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雪貂 > 详细内容

雪貂

作者:哇塞,男神你好帅!  阅读:17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世间万物均有灵性,不要以为它们只是不会说话,没有思想的。

有时,你的一举一动,它们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

张广顺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青年,他住在长白山脚下,一个人烟稀少,贫穷落后的小村庄里。

十年前,日本鬼子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整个东北沦陷于敌手,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张广顺的父母都死在日本人手里,亲戚朋友也都死得死,逃得逃。

唯独张广顺不愿离开东北。

他是山里的孩子,自幼就没有离开过家乡。

虽然身边的人都不在了,他还是一个人坚强地活着,因为,活着,总能看到希望……

长白山的冬天,漫长而寒冷。

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山岗和森林,外面只有白皑皑的一片。

看着家里见底的米缸,张广顺愁坏了,没有东西吃,这个冬天是不可能平平安安过去的,为了填饱肚子,他只得穿上厚厚的棉大衣,背上父亲留下来的那把老式猎枪,踩着厚厚的积雪上了山。

虽说外面还在下着雪,但张广顺还是没有停在前进的步伐。

毕在山里长大的人,他对这里的每一条小路都很熟悉。

当然,也清楚冬天这些野物能够藏身的地点。

忙活了一上午,他就逮到了三只肥大的野兔子。

“嘿嘿,这下终于可以好好打顿牙祭了!”张广顺淡淡地笑了笑,拎着兔子,正准备下山回家的时候,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沙沙”的响声,听上去,好像是某种动物发出来的声音。

张广顺心里一惊,连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找了过去。

等他穿过枯草丛,来到一颗大树下的时候,终于看见了那个发出声响的东西。

那是一只雪貂,浑身白得没有一丝杂毛,若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它。

它身体细长而小巧,毛茸茸的尾巴此刻正被一个生锈的捕兽夹死死地夹着,动弹不得。尾部的伤口正在缓缓地往外淌着血……

貂,可是东北三宝之一,更何况是野生的雪貂,更是极品般的存在。

换了一般的猎人,是一定会把这小家伙捉走,剥皮卖钱的。

然而,张广顺并没有这么做。

看着那只貂可怜巴巴的眼神,张广顺的心不由得一阵抽痛。

“唉,可怜的小家伙,以后可别这么不小心了……”张广顺蹲下身子,用力地掰开了那个捕兽夹,雪貂终于逃脱了夹子的束缚。

但它仍然没有离去。

张广顺注意到,这只雪貂正注视着自己刚刚放在地上的三只野兔子。

“你一定饿了吧,那我就给你一只兔子吃吧。”张广顺笑着看了看那只雪貂,把一只兔子放在了它的面前。

雪貂盯着张广顺看了好半天,见他没有对自己构成威胁的意思,便张开嘴咬住那只野兔的脖子,飞也似地跑掉了,没过多久,它就消失在白皑皑的林海之中……

张广顺看着雪貂离开的方向,轻轻地摆了摆手,看起来,就像在跟一个朋友告别一般。

“再见,好好活下去,我也是……”

时间一晃过了大半年,好不容易等到天气回暖,冰雪融化。

靠着打猎维持了一冬的张广顺决定去山上收集一些食材,作为平时的日常储备。

可是,刚刚出门,便听到村口传来了几阵枪声。

紧接着就听见有人大喊:“日本人来了,快跑啊……”

张广顺吃了一惊,日本人,多年前就是这群天杀的畜生,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和很多村里的乡亲,现如今,他们又来这个村里,肯定少不了一场屠杀。

顾不得多想,他撒腿就往门外跑。

门外不远处,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安静地躺着。

几个身穿关东军制服的日本鬼子,正在旁边用军刀刺杀着一个顽强地反抗者。

见到张广顺,杀红了眼的鬼子们端起枪就冲了过来。

张广顺不敢回头去看,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前跑,子弹嗖嗖地从他的耳边飞过,张广顺非常害怕,他不能够停下来,否则,命就保不住了。

“对了,往山上跑,到山上就不容易被他们发现了!”这时,张广顺灵机一动,他穿过村外的小路,直溜溜地往山上跑去。

然而,鬼子们看起来并不打算放过这里的任何一个人,见张广顺往山上跑,他们也穷追不舍地跟了上去。

张广顺跑得很快,没过多久他就进了山上的那片树林里。

可是,鬼子们也不是吃干饭的主儿。

他们一边放枪,一边追着。

一不留神,一颗子弹打中了张广顺的左腿,张广顺大叫一声,身体不听使唤地倒在了地上。

鬼子们很快追了上来,把张广顺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一脸狞笑地抽出了腰间的军刀。

张广顺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的末日要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拯救不了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爹,娘,等着我,孩儿马上就去找你们了……”

就在张广顺准备引颈就戮的时候,突然,一道白色的闪光从树林中飞快地冲出,直挺挺地飞向了那个日本军官。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鬼子军官两眼一瞪,一伸腿倒倒在了地上。

张广顺忐忑不安地睁开眼,却发现那鬼子军官已经魂归西天了,他的心脏位置不知被什么东西被穿了一个大洞,里面正不断地喷涌出黑色的血液!

而一旁的两个士兵,已经吓得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张广顺反应过来。”那到白色的闪光再次出现,又是两声杀猪般的惨叫,两个鬼子兵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张广顺哆哆嗦嗦地站起身子,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既恐惧又惊讶。

他无法想象,在这深山密林之中,会有什么人能够杀死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

“恩人,你赶紧找地方躲一下吧,他们肯定还会有人来的!”一个空灵般的声音传进了张广顺的耳朵。

“你是谁,为什么要叫我恩人?”张广顺扶着树,大声地问道。

“恩人,你还记得半年前救的那只雪貂吗?那就是我的母亲,若不是救了她,恐怕我们一家再也无法团聚了。我们虽然是山中的精怪,但也懂得知恩图报,恩人有难,我们不会见死不救!”

话音刚落,一大一小两只雪貂出现在张广顺的眼前,它们充满善意地凝视着张广顺。

“原来是你……”张广顺激动地流下了两行眼泪。

“是的,恩人,快跟我们进深山吧,在山里,也能活下去!不会有人找到我们的!”

“好的!”张广顺缓缓抬起头,步履艰难地走在树林中:“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活下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