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农村真实写照 > 详细内容

农村真实写照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重温某年某月某个时代所播出的某集电视剧,其内容讲述一位女子是扫把星,就是克夫,不旺夫的。那个年代那个岁数,对于一个未成年的或将近成年的小孩子来讲,这只不过骗人的虚构的东西。在小女孩的脑袋里,这些东西可信则罢,不可信也罢,与我无关。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往往中注定的或突如此来的事情,并非人为所造成的,这根本与不牵涉的人无关。我这样坦白的说出来,只是想让大家明白,事实就是事实,并非神奇的凑合。不过有些突如其来的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很多,虽说不怪,但很是荒诞,真得让人感到诧异。

越想越是。。。。觉得。。。事实既如此。。。。何去何从呢?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一直有很多事情沉埋于我这黑暗的心胸里面,就像毒药一样深藏!

回忆起我的小时候年代,对于众多小孩子来说肯定是无忧无虑的,对我来说,某些欢乐是必然的。只是对我这个小女孩子来说,有好些事情无疑是给我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回忆。你知道嘛?受人欺,受人恶语,受人打,这必然是很委屈,痛苦的事情,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在外面,受到这样的对待,这无疑会给小小的心灵增加一层灰色的阴影!特别对于一些安静内向的不爱说话的淘气小孩子来说,这些恶言恶语恶行无疑给她们造成心灵上的伤害。或许你会觉得他们只不过是小孩子,他们懂什么?!他们什么都不懂,只会吃喝玩睡!如果是身为父母亲或者是亲人长辈,就算是街上遇到的陌生人的你,如果你们对小孩子持这样的态度,他们会永远记得你是怎么对待他们的。虽然我曾当过小孩子,但我想我还不是什么好家长。

在贫困的农村里,大多数人还要种田耕地,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的生活开始富裕起来,但某些人户还是喜欢种菜自己吃的。在那个遥远的古代,过年了,对于我这个调皮的小女孩,还会看梁祝这感人的电视剧,看着看着,我还会被那无良的老妈骂出家门口的。真是够可笑的了。

居住在一间破旧阴暗的泥砖屋里,每晚对着那黑漆的墙面,还有睡在我隔壁的阴湿湿的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婆婆,我心里难免觉得恐怖万分,天天作恶梦,死死卷着那厚厚的被子倒头就睡。其实是睡不着的,等着明天的失眼吧。可能是我经常看恐怖片,看得死去活来,才会得到如此下场吧。不过,不管是小孩时候,还是到现在,我还是蛮喜欢看恐怖片的。只是现在我觉得不看为宜。

那时候,我亲爱的爷爷还是好好的活着的。他很疼我跟我弟弟的,他有空就会带我们去买好吃的。嘴馋的小孩子,牙齿是最容易受蛀的,所以请各位家长不要给小孩子吃那些杂七杂八的糖饼。我爷爷对我们确实很好,但是却没有人会对他好的。他有五个孩子,他的爱人死得早,而只有我爷爷一把拉扯大五个孩子,可是试问他的哪位孩子是关心他的呢?!有时候,看到年老的爷爷在冲洗那副假牙,我确实是觉得蛮脏的,但他都不想的。或许他只是爱弟弟,而没有想到买些零食给小孩子吃,这也会招到我那个野蛮老爸无由的谩骂。当时看到这一幕,我真得愣住了,干嘛无缘无故骂我爷爷,很是讨厌我这可恶的老爸的。因为我老爸不懂人心,很野蛮的,经常跟妈妈吵架的。最痛苦的却是我们这些不孩子。为什么说痛苦?因为不管什么时候,我还是挨骂挨打最多的一个孩子。弟弟在他们心中是至宝。我倒觉得自己是他们检回来的。可能是我太调皮倒捣蛋任性不听话,才会每每挨罪吧。其实我外公外婆那边的亲人对我很好的,因为他们从小到大都很疼我的。虽然现在人长大了工作了,但是我有空还是会去看看他们两佬的。

农村老人多,相继而升天堂的人接二连三!某天,听说我的哪位同学的外公上吊而尽了。听到外面的人众说纷纭,说什么活得很痛苦想一了百了,就此罢了,更不想连累亲人,还听说我的爷爷要去帮那家人挑棺。当时,年小的我,只是有某种不解,更有点可怕?去担棺材,这么恐怖的事情?!爷爷私自跟我说:“当我完事后,我给点钱你去买点‘四油’!”那时候,我便偷偷地躲在离事发现场不远的巷角窥望着爷爷他们把棺木抬走。此事已久,虽没特别事情发生。但有时候,当我经过那条巷那家人的时候,那位老婆婆还是那么热情的跟我们打招呼。可我的眼却不停地往她的屋内打探着,就是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在那年那月,1992年,原本是好事一桩,可转换一个位置。事情却红白相换了。叔叔的老婆怀孕了,姑姑亲家那边有人结婚办喜事了,邀请我们去。原本我想跟着一起去的,但是爷爷不愿意让我跟着去,而他就这样骑着那辆车走了。原本欢天喜地的我,到下午等爷爷回来后,就有好吃的喽。可是等啊等。。。。等到晚上漆黑,还不见人回来。就在此时有人来通话,你爷爷被车撞了送进医院了。当时,我的心想:去医院了??生的?还是死的?当我将消息转告大姑后,所有亲人在屋内议论着爷爷出车祸的原故以及闹事司机现在咋样咋样赔偿如何如何?当我听到爷爷被那辆因失控而乱撞的车撞进河里碰到石头而至死时,情况咋恶劣,嘴巴张得有多大,还让我最接受不了的是,我爷爷的那条老命在当时才值几千块钱?!是不是很值钱啊?!哈哈。。。。案件就此结束。丧事待日就要进行,将衣服的袋子全裁掉,那些之前爷爷使用过的东西,有的是用红头绳绑住,其他的都将火化。我记得爷爷那件只穿过几天的大衣,甚是干净的,这衣服给了那个孤独老人。送行的一路上,听见风在吹,人在哭,可我却看着那些人,看着前面车里的那樽棺木,一滴泪都没有。逐渐靠近埋葬地了,其实这并不是一块地,只不过一个坑,一个深而黑的泥坑。但在这里有好几棵松树,特别好,可以为爷爷遮风挡雨喽。棺木抬下,全部人低头不准看开棺,可我却偷偷地看着爸爸将棺盖打开,我看到爷爷的嘴巴张得好大,好痛苦。回到家里,踏过火盘之时,我抬头看见我的那位姑姑踏过火盘后,对着姑丈在大笑,嘴巴张得老大的,而姑丈却点了一下头不理她。我呆呆地看到这一幕,心想:这个人究竟怎么样想的?死了老爸还笑得那么快活。此情景,在我的记忆中一直储存着。是一幕欢天喜地的场面,并非送葬。是的。完事后,就应该好好犒劳自已,享受一顿丰盛的晚餐。哈哈。。。。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叔叔孩子都长大了,可事情还是在发生。哪家哪家的人因何事相继去逝。听到这些熟悉的消息,却是为我们所不了解的人,我还是忧心忡忡,思绪万分,不得不想入蜚蜚!千百个难眠的夜出现在我这个小孩子的心里脑里,痛苦的挣扎到现在了。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因在所有人的面前,我都是如此开心活泼,简直像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孩。哈哈。。。。我确实可以装得啥事都没有的。因为无人过问的,就算问,也是问个哑巴。小孩时提,转眼即逝。小学毕业了,上初一了,我们要搬新家了,住新房子了。房子很大,很高,当时我在每一层楼的阳台上都种满了各种花,特别多的是鲜人掌,鲜人球,兰花,还有其他的我都不记得名字了。我很喜欢种花,养动物,养鱼,养鸟,等。一开始,我住进我的房间,甚是空荡的,而且没有装修好。可是来到这新房子住,我差不多晚晚都睡不着的。我从没有想过这间房子很恐怖,但我却觉得我的房间是特别阴深恐怖的,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感觉。还有的是,我那位奶奶就住在我房间下面的那间房子。她很孤独的,天天坐在家里看天看地。真是可怜!只是她懒得出去走,好像没有人找她的。她就是这么恐怖的。在老屋住的时候,我还天天想着,如果哪天她死了的话,那我就害怕死了。惨啊。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过年,因为过年可以有很多好吃的,很多好玩的,还有大戏看。那些日子随着年龄的长大,或者是社会的变化,人的生活规律都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这些村子里的要不大喜欢去剧院看免费的戏剧表演节目了,因为各有各自的娱乐活动了。不过,我还是很怀念那些轻松简朴的日子,因为那时的日子很安详,人很可亲!曾几何时,发生了一件怪事,说怪不怪,说来倒奇怪。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某个春节的晚上,妈,弟与我去看完大戏回家。我们就在院子里洗手,在母亲洗手其间,我偶尔抬起头来向对面那栋三层半的房子的最顶层看去。我一眼望见一个男子翘着二郎腿躺在顶层栏河杆上面,我当时呆了。上面有人在搞派对嘛?!怎么那个男的不怕死的躺在那里啊?那栏河杆只不过是一根很细的不锈钢条而已。怎么可以躺个人上去啊?杂技表演啊?!当我打开门,往那家人的一楼看去,他们的家里好像都在一楼啊。没有人在三楼啊。怎么就有一个人躺那呢?当时我大声地问弟弟:“你有没有看见三楼顶躺着一个人?”我弟说:“我都看见啦。”心想:不是吧。那就不管了。一大早醒来,我还是惦记着此事情。我问一个朋友:“你相不相信有人会躺在顶楼的栏杆躺着啊?”我的朋友说:“哇。。。。肯定不可能啦。”当时真得朦了。这些事情倒不想管他了。随他去吧。

初中的日子真是悲喜交加,这是我思想与价值观转变的特殊阶段。我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的。有一位和善的老师好像蛮欣赏我的,他选我当生活委员,负责班级的卫生,还当宿舍舍长。当时,我觉得自己处理的并不是很好,因为我做事情比包公还要包公,近乎不近人情的。不过,老师对我还是蛮赞赏的,因为我的成绩不差,他还叫我下次要考上前四位以上。不过因为我要退宿问题,把老师害惨了。或许只是学校把事情搞得过于僵化了。不过算了。当时我还有一个好爸爸,因为不管日晒风雨的接我上学送我回家。当时我觉得很对不起他的。但他还是很疼我的。甚至上高中了,我还是回家住而不在学校住的。老爸还日夜兼程地送我上学。或许最惨的日子就是在高中渡过的,因为那种庸俗不堪的环境吞没了学习的环境,可能是我太静了,不太喜欢讲话,而造成那些同学们对我有很大的偏见。但有某些同学还是了解我这个人的。就算是这样的,但在高中时期,我的学习成绩还算不差的,但比其他高手又是矮了点。不过我一直都在努力着,只是一个人的孤军战,成功的机率不大。不过没事。我还是有人欣赏的。在高中的某年级,我又遇上一件奇怪的事情,跟上次的事情一样惊奇。在那时我叔叔早就离婚再娶了,然后生了一个女儿。当时小侄女出生,叔叔居住在香港,但也会不时回东莞的。因为叔叔家养的那只狗天天在吠,吵得小孩子哭哭闹闹,所以他就把狗牵到我家养了。可是我们也无法忍受,那天晚上六点多七点多钟,我就牵着那只黑狗往他家跑,可刚走到叔叔家门口不远处,我隐隐看见后门楼那里有个人在那里,好像是个男的,不知手里是抱着个小孩子还是双手交插的,看上去好像是我叔叔抱着个孩子。当时我不知道是何动力催使我慢慢走向那大门楼看望清楚的,因为我奇怪,那门楼后面都是种田的,养猪的,没有人在那里住的,虽然那里有个保安庭。但是当我慢慢走向前去时,而那个男的却走了,走向保安庭那里去了。当时我开始有点心动了,继续往前走,可是当我走到保安庭那里,庭里没有人在值班啊,那里更没有人住啊。而那个人怎么看见我走向前却走得那么快!不见了。当我愣着时,我飞快地跑去叔叔家叫侄子开门。我问他:“你爸爸从香港回来没?”他说:“没有啊。”当时我吃惊的回答:“不是吧。怎么可能?”把狗拉交给他,立即飞回家去了。吓人啊。又是一次不正常的遭遇。

高中解放了,我连毕业照都没有去照。真是可恶极了。哈哈。。。。上大学了,考去武汉上大学了。这又是一个何尝让我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时段。可是每种东西都是事与愿违的。是我太安静了,还是我说话的语气重了而显得我高傲了。其实,我想这些并不重要的。因为我知道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都会有,不管你的存在对它们有害还是无害,你都会成为其眼中的钉子。可能是我太难以沟通了,所以别人总会误解我这个人。呵呵。。。。真是可笑!不过不管是小学还是上大学,我的生活都与书藉相关的,我的生活有书本作伴总让我有股前进的动力。我习惯了写日记写心情写生活,或许绝大多数是些幼稚兼凄悲色彩的,不过那是我对生活的体现。

杨燕霞

2008-06-17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