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聊斋之梅娘 > 详细内容

聊斋之梅娘

作者:__那傷眞恏  阅读:107 次  点赞:5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桐州城南二十里,有一座荒废的园子,也不知是哪个年代所建。因流传那地方常有鬼魅出现,数年来路过这里入宿在此的书生,多半是下落不明,不知去向。据说,都是在寒冬时节。

暮冬,叶落山空,田地荒芜,寒意沁人心骨。方圆数里,一片萧条景致。唯有驿路边稀疏的几株梅花含着红色的蕾儿,一枚一枚的欲诉着芬芳的心事。
薛远尘扮做书生的模样,却也有几分像。
推开朽落的园门,院里的枯草漫过膝盖。打量一番,亭台楼阁早已破损。池塘也积满了废墟,混浊的水中,还浮着几枝残败的莲梗以及一些枯枝。突立的假山被落叶覆盖,像一座久经风霜的坟墓。有一条幽深的小径通向后院,那里的野草疯长成林,在井边还留有一株腊梅,妖娆地绽放着。不知这儿曾经的主人是谁,能想象出多年前这里雅致的景象。
旁边的几间厢房虽破旧,却没有倒塌,打扫一下,还可以住人。想必那些路过此地的外乡人,也是在这躲避风雨。可为何这里失踪的一直是书生?这次薛远尘就是来查清此事的。
薛远尘打扫了一间厢房,虽然老房子腐朽的味道无法祛除。屋内却也整洁干净,榻上纤尘不染。拾来枯枝,点火煮茶,看窗外灰蒙一片,今晚大概要下雪了。
寒夜悄寂,景致萧索,必有深意。记得在山上教他驱鬼捉妖的师傅这样说过。
茶饮三杯,薛远尘不禁思索。以往在此借宿的书生都做些什么?书生自然是读书了。于是,他拿起携带来的《大学》《中庸》煞有介事的念起来。
夜过三更,仍无异样。窗外飘起了雪花,他添旺了火,偎在桌角上睡着了。

清晨醒来,窗外一片莹亮的白色,将整个园子装裹得格外生动。昨晚那萧条的景致荡然无存,一缕腊梅的清香扑鼻而来。
为查明真相,薛远尘打算暂时落居在此。于是,他扫去门前的积雪,拔去院里的荒草。
阳光照射在园子的每个角落,朗朗乾坤,何来鬼怪?薛远尘不禁微微一笑。不过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这里面的玄机还是要参明白。
薛远尘到桐州城买了酒菜,顺便再找人打探关于荒园的事。风紧,寒意袭人,天又灰蒙,瞬间便飘起了雪花。薛远尘赶到荒园时,夜幕已早早地降临。
生火,酒菜暖身。几盏饮下,已有醉意。想来究竟是哪儿出了差错,是自己装扮得不像书生?还是?不管如何,还是要静待下去。
醉眼朦胧,薛远尘翻开了一卷诗书。琅琅地读起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是李商隐的「锦瑟」。真是好诗,连薛远尘这个假书生,也读出了其中的韵味与情感。
忽然听到窗外一声女子轻微的叹息,那声音虚无飘渺,有着深入骨髓的幽怨。让人心生凄寒,如在梦境一般。
薛远尘想终于等到妖怪的出现,可想起刚才的叹息声心里又有些迷惘。
待他出门细看,已无踪影。只有一弯淡月洒落在白色的积雪上,无比的寒凉。
梅花的清香沁入心骨,薛远尘倚在桌上昏昏欲睡。

次日清晨,薛远尘在园子里走了一遍。唯有后院他一直没有打扫,野草的林子,有些诡秘蹊跷。还有那株腊梅花开得异样的艳丽。
薛远尘用师傅传给他的法术,掐指一算,原来这株腊梅已有千年。昨晚的叹息声,定然是她化成人身出现。
薛远尘顿时大喝一声: ;你这妖孽,既已修炼千年,为何不一心向道,反而在人间残害无辜生灵。;
待他欲将灵符附在腊梅树上时,那株腊梅顿时化做人形,变成一个粉艳娇柔的女子。微风拂过,她宛若一个绰约的仙子,有种断然的清绝与令人不敢逼视的风雅。
她双眸含泪,楚楚动人。薛远尘不禁看痴了。
想来这梅花精莫不是有难言的苦衷,再回忆起师傅曾经嘱咐的话,切不可妄杀生灵。薛远尘收起了灵符。
再次端视梅花精,思量再三。
薛远尘留下一句话, ;今夜,你到我厢房来。;便径自离去。
又是那尾叹息声,幽怨绵长。

入夜,寒气将这个荒园浸染得更加幽深。
薛远尘早早地生了火,让屋子里的气氛温暖些。煮好清茶待客,他居然把梅花精当成客人了。
一阵风来,虚掩的门扉被 ;吱;的一声推开,一股清香拂面而来。走进一位娉婷纤巧的女子,垂低着头,发髻上斜插一支梅花簪,白色的纱衣上也镶着几朵梅花。
她抬头的刹那,薛远尘有些恍惚。那是一张极度美丽的脸,有几分妩媚,有几分幽婉,外加几分冷漠。
莫说是风花雪月解尽风情的书生,想来世间任何的男子看了都会为之所动,包括修炼多年的薛远尘。
;你有什么苦衷现在就告诉我,但是你必须要说清楚这里为何失踪了那么多书生。;薛远尘语气平和。
;我在这已有千年,当年这里是一片荒郊,我和我的姐妹们在这里快乐地生活。不知是哪一年,城里有个员外在这建造园林,于是我便在这清幽的后院继续修炼。直到我变成人后,与这园中的公子相识相恋。;梅花精哀婉的声音娓娓道来。
;后来怎样了?;薛远尘的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段凄美的人妖恋。
;这公子乃儒雅书生,我们花前月下,吟诗作曲,恩爱了几个月。后来被员外发觉欲强行拆散我们。公子因思我成疾,病死了。他家人便将他葬在后院的竹林里,怕睹物伤心,便举家迁走了。从此,我便再也没有离开这,我发誓要与他长相厮守,永远陪伴他。;梅花精已热泪盈盈。
薛远尘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原来妖也是有因果情缘的,一个痴情的妖。
;那你能告诉我那些失踪了书生的下落吗?;薛远尘说到这不免严肃起来。
;不知道。;梅花精一脸的茫然,她的心还飘在那些从前的记忆里。
那模样那眼神看不出有丝毫的伪装,薛远尘感到迷惘。
;唤我梅娘吧,当年他就是这样唤我。;梅花精幽幽地说。
;我是薛远尘,从小便拜师学易,近年来,四处捉鬼降妖,造福苍生。;薛远尘觉得好笑,难不成要和妖交朋友。

雪落无尘,梦呓缱绻。这几日,薛远尘与梅娘相处,感觉到她纯洁完美,不失为一朵傲世的腊梅花。
夜里,薛远尘窗下吟诗,俨然一书生模样。
而梅娘总是痴痴地看着他,那眼神让人心动又心酸。
这是段快乐的时光,尽管梅娘只是怀念心中的那个他。可薛远尘却被她的痴情震撼,沉浸在她美丽的爱情里。
他发觉自己已经莫名地爱上了梅娘。这是件荒唐的事,在一切真相还没有查清之前,薛远尘不能容许自己有这种感情存在。
薛远尘记得下山时师傅给过他一面宝镜,此镜能照见妖魔鬼怪的过去未来。倘若他要知道梅娘的清白,只要用宝镜一照就可以知道答案。这些天他一直踌躇不定,他怕看到那些书生失踪是与梅娘相关。
在梅娘的眼神里,看得出她是清白的。
是夜,他徘徊在后院。想起梅娘说那个公子当年就是葬在后院的竹林里。沧海桑田,事过境迁,竹林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大片的荒草,一丈之高,堆积得根本寻不到当年的坟墓。
他掐指想算自己的未来,才想起师傅说过道士是算不到自己的命运。师傅只是说: ;世间因果皆有定数,若逃过情劫,便远离颠倒凡尘。;所以他的名字叫远尘。
又是梅娘的叹息,她修炼了千年,终究逃不过情劫。那个男子,真的值得她生生世世地沉沦下去么?
;你该忘记!;薛远尘沉重地说。
;有些人,有些事是永远无法忘怀的。;梅娘低语,一字字都像在叹息。
;你还有很长的岁月,有朝一日,还可以修成正果。;
;只羡鸳鸯不羡仙。;
…………

冬天接近尾声,梅娘告诉薛远尘,立春后她身上的香味将慢慢散去,来年再绽芬芳。但是她依然守侯在此,陪伴着地下长眠的他。
薛远尘留在园林已有数日,理由虽是说查找失踪书生的下落。但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没有异样,除了梅娘的出现。难道真的与梅娘有关?
薛远尘不愿相信,梅娘的痴情与贞洁是不容人去疑惑的。
宝镜还裹在行囊里,迟迟没有取出来用。
再等些时日吧,薛远尘这样安慰自己。
依旧夜里读诗,薛远尘在诗中读出了很多感人的句子,自古以来为爱情神魂颠倒的人真是太多了。梅娘为一个死人放弃了千年的道行,薛远尘为一个妖精忘记了自己身为道士的责任。
荒园里积压多年的悬案,终究还是要沉淀出谜底的。

立春这天,下起了雨,轻柔如丝,沾了痴者的眼泪。
薛远尘早早地赶到桐城买回酒菜,今天是梅娘爱人的生日。那个已逝去多年的公子,在幽冥境界可知道有个女子这般地为他守侯?薛远尘与梅娘一道一妖,却无法找到他的魂魄,是投胎转世?还是魂飞魄散,不得而知。
在那间曾经盛载她与他缠绵欢情的房间里,薛远尘与梅娘痛饮起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不如一醉方休。
不知饮了多少杯,他们颓然地倒在床榻上,沉沉地睡去。
一阵凉风将薛远尘吹醒,他看着躺在身边的梅娘,面容贞静,秀美动人。薛远尘心里顿生一念,此刻拿宝镜对着梅娘一照,就可以彻底地还她清白。说不定还可以照到她的未来有着与自己相关的故事。
迷糊中,薛远尘取出宝镜,梅娘以前的一幕幕在眼前闪现。
此时的梅娘在梦呓中抚摸着薛远尘的身子,口齿噙香,软软地呢喃。薛远尘顿时全身酸软,发觉自己已经无法清醒去看宝镜里发生的事。
不可抑制的将梅娘拥入怀里,月光轻柔地洒落。薛远尘闻到沁骨的幽香,仿若梅娘要将芬芳散尽。就在他最是销魂蚀骨时,梅娘瞬时将他抱起,径直往后院走去。
在离开房间的那一幕,薛远尘看见了宝镜里梅娘正这样抱着另一个男子往后院走去。薛远尘只是疑惑,他不明白梅娘究竟会干什么。
梅娘抱着薛远尘穿过长长的野草,来到一座坟墓前。原来野草的后面藏着当年那个公子的坟墓,坟墓四周清净无尘。
月色悠然,这是一个如诗的夜。
;我们永远长相厮守,永不分离。;梅娘喃喃地说。
;是的,永远长相厮守,永不分离。;薛远尘终于明白梅娘要做什么。他仿佛看到宝镜在演着他们此刻的这一幕。薛远尘有些伤感,梅娘永远无法忘怀那个公子,所以在每年他祭日的这天都会带上一个书生入他的坟墓。
她揭开坟后的盖,抱着薛远尘委身钻入。

薛远尘没有想到坟墓里会有那么多的骸骨,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梅娘太想念那个他了,所以在这天她会无意识地重复做这样一件事,那就是带一个书生来到他的坟墓,与她同葬。
不知榻上的宝镜此刻正在演着哪一幕的情景。
梅娘割破了薛远尘身上的筋脉,他的气息渐渐地微弱。看到殷红的血染透她白色的裙衫,像一朵朵妖娆的梅花绽放。
薛远尘又想起了师傅说的话, ;世间因果皆有定数,若逃过情劫,便远离颠倒凡尘。;
他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情劫。
薛远尘使出最后的力气从袖子里找出那道符,贴在梅娘身上。
;我会永远陪伴着你。;是的,薛远尘会永远陪伴在梅娘身边,不再让她寂寞,不让她再度走出坟墓,去伤害更多的生灵。
一道一妖,薛远尘与梅娘微笑地闭上眼。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