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偷渡者的丧生 > 详细内容

偷渡者的丧生

作者:╰︶ ̄小姐你不像她  阅读:153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机械逐渐代替了人工,使得众多劳动力空余,越来越多的人找不到工作。这种因科技而失业的现象在一些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十分普遍,演变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

许多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空闲,如缅甸、越南、菲律宾等,这些人为了维持生计,在自己的国家找不到一份对工资满意的工作,有部分人的眼光竟然看向了他们临近的中国。

他们企图偷渡到中国打黑工谋生,也有不少不法分子建立起专门为这些人打工撘桥牵线,专门靠些违法的勾当谋取中介费!

这些偷渡者几乎都没有合法的出境护照,大多数人更是不明真相被中介骗了,被卖到了黑煤窑、黑矿山这样的地方打黑工。他们的待遇可想而知,不容乐观!

可是这些中介不断宣传和怂恿更多的人偷渡过来,说许多偷渡的人现在已经买车买房,资产上万,生活富裕不愿意回来了。不少人都没怎么受过教育,且见识浅薄,都想挣钱过上好日子。

轻信了骗子中介的话,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坐上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黑船偷偷地到了中国。

到了目的地之后,中介人会拿出一份写有中文的协议,说是工作合同,让他们签字。这其实是一份卖身契,上面的金额大约一万左右,让签字的人在那里打一辈子工。不识字的人还以为这是每个月的工资待遇,欣然签字,开始了一条无尽头的黑暗之路!

就这样,这些人被分为男女老少,被中介人分成几批带到了不同的地方开始打工。刚开始的时候,伙食还不错,过了几天,连吃的都很寒酸,想着第一个月的工资快下来了,便也没抱怨。

可是几乎几个月下来,一分钱也没拿到,加上自己语言不通,惹老板生气了,动辄就被这里的打手带到角落里狠狠鞭打。时间一长,这些人就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了,很有可能被人卖了,在这里打黑工!

不少人都曾想过逃跑,可是无济于事,几次三番都被抓了回来,先是被打手揍得个半死,然后饿上几天,不死也只剩下半口气了。

男人还好些,顶多受些皮肉之苦,若是哪天哪个当差的来了兴趣,几个男的便随机挑选几个女矿工,领到房内扒了衣服将她们从里到外糟蹋个遍。有时候,就连月事里的女人也不会放过。

若是有女子受不了如此屈辱想要寻死,则她的手脚会被麻绳紧紧地捆绑住,临死之前会被十几个男人轮番糟蹋,这样连续几天,身体受不了自会倒下,便再也爬不起来。男人们管这叫“成全”。

黎世草是这里新来的越南女子,长得十分瘦弱,但做起工活儿还挺利索。她也是被骗过来的,虽然懂一点中文,但是不认识汉字,所以才糊里糊涂签下了卖身契。

几个月下来,黎世草的身体渐渐消瘦了更多,也就是在这时候,遇到了阿山,一个老挝小伙子。同样悲惨的境遇让两个人相爱了。虽然每晚睡在很多人挤在一起男女不分的大地铺上,两个人经常在晚上悄悄地凑在一起,就这样看着对方也很满足。

也许是因为太多无辜的人在此丧命,这里的夜晚安静得让人害怕。

一日晚上,黎世草和阿山正睡在一起,呢喃细语,屋里的人都习惯了他们二人的轻声谈话,经过了一天的劳碌,此刻都睡得死死的,也没人打扰他们。

工头儿老五这天喝醉了酒,追一姑娘被拒绝了,心中十分不悦,想找个女工人泄一泄怒火。一旁的四五个伙计为了讨好工头儿,让他方便挑选女人,拿着鞭子在黑夜中随意抽打着,“起来,都给我起来!没看见五爷来了吗?”

等他们都起来了,伙计这才点起了灯,说道,“女的都给我站出来!”一听这话儿,便知道不是好事儿,姑娘们又要被这群畜牲给糟蹋了!

“五爷,你给瞧瞧,看上哪位姑娘了?”其中一个伙计十分讨好地问道。“闪一边儿去!没看到五爷正来了兴致吗?”轰开了一旁的男工,“五爷,您请!”说完比了个邀请的手势,让他过去自己挑选今晚陪他睡觉的人。阿山和黎世草这会儿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老五平日玩腻了这里的女人,因为她们大多数都结婚过,没意思。每次一来新的,便要尝尝鲜,那种拒绝的诱惑能让他欲仙欲死!看到了黎世草,瞧着她模样不错,就是瘦了些,而且才十六七岁,想来是个雏子,一时来了兴趣。抓过她的小手,摸了摸,黎世草手缩了一下,反被抓得更紧了。

“哟,还挺倔!大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给我带走!”说罢便揽着她的腰连拖带拽地准备带她去自己房里好好享受一番。

阿山冲了出来,跟这群人拼命,不愿让他们糟蹋自己的心上人,可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加上其他的工人早已经司空见惯,无人敢出来帮衬自己,被狠狠地揍了一顿,便被绑了起来。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是个情种?也罢,这么久了没碰过你的心上人吧?给我带走,我要让他好好看看我是怎么和他的心上人一起快活的!哈哈哈……”

到了房间,阿山被用铁链绑到了柱子上,嘴巴被塞住了,一旁的伙计不敢打搅了五爷好事儿,便退了出去。

恶霸此刻耐不住心中的欲望,一把将黎世草按在了床上,她不停地想摆脱他的控制,可是身上的衣服竟被他撕烂了扔在地上。“宝贝儿,你乖些,我会让你以后的日子过得舒坦些,跟着他有什么出息?”除去了最后一点遮蔽物,不顾女子的挣扎,给了她一耳光,便继续掠夺着她的青春……一朵花儿就此凋谢了!

看着自己的爱人被人强占,此刻内心是多么地痛苦而又无助,黎世草向他发来求救的眼神,更是让他觉得自己是多么无能。那个五爷一个晚上强占了她三次,初经人事的她哪里受得了这份折磨,似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蜷缩在墙角,流了一夜的泪。

门外守着的伙计点了根烟,“你说五爷这艳福不浅哪,唉,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呢?”另一个伙计白了他一眼,“想的美,我们只能挑剩下的,等什么时候五爷玩腻了,自然会轮到你!”

阿山和黎世草被扔回了原处,黎世草身上只披了一张床单,上面的血迹见证了她被侮辱的一切。

第二天,阿山拉着她的手,一直不停地逃跑着。两人被一群打手和放出的恶犬追到了一处万丈高的悬崖,两人已经无处可逃。似是长时间培养的默契让两个人彼此相视一笑,双双跳下悬崖。

来人见这高深的悬崖都不敢下去寻找,想着多半已经被摔死了,这荒凉之地,就算没死也无人施救,弄回来残疾了也无用处,还浪费粮食,便回了矿山。

五爷每晚做着噩梦,梦到黎世草二人来寻自己报仇,有一日实在受不了,去庙里求了一道平安符贴在墙边,可还是无济于事。

一天夜里,黎世草和阿山的魂魄回来了,五爷从梦中惊醒,果真看到他们二人站在自己床边,没有脚,他们身后还有一批以前被自己虐死的姑娘。正想逃跑,却被吓得尿了裤子,一大群鬼魂冲过来掐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啃咬着他的身体。外面的人听到凄惨的叫声,都不敢进去察看。

一夜之间当差的全都离奇死亡,浑身是青淤的咬痕,脖子上都好像被什么掐了似的,满身血迹斑斑,死状极其惨烈!

伙计们都害怕这些鬼魂前来报复,跑得没影儿了。那些卖身工人也因此得了自由,重见天日!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