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水鬼的交易 > 详细内容

水鬼的交易

作者:乄松  阅读:16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夜很深沉,唯有淡淡的月色照亮四周的大山与深不见底的卧龙水库。杨野站在岸上,眼中充满了绝望。他手里拿着一瓶飞天茅台,这是他花光全身最后的积蓄买来的。反正要死了,何不奢侈最后一回。他把瓶子对着嘴,一口灌下,辛辣的酒顺着喉咙流到胃里,然后再反馈给大脑,一时间杨野觉得晕晕乎乎,却又豪气冲天。

“妈的,死算个球。”杨野将酒瓶摔到石头上,顺势准备跳进水库。

“等等!先别跳。”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杨野回头一看,一个清瘦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带着眼镜,皮肤细腻,看起来很斯文。

“你谁啊,滚一边去,大爷我寻死呢。”杨野把自杀看做勇敢的事情,他的语气夹杂着炫耀。

男人轻轻一笑:“你这样跳下去死不了,当你在水里不能呼吸的时候,自然会挣扎着浮出水面,你应该把脚上绑一块石头,这样你跳下去,就死定了。”

杨野被男人嘲笑,于是走到男人身前,想教育他一番,告诉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当走近男人后,杨野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酒醒了一半,男人脚没有着地,悬在空中,浑身上下湿哒哒的,不停的向下滴水。

“吓到了吧,我是这水库里的水鬼,十年前淹死在这水库里,这十年来,我一个鬼挺无聊的,你也想死,正好给我做个伴。”男人期待的道。

杨野掩饰着心中的恐惧,装作不屑的道:“我自杀只想一了百了,谁知道死了还变鬼,这死了有啥用,不死了不死了。”

说完,杨野转身想走。

“等等!”男人叫住杨野。“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自杀么。”

杨野看着眼前这鬼,他生怕他忤逆了这鬼的意思,怕鬼对他使出什么邪术,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见鬼,对鬼的能力毫无知晓。

于是杨野把自己自杀的原因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男人。

原来,杨野高中毕业后便出去闯荡,混了几年毫无人样,前段时间父母给了杨野20万元养老的钱,交给杨野,让杨野跟女朋友小芝好生做个小本生意。但是杨野生性好吃懒做,一心只想着发横财,偷偷的拿着20万元去了赌场,想着一夜暴富,开上奔驰,住上小别墅。谁知道一个小时不到,杨野便输光了20万,输了钱,自知无脸见父母和女朋友,杨野便跑到这卧龙水库边上想着一了百了。

听了杨野的事情,男人用手指托着下把,似乎在想些什么。几分钟过去,男人开口了:“兄弟,我有个好法子,可以让你一年之内赚回这二十万,甚至更多。”

杨野眼睛一亮,鬼帮忙赚钱的故事或者电影他没少看,赚到钱了多给他烧点纸钱就行了,杨野心里这样想。

于是杨野迫不及待对男人道:“快说快说,什么方法!”

“你的身体借我一半。”男人道。

杨野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道:“这身体怎么借一半,不行不行。”

男人继续道:“是这样的,你的身体白天属于我,晚上属于你,我生前是清华金融硕士毕业,以我的能力,一年赚20万算少的,赚50万是保守估计,而你白天等于在睡大觉,晚上你自由安排,而我借用了你一半身体,所以我赚的钱你可以用一半,但是这件事情要绝对的保密,而且,不能轻易离开S市,因为我要在S市发展事业,你觉得如何?”

杨野听了男人的话,有些心动,心想自己本来就是社会上的下三滥,在别人眼中就是行尸走肉,而且以前自己本来就是晚上活动白天睡觉,这个交易似乎是个不错的机会。心一横,杨野对着男人点了点头。

男人微微一笑,化作一缕青烟钻进了杨野的身体。

杨野连忙喊道:“我还有话要说,你可不能睡我的女朋友。”

男人的声音在杨野脑海中响起:“放心,对你的女朋友,我没有兴趣。”

一人一鬼达成了协议,杨野对着生活又充满了期待,屁颠屁颠的打电话将他的死党段胖子叫到酒吧继续喝起了酒。

段胖子看着杨野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不解的问:“听说你前半夜才输了挺多钱的,怎么这是悲极生乐了?”

杨野神秘的对着段胖子微笑道:“胖子,你知道什么叫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段胖子摇了摇头,心里MMP:在这跟老子装神秘,要不是看你老本都输掉了,精神不正常。今天这酒钱都不给你结了。

杨野跟段胖子喝酒直到凌晨7点才回家,他跟男人约定。上午8点到晚上8点,身体属于男人。

杨野的父亲杨建国见到儿子酒气熏天的走进房间,心里满是失望。

杨野的房间很小,放下宽一米五的小床后,就只富余一点放衣柜和鞋袜的地了。杨野躺在床上,眼睛刚好看见贴在墙壁上的S市女歌星宝儿的海报,他指着海报说:“女神,一会儿我便去梦里见你。”随即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到一个小时,又见到儿子满脸朝气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模样一表人才,并且甜甜的叫了声:“爸!”

杨建国连忙推开窗户看了看,这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就这样,杨野白天“睡觉”,晚上活动。在亲友们的眼中,杨野像变了一个人,彬彬有礼,而且还进入了市里面最大的金融公司上班,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白领。邻居们见着杨建国夫妇都是竖起大母子,说老杨的儿子这是开窍了,大器晚成!

杨建国夫妇心里非常欣慰,幸好没有放弃这孩子,如今也算是走上正道了。

一个月之后,杨野发现银行卡上面的余额有2万,于是又把段胖子叫出来喝酒。

段胖子见到杨野一脸不可思意:“你小子,最近吃错药了啊,进了市里面最大的金融公司当股票分析师,就你这高中文凭你是怎么做到的。”

杨野神秘了笑了笑:“你懂什么,这叫大气晚成。”

时间一天天过去,杨野发现,自己父母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骄傲,心态也越来越好,脸上永远挂着微笑。自己的女朋友也越来越粘着自己,三天两头的就吵着要到杨野家里来睡。

可是杨野不用睡觉,每次把女朋友哄睡后,便偷偷的去泡酒吧或者KTV,醉生梦死。

一年后,一天晚上正在KTV跟一群美女唱歌喝酒的杨野突然接到段胖子电话。电话那头的段胖子激动的道:“小野子,你可不得了啊,听说今天你自己的公司开张,以后得叫你杨总了啊,今天还不得请请兄弟我,让兄弟也分享分享你的喜悦啊。”

杨野最近一直晚上晚上花天酒地,父母一年来也不过问他的事,头几个月他月月查自己银行卡的余额,时间久了余额又够他随便玩,他便没有在乎他到底有多少钱了。听胖子这么一说,他立马拿出手机查了查:1000万!

杨野看到这个数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狂笑了一分钟,然后操起座子上的一瓶啤酒就摔在地上。

几个美女目瞪口呆的看着杨野,这小子耍酒疯呢,被吓得动也不敢动。

杨野豪气的道:“看老子做什么,这啤酒喝起来有什么劲,拿10瓶82年的拉菲!”

美女连忙应承,屁颠屁颠的跑去拿酒,心里直道:现在这又傻又有钱的主可不多了,得好好伺候着。

杨野又拨通了段胖子电话:“胖子,快来君豪KTV,兄弟今天请你喝拉菲!”电话那头响起胖子激动的声音:“得,哥们等着啊,马上来!”

就这样,杨野通过一年的出租身体,成了人生赢家,开上了法拉利,戴上了劳力士。给父母住上了大别墅。也让自己落魄时陪着自己的女朋友穿上用上了世界上最好的奢侈品:香奈尔,LV,爱马仕。自己走到哪个夜店都是众人簇拥,春风得意。

这一年,杨野和男人几乎没有对话,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体,各自安好。

时间又过了两年,这期间杨野的女朋友成了他的妻子,杨野的金融公司也发展成了S市市值第二的金融公司,杨野的父母和妻子完成了从暴发户到土豪的转变,开始追求生活的品质。他们三天两头的去国外旅游,每次邀请杨野,杨野却以事业繁忙为由拒绝。

杨野不是不想去,而是他跟身体里的男人有约定,不能轻易离开S市。这期间,杨野尝试着找男人对话,但是男人是个工作狂人,他告诉杨野,自己的公司不到S市第一,自己绝不放假。

三年的时间,杨野逛遍了S市所有的夜场,自从他的公司做大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个白天上班,晚上去夜店,从来不用休息的老总。大家也见怪不怪,成功的人,必定有不同之处,于是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铁总。铁人的铁,老总的总。

而杨野,除了男人出差,他能偶尔出外地的夜店找找新鲜感,但那也对他已经没了太多乐趣,时间久了,再好玩的事物都会厌倦。

一天,杨野在家里的衣柜里发现了一个精美的小木盒,打开一看,木盒里装满了邀请函,他一张张拿来看,全都是S市各色晚宴的邀请函,但是大多已经过期,只有最上层的一张的日期正好是今天晚上10点。邀请涵涵头上写着,S市慈善之夜,助梦起航。

内容是,尊敬的杨野先生

为了帮助品学兼有的贫困学子,我们特地举办慈善之夜,助梦起航慈善拍卖活动。届时,我们将拍卖S市著名画家吴明心的画作与S市著名歌星宝儿的私人藏品,拍卖收入将全部捐入助学基金。

活动地点:S市民族国际酒店宴会厅。

看到这张邀请函,杨野眼前一亮,作为成功人士,这么高大上的宴会自己从来没有参加过,而且这宴会里更有自己的女神宝儿,能结识到女神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于是杨野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在自己的车库里挑选了一辆黑色的宾利。刚坐上车,他总觉得似乎缺少点了什么。绞尽脑汁,终于灵光一现:缺个司机。在电影里,坐这种车的人都不是亲自开车。

但是这辆车聘请的司机自己是属于白天的自己,晚上不好调动,于是灵机一动,给段胖子打了个电话,不一会,段胖子便屁颠屁颠的开车到了杨野家。说明了意图,段胖子一口应承下来:“行,哥们,今天你带我去长见识,哥们就扮你的司机绝对不会给你丢脸。”

宾利车到民族国际酒店的时候,刚刚好晚上10点,宴会已经开始。杨野带着段胖子,来到宴会厅的门口,门口的守卫一眼就认出了S市这位金融大亨,躬腰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杨先生请。”

杨野顿时觉得自己无比威风,他挺了挺胸,左右环顾,大摇大摆的像前走去,这是他得意模仿的《赌神》里周润发的姿态。

杨野身后的段胖子被守卫拦住了,司机不可以进入宴会厅。杨野当即对守卫一通呵斥,守卫不敢得罪眼前这位大亨,只得让两个人走了进去。

“300万第一次!300万第二次!三百万第三次!成交,恭喜荣升房地产公司的CEO符腾先生拍得吴明心先生的画作《猫》,下面拍卖的是本市著名歌星宝儿小姐出道时的第一件演出服,起拍价格两万元。”

这件拍卖品,只是个过渡拍卖品,并不值什么钱,在座的大亨们把钱出到了30万,这已经算高价了,拍卖师满意的点了点头,喊道:“罗南先生出价三十万,有没有更高的,三十万第一次,三十万第二次,三十万第三次,成.....”

“500万!”一个声音在台下传来。会场一下安静了下来。拍卖师寻声望去,两个男人站在过道上,前面的男人举着手。

拍卖师激动的喊道:“蓝鲸资本的CEO杨野先生出价500万,有没有更高的,500万第一次,500万第二次,500万第三次!成交!”

台下议论纷纷。

“这杨野向来低调,从来不参加这样的宴会,今天怎么突然来了,还如此高调。”

“想必是杨野是对这个宝儿有些想法。”

“不是说,这杨野晚上只混夜店,怎么今儿个来做起了慈善。”

一阵议论过后,拍卖继续开始,只要是宝儿的东西,杨野都以极高的价钱拿下。

胖子震惊得目瞪口呆:“兄弟,你这泡妞的成本也太大了吧,还没见着面,就去了几千万。”

杨野淡淡的回答道:“钱算什么,不过就是个数字而已。”

拍卖结束后,一些社会名流与杨野打招呼,杨野非常尴尬,有的人他在电视里看过,但是都叫不出来名字,有的人没有一点印象,却跟自己很熟的样子。

他只得握住人家的手,尴尬的笑着。他想着身后还有个胖子,于是他给胖子一个眼色,示意胖子想个法子替自己解围。胖子从怀里掏出一包和天下。这烟胖子平时舍不得抽,今天来这种大场合,特地在路上买了一包,胖子十分得意自己的情商,现在这烟派上了用场。

于是他见一个人,便乐呵呵的将烟递了上去:“来,老总,来支烟。”

杨野在一旁不知道说啥,跟着傻乐呵。

有的人接过烟,礼貌性的微笑了下,走了几步便将烟丢在地上,轻声骂咧道:“低级。”

有的甚至烟都不接,对杨野挤出一个微笑便走了。

段胖子见有人接过烟,便对着那人道:“老总,给面儿,给面儿。”

一个老头接过烟,并且点燃当着两个人的面吸了几口,拍了拍段胖子的肩膀,对着段胖子道:“小子,不错,你老板教的好,会做事。”

段胖子心里更沾沾自喜了。

出了酒店,段胖子得意的拍了下杨野的肩膀:“怎么样,哥们做得不错吧,那老头还夸我呢。”

杨野一把推开段胖子的手:“你把我的脸都丢尽了,你知道吗?这是上烟的场合吗,我看你是想让你提醒我下,那些人叫什么。你却给人家上烟,人家老头那是夸你么,那是讽刺我,这是上流社会,上流社会你懂么,没事你多看看电影吧,你在哪部电影里面看见上流社会场合里见面就上烟的?”

段胖子被吼一通,委屈极了,转身走出酒店,打了个的消失在夜色中。

杨野觉得自己有点过了,打开手机,想给段胖子道歉。

这时候,身后一阵香味扑鼻,醉人心脾。杨野转身一看,自己的女神宝儿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的看着自己。

“杨先生,我能请你去喝杯吗,我很想了解下这么赏识我的是怎么样子的一个人。”

宝儿的声音,清脆如百灵鸟一般,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更何况杨野一个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等姿色的女人。

这一夜,杨野跟宝儿聊得很投机。杨野编了一堆自己的奋斗史,从自己高中毕业外出打工,受尽压榨,到后来创业失败,亏了父母给个养老钱,再到后来,从新振作,奋发图强,最终创立了蓝鲸资本。杨野在宝儿看自己的眼中中,看见了炙热,崇拜。他觉得宝儿跟其他夜店的女人不同,她不仅比夜店女人漂亮一百倍,而且她是对自己感兴趣,而不是他的钱。就这样,杨野跟宝儿天天在夜里约会,宝儿成了杨野的红颜知己。

宝儿经常出国演出,每次出国,她都会跟杨野分享她的经历,告诉杨野,巴黎的浪漫,罗威的纯净,不丹的圣洁,西班牙的热烈。

杨野爱上了宝儿,也对宝儿说的这些地方产生了向往。他想带着宝儿去81号公路自驾,去马尔代夫看海,去宝儿跟他说的所有的地方。然而,别说去这些地方,几年来。杨野突然发现,自己几年来,连S市的白天都没有看到过了。

自从认识了宝儿,杨野去夜店渐渐少了,他常常待在家里,在家把怀着孕的妻子哄睡后,便打开电视,通过电视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越精彩,杨野觉得自己越孤独,一个想法在他心里萌发,他想去外面走一走。

于是他跟身体里的男人商量,男人告诉他在蓝鲸资本成为S市第一金融公司之前,哪里都不能去。

杨野知道,蓝鲸资本想要战胜第一个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他等不急了,男人所赚的钱,已经够他几辈子的花销。他告诉男人,他要男人离开他的身体。男人不答应,杨野便威胁着要自残,让他第二天无法工作,两个人发生了争吵。

最后男人恳求着的告诉杨野,建立S市第一的金融公司是他的梦想,梦想达成后,他会离开,请再给他几年时间,争吵这才停止。

一天,杨野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借酒浇愁。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在杨野对面坐了下来。

黑衣人开口道:“杨总,你看样子有心事。”

杨野抬头一看,黑衣人是个老头,似乎有些面熟。想了一下,便想了起来,这个老头是那日慈善晚会接段胖子烟还点着的老头。

“是你,找我有事?”杨野语气淡漠。

“我知道杨总有心事,我也知道这心事是什么,那天晚会,我看见你我便知道,你心里有鬼。”老头盯着杨野的眼睛,仿佛能洞悉一切。

杨野听了老头的话,心砰砰直跳,这老头居然能知道自己的秘密,自己对谁也没有说过啊。

杨野定住神,对老头问道:“敢问,老先生是?”

老头微微一笑:“在下,是一名风水师。”

原来是个高人,杨野心想,既然老头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又来找自己一定对自己有所求。

便对老头说:“既然你知道我心中所想,那你便告诉我你要什么,只要我能给,我便给你。”

老头淡淡一笑,从脖子自己脖子上取下一条红绳,红绳上串着一个心形的黑石。老头将红绳放在桌子上,开口道:“1000万!一分不能少。”

杨野看着红绳串着的黑石,指着老头鼻子骂道:“你这是什么破玩意,一千万!老头,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老头被指着鼻子骂,也不生气,语气不急不慢:“石头你先戴着,明天中午可以付款。”

杨野听了,想继续骂老头,却又细细一品。这老头话中有话。想了会,方才明白。他拿起石头,转身离开。

回到家里,杨野看着手里的石头,心里五味杂陈。很多次他想把石头丢进花园里的水池,但一想到他带着宝儿在埃菲尔铁塔下手牵着手,在土耳其热气球上依偎着看日落的场景,他就死死的把石头拽在手上,舍不得丢出去。

“阿野,想什么呢。”

杨野回头一看,挺着大肚子的芝芝温柔的看着自己。芝芝的肚子高高隆起,微有些尖。见着的人都说,这是个儿子。再过个把月,便要降生。

杨野看着芝芝的肚子,心里想着。万一自己的儿子是白天生怎么办,那自己岂不是不能第一时间见着自己的儿子,自己儿子能走路了,谁来陪他放风筝,谁来带他去游乐场。

杨野看了一眼手中的黑石,心一横。戴在了自己脖子上。

戴上黑石后,杨野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就跟没戴上之前一样。他心想那老头是不是骗子。

将芝芝扶上床,哄睡了之后。杨野觉得有一点困,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手机急促的铃声将杨野吵醒,杨野不赖烦的将手机放在耳边。

“杨总,股东们,在会议室已经等了您两个小时了,问您什么时候能到。”打电话的是秘书刘磊,杨总几年来一直没有迟到,今天却迟到了两个多小时,他的心里很焦急。

杨野一听,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摸出手表看了下,上午10点。

杨野开心的对着手机道:“今天我生病了,来不了,会议改天吧。”

刘磊疑惑的挂掉了电话,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生病了,语气跟中了彩票一样开心。

确定了男人离开自己,杨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家里的后花园,舒舒服服的躺在地上,感受久违的阳光,这一晒,就是一个多小时。

杨建国遛狗回来,看见躺在草坪上的儿子,觉得有些奇怪,平时这个时候,儿子应该在公司,杨建国对着杨野喊道:“儿子,你这是傻了吧,这么大的太阳,皮都要晒炸了,快到屋里去吧。”杨野这才爬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昨晚的老头找到了杨野家,杨野爽快的开了张1000万的支票给老头,老头也不多说什么,将支票放入口袋,便离开了。

杨野为了解决如何管理公司这个难题,一头扎进互联网里,在网上学习如何管理公司。他发现,大一些的公司,如微软,阿里,的创始人都是甩手掌柜。于是他决定效仿,他在公司里选出一些员工,选人的标准,第一是面相,有反骨的不能用,容易反。三角眼的不能用,小心思多。鼻孔朝天的不能用,留不住财气。第二便是能力,先从面相上选出一部分人,然后再从里面选出能力出众者,将他们破格提拔,并且放权给他们,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他查阅出的管理学真谛。古时候,刘备就是这样管理诸葛亮的。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他的儿子也出生了,给儿子起好了名字之后,便把儿子丢给妻子。自己包了架私人飞机,带着宝儿开始了浪漫之旅。他幻想着,自己到S市的时候,他选出的管理者,可以将一个S市第一的金融公司交给他。

六个月过去,杨野和宝儿将世界环游了一遍。回到S市,杨野很欣慰,公司里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虽然没有太大起色,但是也没有一落千丈。

杨野想起了男人,他想对男人说:没有了你,我一样可以活成得风光。

时间一天天过去,杨野白天逗儿子,玩上逗宝儿,日子过得就更神仙一般。直到三年后,蓝鲸资本宣告破产。

这三年里,杨野破格提拔的人,不断秘密转移公司资产,将公司架空。直到人去楼空,杨野才恍然明白,当甩手掌柜不简单。

别墅豪车被抵押,杨野一家人又回到了当初自己破烂的家中。父母过惯了优渥的生活,重回简朴的生活让他们整天唉声叹气。母亲嚷嚷着没有燕窝粥这上日子总少了点滋味,父亲一天到晚想念着再养一条美国恶霸犬。

不到两年时间,杨野的父母相继郁郁而终。这期间,杨野再也联系不上宝儿,想要见到宝儿,只有在房间里看贴在墙壁上的海报。

儿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马上就要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杨野夫妇为学费犯了难。正在这个时候,当初卖给杨野黑石的老头又找到了杨野,他想赎回黑石,赎金正好是1000万。

这是救命的稻草啊,杨野当即答应了下来。拿着1000万的支票,杨野笑呵呵的对老头挥手再见。

老头微微一笑,对着杨野道:“杨总,其实我还有个身份,我是亿利金融的董事长,作为董事长,你真应该多了解了解你的竞争对手。”

这亿利金融正是S市第一的金融公司,杨野恍然大悟,一下瘫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能起身。

有了一千万支票,杨野仿佛看见了希望,一千万够他跟老婆孩子富足的过完一生,但是他觉得不够,因为在几年前,这一千万只是一辆车钱。他需要的不只是一辆车,还有别墅,还有别人低三下四的奉承。

于是他将一千万全部兑换成筹码,又一次的坐在的赌桌上。赌徒,终归是赌徒。

一夜过后,一切化为乌有。杨野如行尸走肉一般漫步在街头,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又走到了卧龙水库边。

他一看这熟悉的地方,心里燃起了希望,这正是他命运转折的地方。他站在岸边,疯狂的呼喊着水鬼,水鬼。四周毫无回应!

“你再不出来,我就要跳下去了。”杨野对着空气威胁道,并且做出要跳的姿势。

“等等!”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杨野激动的转过头,清瘦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就如数年前第一次见他一样,漂浮在空中,湿沥沥的滴着水。

“我把身体再租给你!”杨野激动的喊道。

“对不起,我已经不需要了,我想通了,我当初只想把公司做到S市第一,证明自己的实力完成梦想,但是最终我没有实现,便被你赶走了,最近我发现,其实我已经把当年公司做到了第一。我已经无欲无求了。”

“你没有,亿利金融一直都是第一啊。”

“亿利金融用了这种方法赶走了我,说明他畏惧我,在行业方面,他已经输了,而我只是输给了自己,自己对你的信任,现在我全都不在乎了,我是来跟你告别,我要去投胎了。”

“亿利的老总害了我们两个,你不想报仇吗。”

“害你的不是亿利的老总,而是你自己的贪婪!”

说完最后一句话,男人的灵魂慢慢消散,直到化为虚无。

“别走,别走!我跳了,我真跳了!”杨野急了,对着空气喊道。但是没有回音。杨野看着眼前死寂的水面,呆呆的站在原地,他想着自己一无所有,心一横,闭着眼向前冲去。

“等等!”又一个声音响起。

杨野被这一声叫得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大哥,别玩我了,不帮我就让我去死吧。”杨野万念俱灰。

“兄弟,你不能死,你还有老婆孩子呢。”这是段胖子的声音。

杨野回过头,段胖子身后还站着自己的抱着孩子的老婆芝芝。

芝芝泪流满面的道:“阿野,你不要死,孩子还需要你做父亲呢,这几年,我穿了别的女孩一辈子的穿不了起的衣服,吃了别人一辈子也吃不到的东西,享了这么几年福,闺蜜们都很羡慕我,我知足了,你也该知足了,我这里还有几万块钱嫁妆,我们找个小生意,好好生活吧。”

芝芝一番话,段胖子的眼圈都泛红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杨野:“兄弟,卡上有10万,别再赌了,租个店面,好好做个生意吧!”

杨野看着胖子和芝芝心里涌出一股暖流,抱着两个人痛快的哭了出来.......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