但是她并不大而且还很年轻漂亮,按理说我应该叫她小姨的,可是她并不让我叫她小姨,她说这样会把她叫老了了,硬让我叫她姐姐。这个世界上除了茹姐在没有一个人比她带我更好了。

每当礼拜天她都会把我接到她家,然后带我去玩晚上给我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有的时候还给我买新衣服,说实话有时候我都想把茹姐当做“妈妈”,因为她实在是对我太好了,可是我知道她怎么做完全是可怜我,因为她知道这个时间上没有人再来疼我了,有的时候她看着我都会莫名其妙的哭出来。

还会把我抱在怀里抚摸着我的后背溺爱似的疼爱我,是她让我体会到了世上还有这种温暖,也让我体会到了我不是一个人人讨厌吗人,起码我的茹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也很爱我的茹姐,可是这一切美好的东西并没有持续多久,无论多么美好的东西都会有人来破坏它,而这个人就是我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那就是我的父亲。

那一天外面下着很大的雨,狂风在不听的吹着,是不是的一道闪电划过,一声天塌地陷的雷声响起,一个人在家的我害怕的躲在了座椅下面,浑身不停的在发抖,爸爸不在家又不知道去哪里喝酒了,独自又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恐怕你们谁也不知道当时的我是多么的无助。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我茹姐。

于是我跑到了电话前拨通了我茹姐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她一接通我一下就哭了起来,就像一个失散的孩子突然找到了妈妈一样,电话里我告诉她我爸爸不在家,我一个不敢在家里让她过来陪我好不好,挂了电话没多久茹姐就来了,来到我家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原来接到我电话她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雨衣雨伞都没有找到,心里因惦记我所以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冒雨就干了过来,来到我家以后看着浑身还发抖的茹姐我立马找了一个毯子给她披了上去,虽然茹姐比我大,但是他始终是一个女孩不是吗?身体当然没有男孩子那么强了,于是我就上她去洗了一个澡,然后给她找来了妈妈生前的衣服让她换上。

这样茹姐就不那么冷了,她把我抱在怀里,就像一个妈妈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没过多久我就在她怀里睡着了,也不知道我在她怀里睡了多久,突然被“碰~”的一声所吵醒,睁眼一看原来是我爸爸回来了,只见他满身酒气浑身上下还在地这雨水,一看就是淋雨回来的,茹姐看到我爸爸回来了。

她也就放心了,其实茹姐对我爸爸没有一点好感,甚至是厌恶,于是她起身刚要走就被我拉住了,看到我爸爸酒气熏天的盯着我跟茹姐,我心里就一阵巨寒,因为我怕茹姐走了以后他会继续骂我,也许是看出我心事的茹姐,她点了点头跟我爸说了一声今晚她要带我去她们家里住,明天就把我送回来。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要往外面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爸突然像发疯一样推开我抱起我茹姐就往卧室走去,而茹姐拼命的挣扎嘴里更是不停的向我呼救,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就睁眼睁睁看到父亲把茹姐拉倒了卧室丢到了床上,可是这个时候茹姐依然向我求救“小伟,你过来,你站在这里你爸爸不敢对我做什么的,他他会让你看着伤害我的。”听到茹姐怎么说我立马就跑了进去。

当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爸爸在一件一件的脱衣茹姐的衣服,当他看到我进来的时候,突然对我大声吼道“滚出去~”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到了,然后慢慢的走了出去,可是茹姐却在里面拼命的叫我回去。当时我也知道爸爸正在伤害茹姐,可是我也只能看着这叫事情的发生,而茹姐依然在屋里叫着我的名字。

渐渐的她的声音又希望变成了绝望,最后彻底死心了。半个小时以后茹姐拿着破烂的衣服哭着从里面走了出来,绝望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看到这里我立马跑了过去想要安慰一下她,可是茹姐毫不留情的把我推开了,她愤怒的转身看着我“小伟,这一切是不是你跟你爸爸精心设计好的?”被茹姐怎么一说我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

于是我拼命的摇头,可是茹姐看也不看的就离开,我知道她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等茹姐彻底离开我家以后,我回头看着躺在卧室床上的父亲,我默默的走进了厨房拿起厨房的菜刀慢慢的走进了我爸爸的卧室走向了躺在床上的父亲,我要让我爸爸永远的去陪伴我的妈妈……

茹姐走后没多久她有从新走了进来,可是后面缺带了两名警察。当他们走进来看到满身鲜血的我的时候惊讶的张不开嘴,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了死在床上的父亲,我也很快被警察带走了,带走的时候我看着茹姐对她说“茹姐,我真的没有给爸爸预谋什么,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在没有对我更好的人了,所有哪些要伤害你的人我都会替你挡在外面。”当我说完这一切的时候我也被警察带走了。

因为我没有满十八岁,所以没有到判刑的年纪,所以缓期执行,而今天就是我的十八岁生日,也是我正式接收审判的时候,结果跟我预料的一样死刑,而在我赶复刑场的时候有看到了我的茹姐,如果真有下辈子我希望我回去一个和和睦睦的家庭里面。(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