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借种(三)之重金求子 > 详细内容

借种(三)之重金求子

作者:天堂那段伤  阅读:10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黄三是个小混混,成天无所事事,好吃懒做,欺善怕恶,无所不作。也许,是老天有眼,上个月在马路上给一辆车撞飞了,撞的是头破血流,在医院里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过来。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讹钱,肇事司机也是个老实人,二话不说赔了他几万块了事。

今天,刚刚出院,但是房子欠了人家几个月没交租了,黄三又差不多一个月没出现,房东早把他的房子租给了别人,黄三不得不重新找房子。

黄三来到小巷子里,小巷子的墙上贴满了广告,“什么10m长城光纤80块一个月”,“专治不孕不育,给你个健康宝宝,三个月见效,”“专治阳痿早泄,做持久男人。”黄三大口的啜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扫了一眼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广告,大声骂道:“我日你先人,这些小广告下次我见到他们要收保护费才行。”黄三继续浏览着,找了好几个房子的招租广告,都不合心意,心烦意乱的黄三对着房东破口大骂:“这个瓜皮,老子总有一天要把他的房子给烧了,他妈的!”

突然,黄三的眼睛扫到了一张重金求子的小广告上。上面写着:陈馨,28岁,丰满迷人,夫富商,意外致残,失生育能力,为继庞大家业,经协商,特寻异地品正健康人士,圆我母亲梦,同时享受女人的快乐,见面满意,速汇定金20万,飞你处见面,有孕重酬50万(本人亲谈,不诚勿扰)。当然,吸引黄三的不是广告上的内容,而是照片,虽然内容说是二十八岁的少妇,但是照片上的女人长的清纯可人,清丽脱俗,明眸善睐 皓齿呈露,看的黄三都不禁支起了小帐篷。这种小广告到处都是,要么就是骗人钱的,要么就是别人把仇人的照片和电话号码登上了进行报复的,照片很可能是网上找的模特或者明星的,黄三才不可能信。但是却给黄三想出了一条妙计,先假装受骗,然后在来个回马枪,拆穿对面的骗局,在扬言要把对面扭送到警察局,趁机讹钱,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占点那女人的便宜,混点桃色事情。说干就干,黄三马上拿手机拨通了上面写的号码,电话那头传来了甜美的声音,说道:“喂,哪位啊?”

黄三答道:“咳咳,我是那个。。。你是不是贴了那个重金求子的广告啊?”

电话那头回答的很干脆:“是的,先生,你要应约吗?”

“是的,我们什么时候见面,见面就能拿到钱吗?是20万吗?”黄三说道。

虽然黄三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电话那头却非常熟练的回答道:“先生别急,我明天就可以飞去跟你见面,如果见面满意的话,可以直接付你20万定金,你明晚有空吗?”

“有,有,20万啊,那么多啊,我什么时候都有空,明晚在什么时候见面。”黄三假装兴奋的说道。

“明晚12点,黄仁街阴阳路九泉酒店301号房。”电话那头传来了淡淡的声音。

这地名怪怪的,听的黄三的心里有股寒意,黄仁街黄三知道,但是阴阳路九泉酒店是听都没听过。虽然黄三心里直犯嘀咕,但是他可不想退缩,满口答应道:“好好好,我们就在那里见面吧。”

“嘟嘟嘟”电话那头挂了电话,“哎呀,这小娘们,连拜拜都不说声,看我明晚怎么收拾你。”黄三骂道,然后嘿嘿嘿淫笑。

当天晚上,黄三就随便找了个房子租了下来,然后打电话找了三个小混混,黄三可不是个傻瓜,知道一个人去肯定吃铁亏,他安排三个人在对面的房间,然后在自己的身上装个窃听器,对面的哥们要听到什么不对,就破门而入,随时反击,然后假装打电话报警,对面肯定会怂的,在趁机敲诈他们,真是完美的计划,晚上,黄三几乎在梦里都笑醒了。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黄三租了辆车载着三个混混就前往黄仁街,但是找来找去都找不到阴阳路,更别说九泉酒店了。其中一个混混不耐烦道:“三哥,我看是那小娘们忽悠你的吧,黄仁街我从小在这混的,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阴阳路,这名字还怪里怪气的。”“是啊,是啊。”另外两个混混也附和道。

“都给老子闭嘴,你三哥我出来混多久了,一个小娘们能骗的了我,可能在黄仁街的哪个角落你们没注意到呢,在给老子找找,都给我眼睛瞪大了。”黄三擦了擦头上的汗骂道,他可不想在一帮小的面前丢脸,以后传出去他怎么混。

黄三看了看手机,刚刚好十二点,这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小混混喊道:“快看路牌,是阴阳路,到了,我们到了。”黄三看了看外面,真的有个路牌写着阴阳路,在抬头看前面,是九泉酒店。

四人兴奋不已,赶紧停了车进去,进去后四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酒店内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昏黄的灯光,让人视线都变的模糊,一阵阴风吹过,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他们四人不禁联想到九泉酒店莫非就是人死后去的九泉,同时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来到了前台。

前台是个老婆婆,满脸的皱纹,脸上好像涂了蜡一般,眼神浑浊,好像刚刚死去不久一样,看的四人更加不寒而栗。老婆婆开口道:“几位找人还是住店啊?”声音苍老而缓慢。

“住店,我要住302房,有没有?”黄三回答道,他要三个小混混去302房,而自己就去301房应约,这样配合才天衣无缝。

“有,包夜还是包钟啊?”老婆婆问道,眼睛都不抬一下。

“包夜,包夜。”黄三回答道。老婆婆一点也不罗嗦,干脆利落的收了钱,给了他们房门钥匙,指了指对面的电梯。

四人进了电梯,其中一个小混混说道:“三哥,这个酒店阴森森的,一个人都没有,哪有酒店前台找个老婆婆的,我看,我们还是撤吧。”黄三当头就抡了一巴掌给那小混混,“他妈的,胆小如鼠,你怎么出来混的,这么辛苦才找到这里,老子能白跑吗?有我在怕什么。”

“是是是,三哥。”那小混混一边摸着脸一边附和道,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有点忌惮黄三 。

找到了302,三个小混混进去打开了窃听器,而黄三则单独去了301,找那个女子。开门的果然是照片中的女子,但是真人比照片长的更加清纯可人,清丽脱俗,年龄也比照片的更加年轻,无论眼神和气质,都长的十足一个学生妹。女子出来的时候穿件浴袍,露出若隐若现的酥胸,腿又细又长,皮肤白嫩,长长的黑发还滴着水滴。

黄三哪受的了这种诱惑,老二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但黄三尽力克制着,不让它支起小帐篷,以免尴尬。

那女子开口道:“你好,我叫陈馨,先生贵姓?”声音还是如电话中的那般甜美。

“我叫黄三,嘿嘿,小姐比照片中漂亮多了。”黄三奉承道。

“黄先生过奖了,进来洗澡,然后开始我们的交易吧。”陈馨露出个诱惑的笑容,看的黄三心痒痒的,二话不说进去洗了澡,出来就把陈馨的衣服脱光,开始啪啪啪。黄三当小混混很多年了,连个女人都没有,平时都是去叫叫妓女,还是最便宜的那种,什么时候尝过这种上等货色,现在难得这么好的机会,不奋战到最后一刻怎么行,直接抱着黄馨翻云覆雨到天亮,直到筋疲力尽才罢休。黄三累的动都动不了,倒头大睡,醒来的时候陈馨已经走了,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条和一个箱子,上面写着:黄先生,桌子上有个箱子,里面是20万,等到我怀孕了在付另外的50万,请记得明晚十二点准时来到。

黄三打开了箱子,装的都是满满的人民币,数了数果然是二十万,一分也不多,一分也不少。黄三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简直把他乐坏了,想不到自己走了这么大的狗屎运,这个重金求子居然是真的,白赚了这么多钱不说,还有美人投怀送抱。

当即黄三就叫醒了三个小混混,天还蒙蒙亮,他们就驱车离开了。在车上三个小混混都在羡慕黄三,“三哥,昨晚爽吧?嘿嘿,那妞是不是很正点啊,你都干了那么多次。”“三哥啊,这是个富婆吧,你这是借种啊,以后生的是你的儿子,继承了那有钱人的家产,你不就发了吗?”“是啊是啊,三哥,以后别忘了我们几兄弟啊,还有,你拿的那20万不如现在分了吧。”

黄三是个极度贪心的人,他可不想把钱分给这三个小混混,但是直接拒绝又不太好,只能先找给理由拖住。“这只是定金,到时候还有50万,等钱都到手了,咱们在分也不迟啊。”既然黄三都这样说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心里只能直骂娘,他们明知道黄三不肯把钱分给他们,只是找个理由拖延,他们却无可奈何。

和三个小混混分了手,黄三回到家一直欢呼,终于熬出头了,居然碰到这样的美事,又赶紧把钱拿出来反复数,一边数一边亲,差不多每张钱都沾满了他的口水,真是恶心至极。

从此以后,黄三就过上了早归晚出的生活,每天晚上十二点就去跟陈馨啪啪啪,早上天蒙蒙亮就回来,虽然黄三每次都奇怪为什么要到十二点才能找到阴阳路,但沉迷于美色和金钱的他也没有细想。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黄三开始发现不对劲,自己的老二开始发痒,后来还渐渐的开始流脓,又疼又痒,然后渐渐的开始烂掉。这可把黄三吓坏了,他最近也没有去叫过妓女,不可能染上什么病的。难道。。。。是陈馨。黄三这才想起来,跟陈馨都是没有带套的,因为要怀孕,所以不能带套,这段时间也只有跟陈馨上过床。难道,是她有什么性病传染了,钱只是赔给他的,黄三细思极恐,怪不得这么漂亮的小妞白白送给他的。黄三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打开箱子取钱去看病,怎么料到箱子里面的钱全都变成冥币。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是冥币。”黄三疑惑不解,但更多的是对金钱失去的愤怒,“肯定是那小娘们耍了什么小花招,他妈的,我肯定要她好看。”黄三晚上提着刀就冲向了302号房,一脚踢开了门,陈馨坐在床上,背对着黄三,沉默不语,也并没有回头看黄三。

黄三用刀指着陈馨骂道:“艹你大爷的,小娘们,是不是你传染了什么病给老子,还有,那箱钱怎么变成了冥币,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晚,老子一定要跟你算清楚。”

一阵沉默,安静的有点诡异,只有黄三的呼吸声和心跳声,陈馨并没有回头,就一直背对着黄三,也没有回答。

“姓陈的,说话,别背对着我,转过来说话。”黄三的声音有点颤抖,这诡异的气氛早就把他的怒气压了下去,他已经感觉有点不对劲。

还是一阵沉默,陈馨并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像个死人一般,安静的背影是那么的诡异。

黄三喘着大气,慢慢的一步一步靠近陈馨,然后用手轻轻的推了她的肩膀一下,想看看她是死是活。怎知这时候的陈馨动了,头慢慢的转过来,只见陈馨的脸已经腐烂,一只眼睛凸出来,死灰色的眼球,另一只眼球已经不见,只有几条虫子在里面爬着,鼻子也不见了只有几个肉窟窿,对着黄三说道:“那些钱本来就是冥币啊,我没说给你的是冥币还是人民币,我的尸体都腐烂了,你每天都跟我上床,你的老二能不烂吗?”说完,对着黄三笑了笑,里面几只虫子从嘴里掉了出来,陈馨又捡起来,往嘴里反复嚼着,发出一阵阵恶臭。

黄三头皮一阵发麻,手心里冒着一阵阵冷汗,手一抖,刀掉在了地上。恐惧支配着他的大脑,现在的他只想拔腿就跑,可两只脚跟灌了沿似的,一动不动,“鬼,鬼,鬼啊,救命,救命。”黄三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想把心中所有的恐惧都喊出来,果然,黄三的双腿恢复了知觉,第一时间,黄三就是拔腿向门外跑,上了电梯直接按了一楼,全身都在发抖的他一直紧紧的盯着门外,害怕那女鬼就在门外等着他。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开了,黄三冲出门外,“不对,不对,这里还是三楼,我明明按的是一楼,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黄三激动的喊道,而在黄三面前的还是301房间,突然,这时候一颗眼球从301的门缝地下滚了出来,“吱”的一声,301的门开了,陈馨从里面出来,她两个眼眶都剩下黑洞洞的窟窿,她捡起了眼球塞回去眼眶,然后对着黄三笑,血从她嘴角流出来。

“啊~~~~”又是一声惨叫,黄三都濒临崩溃了,恐惧麻痹了他全身,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走进电梯,手一直按着1字键,生怕按错了又上去了301。可是打开门的瞬间,黄三又失望了,还是三楼,还是那恐怖的301,但是门前的陈馨却不见了。黄三大口的喘着气,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黄三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冰凉,黄馨的头颅出现在了黄三的肩膀上面,她伸出冰凉还夹带着一丝恶臭的舌头,舔着黄三的耳朵,阴冷的说道:“怎么又回来啦,是不是舍不得我啊?”说完,咯咯咯的阴笑,好像喉咙被人掐断时候发出来的声音。

黄三吓的浑身发抖,顿时裤裆一阵湿热,尿都吓出来了。他大喊一声,连忙冲出了电梯,冲向了楼梯,不停的向下爬着,但不管怎么爬都是三楼,楼道上那个大大的三字,好像永远都不会消失。黄三累的气喘吁吁,过度的疲劳反而让他冷静了下来。“这应该就是鬼打墙了,中了鬼打墙能跑死一匹马,我听说鬼打墙只是蒙蔽了人的眼睛,只要我不看不就行了吗?”黄三仔细的分析道。

黄三突然想到了个办法,他直接滚下去,眼睛看都不看,果然滚到了一楼,看见了酒店的大门,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去,以为死里逃生的黄三出去后,看到的景象又吓了他一跳。

酒店不见了,周围都变成了杂草,那些草有一米多高,周围有许多虫鸣声,时而悲愤,时而凄凉,天上乌云密布,却有一丝惨淡的月光照在黄三的身上。黄三的脚下有一具尸体,吓得他赶紧往后退了两步,仔细打量着尸体,尸体身上穿着校服,浑身上下都已经腐烂了,散发出阵阵恶臭,舌头伸的很长,脖子上有淤青,眼珠子瞪的很大,一直看着黄三。

记忆如潮水般涌向黄三,他终于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他在马路边无聊的抽着烟,突然看到一个漂亮的学生妹从眼前走过,色心大起的他把学生妹拖到了杂草里想嘿嘿嘿,怎知道学生妹反应太激烈,一直反抗着大声叫救命,还踢了一脚黄三的裆部,黄三恼羞成怒,活活把学生妹掐死了,舌头都伸的老长,两只眼珠子鼓鼓的,像是要凸出来。虽然死了,但黄三还是不浪费,依然把学生妹嘿嘿了一番,完后把她埋在了杂草中,慌忙从杂草中出来没注意看马路的车,被撞倒了在医院躺了好久才醒过来,醒过来就把这事给忘的一干二净。这时候,黄三才想起来,陈馨跟那学生妹长的一模一样。

突然,那具尸体站了上来,对着黄三咧着嘴笑,“嘿嘿嘿,你不是喜欢和我的尸体做吗?我满足你,嘿嘿嘿。”一双干枯的手掐住了黄三的脖子。

“啊~啊~救命,不要杀我,不要~~~~”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声从杂草丛传出来,听到的人都头皮发麻,心里面都充满了恐惧,感觉痛苦好像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第二天,警方从杂草丛中发现两具尸体,一具男尸因恐惧过度导致心脏骤停死亡,生殖器腐烂,女尸证实是某某学校的高中生,被人掐死,死后仍然遭强奸。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