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征服 > 详细内容

征服

作者:北梦花语  阅读:9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黑夜残忍的吞没了仅有的一丝月光,一阵阵无情的吹进这空荡荡的大殿,玄木卧榻边,烛光摇曳,昏暗的光线不停的在那个躺在卧榻上的人惨白的脸上飘忽。

哦,我瞧见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死水一般。花白如银元般的须发不再光彩照人,没错,他的生命已经凋零了。正所谓:生前烨然若神人,死后只留空遗恨。

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离去,很想冲上去,哪怕是看他最后一眼。可是,每当我想要往前走时,却总是有一股力量将我死死牵住,而让我无法前行,因为,我只是他的一把剑罢了。

我安静的躺在剑鞘里,开始慢慢品味在他身边的日子:

“退朝。”说罢,他大步的跨出殿门,提着我一个人孤独落寞的前行,虽然,他并没有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依然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浓密的眉毛依旧同往日般坚毅,身影如往日般矫健。可是,我却能深切的感受到他那拿着我的手却是越发的紧了,可见,他的内心已是怒不可遏。甚至,我还感受到了烈火灼烧般的痛楚。此时,我明白,他的也心在隐隐作痛。他在痛,自己空有一腔抱负却无法施展;他在痛,自己有着满腹的征服欲却无处释放;他在痛,他自己无力改变这一切:董卓老贼仗着自己手握大权,便目无天子。在朝中横行肆忌,为所欲为。搞得朝中奸臣当道,残害无数忠良之臣。堂下忠臣胆战心惊,虽心有不满却无力反抗。只见他欲走欲快,似乎这样可以缓解伤痛。

回到家中,他无意间望了一眼桌案,忽然发现桌案之上有请柬一封,而后,将领来报,说这请柬乃是王府使者所送,似于王允生辰大宴有关。只见他将请柬往桌案上一拍,整个人几乎是一跃而起,抚须狂笑。刚才忧虑伤痛的表情转眼间烟消云散。我思量着,他定是良策存心,胸有成竹了。

当晚,老曹并未带着我去赴宴,等他赴宴归来之时,我才发现他带回来了一把霸气无比的刀。我便与他攀谈起来。“不知阁下尊姓大名?”我礼貌的问道。“怎么,连我都没听说过?哎,整一个井底之蛙,实话告诉你吧,我乃天下闻名七星是也!”七星抖了抖他那华丽的锦袍,袍子上的七颗宝石闪的我睁不开眼。“看你这幅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真没出息。以后,你就做我的跟班吧。”七星孤傲的嚷道:“明天,我就要去刺杀董卓了,要知道,若事成,我将会改变历史的走向,我就又能受同道之人的膜拜了。”“什么!”我心头忽的一紧,顿时像遭受了雷劈一般。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心眼小,计较着为何七星能去而我却不能去。而是我担心老曹的安危。我不在他身边无法即使保护他,要是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虽说七星身手不凡,但他性格目中无人,只怕……

该来的还是回来,担心总会成真——第二天,老曹刺杀失败。七星兄也没有跟老曹一起回来。唉!我就知道老曹此次行事过急,思虑不周……只见他慌忙的拽起我,便飞马而去。

多亏得老曹运气逆天,遇到了个天选之人,来救老曹脱围,此人的名字到是艺术感十足——陈宫,乃成功是也。可是这个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救完老曹后,可能在半路偷逃了。亏得老曹为他伤心许久。我还清楚的记得,老曹醒后惊讶的瞪着空无一人的卧榻,目光由吃惊变为暗淡。末了,一阵凄悲。他那张悲戚的脸略带神经质的不停抽搐,嘴角颤抖起来,冷笑,苦笑,疯笑直至无力再笑。他想要用智慧征服天下,造福万民,可此刻的他却如此无助。他想要用智慧征服天下的计划,在一开始便造下杀孽。他不仅没有为天下除一害还错杀吕伯奢一家。他的心中无限自责。尽管他用“宁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来掩盖自己的无助,将泪水咽下,可又有谁能明白这正是他在责备自己的自私与多疑。现在,连他的救命恩人都离他而去,只留他孤身一人,独品悲凉……”

他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房间,来到屋外的苍皮老树之下,任凭寒风刺骨,骤雨淋身。老曹的衣袂随风起舞,只不过,此舞已不是“翩翩”,而是无尽的“凄凄”。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打转。那个目光,过从未见过:尖锐,可怖,寒光逼人……里面掺杂着无情与孤独,更多的,则是征服天下的欲望。很快他收回了目光,上马离去。夕阳西下,只留下我的身体,在眼光下熠熠生辉。

时间若入手之沙,从指缝间逃离——这一年,官渡决战。

战场上寒风凛冽,黄沙漫天,无边无际,却是如此迷人眼。两军对峙已久,而老曹在跟袁绍议和。表面上说是议和,不如说是老曹的花样。他借此拖延时间,想要奇袭。

“哈,本初兄,别来无恙。老曹极力摆出一副笑脸,不停地作揖。”“托你的福,我好的很。”袁绍没好气地说。“额,本初兄,小弟与你好久未见,且坐下叙叙旧。”说罢,老曹边斟酒,边对袁绍说。袁绍一脸鄙夷,坐在了老曹早已摆好的凳子上。与其说坐,不如说沾。“你恐怕并不是与我叙旧那么简单吧。”“啊,本初兄果然先知,其实,不瞒你说,我是来请降的。”

袁绍假笑几声,心想:谁不知你曹孟德狡猾奸诈,定是在耍伎俩。”袁绍不买账,起身欲走。“哎,兄长先莫走嘛。你我从小故交,我骗你何故。我账下方士夜观天象,知天下必属袁公,故劝我降于兄长门下。果不其然,兄长现拥兵几十万,账下奇人谋士如云。到时我只求兄长给我一方土地,让我及家眷安度余生即可。到那时,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就是本初兄你了!若你不满于那榆木皇帝,尽管取而代之。”老曹果然了不得,一番吹嘘下来,把袁绍捧的飘飘然,连老曹的军队,奇袭到了自己的后方也不知道。老曹看时辰已到,立马变脸,哈哈大笑道:“哈哈,本初兄,感谢你听我废话,作为奖励,我可以留你一条小命,只要你全军投降。”老曹手舞足蹈的回去了,袁绍大败,呆若木鸡。

老曹兴奋的跳到车上,拔出我,向前一指:“”天意已定,袁军以败,全军进攻!”话音刚落,锣鼓声,喊杀声,进军奔跑声不绝于耳。曹军黑压压的侵占整片大地,气势冲天。老曹激动至极,一步跨上台阶,舞着我大呼:“全军冲锋,杀他个片甲不留!冲啊!”

我跟随老曹的手舞动着,跳出掌心,腾越空中,划破天际。我知道,老曹舞着我,内心激动,他仿佛凌驾于万物之上,俯瞰浩渺山川,傲世群雄,仿佛征服了这片天地。在此刻,老曹的征服欲得到了释放。他做到了,他征服了袁绍,以及他的土地还有军队,此时此刻,老曹明白,征服任何事物,不仅仅需要智慧,还需要强大的武力。

随着北方的统一,那样的平静没有持续很久。一切繁华均在赤壁成为了过去。

夜,吞没了一切,乌鸦在半空鸣叫。此时此刻,老曹大宴群臣。我寂寞无声的与鞘倚在桌角看着这场附带死亡气息的在船上举行的庆功宴。老曹披着他那件彰显殊荣的黄金甲,以及那件火凤披风,尽显华丽。“诸位,此役之后,我就可征服江南,孙权小儿必败无疑,征服天下指日可待!在此,曹某与诸位先行畅饮一番,庆祝这场即将到来的胜利。”说罢,把酒一饮而尽。

乐声响起,老曹吟起了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满船文武热赞老曹。我没有,也不会,因为我只是一把剑。鼎盛时期即将过去,死亡,离曹军更加近了。

乐声萦绕于耳畔,死亡的气息愈加浓重。死神还是来了,他带了地狱之火,火焰如同地狱恶兽,乘风而起,沿着那一条条铁锁链,蔓延开了,将曹军烧的灰飞烟灭,所有人都做了死神的俘虏,不甘做俘虏的,都跳进水里,做了水的奴隶。

烟炎张天,我不经暗暗思考。吕布被老曹征服,袁绍也被老曹征服,无数人与土地被老曹征服,然而,老曹终究只是个普通人,最终被这天意所征服。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