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第173章 买来的妻子 > 详细内容

第173章 买来的妻子

作者:指针直指俄心  阅读: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第一章夜半歌声

杜霜入李家门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她每日都是在房中看书写作,或者刺绣。她的相公,或者说是未来的相公是这个宅子的主人。

他姓李,但是叫什么杜霜并不知道。

这是个古怪的宅子,因为从主人算起就只有李少爷一个人。他父母不在这里,甚至是否还在世杜霜都不知道。

杜霜的故事,还要从一个月之前开始说起。

那一日,她跪在地上,面前是一具尸体,用草席裹着。她的头上缬了一根草,是卖身的标志。那具尸体,是她的姊姊。

她们姊妹二人相依为命,可一场疾病却夺走了她姊姊的生命。穷困的人家,若要好好安葬家人就只有卖身为奴一个命运。

所以,她跪在那里。

她的标价很高,五十两白银,在这个动乱的年代,实在没有几人可以负担得起。所幸她遇到了他——李少爷。

他穿着标致的白衣,面无表情地出现在她的面前。杜霜抬头,带着几分胆怯地看着他的脸,俊美如玉的脸。

李少爷没说什么,只是丢下了五十两白银:“把你姐姐好生安葬,我家缺一个女主人。”

是自己的好运到了么?杜霜没说什么,只是照做。后第二天按照他说的地址找来——那是一栋豪华的建筑,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然而进去才知道,这里只住了他一个人。虽然是独住,可里面并不脏乱,看上去井然有秩。院子里面栽了很多花,此时正好花开,红黄白,一片片,把整个李家染得辉煌。

“你将会成为我的妻子,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学习如何做一个少奶奶。”李少爷说话时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你会写字吗?”

“以前……以前父母在的时候读过几本书,所以略微会写几个字。”她曾是大家闺秀,只是后来家族破落,只剩她姊妹二人。

“嗯。”

李少爷把她安排在一间厢房,那里环境十分清幽,内里摆设有条不紊。杜霜看见垂下的帘子外,有一个小池塘,里面开着睡莲。

“九月江南花事休,芙蓉婉转在中州。美人隔盈盈水,落日还生渺渺愁。露洗玉盘金殿冷,风吹罗带锦城秋。相看未用伤迟暮,别有池塘一片幽。”杜霜不觉念道,这是她最喜的诗词。

“你也喜欢睡莲么?”李少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他冷冷地看着杜霜说道。

她莫名有几分紧张,低着头应道是。李少爷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欣喜。

这段时间,杜霜每日都是待在宅子里,因为李少爷不许她出门。她也很少见到李少爷,说是未来相公,可她更觉得他像是一个主人。

或许他是因为寂寞,所以才买了自己来做妻子吧。杜霜心想。

思索间已经快天黑了,李少爷每日都是在固定时间出现,把饭菜送来,看着她吃完就离开。两人从来不多做交谈。

今天,李少爷破例多说了几句:“三天后,你我就大婚了。”

“在这里么?”杜霜放下筷子,看着他说道。

李少爷点了点头。

“公公和婆婆也回来?”

“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

“哦。”杜霜没有再问,因为李少爷不喜欢她多话。他要她安安静静,如古董,如字画。

晚上,躺在床上的杜霜无法安睡,一直折腾到快子时才终于有了一点儿睡意。刚刚闭上眼睛,一阵幽怨的歌声就从外面传来,透入她的耳中。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若谁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这是一首民谣,唱的是即将结为连理的男女心事。

可是,诺大的宅子里面就只有自己和李少爷两个人,那是谁在这里唱歌?

杜霜起身下床,欲出去看看。

她看见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站在池塘边,看着池塘里盛开的睡莲在歌唱。杜霜只看到一个背影。

女人自顾自地唱着,一边唱歌一边蹲了下来,她把手放入池塘里,捧起了一朵睡莲。

她像是对待自己情人一样,虽然看不清她做了什么,可那模糊的身影仍旧让杜霜觉得她是在亲吻睡莲。

要出去么?杜霜犹豫着。

忽而,女人回头过来,她的眼神很冷,冷的让杜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是在看着自己么?杜霜发现那是个脸色苍白,化了浓妆的女人,尤其是她的唇,似乎刚刚饮了人血。

女人挤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如嘲笑,如猎杀。杜霜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女人笑着离开。

第二日,李少爷送来早点,杜霜看着那莲子粥就想起昨晚上的那个女人,她不觉得发麻:“李……少爷……”她一贯这么唤他,所以现在也不知是继续这样叫他,还是叫他相公。

李少爷抬起头,看向杜霜,一脸疑惑:“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女人在唱歌?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

李少爷听后并没有表现出诧异,他仍旧是一张冷脸:“没有,你是做梦了吧。快点吃,吃完之后不要再多想了,知道吗?”

“哦。”杜霜不敢违抗李少爷的命令,就好像她从来不敢反抗自己的命运一般。她静静地吃完了碗里的东西。

第二章不能靠近的睡莲

白日里,杜霜仍旧感到不安,她只要一镇定下来,就会想起昨晚上的那个女人。诡异的,妖娆的,穿着红嫁衣的女人。

她思绪不宁之际,决定出房间走走。她走到睡莲池子边,此时一朵睡莲开的正好。她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折下那朵睡莲。

“你在干嘛?”一个充斥着愤怒的声音传来,吓得杜霜差点掉落到了池子里。

声音的主人正是她未来的夫君李少爷,他急匆匆地赶过来,然而并不是关于杜霜,而是关心那朵睡莲。

睡莲没有被折下,仍旧兀自开在池子里。红艳的色彩,如妖娆的红颜。

“这里的睡莲,你没有资格动它们,知道吗?”李少爷的表情欲要杀人,吓得杜霜半天才说得出一句完整的话。

后,杜霜回来房间里,可脑海中始终盘绕着李少爷的那张脸。愤怒到了极点,所以五官扭曲。

为什么不能动那些睡莲?只是睡莲而已,有那么珍贵吗?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她唱歌的时候,蹲下来的时候,失踪都是围绕着那个睡莲池子的,难道睡莲池子里面有什么秘密吗?

杜霜决定晚上趁着他不注意去查探一番。

是夜,杜霜一直在等夜深,等到李少爷睡着之后,杜霜就可以去查探睡莲的秘密了。然而,就在她准备出房间时,昨晚的那个女人又出现了。

女人仍旧穿着那件红嫁衣,不同的是,这次她手中还捧了一只蜡烛。火光摇曳,她蹲在池塘边。

她把蜡烛的油倒在一朵水莲上,然后哀怨地缠着昨晚的歌。一歌作罢,她将蜡烛插在那朵水莲上。

起身,她如游魂一般走开。

她前脚走开,杜霜后脚就出了房间。因为之前从未在意过这个池塘,所以今晚杜霜查探的十分仔细。

阴冷的月光,照出了一池子落寞的哀伤。或许是睡莲太多,所以根本看不清湖底。不过好在杜霜从小便会浅水游泳等把戏,所以她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她仔细地窥探着池子底部,她发现池子里面别有洞天。在池子边缘处,有一个洞口,那似乎是人工雕琢而成。

潜入洞口,她小心翼翼,生怕遇到什么危机。杜霜察觉到,这似乎是个通道。她越往里,水就越少。

终于已经没水了,她挤干衣服上的水后向着通道内部走去。

走完那个通道,杜霜来到了一个密闭的密室。密室门口,跪着两具尸体!是干尸。尸体的皮肤失去了水分,呈现一片枯黄。

他们的性别已经不能辨认,穿的也是守孝的丧服。面部扭曲,死前应该遭受了痛苦。杜霜忍住心中的恐惧继续走进那个密室。

然而,密室里面的情景更加让她毛骨悚然。密室的墙壁,被人挖出了好几个大洞,每一个大洞里面都摆放着一颗人头,是女人的人头。

那些人头保持的很好,面容栩栩如生,只是略微苍白。她们的脸上上了精致的妆容,头发被人盘了起来,还带着朱钗,仿若刚刚出嫁的新娘。

她们一个个眼睛瞪出,嘴唇大张,似乎在喊着:不要杀我。

而在密室中间,还有一口水晶棺材。棺材里面躺着的是一具烧焦的尸体,全身发黑,像是一块黑炭,只有白色的牙齿露在外面,是因为嘴唇被烧掉了。

焦尸穿着出嫁的大红嫁衣,和夜晚所能看到的那个女人的衣服一模一样。

杜霜看见,密室中还有一个出口,那出口应该是通向外面的,但是具体是什么地方,杜霜揣测不出。

直觉告诉她,最后还是原路返回。

于是,她带着惊诧原路折了回去。回到房间里,她给自己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

果然,这个宅子,尤其是那个池子里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的源头,应该来源于这个宅子的主人——李少爷。

杜霜要亲自揭开这个秘密。

第三章 出嫁当晚

杜霜发现,那个女人每晚都会在池子边唱歌,歌声哀怨无比,但同时又痴缠无比。

又熬过一天,杜霜的婚期到了。她就像是被人摆布的木偶,完成了所有仪式。

她的婚礼,办的很清冷,没有一个宾客,甚至应该出现的二老也没有出现。李少爷执拗地完成了一系列的事宜。

后,她被李少爷亲自送进了洞房。

一直到很晚,李少爷才穿着礼服走了进来。今晚的他,格外的俊俏。他手里拿着一壶酒,和两个酒杯。

他把酒和酒杯搁在桌子上,然后掀开杜霜的盖头。

“今晚,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来,我们一起喝交杯酒。”李少爷面无表情地说道,看不出喜悦,也看不出反感。

“嗯。”杜霜低着头说道。接过他递来的杯子,两人双手交叉饮酒。

“祝我们百年好合。”李少爷笑着说。

只是喝了酒的杜霜有点像是站不稳,她用手捂着头说道:“我觉得有点晕……”话毕,她侧身倒在了床上。

看着醉倒的杜霜,李少爷忽而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他把杜霜的身子扶正,看着她绝美清秀的容颜唱到:“连就连,你我相约一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他表情痴情,宛若打量一件艺术品一般地打量着杜霜。他伸出手,抚摸着杜霜的颜容:“胭脂,今晚是我迎娶你的大好日子,你开心么?”

忽而,他的语气又愤怒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两个要拆散我们,我们是真心相爱啊。”

“不过没关系,”他一时哀怨,一时欣喜地说道:“我们终于还是在一起了,虽然除却巫山非云也,但是总算可以在一起了,对吗?”

李少爷癫狂间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再进来,手里却是握着一把刀。

刀闪着寒光,微微有些发黑,似乎是鲜血干涸的痕迹——刀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亡魂。

他走到杜霜的面前,看着昏睡的杜霜说道:“你会和她们一起,留下你的颜容,代替胭脂那残破的容颜和我在一起的,对吗?”

杜霜昏睡,无法作答。李公子的刀,渐渐地伸向了杜霜的脖子。

然而,就在那把刀即将抵上杜霜咽喉时,她却突然醒了过来,而她的手中,不知几时还握了一支朱钗。

她用朱钗抵住了李公子的喉咙:“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头,和那三具尸体是怎么回事?”

杜霜根本没有喝那杯酒,她只是把酒含在嘴里,趁着李公子不注意然后吐了出来而已。

震惊的李公子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一出。

“你……你到底……你怎么会……”

“我会怎么会对你留一手,对吗?”杜霜看着李公子,冷冷笑道,此时他手中的刀子已经被杜霜躲了下来。

杜霜看着李公子,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杜霜的确有个姊姊,也的确和她相依为命,这些都是真的。但是她卖身时的那具尸体,并不是她的姊姊。

她姊姊已经失踪一年了。

一年前,她姊姊为了可以养活自己妹妹,卖身来了李家。当时李家也的确给了一大笔钱给他们杜家。

只是很奇怪,姊姊并没有三朝回门,甚至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杜家二老更因为思念担忧女儿而一并不起。

杜霜怀疑自己姊姊是被李家谋害,于是便上演了卖身那一幕,混进李家——她知道,李公子会经常流连在那一块,她相信自己的样貌一定会被他看中。

到了李家,她就开始调查自己姊姊失踪一事,她趁着夜晚找遍了整个李家,都没有发现端倪。

但是,她仍旧坚定地认为自己姊姊的失踪,和这个宅子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她才起了疑心,虽然那女子看上去很美,也很诡异,可是杜霜仍旧在那个女子的脸上读出了李少爷的影子。

她怀疑那个女人是李少爷假扮的。次日,李少爷的反常更让杜霜起疑——他如此宝贝那个睡莲池子,里面必然有古怪,甚至很有可能,自己姊姊就在那池子里。

果然,当她潜伏池子时,她发现了自己的姊姊,只不过已经是人头了!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姊姊,还有别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洞穴口有两具下跪的尸体,以及那具焦尸又是谁?”杜霜的刀子不自觉地用力了几分,以至刺破了李公子的喉咙。

“你真是个聪明的女人,我也真是小看你了!”李少爷扭曲着面容,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第四章 胭脂

李少爷曾经深深地爱过一个女人,那女人名叫胭脂,是一个青楼名妓。然而李家是大户人家,他们家族的独子怎么可以娶一个青楼女子?

所以李家父母执意干涉。

痴情的李公子于是便想出要和胭脂私奔,两人甚至把时间和地点都约好了。可是,等到李公子赶到时,却发现胭脂不在。

后,青楼送来了一封信,告知胭脂不愿与他私奔,因为舍不得青楼的名利。悲痛欲绝的李公子生了一场大病,病愈,他决心赴死。

可无意中他偷听到了两名下人的话,原来胭脂早就死了,是被李公子的父母害死的!他们因为不满胭脂勾引自己儿子,于是便串通老鸨把胭脂诱入某处,后更是放火直接烧死!

震惊的李公子赶到了那个地方,在那座破庙里,果然找到了胭脂的尸体。悲痛欲绝的他成了一个杀人的鬼子。

他疯癫地挟持关押了自己的父母,后又疯癫地赶走了府内所有的下人——他找人花重金,把池塘内部打通,铸造成一个密室,以及一条密道。

一切作罢,他把被自己处理过的胭脂的焦尸藏在了密道之中。更残忍的把自己父母的膝盖骨挖掉,让他们跪在门前守灵,并且将他们活活饿死!

可是,胭脂的容颜以及被毁了,丧心病狂又无比思念胭脂的李公子,竟然开始收集起那些和胭脂容貌类似的少女。

他以买回来做夫人为名,将那些少女的人头残忍地砍下来,用药水浸泡放置在密室里。他经常会去那里看望那些人头,看着那栩栩如生的面容,以及胭脂的尸体,他就会觉得胭脂没死,始终陪伴在自己身边。

因了他急切渴望能与胭脂成亲,所以每次结婚前夕,他都会扮成女子,穿着嫁衣在睡莲池塘边唱着他和胭脂定情的歌曲。

因为胭脂喜欢睡莲,所以他便在池子里植满睡莲。除此之外,这池子睡莲更成了他秘密的守护者,所以当杜霜靠近水池时他会那么反常。

他本以为自己做的一切是那么天衣无缝,可是他往往没有料到,杜霜竟然是一个这般聪明的女子,从一开始的出现就是带有目的的。

甚至,自己苦心造诣的计划会被她给撞破。

“你这个杀人魔,你为了自己的私欲竟然残害了那么多的无辜女子,就算把你千刀万剐也不为过!”杜霜恶狠狠地说道。

这个扭曲的鬼子,因为对于胭脂的爱,已经将自己堕入地狱。他逼迫那些女子读书写字,也不过是为了让她们更像胭脂。

想起那些惨死的少女,以及自己那可怜的姊姊,一怒之下,杜霜用力一推,将那支朱钗插入了李少爷的喉间。

看着倒地的李少爷,余怒未消的杜霜打开了另外一条通向密室的门,她用箱子装走了那些人头。后,更是一把火把李家烧为灰烬。

李家一切的罪恶,连同着他的秘密,一起荡然无存。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