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第231章 无可推测的谋杀 > 详细内容

第231章 无可推测的谋杀

作者:龙腾≈天边  阅读:17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爱,在时间中被磨灭

洪娜发觉自己老公最近很不对劲,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很晚回来,要么是加班,要么是陪客户。有时候想和他亲热一下,他也借口很累。

而且,洪娜还发现自己老公有时候会躲着自己讲电话,讲着讲着,就莫名笑了——那笑容很古怪,仿佛是故意逗人开心结果把自己给逗乐了。

她有偷偷查过自己老公的邮箱,也有偷偷查过他的电话记录。但是洪娜却发现,无论是电话还是邮箱,都被老公用自己不知道的秘密锁了起来。

七年了,他们的婚姻已经渡过第七个年头,人们都说七年之痒难道是真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鬓角已经微微发白,洪娜觉得荒凉。

老天爷真不公平,男人三十英俊潇洒,女人三十粉退花残。

为此,洪娜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去请最好的私家侦探来调查。他们办事效率很快,因为收了高价。

侦探告诉洪娜,他们查到洪娜老公林展飞在外面购置了一套房产,但是名字却写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叫做夏楚云的女人的名字。

情妇?洪娜心中来气。她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自己的东西,即便是洗发水都不许外人共用,何况是老公?

查探到具体地址后,洪娜便决定亲自上门去拜访那个女人。她要看看是怎样的狐狸精,竟然勾了自己老公的魂。

按照地址开车过去,她发现那是一栋高档小区,保安也很负责,他很负责地收了洪娜六百元钱,然后很负责地把洪娜放了进去。

站在门前,洪娜扬起手扣了扣门,但是很奇怪,门似乎并没有被关闭,而是虚掩着的,只是一下,门就被推开了。

进去,没有人,空荡荡的家,但是很干净,甚至电视机也是开着的。

奇怪,人呢?洪娜觉得疑惑,难道这贱人是去买东西了吗?

洪娜坐了下来,可一直坐了十分钟,都没有看到那贱人回来。她肚子开始有点不舒服,想要上厕所。

走到厕所前,试着打开厕所的门,但是却发现门被人从里面反锁。

难道那个贱人在厕所里面躲着不敢见人?

洪娜用力地敲门:“给我出来,贱人,勾引我老公的时候没有料到今天吗?”然而,一点动静都没有。

愤怒间,洪娜发现地上竟然有一个螺丝起子。什么意思?要我用这个开门吗?洪娜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只是想着,这屋子是自己男人买的,撬门就撬门——她不止想撬门,甚至想把这个螺丝起子插入那贱人的喉咙。

门打开,她发现最里面的洗手间还有一道拉门,门关闭的很紧。走到门前,洪娜咬着牙齿一用力把门给推开。

然而,门被推开后,她就不自觉地踉跄倒地——她看见了一个女人,浑身赤裸地躺在浴缸里面。

而女人的身体却展现着死人的白,眼睛瞪得老大,仿佛是带着怒气看着这个世界的。她嘴唇青紫,是冻出来的。

怎……怎么回事……反应过来后的洪娜拿起包包就夺门而逃。

开着车在路上行驶时,她还差点撞到一个人。一回到家,她就坐在沙发上,止不住地发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那里看到一个死人?

难道那个女人是个变态,把人杀了之后藏在家中么?洪娜在犹豫间拨打了报警电话。

两个小时后,洪娜家响起一阵敲门声。惊魂未定的洪娜起身开门,看见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站在外面。

他们脸色很不好,显然是愤怒。

“怎么了……”洪娜好奇地问道。

“你就是那个报警的人,对吗?”为首的警察说道。他告诉洪娜,他们刚才去了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尸体,他们怀疑洪娜是在报假警。

而那个女人也告诉了警察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连洪娜家的地址,也是那个女人告诉警察的。

“没有,一定是那个女人把尸体藏起来了,一定是的。”洪娜看着警察说道。

“那麻烦你认一下,那具尸体是不是这个人?”警察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清秀端丽的女子,年约二十三。

而这个女子,正是那具尸体。

洪娜立马点头:“是的,就是这个,你们既然已经找到尸体了,为什么不抓那个女人?”

“洪小姐,我们警察对于你们这种民事关系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们只想告诉你,你这样做属于妨碍公务,我们是可以起诉你的。”

警察告诉洪娜,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就是夏楚云本人!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们,夏楚云小姐为了陷害你不惜自杀,然后变成鬼来对付你?”警察的语气很不好,是嘲弄。

洪娜只有道歉。

警察走后,洪娜不断地回想过程。难道那个女人知道自己今天会来,所以化妆成鬼来吓唬自己吗?

该死,洪娜觉得自己被这个贱人摆了一道。

而更让洪娜觉得那个贱人该死的,是这件事情竟然被她老公林展飞知道了。他认为很丢人,逐和洪娜吵了一架。

他的话很伤人,直截了当的承认,甚至都没有那句敷衍的玩玩。他说:“我承认我外面有女人,可哪个成功男人不是家里一个外面一个?我有不给你家用吗?我有要和你离婚吗?我告诉你,你如果再无理取闹,我就和你离婚!”

他甚至扬言,一旦离婚,他自然有办法让洪娜分不到一分钱。说完,他摔门而出,去了那个女人那里。

一整个晚上,洪娜都在烟酒的陪伴下渡过。当一大杯的伏特加下肚后,憎恨的业火便在洪娜腹内燃烧——她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贱女人。

你在哪里,我在冰箱里

第二天,洪娜拖着一夜未眠的躯体以及一肚子愤怒杀到了那个女人家中。保安因为认识洪娜,且吃了人家的好处,所以未有阻拦。

站在门前,洪娜发现大门已经被紧锁了。以防万一,洪娜已经准备好了螺丝起子。她直接把门给撬开了。

打开门,里面空荡荡,和昨天一样,她直接杀到厕所门前。站在门口,先是一顿痛骂:“贱女人,你就会耍花样,你以为昨天那装鬼的手段还可以再吓到我么?”

没有回应,洪娜更怒。

她拉开了厕所的门——今天门没有关闭。走到内间,她如昨日一样,把门推开。但是今天的浴缸却是空空如也的。

贱女人不在?

洪娜气氛难平地坐在了沙发上。又是一阵等待,那女人仍旧没有回来。看着电视节目,洪娜心烦意乱,她抓起桌上的一个杯子砸向电视机。

后又等了二十分钟,洪娜在焦急中感到几分口渴,她起身去厨房。饮水机是空的。洪娜想,冰箱里面或许有饮料。

冰箱是连体式的,上层和下层相连,她试着打开冰箱。然而,冰箱一打开,洪娜的脑子就嗡的响了一声——她再次看到了昨天那个女人,不同的是,昨天她是躺在浴缸里的,而今天却是站在冰箱里的。

冰箱里面的冷气扑鼻而来,女人的表情和昨天一样。洪娜哆嗦着,伸出了自己的手,在女人的胸口试探般的触摸了一下。

好冷,没有心跳,这真的是一具尸体。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洪娜只觉得一阵恐怖,她想到了报警。于是,她从包包里面颤抖着摸出手机,但是手机却显示没有信号。

她只能出门,可整栋大楼都没有信号。

下了楼,走远几步,洪娜才终于打通了报警电话。因了昨天的事,警方并不怎么想来,最后在洪娜的再三保证下,警察才终于赶到。

十分钟,警车就开到洪娜面前。洪娜颤抖着领他们上楼,而此时的门,已经被关上了。

警方拿出万能钥匙准备开门,可门却自己开了。门开后,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出现在了洪娜他们的面前,是那个冰箱里的女人。

“啊……”洪娜的尖叫把那个女人也吓到了:“你是谁啊,怎么和见鬼一样?”女人似乎刚刚在午睡。

“洪小姐,这是怎么回事?”警察这次都不打算进去,直接扭过头看着惊魂未定的洪娜。洪娜无法回答,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睡衣女人明白了过来,用一种愤怒且嘲笑的语气说道:“洪娜是吧?我和展飞是真心相爱的,是,我承认这样不对,但是洪小姐,你也没必要闹得人尽皆知,更没必要接二连三报警?而且洪小姐,你这样是犯法的,你昨天冤枉我家里藏了一具尸体,今天呢?你又打算冤枉我什么?冤枉我在家里杀人吗?”

洪娜半天才反应过来:“不可能……不可能……我刚刚才看到她的冰箱里面有一具尸体,她的尸体,怎么可能……”

“洪小姐,我觉得你不是在诬陷我,你是在发疯。”说完,女人用手掠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一脸的讽刺。

“不……我亲眼看到的。”

洪娜急忙要进去,却被那女人拦在了屋外。后女人带着警察去了厨房,冰箱门打开,里面塞满了东西,根本没有什么尸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洪娜懵了:“警察先生,一定是这个女人把尸体给处理了,一定是!”

“够了,”女人说道:“洪小姐,你说我杀了人,还是杀了自己,而且还藏在冰箱里。你不觉得很可笑吗?要不要我到太阳底下给你看看,我到底是人是鬼?”

二话不说,她把洪娜轰了出去。后,警察把洪娜带到了警局,一直到她丈夫前来保释才让她离开。

一路上,洪娜不断地和自己丈夫解释自己看到的,而林展飞则一路都保持着一张愤怒的脸。

林展飞警告洪娜,以后再胡闹就立马和她离婚,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是一名精神病患者。无奈之际,洪娜只能作罢。

你否是好奇这是怎么回事?

因了最近的事情,林展飞很少回家,他总是待在那个女人那里,洪娜简直要发疯。

痛苦间,一条短信传到了洪娜手机上,短信显示:洪娜小姐,你就不好奇这是怎么回事吗?落款人是夏楚云这个名字,也就是那个女人。

洪娜立马拨了个电话过去,但是电话却显示没有接通。后,一条短信又一次传来,短信要洪娜亲自到她家来一趟,她来了,所有的疑惑就都会为她解开。

愤怒驱使着洪娜开车前往。

夏楚云似乎是在等待洪娜一般,她家门是开着的,走进去后,洪娜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道:“你出来啊,我来了,你给我出来啊。”

没有人回应,洪娜以为这个女人又要搞鬼,于是便走到厕所去查探,人不在,后打开冰箱,人也不在。

哪里去了?洪娜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所有的房间。

卧室的门被打开后,洪娜看见一个人睡在床上,是那个女人么?洪娜走了过去:“告诉我,你到底是人是鬼!”洪娜早就被愤怒掩埋了理智,她不管对方是人是鬼,都要找她算个清楚。是人,她要问问她到底耍了什么鬼把戏,是鬼,她更要明白这个女鬼到底想干什么。

她一把将被子掀开,后,一具尸体跃然眼前。尸体的皮肤是苍白的,像是被冻了很久,眼睛凸起,和她第一次在浴缸看到的一模一样。

饶是愤怒让人冲动,可真实见到时,洪娜仍旧感到惊慌——这具尸体会不会突然坐起来,然后死死地掐住自己脖子。

恐惧间,屋内的保险丝突然断开。黑暗中,洪娜看见衣柜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钻了出来。那漆黑的东西伸出一双手,死死地捂住洪娜的口鼻。迷醉间,洪娜倒地。

她在迷糊中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而身边,正是那具尸体。她的手上,还握着一把带血的刀。

而那具尸体,已经不是之前的样子了——尸体的皮肤白的更加厉害,且还烂熟。那尸体,就像是被人放在锅子里煮过一样,有的皮肉掉落下来,露出了骨头。

头发全都洒落了下来,一只眼睛滚出眼眶,一支眼睛凸出的更加厉害——她的脸上也露出骇人的骨头,甚至嘴唇被烫掉,牙齿凸出,诡异骇人。

“啊……”洪娜尖叫着丢掉了手中的刀,欲要冲出门时,却又听到了一个声音,自己老公的声音:“怎么了?”

林展飞莫名出现在洪娜眼前,他目睹了屋内的一切:“你……”他用手指着洪娜说道:“你杀了她,你竟然这么残忍的杀了她!”

“没有……”洪娜想要解释,却结结实实地挨了林展飞一耳光,她被打的眼冒金星。

后,她看见林展飞报警。

很快这起案子就被定位为谋杀,凶手也被认定为是洪娜。她的解释没有一个人听信,所有人都认为她有很充分的动机,因为死者是她老公的情妇。甚至她之前的种种,也被认为是她无聊到自我欺骗的混淆视听。

洪娜告诉所有人,自己是收到短信前来,但警方查过两人的电话,并没有那所谓的短信。

最后,洪娜把一切推给自己老公,她怀疑是自己老公杀了那个女人嫁祸给自己。但是,林展飞之前一直在公司,有监控作证,且他前脚进入这栋小区,后脚警方就接到他的报警电话,所以凶手根本不可能是他。

只有洪娜一个人有可能是凶手,因为从她进来到警方接到报案,足足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她有机会作出这一切。

至于她那所谓的衣柜里的人,也成了她垂死挣扎的开脱借口。

洪娜证据确凿,死于一个星期之后,系枪决。

真相

林展飞坐在自己公司办公室的椅子上,仰着头打着哈欠。此时,他心情大好。

那个女人,那个贱女人洪娜终于死了!那个女人到死都不会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想不到,从一开始到现在,她就是一颗被人算计的棋子!

结婚七年,时间一点一点地消磨了林展飞对于洪娜所有的爱,甚至还生了厌弃——他厌弃这个女人,因为他在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了太多不能忍受的瑕疵——她占有欲太强,只要自己稍微和别的女人走的近一点,这个女人就会无理取闹。

他想过离婚,可是却又不愿意分她一半家产,所以只能默默忍受着。

后,他在酒吧遇到了那个女人——夏楚云,他那渴望出轨的心,在一刹那沸腾了起来。两人在一起后,夏楚云便献计除掉洪娜。

她告诉林展飞,说自己有一个因病去世的姐姐,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因了舍不得,所以尸体至今被封存在冰箱中。

她说他们可以利用那具尸体来伪造凶杀案,以此除掉洪娜。事成之后,夏楚云可以改名换姓,甚至整容和林展飞在一起。

林展飞欣然同意。

他们先是故意露出马脚,让洪娜欲要调查林展飞是否出轨。之后再收买前来调查的侦探——反正他们认钱不认人。

然后再按照算计好的时间让洪娜知道。林展飞了解洪娜,她得知消息肯定会立马前去找夏楚云,所以他们事前就布置好了一切——浴缸里的尸体,正是夏楚云姐姐的尸体,是她在洪娜来之前就放在浴缸的。

洪娜不会知道,其实夏楚云家对面的房子,早就被林展飞租了下来。甚至夏楚云家中还被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当洪娜杀到时,夏楚云就在那间屋子里窥探着发生的一切。等到洪娜前脚离开,她就后脚回到屋内,把尸体挪走。

之后警察的到来也是在夏楚云的算计之中,那些话是她故意说给警察听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警察去找洪娜,再激怒洪娜一把。

根据林展飞对于洪娜的了解,在警察和自己同时训斥她之后,她一定会再次找到夏楚云,所以夏楚云提前就把冰箱布置好,将自己姐姐的尸体放在里面。

那尸体果然再次让洪娜发狂报警,但是洪娜不会想到,夏楚云他们早就在大楼楼顶安装了关闭信号的装置,那是从美国黑市购买的高科技装置。

他们也料到下楼打电话的洪娜不会再上来,所以洪娜前脚下去,夏楚云后脚就把尸体搬回出租屋。

毫无悬念,洪娜被警察带走。而后,林展飞再借此冷落洪娜一把。在洪娜跌落谷底时,夏楚云便用短信诱使她前来。

她事先就把尸体放在了床上,而自己则躲在柜子里面。保险丝也是早在洪娜进入小区之前就被动过手脚的——从收到短信,到何时到来,林展飞他们早就算得一清二楚。

等到保险丝一被烧掉,夏楚云就会从柜子里面钻出来,利用麻醉剂把吓呆的洪娜迷晕。而她晕倒后,夏楚云便把沾了自己鲜血的刀握在洪娜手中。至于那被开水烫熟的尸体,也是夏楚云所为。

夏楚云把自己姐姐的尸体搬运到厕所,用事先准备好的沸水一次次浇灌,直到烂熟,目的就是为了让警方无法查出死者具体的死亡时间。

做好一切,她便躲了起来。算准时间后,便通知林展飞前来充当证人。一切都被他们设计的完美,洪娜前脚醒来,林展飞后脚就杀到——所以,洪娜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人证物证下,证据确凿。

想到这里,林展飞就不禁笑了——这个讨厌的女人死了,他就可以和夏楚云双宿双栖。甚至,林展飞还在想,今天应该给夏楚云买什么样的礼物。

正在他得意之际,助理小张踉跄着闯了进来:“不好了……林总,我们公司所有的钱,都被人卷走了!”

“什么?”林展飞差点跌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是有人以你的名义把钱全部取走的,甚至……那人还有您私人的印章!”

小张离开后,林展飞急忙给夏楚云拨打电话,因为能做到这些的,只有她一个,然而电话却显示未能接通!

林展飞彻底瘫坐在椅子上……

结局

此时的夏楚云,已经坐上了飞往法国的班机,看着自己的包包,想到林展飞所有的钱都被自己卷走,她就不禁笑了。

林展飞以为,夏楚云是自己的同伙,和自己一起算计洪娜,却不知夏楚云才是幕后的编剧加导演,他与洪娜都不过是这一出戏的角色加棋子!

夏楚云,其实才是最想要洪娜死的人。原因都是因为三年前,三年前,夏楚云的姐姐夏楚楚无意间开罪了洪娜,结果遭到洪娜的疯狂报复,被逼迫的得了抑郁症。最后因为痛苦而开煤气自杀。

她死的时候,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那一刻,夏楚云就决定要为自己姐姐复仇——她把自己姐姐的尸体冰封起来,留作他日报复之用。

这几年,她一直在苦练迷惑男人的技巧,所以当她出现在林展飞面前时,轻而易举就捕获了这个猎物。

后,在她的唆使下,林展飞对洪娜动了杀心,并且按照她的剧本一步步杀死洪娜。

但是夏楚云也是讨厌林展飞的,她认为这样没有人性的男人也不应该有好结果,所以利用手段卷走了他所有的钱。

想到自己最恨的女人已经死了,以及那个无耻的男人也没有好下场后,夏楚云不禁笑了。

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阳光和云层,夏楚云想,自己也要去法兰西展开全新的生活了。

我们都以为自己是操控整盘棋的棋手,却忘了人生就是一出戏,总有一个编剧决定这出戏的走向,我们只是他笔下的角色:主角,配角或者龙套。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