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邻居家的大黑狗 > 详细内容

邻居家的大黑狗

作者:白水豆腐茶  阅读:18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张峰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这天他在外实习完准备回家。

天色已经很晚了,夜色很浓,借着月幕洒下来的光亮,他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唔,已经半夜了呢。

怎么又是这么晚,每天起早贪晚的,一天天净是操着卖白粉的心却是拿着卖白菜的待遇。

张峰心中颇是愤慨不满,要不是实习证明还要靠他们开,不然早就摔桌子不干了。

想到这里张峰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回去要早早的洗洗睡了。张峰边想边走向了电梯,按下了10楼。

大晚上的,大家基本上都休息了,楼道里是看不见人的,更别提电梯里的人了。

张峰信步走向电梯,可能是时辰比较晚了湿气比较重,让张峰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紧紧的裹了裹身上的外套。

心中有些诧异一楼那谁家养的那只大黑狗哪去了,今天怎么不见其叫唤。

往常见了我都恨不得扑到我身上要吃了我似的,今天怎么不见了。

不过不见了也好,眼不见心不烦。

不一会儿电梯行驶到了2楼,门缓缓的停住了却不见任何动静。

张峰心想真是活见鬼了,这电梯不会出毛病了吧。

刚要按开电梯门的那个按钮,打算走楼梯上去也就剩几层了而已。

这时8楼的按钮亮了,电梯里除了他空无一人。

张峰现居的这个小区是个老小区,听说以前这个小区发生过一些不干净的事情。

为了省钱,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张峰便也没有在意,火速的入住了进来。

这里的电子设备也比较老旧,张峰心想可能是电子设备出问题了也就没多在意。

看见8楼亮了,估摸着8楼有人要做电梯,还琢磨这么晚了出门能干什么。

猛然,张峰好像反应出什么了,额头上的冷汗噌噌的往外冒,拼命的按下了345楼的按钮。

门一开就蹭的窜了出去,神色焦急的往外跑。

好容易跑到了单元楼门口,回头什么也没有发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脸色有些阴沉的一路小跑到小区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一直在这待到了第二天。

次日中午,张峰要回来取些文件实习单位要用。

想到昨晚的经历,张峰自嘲的笑了笑。

自己竟然把自己给吓到了,害的一晚上都没敢合眼,早上被同事给笑话的,估计现在都传遍了都。

来到了单元楼,推门走了进去,黑乎乎一片,张峰跺了跺脚声控灯还是没有动静。

不会是坏了吧,张峰嘀嘀咕咕的走到电梯口,按下了要上楼的按钮。

头顶上显示那块红灯开始闪烁一闪一闪的,好一会儿电梯都没有下来,就这么静等着。

不一时一位老大爷牵着条黑狗走了进来,看见张峰在那傻站着,便问道,小伙子等人呢。

张峰听见有人叫他,头也不回道:等电梯呢,都好一会儿了还没下来,不会是坏了吧,物业也不来管管...

话还没说完,便冲老大爷叫道:老头!快把你这死狗挪开,这么脏不会有什么传染病吧。

大黑狗见了他就跟得了狂犬病似的朝他吼个不停,嘴里还不断向外淌着口水,黄色的牙齿,脏兮兮的皮毛,看着让着简直作呕。

弄脏了我的衣服怎么办,好几次这条大黑狗都扑出来差点咬到张峰,要不是老大爷一直拉着,估计身上早已经挂彩了都。

老大爷上了年纪反应不是太好,好容易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紧了紧手中的绳子,把大黑狗拉的离自己近了点才继续开口说道:小伙子,小区里通知了,地下管道里的线路需要修缮今天停电一天,早上就已经停电了。

老大爷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瞅着张峰,心了琢磨着,人长的丑点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是个傻子。

张峰面色潮红的争辩指着电梯的那个银幕显示器,看,这还亮着呢,怎么会停电。

老大爷努了努嘴示意张峰自己看,张峰回过头看去,哪有什么显示的亮光,刚才他看见的好似错觉似的。

这!这怎么可能,刚刚明明还有的,张峰不敢相信。

老大爷这时已经开了门把大黑狗送了进去,老大爷住一楼,关门的时候还不住的摇头,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傻了呢。

张峰还想在说什么,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回头再次看了眼电梯。

没想到那红光又闪了起来,就像眼睛在眨一样。

张峰不由的又想起了昨晚,害怕的跑回了公司。

说来也奇怪,一楼大爷家的那条大黑狗,平时是拴在楼道口的,别人经过的时候他都趴在地上,萎靡不振的。

有些调皮的小孩子跟它戏耍它也不生气,唯独我张峰经过的时候它才会腾的立起来,冲他吼叫。

终于又到了下班的时候了,比往常早了不少呢。

张峰心里阴影还没有过去,总觉得自己这些天的霉运,都是那条脏兮兮的大狗带来的。

恶从心头起,让你天天针对我,冲别人就摇头摆尾的,就冲我就跟要吃了我似的。

张峰不知从哪弄来了一瓶高强度的硫酸,放在了包里心满意足的回了小区。

晚上11点左右,张峰此时终于回了小区,看见1楼那位大爷家的灯已经熄了。

老人家精神头不足,晚上休的早也很正常。

张峰悄摸摸的溜到了后院,那条大黑狗就栓在那。

这里的后院没有什么院墙铁栏遮挡,只有一些绿化作为分界。

张峰一迈腿就过去了,大黑狗听到声响,见是张峰,又是一通吼叫。

趁着周左邻居都睡着了,张峰赶紧打开包掏出了那瓶硫酸,一股脑的全泼在了大黑狗的身上。

看着大黑狗痛得满地打滚,眼珠子被烧烂,浑身的皮都脱落了下来,冒着烟,别提有多解恨。

回到家,张峰吹着口哨走进卫生间里,把身上的气味冲洗掉就完事大吉了。

把室内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才去洗澡,洗完澡拿浴巾的时候听到自己的房间有什么声音。

张峰心惊胆战地打开灯,什么都没有发现……

什么啊,听错了吗,但就在这时,张峰看到在镜子中。

他的身后无声无息的站着一个蓬头散发的白衣人,白色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他。

“那只臭狗可算是死了,每回它的叫声吵得我都找不到你家的门。”

诡画尸/白执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