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异闻录:喂猪 > 详细内容

异闻录:喂猪

作者:还我男盆友^  阅读:16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二年的初秋,艳阳高照,秋高气爽,黄叶如蝴蝶漫天飞舞。我在院子里种了棵紫薇树,每到这样的时节,满树的红叶落了一地,树上与地上交相辉映,自成一方乐土。此景得半盏清茶,一把摇椅,若再得老友相伴,人生是难得几回的。

退休后忽然生活感觉没了意义,每天就无所事事,儿女各在天涯,我是一个人居住,所以孤单难免,要是某个老友上门,我总要留下来住一晚。我养了只画眉鸟,一直橘猫,和一条哈奇士。每天我得防备橘猫跳到树上掏画眉鸟,还得带二哈散步,生活却也过得融洽。

我常坐在紫薇树下的摇椅上看书,其实我文化并不高,只是个专科毕业,从警几十年也只混到过队长,一直奋斗在一线。退休后就爱上了看书,也并不是为了学习,只是欣赏那些优美的语句,回忆起以前的一幕幕。

鲁迅先生的至刘和珍君里有这么一句话: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形象的给人民以警告,让我想起其实对于人来说,沉默中的人更为可怕,或许他会一直隐忍,但是一旦爆发,后果不亚于一颗定时炸弹。足以让一个看起来强大的人灰飞烟灭。

0一年的盛夏,我退休的前一年吧。遇见的那件血案深刻的阐述了这个道理。

这件案子知道的人并不多,因为影响很不好,而且其血腥程度当居我这辈子办过的命案的首位,现在说来您也就看看就好。

我们是在秋日的一个早晨接到的报警,那是个高龄老太太的电话,她说她已经几天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了,电话也打不通,住址那也找不到。就是说她儿子失踪了,请我们帮忙找一下,那阵子局里也没什么事,但是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就让助手小刘去看看。

可是小刘回来告诉我,说:这事儿真的是奇怪了,那家人姓刘,就那么一个儿子,叫刘老三,和儿媳妇陈兰经营了个养猪场,规模不小,生意也还不错,就在城里给二老买了套房子,所以一家人并没有住在一起,孙子也是和二老住,正在读初三。夫妻两很少回家,但是据老人说这刘老三很孝顺,每隔个一两天都会打电话问候一下,最多不会超过三天。

老人说他们最后见到自己儿子是在十月十三日,也就是五天以前,他们见儿子几天都没有打电话了,就打电话过去,却是关机了,于是闲着没事儿,就想去儿子的养殖场看看儿子,顺便看一下儿子经营的养猪场。可去了这刘老三没在,就只有儿媳妇陈兰,问她她说也是几天没见了。这二老一听就着急啊。于是就报警了。

我听完他的叙述,这不过是一件普通的失踪案,只不过是报案时间晚了点,有什么奇怪的。

小刘说他给他们一家人简单做了笔录,刘老三老婆说,十四号晚上八点左右他说出去和几个朋友喝酒,然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也就是说他老婆最后见他是在十四号晚上八点左右,问她刘老三是和谁喝酒,她说她也不知道。

这确实有些奇怪,老公三天没有回家,她就不着急?

小刘说他也问了,那陈兰说这刘老三经常在外面鬼混,她已经习惯了。

我当时是让小刘去查当天晚上和这刘老三喝酒的人,一切就知道了,据他老婆的说法他生活不检点,或许现在正在哪做大保健呢!

可是午休的时候小刘回来告诉我说这十四号晚上刘老三熟识的几个酒肉朋友根本就没找过他。

这事情由此变得复杂起来,我当时也不好轻慢,把他们一家带来局里做了详细的笔录,还是一样的说辞。那这刘老三到底是去了哪里了呢!

当时一时间找不到线索的我就去实地查看了一番,养殖场在郊外,但是离城区并不远,在一块坝子上,几边都是树林,一下车就闻见一股猪粪闻,接待我的是刘老三的老婆,她见了我有些不自然,这很容易看出来。不过大多数老百姓见了警察都会不自然,这也倒是正常,这浓厚难闻的猪粪味让我没了进去的心情。但是还是得去看看。

这里和普通养殖场一样,那篱笆小院里养着几只鸭子,见有生人来呱呱直叫。旁边的棚子里正燃这柴火煮着猪食,正沸腾得直冒热气,猪圈里的几百头猪嗷嗷的发出让人浮躁的声音。

后面一点是一张按桌,旁边木墙上一套杀猪用的工具挂在上面,血迹斑斑,闪着寒光。

我看着那沸腾着,翻滚着,粘稠的猪食,感觉那袅袅的蒸汽扑面而来,心里渐渐浮躁起来,柴火噼里啪啦的燃烧声,那些猪争抢食物声……越来越大,充斥着我整个脑袋。

我当即转身离开了,不想再继续查下去,一个隐忍的女人,终于爆发时,难以想象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不难想的是刘老三已经死了,至于尸体,我想会被那几百个猪胃给分解,几天后,陈兰会把那些猪粪用小车拖到地里,来年在上面种上一些农作物……

我证据不足,后来就作了失踪案处理,严格保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