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第213章 六百年前的口红 > 详细内容

第213章 六百年前的口红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酒吧里的邂逅

林华是在酒吧认识颜青的。当时,她坐在吧台饮酒,手里衔了一根白色的香烟,林华坐在不远处的座位上打量她。

颜青是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勾魂摄魄……林华被迷住。

一连几天,林华都来关顾,目的不言而喻,是颜青。他每天会坐在固定的位置,保持固定的姿势,而颜青,亦每晚配合。

她永远是那样优雅。

得体的穿着,精致的妆容,衔在手中的烟……每一个动作,都好有女人味。

终于,林华忍不住了。

一星期之后,他选择开口搭讪。为取得第一好感,林华特意穿了一件顶好的衣裳……先敬罗衣后敬人,这是他的战袍。

他端着一杯彩虹酒小心且仔细地走向言青。

“我可以请你喝杯酒吗?”到底有一点紧张,这么多天,颜青身边不乏男人,每一个都像是见了蜜汁的苍蝇。

颜青是蜜。

但,她比蜜更诱人,是特立独行里的特,与众不同里的不,举世无双里的无,惊世骇俗里的惊……

男人都为她倾倒——

林华把酒放下了,他打量着颜青,怕她拒绝。颜青望向林华,沉思须臾,尔后点了点头。

一切水到渠成,像一场战争,林华占领了一半的高地。

尔后,两人因一杯酒开始攀谈,并进行深入了解。颜青告诉林华,她是个需要爱的女人,她太美,又有钱,这样的女人,现实中很难得到爱。

谁能分得清周围的男人哪个是蜜蜂哪个是苍蝇?

但,颜青心中林华不一样。首先,他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是人都喜欢好看的,衣服要好看,女人要好看,男人亦要好看,没有外在美,扭曲的人才会想知道内在美。

其次,林华不似一般俗人,一味地向前冲,且言谈亦不那么轻浮。比起外在,女人更在乎男人的内在。

林华内外兼修。

两人彼此留了电话,约好次日在见面。尔后,林华送颜青回去便走了,并未上楼。这亦是一种修养,或者策略。往往女人越成功越高傲,因本就很优秀,自然而然便宽阔了眼界——她们不喜欢轻浮又草率的男人。

两人开始了如恋爱般的相处,虽然谁也未曾点破。但,随时间深入,感情渐渐加深,终于,林华决意告白。

像一般电影里的桥段,香槟与玫瑰,隆重而浪漫,仿佛一场精心策划的求婚。

颜青答应了。

但,林华发现,颜青总不愿他去她家,每次约会都在外面,即便送她回去,亦之道楼下。她绝非保守,两人早就“更进一步”。

他有些许好奇,亦开口问过,颜青只说不习惯。

林华没有再问,亦劝告自己不要多想——他开始怀疑,颜青或许已然结婚,又可能是谁的情妇。只是人总喜欢自欺欺人,往往一件事里子格外肮脏亦要把面子包装的精致好看。不止女人会为了爱情迷失,男人也会,是人类的本性。

终于,他忍不住了。

两人相处的越久,林华内心疑惑就越浓——他很想证明自己的观点,又怕证明自己的观点。纠结中,只好前行。

他决定来次突袭。

对错

因了每次约会都会提前敲定,所以林华格外确定,忽而拜访能杀得颜青措手不及。

但,临到了,却又有点儿犹豫。他担忧这是真的,两人的相交只是镜花水月,或南柯一梦,会醒,亦会再无交集。

衡量了好久,林华还是上去了。

敲了敲门,颜青的声音自屋内传来,林华低着头,心里暗自盘算。颜青声音听上去很平常,或许真是自己猜错。

门开了,颜青穿着一件白色雪纺的睡衣,锁骨若影若现,头发散了下来,脸上不施粉黛。

见到林华,她有几许震惊。

“你怎么突然来了?”似乎有点不悦,林华看到颜青的眉头皱了起来。或许是不愿意让人见到自己的素颜,又或许是被人打扰睡眠后的不耐烦。

林华只好道歉:“对不起,刚路过你家楼下,有点想你了,所以……”男人大多数喜欢撒谎,但却大多数不擅长撒谎。

林华一边说一边走进去,目光窥探四周,把屋子内部看了个遍。没有发现,至少没看到另外一个男人。

他没打算拉开衣柜或看床底,潜意识里,他认为自己才是“侵略者”。

尔后,两人在沙发坐下了。

颜青翘着腿,打出一根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望着林华。

“你是不是在怀疑我?”

林华一惊,想解释,却不知如何开口。他低着头不说话,眼睛看向地面,手指不断打圈圈。

颜青抽了一口烟,喷出烟雾:“或许吧,我从来不让你来我家所以容易让你想到别的地方,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既没有结婚,也不是谁的情妇。”

她告诉林华不愿意让他来自己家是因为怕他看到家中的装修感到刺激。是的,这是一个完美的理由,林华不算一个太出彩的男人,工资不是很高,而颜青,无论是挎的包包,亦或是穿着都属名牌。

人的自卑心比自尊心更加强大。

林华信了,因相处过程中他感到颜青是个敏感的女人。

为了宽慰她,林华说了好些安慰人的话。颜青亦向他表明心中观点:她不是个看重钱的女人,对于林华,更多的是一种感觉,类似于海誓山盟、至死不渝……

尔后,林华在颜青家中过夜了。

一些事,一旦开了头便无法收尾,林华打算和颜青同居。

猛然一听,颜青微微震撼,但旋即选择同意。尔后,两人便住在一起了。

颜青的家很大,是单独的一栋洋房,可以放下林华所有的家当。实际上,林华的东西并不多,大多没什么用处,颜青特意整理了一间房给他安置杂物。

住在一起后,林华每天都觉得很甜蜜,但,他对于颜青却不是十足的了解。比如,颜青每天待在家中,从来不出去工作,可却很有钱,大手大脚,名牌买个不停,还时常出入高级餐厅。

虽不花林华的钱,却也让他有点不适。一方面是自尊的确受损,另一面亦是担忧,怕颜青很快见底。

终于,他开始试着劝解颜青俭省一些。

或许是因为爱,颜青开始收敛。

藏匿

某夜,林华躺在床上睡觉,忽的感到一阵尿意。他迷迷糊糊地起来,趿着拖鞋眯着眼去了厕所。

从厕所出来,正准备上床忽而发现颜青不在身边。

哪去了?他觉得奇怪。

在家中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正准备出门寻觅,颜青却回来了。

“你去哪了?”林华蹙眉问道。

颜青没料到林华会醒,赫然一惊,语气亦变得结巴。她支吾了半天才讲清。她说刚才忽而觉得热,所以出去吹了吹风。

林华并不相信,一来现在不算太热,二来吹风不需这么紧张。

但,他并未多问。他很明白,一个人若是骗人,无论怎么逼问都得不出真实结果。且他相信颜青,肯定不会做什么有损道德或触犯法律的事。

两人又讲了一会儿话,便上床睡了。

因了昨晚的事,次日林华精神不大好,在公司上班都昏沉沉,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林华一阵风似地赶回家。

推开大门,林华径直上楼。但,入了房却发现颜青并不在家。

奇怪,哪去了?一般这个点,她是不会出去的。林华疑惑地摸起了手机,给颜青打了个电话。

很快,手机铃声自屋内回荡——她把手机放在了家里。

林华更加狐疑了。

他下了楼,在家门口找了一圈。忽而,他看见车库大门打开了,颜青自车库内走了出来。

见到林华,她显得无比震惊。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从车库出来?是要用车吗?”

颜青结巴了。

林华好奇,莫非车库里有什么?他向着车库走去,颜青见他举动,显得紧张失措。

“你饿了吧,我去做饭给你吃,你先洗澡吧。”身体亦做出拦住姿态,但林华很轻巧地绕开了。

他进了车库。

一进去,便发现车库里有一个大大的柜子。他没有驾照,所以不大进入车库,但,他清楚的知道,这个柜子之前是没有的。

“这是……”

颜青低着头,不说话。

林华走了过去,拉开柜子的大门,发现里面装满了一柜子的包包,都是名牌,有的叫得上名字,有的叫不出名字。

最显眼,是一个香奈儿的包包,巨大的logo闯入了林华的双眸。

他看向颜青:“这是……”

“对不起……”颜青坦白了:“我实在克制不住。”

她太爱名牌,但又怕林华不高兴,只能偷偷买,买了之后藏在这里,时不时来看看,或闻闻味道。

林华有点难受,认为是自己压抑了她的爱好。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阻止你购买名牌了。”静逸须臾,林华开口。他语言陈恳,表情亦带有愧色。

颜青忽而笑了。

尔后两人走了出去。

但,离开车库时,林华隐隐觉得不安,却又讲不明原由,似一根细腻的蛛丝贴在身上,却看不大清楚,想除掉,可使不出力。

安眠

晚上睡觉,颜青给林华端了一碗牛奶,她轻柔地走到林华面前:“谢谢你理解我,为了感谢你,我特意泡了这杯牛奶,你快喝了吧。”

林华点点头,接过牛奶一饮而尽。

牛奶泡的很好,味道十分香醇,一尝便知是上好的牛奶。

喝完,他躺了下来,颜青在他身边。

渐渐有些累了,或许是牛奶的功效,加之刚洗了热水澡,睡意很快便来了。整个人仿佛被云层包裹,软绵绵的,舒服而无力。

他很快入眠。

一梦天明,九点多才醒。次日是个大晴天,太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地板上,借着窗帘而迷蒙,让林华心情格外舒畅。

或许是心情大好,仍旧觉得想睡,好在是星期天,可以偷懒。林华又合上了眼。

再醒来,是被颜青叫醒的。

“起来了,小懒猪,已经下午五点了!”

一惊,怎那么嗜睡?

匆匆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上厕所,后换了一件衣服去吃晚餐。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吃过饭,看了会电视很快又是十点,睡觉的时间到了,明天还要上班。林华洗完澡便准备好入眠。

刚躺下,颜青便如昨日般端了一杯牛奶进来。

“我看你昨天喝了牛奶睡得特别好,以后我每天晚上给你泡一杯吧。”

“嗯。”林华点点头,接过牛奶一饮而尽。尔后躺下,很快入眠,到第二天闹钟响起才醒。

星期一总是让人烦恼,他还想睡,却不得已打起精神去上班。

在公司亦是硬撑着的难受,喝了好几杯咖啡才不困。同事亦觉得好笑,一个个开着玩笑说:“你昨晚做贼了啊,那么没有精神?还是你和你女朋友太恩爱。”

“去去去……”林华把他们赶走。但,赶的走人,却赶不走睡意,他照旧疲惫。

中午午休,趴在办公桌上小憩,坐在旁边的同事不住打量林华。

“怎么了?”醒来时发现他在看自己,林华揉着眼睛蹙眉问道。

那人摇摇头:“觉得奇怪,你怎么看上去这么困?”

林华打了个哈欠:“不知道。”

那人陷入了沉思,须臾,他以试探口吻问道:“你是不是最近在吃安眠药,你这样子很像是没吃过安眠药的人头次尝试的反应。”

“怎么可能,我好好的怎么会吃安眠药……”说完便一惊,他曾经在网上看到过安眠药的反应。刚刚吃的人会出现嗜睡,恶心,厌食的症状……他全中。

难道……

回到家,还在想这件事,一直到快睡觉都疑惑。

正思索,颜青进来了,照旧端了一杯牛奶。望着那杯牛奶,林华按下狐疑接过,一口饮下。

尔后,借口要小便他进了厕所。一进去,便趴在马桶上用食指抠喉,把牛奶呕了出来才去睡觉。

躺在床上,他久久无法闭眼,只得装睡。

时间很快过去了,转眼便是两点,林华感觉到颜青似乎从床上坐了起来,并穿好鞋走了出去。

去哪?怀揣着疑惑,林华跟了上去。

一路跟随,林华瞧见颜青是进了车库。一进去,她便把门给关上了。疑惑须臾,林华转身上楼。

次日他亦没有问颜青。

一定有古怪,他想,自己已经准许颜青购买名牌,她又何必再进去?再联想到可能下了安眠药的牛奶,林华愈加觉得疑惑。

他感到自己仿佛是陷落蛛网的蝴蝶,越挣扎,越无力……他要弄懂一切,不愿被疑惑跳蚤咬噬。

下班,赶回家颜青正在做饭,强行忍住猜疑,他装的很镇定。

吃过饭,林华照旧和她聊了会天,并接过她的牛奶,再度亦上厕所为由扣喉。

待到两点,颜青前脚下楼去车库,他便后脚跟了上去。

颜青进去约莫五分钟后,林华也进去了。车库里空落落,颜青不在其中,扫视一圈后林华发现了古怪——他看见那柜子移动到了另外的位置。

他蹙眉走向那面墙,用手一敲,空的。

一定有机关,巡视一圈后,他看向墙壁上的吊灯开关。车库内没有开灯,那吊灯开关很有可能就是机关所在。

林华按了下去,墙壁开了。

是一条密道。

他望着那漆黑的,如怪兽的嘴一般的密道,摸起了一把螺丝起子,进去了。

一路走,走了好久都未到底,里面黑漆漆,只好扶着墙壁,凭借感觉小心翼翼。

终于,看到了一点光。又走了两步,眼前的景致清楚了。

林华看到密道底部有好几口水晶棺材,每一口都浸满了发白的液体,应该是水银。而水银内,是一个个赤裸的男人,每一个,都面貌英俊,身材魁梧。

颜青用一种欣赏的表情打量着这些男人。

林华被吓到,赫然倒退一步,却不慎惊了颜青。

她转身看向林华:“你看到了,是不是?”

林华猛地举起螺丝起子:“你……你不要过来,我警告你……”显然那些人是被颜青残害的,这个女人,真是个恶魔。

面对林华的警告,颜青视而不见。她带着笑,一步一步走向林华,林华赫然一惊,举起螺丝起子刺了过去。

正中心脏,但没有出血。

颜青一把推开林华,并拔出了那把螺丝起子,狠狠地丢到了地上。

她胸口有个小小的伤口。

忽而,伤口开始自己撕裂!林华惊骇地目睹这一切。

那伤口,仿佛是扩大的黑洞,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脩然,那巨大的伤口内有个东西在死命钻,渐渐看清了,是一颗人头!女人的头,披头散发,脸色发白,眼睛猩红,嘴唇乌紫,面目狰狞……

她探出了半个身子。

“什……什么东西……”

“是我的本相。”女人发出了颜青的声音,便告诉了林华一切。

六百年前的口红

颜青是鬼,已经死了六百多年了!

她出生在一个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年代。那个年代,婚姻往往是父母之命,结婚的对象极有可能从未见过。

颜青便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但,她更加不幸。嫁给自己丈夫后不久,她丈夫便病死了。而她的婆家又极其封建,连和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都不许。

他们要颜青守节,为那块以女人血泪换取的贞节牌坊。

然而,颜青亦是女人,有正常需求。终于,在一个雷雨夜她克制不住,与一男子通奸。

两人就此展开交往。

但,好景不长,她被人抓奸在床。婆家娘家嫌她有辱家风,将其和那名奸夫点了天灯。

烈火中,她撕心裂肺地诅咒,发誓要化作厉鬼复仇。

怨恨让她如愿以偿,她杀了所有的人。

杀人后,颜青照旧未入轮回——她渴望做一个真正的“人”,不是一个依附、被摆布的物品。

她要与男人争夺平等权益。

于是,数百年来,她不断享受情欲,从这个男人,到那个男人,历经轮回,生老病死……

很快就是现代社会了。

这是个平等的社会,男人能做的,女人亦能……且,开放的女人不止不会受辱,更被男人喜爱。

她利用美色吸引男人。

但,颜青没有料到,自己被一个女人打败。

那名女人,勾引了她的目标!

一怒之下,颜青将二人杀死,那女人长得很漂亮,她剥了那女人的皮,盖在身上……她很爱那个男人,便挖了这个地下室,将他收藏在这里,时时观看。

尔后,她又找了第二个,第三个……

遗憾的是,她与那些男人的感情总不持久,要么是一些出轨,要么是发现了她的秘密。

这两种男人都被她杀死,成为收藏品。

现在的林华亦是其中之一……

听完颜青的阐述,林华感到一阵发软,他径直倒在地上,被吓至失禁。

“不要怕,你很快就什么都赶紧不到了,来,成为我的收藏品吧。”

“不,不,不,我不要……”反应过来后的林华欲要逃离,却被颜青的舌头死死缠住脖子,渐渐的,他没了力气。

意识开始抽离,生命开始消逝……他终于明白,为何颜青不愿让自己去她家,又为何当时提出这要求时她会惊诧思索了。

但,他此时已经是尸体。

望着那具尸体,颜青笑了。

轮回

叶竹已经打量她很久了,从上个星期开始。他发现这个貌美的女人永远那么优雅,一个人坐在吧台抽烟喝酒。

思索好久,他决定告白。

“你好,小姐,我叫叶竹。”他递上一杯彩虹酒,带着微笑注视女人。为了今晚,他特意做了发型,又买了新衣服……本就俊俏的外表更加迷人了。

女人打量了叶竹一阵,复而送来一个笑脸:“你好,我叫颜青。”她接过酒,一口饮下。

饮酒时,颜青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叶竹脸上,带着笑,妩媚、神秘、勾魂……叶竹从未见过这么迷人的笑容。

赫然间,他感到自己仿佛快死了。

“我们出去走走吧……”放下酒杯的颜青笑着说道。

“好。”叶竹点点头。

尔后,结了账,两人手牵手走出酒吧。路灯下,两人影子缠在一起,仿佛一个吞掉了一个——好似叶竹的宿命,注定会被吞噬!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