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 详细内容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作者:杳嫣  阅读:1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给你们

“他将是你的新郎,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他的一切都将和你紧密相关,福和祸都要同当……”

她从梦中醒来,音乐声戛然而止,惊觉床铺不再是熟悉的大学四人间里的木板床,右手伸出去摸了半天才找到不熟悉的台灯开关,戴上眼镜之后世界清晰了——这是她的新家了,她已经毕业了。早上六点过三分,毕业了生物钟还是没有调过来,她保留着大学时每天早起跑步的习惯,不过今天她并不打算去跑步了。

因为今天是叶白月结婚的日子。

洗脸刷牙吃早餐,之后坐在梳妆台前化了两个小时的妆,她一遍遍的画着眼线上着粉底液,又一点点的把妆卸下来,重复几次之后觉得脸上的皮都要被擦下来了,她才放下手里的粉饼,看着镜子里花着脸的自己,眼泪不受控制的装满了眼眶。隐形眼镜被眼泪冲歪了,卡得她的眼睛生疼,于是眼泪落得更凶了。大哭一场之后她还是打起精神化好妆,再三确认衣着发型都适合之后才出门。打车的时候师傅看她打扮得郑重,特地把开着的车窗关掉避免让风吹乱她的造型,她却敏锐的闻到了车里存在过食物的气味。

三年前,她坐在叶白月的车里闻到的是栀子花的香味。大一结束的暑假,她在柳城的一个超市里也看到过跟叶白月车里一样的香袋,她拿起来看了又看,最终没有买。她在想,那个挂在车里的香袋是叶白月自己买的吗?他为什么喜欢那么柔和的香味呢?可是她一贯的做法就是沉默,像叶白月对她沉默一样。

下了车,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婚礼会场十分热闹。叶白月是本地人,听说新娘也是不远的某个市的人,所以亲戚好友来的特别多。婚礼尚未开始,叶白月穿着礼服带着襟花笑着在接待来客,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似乎有一些失神,但还是恢复了笑容,脸颊上的酒窝巧妙隐藏了年龄,对她说:“时时,你来了。”她大约有半年没有听到叶白月的声音了,依旧是那样的温柔又悦耳,放在三年前她一定会说一句“果然是学音乐的呀”。

她点点头,说:“嗯。”

“这是谁呀?”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突然出现了,脸上的妆精致又透着结婚的喜悦。

叶白月愣了一下才说:“林微时,朋友。”

她礼貌的对新娘笑了笑,假装镇定的走进婚礼会场。正如同她梦中的一样,张宇的《给你们》正在播放着。

她想起来三年前,叶白月接她去家里吃饭,告诉她:“我发小下个月结婚,非要我给他唱《给你们》,时时你知道那首歌吗?”

她回答:“不知道。”

“他将是你的新郎,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叶白月一边走一边哼,那不是她第一次听那首歌,却是第一次知道歌名。于是乎,这个故事就像歌名一样,林微时成为了那个站在一边“给你们”的人。

二,慢炖

三年前的林微时上大一,从两千公里以外南方的柳城来到东北部的德城上大学。她花了快一年时间适应北方干燥寒冷的气候,认识了三个玩的不错的舍友。学校里的大四年级在六月份毕业,而林微时认识叶白月就在他毕业之前。那一天是林微时在大学过的第一个生日,她的三个舍友不知道策划了什么惊喜,为了打发“惊喜”来临之前的无聊时间,林微时想找一件事情干。

一向站在唯物主义这一边的林微时,宁愿相信他们的相遇是巧合或者命运。那一晚叶白月正好也没有事情,一拍即合的约了一起出去玩。叶白月给林微时打电话,说:“我开车在东校门口等你。”舍友听到了扩音的外放,纷纷说夸奖叶白月的声音好听。林微时收拾妥当,顺利的见到了叶白月。那一天下起了雨,虽然是六月份了依旧让林微时觉得寒冷,她上了车为了避免尴尬一直在说话,叶白月的脸上倒是看不出表情。林微时在看电影时舍友一直在催,她们的“惊喜”必须在宿舍关门前进行,原来是几个女生打算去ktv通宵。叶白月也不恼,电影结束后又把林微时送回了学校。原本以为这次会面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叶白月得知她们的计划之后,提出一起去的想法。女生的狂欢怎么能插进来一个男人,林微时的舍友当然拒绝了这一个请求。

距离叶白月毕业的倒计时不够二十天了,林微时以为她会是一个好好送别学长的学妹。毕竟他们是偶然的交集,欢乐过后得回归各自的生活。

没想到的是那一天过后,叶白月就在林微时生命里充当了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原本只是为了礼貌,在生日结束之后依旧联系了叶白月,偶然得知他即将参加一个为期十天封闭式的事业编培训班。叶白月说:“等我闭关出来,你请我唱歌。”林微时算了算时间,那大概正是期末考试复习的日子,不料叶白月却说:“再忙连一个下午都没有吗?”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林微时再推脱就显得不近人情了。

叶白月开始闭关,的确忙得没有时间和外界联系。林微时睡前躺在床上转辗反侧,终于是通过网络跟叶白月联系了,说了一句晚安。对方很久之后才回复,看得出来满满的都是疲惫。在叶白月闭关的十天里,林微时几乎每天都他说上几句话,遇到了烦心事也告诉他,这个时候的叶白月扮演的是知心大哥哥的角色。他的成熟温柔,正好能够疏导林微时在异乡敏感的心灵。

事业编考试的那一天林微时念叨了很久,大早上就拿起来手机准备给叶白月发加油信息,想了想又觉得会影响他的发挥,忙了别的事情。再一次想起来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后几天了,林微时无法解释,她每天都在倒计时的日子竟然在当天遗忘了。叶白月说,周末约林微时出去玩,当做被她遗忘的补偿。林微时的朋友正好从天津来德城,朋友走之后又和另一个朋友有约。

事情恰巧出在第二位朋友身上。

三,意外

叶白月接到林微时的电话是在凌晨十二点左右,他听到电话那边的林微时一直哭个不停。

林微时无法说清楚自己经历了什么,总之是又一次巨大的创伤阴影。她一个人蹲在路边哭泣,终于看到叶白月的身影时更加委屈。此时的叶白月微胖,怀抱温暖又让人觉得踏实。在叶白月的陪伴下,林微时在车里哭了很久,最后在学校附近找了宾馆住下。林微时盖着被子困到眼睛睁不开,叶白月躺在她的旁边,问:“介意我躺在旁边吗?”

林微时说了一句:“不介意。”叶白月对林微时说:“你是我的菜,我喜欢你,时时,我会真心对你的。”林微时的心情稍微好转了,但没有理会这样的话语。这也是叶白月教过她的,不要那么轻易相信男人说的话。

但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林微时回到宿舍时比平时更加镇定,她不再告诉舍友她恋爱了。舍友知道这件事情,是在一个星期之后的周末。叶白月接林微时去做饭,炖肉。林微时跟着叶白月,看着他在小区外面的小菜店买了青菜,又到老奶奶那里买了一大堆馒头,跟着叶白月上了楼。进门的时候发现还有一个男人,叶白月说:“这是xx,朋友。”到了给那个人介绍林微时的时候,叶白月犹豫了一下,说:“这是……朋友。”林微时看出来他们一起住了,大概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做饭家务都很搭调。敏感的林微时也注意到叶白月介绍她时用的称为,是朋友。虽然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林微时还是介意,只不过一言不发的假装不在意。林微时和叶白月在一起老是犯困,午觉之后叶白月和室友一起出门了,林微时睡够之后一个人无聊的在屋里玩手机。终于等到了他们回来,叶白月说要到超市买食材给林微时做晚饭。

晚饭没有吃上,林微时和叶白月就闹翻了。原因是叶白月回来之后一边做饭一边打开了电脑玩游戏,林微时被晾了一天之后气呼呼的,警告叶白月之后还是没有任何效果。林微时换上鞋子背上包,径自出了门。这时候叶白月才出来拦住林微时,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反而说了一句:“你真要走啊。”室友出来劝解,林微时还是坚持要走。叶白月只能送林微时回学校了。在路上时叶白月问:“你就这么不在乎我们到超市给你买的米买的肉,给你做的饭?”

林微时心想,她是来谈恋爱的,不是吃饭的。她在看着叶白月买菜的时候想象过他们的未来静好,想象过如果他们以后还可以在一起的生活。可绝对不是这样的。

两个人一路上在车上都没有说话。

林微时一直记得,叶白月说:“你看你嘴撅的,好像要哭出来一样。”林微时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幸好没有流出来保护了她的自尊心。

“我还没有受过这种委屈,”林微时说。

叶白月回了她一句:“大小姐。”期末考试之后大小姐林微时回南方的家了,她再也不想见到叶白月。

四,道姑朋友

林微时在德城时吃不惯饭菜,却想念家乡的特产螺蛳粉。临近放假了,她才得知德城也开了一家螺蛳粉店,在朋友圈发了消息问有没有一起去吃?

这时候她和叶白月僵持着,谁也没有联系谁。林微时回到柳城了,突然收到叶白月发来的信息,那是一张两碗德城的螺蛳粉的照片。叶白月说等她回去一起吃。林微时依旧记仇,说大小姐回家自己吃。

不过林微时还是低头了,她在家时闭上眼睛就想起来叶白月的笑。有酒窝,黑头发,越想越觉得可爱。林微时忍不住向叶白月求证,叶白月反问:“我有酒窝吗?”林微时笃定有,叶白月给的答案是不明确的,或许是怕让林微时难堪所以没说出真相。断断续续的联系着,林微时问他:“想我吗?”叶白月第二天才回了一个字:“想。”

林微时知道她短暂的爱情走到了尽头。

虽然很多次说服自己叶白月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他很忙,他的恋爱不是手机宠物……但是一个连话都不愿意多说,电话也不打的人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呢。她想起来叶白月说过,他29岁时林微时25岁,他们就可以结婚了。也许成熟的人恋爱方式不一样,但林微时从未那么清晰的感受过,那绝对不是爱情。

林微时看到他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少女偶像的小视频,唱的那首歌是陈粒的《小半》。可是他绝对不知道,林微时喜欢民谣,喜欢的歌手是陈粒。

是时候该退场了。

林微时看到歌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背后的故事时,眼泪差点又流下来了。剑三的游戏里,三个人的爱情,在有情人成眷属之后女子问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男子说:“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叶白月会不会玩剑三?他会不会知道,林微时也只是他的“一个道姑朋友。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