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毁童年系列之海的女儿 > 详细内容

毁童年系列之海的女儿

作者:回家的外星人  阅读:8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亚力克王子大婚的那天,天很蓝,风很轻,云朵一片片,像棉花糖,海里的浪一层层,泛着白色的泡沫。

一切美丽而井然有序。

亚力克王子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妻子--邻国的公主,笑的越发灿烂。

他爱公主吗?是的,可是他更爱权利,什么情呀爱呀的在权力面前不值一提,所以他娶了公主,因为那会让他的储位更稳固。

公主却有些天真烂漫,只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

真爱,呵呵,像那个为了自己付出生命的小美人鱼吗?别逗了。

亚力克王子从来就不理解怎么会有人愿意用生命换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所以他冷冷的看着远处的泡沫,笑的弧度更大,我会很幸福的,也算是帮你完成你的心愿吧。

没有人知道亚力克王子的真面目,除了那个死去的小美人鱼,在所有人面前,他一向是优雅温柔,像太阳一样的存在,只有那个小美人鱼知道夜晚的亚力克是怎样的暴虐阴沉,喜怒无常。

哦,多么可怜的小东西呀,喜欢的是这么一个可怕的人类。

大婚以后,举国同庆。

在国王20岁那年,亚力克王子出生了,可是也是当天他的母亲难产去世了。王后只给国王生了他一个孩子,亚力克是毋庸置疑的继承者。

而现在,50岁的国王得了重病,暴毙而亡,亚力克王子顺利继承了王位。

可是他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就好像有一双眼睛总在看着他,热切的、深邃的,黏糊糊的。

这种感觉太糟糕了,就如同那个……那个死去的小美人鱼还在他身边。

亚力克怀疑那个小美人鱼并没死,只是躲在暗地里偷窥他。

可他找遍了王宫,派人搜寻了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亚力克有些烦躁,却也暗暗地松了口气,大概只是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吧。

城堡里的玫瑰开了,娇艳夺目,顺着走廊一路延伸到庭院,肆意而张扬,可玫瑰的茎干上藏着数不清的刺,让这种美丽显得神秘而危险。

异常在城堡里蔓延。

最开始是因为一条鱼。

从海里打捞上来的鱼。

做饭的厨师向来精细,可不知为何那天端上来的鱼是一整条的,带着鱼头和鱼尾,鱼的两只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的,木愣愣的,死死的看着亚力克。

亚力克感到胃里翻腾着,一股凉气从咽喉涌了上来。

“这是什么?”亚力克头一次撕破了温文尔雅的伪装,大声斥责着。

厨师吓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好半天说不出话。

“这……这……不可能……”厨师似乎比亚力克还要害怕,脸颊抽搐着,头垂得很低:“我明明把鱼头和鱼尾都扔了……”

厨房里的垃圾桶证明了厨师没有说谎,里面赫然是血淋淋的鱼头鱼尾,那鱼头的眼睛黯淡无光,沾着血的样子看起来普通极了。

亚力克死死的盯着桌子上的鱼,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毛。

他怎么忘了,美人鱼是鱼呀,海里的东西也许都是一条心,死了一个,是不是会有无数个来报仇?更可怕的是美人鱼和海化为了一体,整个海洋都成了他的敌人!

从此以后,亚力克再也不吃鱼,不吃海参,不吃任何海里的,甚至是水里的东西。

可命运张着血盆大口而来,锋利的牙齿闪着寒光,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亚力克温柔的给王后盖上被子,进了浴室,开始洗澡。

浴桶不大不小,温度不高不低,亚力克舒服的叹息起来。

不一会儿,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感觉一双冰凉的手在他的身上逡巡,划过他蓝色的眸,抚弄他挺直的鼻子,慢慢描绘他的嘴唇,然后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他拼命地挣扎起来,溅出的水花打在地上,可他还闭着眼,死死的闭着,无论他如何逼迫自己,那沉重的眼皮都像铁门,关得严丝合缝。

他感觉窒息而压抑,浑身充血,血管暴起,可他发不出声音,迷迷蒙蒙间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你还爱我吗?”

“亚力克,亚力克!”

王后的呼唤让他睁开了双眼,他大口呼吸着,呆愣的看着浴桶。

浴桶里面的水撒出去了一半,他蜷缩在浴桶里,水没过他的脖子,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泡沫,这些轻柔的恶魔一触就破,却在下一刻聚集起来,死死的围着他的脖子。

他猛地站了起来,把王后吓了一跳:“亚力克,你没事吧?”

他两只眼睛通红,嘴角止不住的抽搐,这一刻他哪里还像威严的国王,更像是一个被戳了软肋的野兽,似乎下一刻獠牙就要伸出来。

亚力克竭力的控制自己的表情,他对着王后尽力的温柔:“没事,我只是做噩梦了。”

王后没再问,眼睛里却藏着惊恐,她第一次意识到和自己结婚的这个人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柔情万种。

亚力克觉得违和,觉得压抑,不只是因为这可怕的噩梦,还有他记得自己只是躺在浴桶里,泡沫来自于哪里呢?那泡沫那么眼熟,就如同他大婚的时候,海上的白浪,更好似美人鱼投入大海,泛起的涟漪。

亚力克开始整夜整夜的做噩梦。

那是一条人鱼,是一条美丽的人鱼,它向他缓缓游过来,带着芬芳,歌声空灵,他却怕的连连后退,可身后就是悬崖,他能退到哪里去呢?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美丽的美人鱼拿出了一把刀,慢慢的锯自己的鱼尾巴,殷红的血流到地上,染湿了翠绿的草地,它长出了双腿,它变成了她,可她容貌不再,丑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她问:“你还爱我吗?”

亚力克吓的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想去抱抱王后,却只摸到一片冰凉。

王后呢?

亚力克看着乌黑的夜,再也睡不着了。

他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王后去了哪里?

天蒙蒙亮,王后回来了,带着一身湿气。

亚力克感觉到她直直的站在床前,看着他,亚力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能让自己的呼吸尽量平稳,反复的告诉自己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儿,王后小心翼翼的上了床,亚力克微眯的眼看见她把什么东西放在了枕头下面。

亚力克想着王后出去干了什么,在枕头下放了什么,又为什么盯着自己看,纷繁错乱的思绪围绕着他,亚力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亚力克醒来的时候,王后已经不在了。

亚力克一把翻开王后的枕头,下面赫然放着一把匕首,锋利的闪着寒光。

亚力克感觉越来越烦躁焦虑,他总觉得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城堡里的仆人窃窃私语,可一等他靠近,他们就停了下来,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好像他们在讨论一个惊天的秘密,却唯独没有告诉自己。

又是晚上,亚力克没睡,他躺在床上,眼睛闭起来,呼吸绵长,可他的耳朵机敏的听着枕边人的呼吸。

前半夜安静极了,只有天边的弯月无声冷笑。

然后,王后慢慢坐了起来。

亚力克紧张了,被子下的手死死的抓住床单。

他听见王后的声音不大不小:“亚力克,你睡了吗?亚力克你听见了吗?”

亚力克一言不发,甚至自然的翻了个身。

王后没再怀疑,起了床披上衣服,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亚力克在她关门的瞬间,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他迅速的穿好鞋,拿着外套跟在她的身后。

王后来到了城堡后面的森林,时不时地四处张望,然后在一处突然停下了。

亚力克躲在树后,王后背对着他,亚力克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亚力克记住了这个地方,赶忙向回走去。

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王后才刚刚回来,她照例站在床前看了亚力克好一会儿才上床躺下。

亚力克在黑夜中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铁锈一样的味道诉说着猜忌和阴险。

亚力克对侍卫说想自己逛逛,侍卫便离开去巡逻了。

亚力克假装漫无目的的在城堡里闲逛,原来看着美丽的玫瑰都显得乏善可陈。

然后他一点点靠近昨天晚上的地方。

亚力克扒开草丛,一下子愣住了,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乌鸦的尸体,腐烂的,半腐烂的,新鲜的,无一例外的瞪着眼睛,死不瞑目。

地上暗淡漆黑,被乌鸦的血染的变了颜色,血腥味儿恶臭恶臭的,让人浑身难受,几欲作呕。

一股凉气顺着亚力克的脚趾头冲上了脊椎,寒冷渗透在骨头里,让他牙齿都跟着打颤儿。

他的眉头紧皱,眼睛半眯,腮帮子鼓起,嘴唇咧出一个怪异的弧度,他的表情狰狞着,透着些凶狠。

亚力克控制着自己不去颤抖,慢慢合上了草丛,一点一点去除自己来过的痕迹。

他想起了那种黏糊糊的视线,想起了带着鱼头鱼尾的餐桌上的鱼,想起了洗澡的时候冰凉的手,也许不是美人鱼呢?也许美人鱼早就消散在人间了呢?也许……自己的枕边人,自己的王后才是一切可怕的源头呢?

哦,多么可悲呀,亚力克作为一个国王,连自己的枕边人都无法信任。

亚力克瞒着所有人,去远处的小镇找了巫师。

还不等他开口,巫师问他,是不是自己周围的人都怪怪的,尤其是离你最近的那个。

他点点头,告诉巫师自己的妻子半夜起来杀了乌鸦。

巫师摇摇头,跟她没有关系,你的身上缠着一个恶灵,它每日吸食你的精气,所以你才会总做噩梦。

我该怎么办?

他问着,同时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满是金银珠宝。

巫师笑了起来,笑的不怀好意:“我不要这些俗物。我能帮你,但是你要付出代价,你能接受吗?”

亚力克皱起了眉头,他问巫师要什么代价。

巫师说了一句话,亚力克愣住了,过了好久才艰难的点了点头。

巫师笑的更加开心了,脸上的褶子堆在一起,看起来恶心极了。

巫师给了他一瓶药,让他回家的时候喝了,恶灵自然就祛除了。

亚力克回到了城堡,喝下了那瓶药,他翻着白眼浑身抽搐,倒在地上。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依旧很蓝,云朵一片片。

亚力克在床上翻了个身,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

他笑眯眯的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然后就听见侍卫大声喊叫:“陛下,陛下……”

侍卫飞快的向他跑来,嘴唇惨白,神色慌张。

亚力克皱起眉头,心里隐隐不安。

“怎么了?”

“陛下,您快去看看王后吧,王后……王后……”

亚力克不等侍卫说完便快步向前厅走去。

王后死了,她的心被挖了出来。

大厅跪了一地的人,瑟瑟发抖。

亚力克拼命挤出几滴眼泪,面色戚戚,说是要彻查真凶,要为了王后吃素三年,不再娶侧妃。

全国上下都说亚力克国王情深义重,对王后一片痴心,只有亚力克自己知道,巫师对他说的帮他祛除恶灵的代价是王后的心头血。

亚力克犹豫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他点头的时候总觉得巫师的表情似笑非笑。

就在王后死去的当天晚上,亚力克睁着眼睛毫无睡意,满脑子都是王后不可置信的表情,和鲜血淋淋的场景。

巫师从黑暗里走了出来,笑的狡黠。

亚力克一下子坐了起来,压着嗓子,怒气冲冲,可能还有些他自己也没觉察到的惊恐:“你来干什么?代……代价你不是收走了吗?”

巫师不急不缓的坐在了椅子上,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才道:“哦,你是指去掉你身上恶灵的代价呀,那确实收走了,但是……”

一句但是让亚力克肌肉一下子紧绷起来,他觉得嗓子发紧,右手忍不住的发抖:“那你还来干什么?你……”

“还有你当上国王的代价还没收呢,交易不能亏本不是?”

“当上……国王?”亚力克王子感觉自己一脑门冷汗,“代价不是我父亲……凯撒三世的……”

“呵呵,”巫师的笑声难听极了,像老鼠,像乌鸦,反正不像人:“我亲爱的亚力克国王,你父亲的命可不是代价,是你跟我交换的结果呀,你想快点当国王,那就只能让老国王快点死去,你可别说你想的不是这个。”

巫师讽刺的话让亚克力一时语塞,巫师赤裸裸的轻蔑让他感觉浑身难受,却无从辩驳。

“你想要什么?”直到此时,亚力克仍然压着嗓子说话,生怕被人听见。

“当时你跟我交易的时候说的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现在……我想要你的心头血!”

“不可能!别开玩笑了!如果你真的要我的心头血,早该在我当上国王的时候就来取了,为何等到现在?”亚力克即使在危险重重的时候,仍然保持着清醒和理智,不得不说他拥有国王该有的素质,看似和蔼温润,实则冷漠残忍。

巫师的眼神复杂起来,似乎有些唏嘘:“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是你有个好王后呀。她为了你可真是煞费苦心,为了阻止我来取你的心头血,她用她自己的鲜血为引,日日饲喂乌鸦,然后把它们杀死,用她自己的血和乌鸦作为代价……”

“不是的,不是的,你胡说,她明明是在诅咒我!况且我想当国王有错吗?从出生起我就是王子,我等了整整30年了,我还有几个30年可以等,你想取我的心头血还找这拙劣的借口!不然我的身上怎么会有恶灵?肯定是她召唤来的……”

“恶灵?你说缠着你的恶灵啊,那是你最亲爱的父亲啊!”

亚力克像是咕嘟咕嘟冒泡的热水忽然结了冰,浑身冰冷,嗓子都被冻住了,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当他内心深处的丑恶和卑劣被赤 裸 裸的揭开,亚力克终于维持不住理智的假象。

他从枕头下掏出一把匕首---就是王后的那把,面色狰狞的,歇斯底里的向巫师冲去。

巫师冷笑起来,似乎在看着一只爬虫毫无意义的最后挣扎。

匕首划破空气,巫师消失在原地。

巫师的笑声刺入亚力克的耳膜,那是讽刺的嘲笑:“亚力克国王,我明天还会来的,直到取到你的心头血。哦,你最好别睡着,不然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亚力克死死的瞪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匕首掉在地上,发出“哐啷”一声,他犹如惊弓之鸟,吓得无声呐喊。

这个冷漠残忍的家伙,在面对自己生命的时候却懦弱惊恐,真是矛盾而讽刺呀。

从那天起,亚力克再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都活在痛苦和噩梦中。

而回到家里的巫师长长的叹了口气。

巫师没有去取亚力克的心头血,因为缠在亚力克身上的善灵---小美人鱼,献出了自己的灵魂。

这可是比一个人渣的心头血更珍贵的东西!

可是这次的交易却让巫师打心里不舒服,当看到那个美丽的小美人鱼笑着说愿意付出灵魂的时候,巫师第一次觉得心里发赌。

爱上亚力克的两个人结局都很悲惨,凭什么这个家伙还好好的活着,受尽爱戴?

于是,巫师故意的去吓唬了他一下。

当然也就是吓唬吓唬他,毕竟交易就是交易。

可是,没想到这个连自己父亲的死活都不放在心上亚力克仅仅因为这一次的吓唬,彻底疯了。

也不知是因为他过不了心里的那关,还是他真的感觉愧疚。

全国的人只以为亚力克是因为王后的死耿耿于怀,倒是没有太为难他,只是国王变成了他的侄子。

如果亚力克清醒着,不知道会不会对于自己才当了一个月的国王这件事感到遗憾呢。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