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厂房惊魂 > 详细内容

厂房惊魂

作者:时钟轻摇寂寞  阅读:13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喂,哥们,听说仓库要搬地址了,你知道吗?”某日,我正在仓库整理货物,同事大嘴忽然间跑了过来跟我说道。

听闻大嘴的话,我满不在乎地说道:“搬就搬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仓库的地址也不是第一次搬迁了,我们只管做好份内事便可,至于其余的管它那么多干嘛呢?”

“哥们,你不知道呀!听说这一次仓库搬迁的地址是在镇上的xx厂房,你要知道,那里几个月前死过人的,虽然已经闲置了很久,但是也不见得怎么吉利!”

“切,都什么时代了?你竟然还那么迷信。”我把整理好的货物放回了蛇皮袋中翻了翻白眼回应大嘴道。

“我……”

大嘴还想说什么,但是我却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他的话道:“大嘴,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忙,你就别跟着我了。”

说完,在大嘴那欲言又止的哀怨的表情之中,我一个转身便朝另外一条通道走去。

至于大嘴的话,我笑了笑没有在意,毕竟,这大嘴老是喜欢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书,心里总给我一种很不靠谱的感觉。

……

三天后,仓库正像大嘴所说的那般,因为合同到期了,于是地址也进行了搬迁。

这一次所搬迁的地址比较偏僻,是在工业区里一处闲置已久的厂房之中,这个厂房空间很大,比之前得大了两倍有余,用来做仓库的话绰绰有余。

来到这里后,上级领导便安排我们在这里住宿,对此,我没有异议,不过大嘴就不同意了,他强烈要求公司在外头另外找房子,否则他不干。

那领导也是个脾气暴躁的主,直接跟大嘴说不干拉倒,大嘴怒了,于是就拉着我叫我一起离开。

然而,我却没有大嘴那么大的气魄,因此,没有听从大嘴的建议,依旧留了下来。

大嘴一气之下骂了我一句:没义气,然后就独自离开了。

大嘴走后,领导又在那里喋喋不休地骂了半个时辰三字经,之后才为我安排住处。

所谓的住处便是添一张上下床到这里面,这里的光线有些昏暗,让人感到有些压抑,住在这里的确不舒服,也难怪大嘴会有那么大的意见。

我叹了口气,在这里住了下来。

忙活了一天后,不知不觉夜幕降临,领导回去了,这里最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看着那宽敞的厂房,感受着那种可怕的静,我心里突然变得有些忐忑起来。

虽然我一直说自己是不相信鬼怪之类的东西,但是大嘴之前在我耳边唠唠叨叨说的那番话在这样的环境下不禁让我浮想联翩。

“或许只是自己多想而已。”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把杂念抛在脑后,然后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忙活了一天,此时的我身心俱惫,只想睡个早觉,不知不觉过去了多久,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间被“呜呜”的哭喊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四周,发现一切如常。于是打了个哈欠,再次躺了下来。

躺下来之后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忽然间又听到了一阵哭泣声,那声音仿佛是从外面传来的。

“还让不让人睡了?”我看了眼手机,发现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心里不禁怒骂一声。

要知道,身为一个仓管,我的上班时间是八点钟,结果被这声音这一折腾,自己连休息都休息不好,哪有什么精力去干事呢?

就这样,在这种哭泣声之中,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到了第二天早上领导在外敲门的时候我才猛然从床上爬起来。

结果很明显,我迟到了,被那个领导拿三字经骂了我一顿,纵然我百般辩解说出之前夜里发生的情况,但这领导并没有相信我的话,不但如此,他还以知错不改为由罚了我三天的工钱。

对此,我真想骂一句:“摊上这公司真他妈的倒了八辈子的霉。”

可惜,这句话我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我心情憋屈地又在这里工作了一天,到了晚上下班后,我便离开了厂房,在外面约了大嘴跟他诉说衷肠,大嘴一个劲地劝我要是干得不爽就叫我离开。

听了大嘴的话,我心里有些苦涩,我家不像大嘴家,大嘴家父母都是工薪阶层,虽然家里不算很富裕,但是好歹也到了小康那个层次,但是我家不同,我父母都是农民,每天起早贪黑在田里忙活,结果一年下来所赚的钱只够自己吃饭买菜的钱,而且家里还要支持自己的兄弟读书。可以说,我的工资就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若是我像他一样就这样辞工的话,那么谁来资助他读书呢?

想到这里,我不禁喝了一瓶又一瓶的啤酒,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感觉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最终我便和大嘴告别独自一人往厂房宿舍赶了回去。

刚到厂房,忽然间又听到了女人的哭泣声,循着哭泣声找了过去,在微弱的橙色的灯光下,却见在厂房旁边一楼的楼梯入口那里,一个身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蹲在地上,她的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上,在那里抽泣着。

如果是平时遇到女人哭的话,我必然会同情她,但是如今我的心情很不好,因此再次遇到这情况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连忙发飙道:“哭个毛线呀!烦死人了!”

在我喊完这话后,那声音戛然而止,见状,我本来也懒得再去理会她,准备转身回到厂房的,然而,下一刻,那个身影忽然站了起来。

见到这身影站起来的刹那,我感觉一阵冷风从身旁吹过,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我心头一惊,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在我忐忑的注视下,那个身影的主人最终缓慢地转过了头来,只见她头发乱七八糟,半边脸已经溃烂,上面还有一些白色的虫子在蠕动着。

见到这一幕,我浑身都发抖了起来,最终踉跄着后退,神色慌张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第二天,我向上级提出了辞职,结果上级不批,我一怒之下向劳动局投诉了公司,然后劳动局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了我的投诉,然后我自离了,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