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退房租 > 详细内容

退房租

作者:牵挂的女人  阅读:1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因为城市改造商业区,要进行部分房屋的拆迁,所以最近旧楼里的人都陆续开始搬离。

路成宇站在窗边,看着楼下停着的几辆几乎满载的搬家货车,还有几户住户一副解脱的表情,不屑的将窗帘拉上,鼻间是若有若无的腐烂味。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了震动,一看屏幕,路成宇乐了。

“喂,明孝,我拜托你的那事有着落了没?”

两个星期前成宇就拜托他的好兄弟李明孝来帮他找房子,可这两个星期以来他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眼看只有五天就要开始拆迁了,这小子可算是来了电话。

“成哥,我打电话来就是要说这事的,房子找好了……”

电话那头声音有些支支吾吾的。

“那今天就来帮我搬家!”

路成宇有些迫不及待,自从拆迁令下来后,他就想搬家了!可这房子他付了半年的合同,这才住了三个月。房东这几天没了影,想退钱也无可奈何,一时囊中羞涩的他,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房子。

“额,成哥,就是有点小问题。”

路成宇眉头一皱,道:“什么问题?”

“那房子的前任租客这两天也在找房子,这不今天早上才找到房子,明天才搬家。成哥你在忍忍,再忍过两天你就可以彻底的离开那个鬼地方了!”

“擦,你知道现在这栋破楼里还有几个人……呸!是几只鬼在!连鬼都搬走了……”

路成宇话还没说完,门外就又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他爆了句粗话,没有理会。

这几天一直都有敲门声传来,可每次他怒气冲冲的拉开门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这几天搬家的人也多,敲错门也正常。

但每天这个时候都有人来敲他的门,这让他莫名的烦躁起来,也不是没去楼上楼下看过,可那楼道窄的过分,虽然有堆积杂物,也不像能藏人。估计是小孩子无聊闹着玩的吧!他这样想着来安慰自己。

这不,门外的敲门声只响一分钟左右就没了。不过这倒是让路成宇想起了房东,他敲门也是只敲一分钟左右,因为怕影响其他人,所以也只是轻轻的敲。

耳旁又再次传来李明孝的声音:“成哥,要不你来我家住几天吧?”

鼻息里那股挥之不去的腐烂的臭味让路成宇心一横,勉强道:“也行,你明天过来帮我搬东西。”

“得勒!”

路成宇挂了电话琢磨着,这房东也是一个好人。想当初他卡被偷了,一时没办法交房租,房东就免费让他住了一个月。

这现在该退款了他应该不会跑了,可见不着人也着实让人干着急。

吃过饭,路成宇躺倒在床上,一睡就到了晚上。

“咚咚咚!”

大约是七八点左右,那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靠!”

路成宇半梦半醒的爆了一句粗口,翻起身就直冲门口,门一拉开,居然是许久不见的房东!

只见他的脸色惨白,昏黄的楼道灯光里他朝成宇笑笑,舌头不知道怎么了伸得有点长。

模模糊糊的路成宇见房东递了一个信封给自己,也没说话,就伸着长舌头看着路成宇,想一个调皮的孩子。

那模样有股说不出来的怪异,路成宇刚想问问房东最近去哪了?就有一股扑鼻而来的浓烈的腐烂的味道,他一时没忍住扶住门框就吐了起来。

吐了半天却也没吐出什么,他缓过气来,刚要抬头和房东道歉,就看见令他恐惧的一幕——房东的脚是悬空的!

不是只有鬼才会双脚悬空?这让他的瞌睡一下子清醒了!将目光颤颤巍巍地缓缓往上移,路成宇才发现房东的脖子上还套着一条没有尽头的绳子。而他的长舌头是吊死的时候被勒出来的,面色不是惨白而是酱紫,眼睛也是突出来的!

似是察觉的路成宇的目光,房东低头笑着看了他一眼,僵硬的面部被扭曲出微笑的表情,那条长长的舌头还动了一下。

“啊!”

一声蓄积已久的惨叫后,路成宇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床上,阳光照到床头,路成宇脑袋昏沉,猛然间回想起昨夜惊恐的一幕,他一个激灵直起身来,看看周围和自己毫无异样后,才舒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个噩梦……

他的东西很少,胡乱一收就两包,一次就能搬完。李明孝到楼下的时候,路成宇头伸出去打招呼,却隐约又听见敲门声,让他有些心悸,但仔细一听,又什么都没有,他就没有在意。

挥手招呼李明孝上来,两人拎了东西就走,到楼口的时候,那股浓重的腐烂味又再度袭来,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袭上路成宇心头。

这让他不由加快了步伐,得快点走出这栋楼才行,这是路成宇心里唯一的想法。

而当他的一只腿踏出旧楼的时候,头顶上方突然砸下来一个东西,落在脚边——是一个信封!

看到那个信封,路成宇战栗不止,因为这个信封和昨天晚上已经死去的房东递给他的那个一模一样!

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信封!路成宇的心突然跳得很快,昨晚房东那可怖的模样让他记忆犹新。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动,夹杂着的好像还有莫名的被盯住的感觉,路成宇机械性的抬起头——

头顶正上方,一双晃来晃去的腿映入眼帘,再上面是房东那张面部僵硬着呈酱紫色却还笑着的脸,舌头依旧伸得很长。

挂着他的脖子的那条绳子尽头没入天花板,带着他的身体晃来晃去的。路成宇整个人僵住了,头抬得很高。

李明孝走在后面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路成宇要盯着天花板发呆,接过路成宇手里的信封。

他笑道:“成哥,这里又没有鬼!你别做出那一副见鬼的表情啊。”

边说边打开了信封,只见里面装了一些钱,还有一张纸条。

“小路,这几天一直去找你想退你房租,可你都不怎么理我,昨晚把钱给你,你却将它丢在了地上…现在我把钱给你,你不要再拒绝了,可以的话,我其实是很想留你和我一起住的,这里问一句——你愿意吗?我以后都不会再收你的钱了!”

李明孝刚念完只听见路成宇一声惨叫,整个人僵硬的站着,头部向下垂,双手无力的放在两侧。

“成哥?成哥!你怎么了?”

李明孝一步上前推了一下路成宇,只见路成宇的脑袋晃动了一下,脸色青紫舌头伸得很长,双目突出……

“啊!”

李明孝连滚带爬的出了旧楼,他没看到的是,路成宇的脑袋旁边有一双晃来晃去的脚,路成宇的脖子上有一条很粗的绳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