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貂皮大衣 > 详细内容

貂皮大衣

作者:小小小傻瓜  阅读:13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你看看这件怎么样?收你十万,最后一件了啊!上好的貂皮!精细的做工!”商贩举起了手中的貂皮大衣,眼前,秦丽瞪大了眼睛。

“老公,就买这件吧,价钱还可以。”说着,旁边的阿峰掏出了钱,商贩毕恭毕敬地结果现金放入了点钞机,接着又毕恭毕敬地把貂皮大衣包好送到了秦丽的手中。随即两人上了一辆豪华的SUV,扬长而去。身后,商贩拿着十万块钱,诡异地笑着。

秦丽,如同她的名字一样,秦丽人长得十分靓丽标致,自身的条件也算优越,而且十分懂得风情,要不然也不会钓上有钱的阿峰。至于阿峰是干什么的,秦丽一无所知,只要他有钱就行了。

秦丽就是这样,十分喜欢骗男人,她手中的钱,都是通过用感情欺骗获取的各种各样男人的钱。家中各种奢侈品和包里面的各种银行卡也是拜她的众多前男友所赐。

秦丽不在乎男人是干什么的,只要有钱就行,并且要舍得给女人花钱,而阿峰就是这样的人。

而且秦丽十分倔强,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比如得知阿峰的故乡是皮草之乡,秦丽便下定决心一定要让阿峰给自己买一件貂皮大衣。

前段时间不停有新闻爆出,已经有两个女人被剥皮虐杀,犯罪手法极其残忍。而她们的尸体旁边都写着血字——你穿貂皮,死不足惜!

这并不能动摇秦丽买貂皮的决心,就如同很多人还会去买貂皮一样。

“你知道么,我听说貂皮一般都是活剥,这样才会剥下上好的貂皮,所以每一件貂皮大衣背后都有一个血腥的故事,你穿的这件,估计也要有不少的貂被活剥。”阿峰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

“我喜欢就好。”秦丽不为所动,是啊,在她的字典里,任何生死,任何牺牲,为了自己都是值得的,只要自己喜欢就好。

阿峰怔了一怔,看着有点不舒服。经常游走于各种男人只见的秦丽自然看的出来,便立刻一副小女孩的模样。

“人家喜欢嘛老公,我们不买也会有人买啊,都是一样的。”秦丽撒起了娇,阿峰尴尬地笑了笑。

吃过饭,阿峰便开车送秦丽回家了,秦丽家住在一个比较豪华的小区里,这也是拜一个老板所赐,秦丽给他当了三年的小三,确实不白当。

上了楼,秦丽就对着镜子开始搔首弄姿,秦丽十分喜欢这件貂皮大衣,一半是因为它确实好看,一半是因为它真的很贵。

秦丽抚摸着上面的毛皮,感觉十分舒服,秦丽眯着眼享受着,十分享受。

就这样,秦丽睡着了,身上还盖着那件貂皮大衣,秦丽似乎并不在乎身上的衣服,他只是享受从男人手中得到东西的感觉。

“什么声音?进老鼠了不成?”秦丽被一阵动物特有的尖细的声音给吵醒,正准备起身看看,只感觉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啊!”秦丽本能地尖叫,却怎么也挣脱不开那件貂皮大衣。只见貂皮大衣上,好几只白色的雪貂正在身上走来走去。

“啊!”雪貂在秦丽的身上不停地撕咬着,一只雪貂更是扑到了秦丽的脸上拼命地撕咬,另一只也跳到了脸上,啃食着秦丽的眼睛……

秦丽坐起身来,身上的貂皮大衣瞬间滑落。秦丽害怕地把貂皮大衣踢到了一边,检查着自己的身上有没有伤。秦丽怕极了,然而只是一场梦。秦丽一下子就想到了阿峰说过的话,更加害怕了。

“喂,阿峰,你干嘛呢,能过来一下么?我怕。”秦丽乱了方寸,电话那边的阿峰却十分淡定。

“好啊,我马上过去,你别害怕,你啊,就是心理作用。”阿峰安慰着。

之后两人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秦丽再也不敢碰那件貂皮大衣了。

“叮咚!”门铃响了,秦丽打开了门,外面的正是西装笔挺的阿峰。

“阿峰,我怕!”秦丽一下子撒起娇来,阿峰拍了拍秦丽的后背安慰着。

“阿峰,那个梦好吓人!”秦丽说着。

“真的只是梦么?”阿峰坏笑着,脸色十分阴沉,这可吓坏了秦丽。

“怎么了?你说什么呢!”秦丽有些怕了。

阿峰一把抱住秦丽,之后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根绳子,而阿峰的身后,一个人迅速冲了上来,那个人正是那个卖貂皮大衣的男人!

两人绑好秦丽之后便逼着秦丽说出所有的银行卡密码,并且还搜刮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那件貂皮大衣……

“你知道么,这件衣服上,都是我的家人。”阿峰的眼睛中充满了怒火。

就这样,秦丽被阿峰和那个男人生生地活剥了,没人在意秦丽的惨叫,就如同没人在意貂的惨叫一样……

最后,阿峰留下了那八个字——“你穿貂皮,死不足惜。”

阿峰没有想到秦丽会如此地富有,或许这都拜那些男人所赐。

阿峰和卖貂男子回到了阿峰的故乡,进了村子第一家左转,是一个养貂的地方,老板,正剥着貂皮……

“大兄弟,又来买活貂啊!”老板似乎很兴奋,手里还拎着一只刚刚被剥了皮的貂。

“啊,怎么亲自剥皮了。”阿峰问着。

“日子不好过啊,以前我都是只养不剥,现在得亲自剥皮了。”老板笑着。

“这里的貂,我都要了。”阿峰说着,拿出了一兜子的钱。

“成!”老板也是爽快,直接把笼子都装上了车。

阿峰开了货车,到了一片林子。

“走吧,别再被抓了。”阿峰俯下身子,打开了笼子,一旁卖貂的男人也打开了笼子……

晚上,两个人来到了白天卖貂皮的胖子家里,阿峰拿出了刀……

说真的,阿峰并不喜欢给胖子扒皮,厚厚的脂肪弄得自己油乎乎的,显得很狼狈。而且阿峰特别不喜欢胖子杀猪一样的嚎叫。

“最近,本市发生了数起骇人听闻的杀人案,死者都被剥皮,据说都与貂皮有关……”阿峰看着新闻,寻找着下一个喜欢貂皮大衣的猎物……

一时间人心惶惶,貂皮产业也越来越不景气……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