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河眼 > 详细内容

河眼

作者:秋季淡陌  阅读:182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最近两天连续出现的怪事彻底打破了这座人口总数只有几十人的小村子。

出门采风的作家赵新宇和朋友陈庄在小河村借宿的时候,恰好赶上了这些怪事的发生。

起初两天,村里发生的还都是一些家畜死亡和村民遇到鬼打墙一类的小事,直到赵新宇和陈庄在采风时路过这个村子,在这里借宿的当天,又一件怪事发生了。

小河村远离都市,民风十分的淳朴,村民对于两个外来的客人十分的热情。村长亲自请了两人在自己家吃了一顿农家酒菜,把自认为酒量还不错的两人喝得差点倒在当场才算完。之后村长又亲自安排两人住在了有空房的刘寡妇家里,等把两人的一切都安顿好之后,才一个人踱着酒步回去。

房主是个年轻的寡妇,这对于赵新宇和陈庄来说多少还是有些别扭,不过好在小河村的民风淳朴,并没有寡妇门前是非多的概念,加上两人都已有了醉意,都想要快点休息,便就也安心住下了。

当天,刘寡妇一大早就跑出去玩的儿子周小虎直到天黑后才被村里人送回家,送回来时却成了傻子。

联想到这两天不断发生的怪事,村民都觉得刘寡妇儿子突然傻了一定也有不寻常,连夜从十几里地外的通天观请来了张老道。

张老道一来只看了一眼孩子,直接就说出了三个字:丢魂了。

听说孩子的魂丢了,早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刘寡妇吓得脸都白了,赶忙就要下跪求张老道救自己的儿子。

张老道用手轻轻一拦就阻挡住了刘寡妇下跪的姿势,说到:“孩子我自然是会救的,不过这孩子的魂丢得奇怪,我只能先给孩子招一下魂试试。”

说完之后,张老道便从自己随身背的一个帆布包里拿出了黄纸和香烛等物,点着香之后用黄纸画了一张符,嘴里念念有词的挥舞了半天。

“孩子的魂魄似乎被什么东西困住了,我招不到。”许久以后,刘寡妇的儿子没有任何好转,张老道放弃了他的法事。

听了张老道的话,刘寡妇哭得差点晕过去,村里人又是掐人中又是拍后背才让刘寡妇缓过来一些。

“我来的路上发现村里阴气冲天,这些天村里一定也发生了不少怪事吧?孩子在这个时候丢魂想必跟这股阴气的出现脱不开干系。”张老道说到。

听了张老道的话,村里人连连称神,七嘴八舌地把这些天村里发生的怪事一件不差地都告诉了张老道。

听完大家的话,张老道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此时,早已醒酒一直在关注事情进展的赵新宇和陈庄全都来了兴趣,这样的怪事可不是经常能够碰见的,如果把事情调查清楚定能是不错的小说素材。而陈庄对于这类灵异事件十分的感兴趣,这件事也吊起了他的胃口。

两人互相对了一个眼神便都确定了对方的想法,本来两人打算在小河村住一晚就走,此时两人决定在这里多住一些日子,等到这件事结束再离开。

此时天已经快要亮了,村里人大多忙活了半夜没睡,便都散去回家了,由于小河村只有刘寡妇家有一间空房,张老道就只能跟赵新宇和陈庄挤在一间房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张老道在村里溜达了一天,也没有看出这股阴气的来源。直到晚上天黑以后,一个叫曹小二的村民嗷嗷叫着跑回了村里,说自己一边跑一边大喊着有鬼,一路上,曹小二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又爬起来,脸上早已卡得鼻青脸肿,鞋也跑丢了一只。

村民见他这个样子,好忙七手八脚的按住他,好半天,曹小二才不再挣扎,安静下来。

张老道和赵新宇、陈庄早就闻讯赶来,等曹小二平静下来,张老道才开口询问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听到张老道的问话,曹小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

曹小二说自己去村边的小渭河边捡干旱退水留下的鱼,结果无意中看到干涸的河床上有一个圆形的大洞,洞底似乎并不深,曹小二从上面都能看到下面的地面,曹小二看到地上凭空出现一个大洞,也是十分纳闷,于是他便回家搬来了梯子,下到了洞下。

在洞下,曹小二差点被自己看到的景象吓尿了裤子,这个洞的下面并排整整齐齐地放着二十多口红凄凄的棺材!

此时,曹小二的双脚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向着洞里深处走了过去。

不一会,更加恐怖的情景展现在了曹小二的面前,洞的深处有一个石头台子,台子四周竟然围着几个人,他们都低着头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干什么。

就在曹小二差异这里怎么会有人的时候,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曹小二眼前,围在石台边的几个人中有一个身材最爱小的小孩,竟然是就寡妇的儿子!

曹小二刚要喊他,问他怎么在这里,突然他想起就寡妇的儿子已经傻了,正被就寡妇看在家里,那么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就寡妇的儿子。

顿时,一股恐惧涌上了曹小二的心头,此时他也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力气,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转身便连滚带爬地爬回到地面,跑回了村里。

听到曹小二的话,村民们也都震惊不已,唯独张老道此时眉头紧皱,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一般。

由于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跑回来的曹小二情绪也十分的不稳定,不能引路,张老道只能等到第二天天亮以后再跟村民一起去看那个诡异的洞。

又在刘寡妇家挤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曹小二便引着张老道和其他人向他前一晚发现的那个洞走去,经过了一晚上的恢复再加上有张老道坐镇,此时曹小二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只是脸上摔出的伤痕和淤青依然历历在目。快要接近干涸的小渭河的时候,曹小二的腿不禁又颤抖起来,毕竟前一天的经理还历历在目,越是接近豆蔻的位置,他前进的速度便越慢,到后来几乎是在张老道的催促声中前行的。

远远地,曹小二伸手指了一个方向,一个黑洞洞的圆形洞口赫然出现在水已经干涸的河床上。

到了洞口附近,村里人也都不敢再靠近。生活在农村的人大多比较信这些鬼神之事,加上前一晚曹小二讲的经历实在是太过恐怖,村里人都产生了恐惧的情绪。

不过赵新宇和陈庄两人倒是没有什么恐惧感,倒是对这类离奇事情充满了好奇,紧跟着张老道就到了洞边。

此时,曹小二前一晚放进洞里的梯子还在原地立着,张老道顺着梯子便下到了洞里,赵新宇和陈庄也跟着下到了洞里。

洞中果然就跟曹小二所说一样,并排摆着一排红色的棺材,其中有些棺材也许是时间太长,上面的红漆已经有了斑驳的迹象。

赵新宇经常写一些恐怖灵异类的小说,时常会去各种各样的地方采风,棺材他也是见过很多次的,但是此时的这排棺材和他一样见过的却有很大不同。这些棺材的长短与正常棺材无异,但宽度却出奇的窄,按宽度估计,这棺材里面只能容得下人侧身躺在其中。

莫非还有要把死者侧身下葬的规律?想了半天,赵新宇也没想出什么地方的丧葬有这样的方式。

出于好奇,赵新宇走到一口棺材旁,用力地去掀棺材上面的盖子,棺材板并没有用钉子定到棺材上,赵新宇很轻易地就掀起了一条缝隙。

透过缝隙向里面看,棺材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赵新宇又去查看其他的棺材,连着看了几个,里面都是空的。

“不用看了,这些棺材不是装尸体用的,这是一个阵法。”张老道对赵新宇说到。

听了张老道的,赵新宇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传说当中的阵法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被自己碰到了。

“这些棺材排列在一起叫棺材墙,是为了阻挡河眼当中的阴气出去的。”看赵新宇和陈庄两人大眼瞪小眼的表情,张老道解释到。这两晚张老道一直跟赵新宇和陈庄住在一间房里,跟他们也算是熟识了。

听了张老道的话,赵新宇一阵惊叹:“这里就是……”

“这里就是河眼。怪不得这小河村现在阴气冲天,原来是小渭河干水干了,把河眼露出来了。这棺材墙只能在水里阻挡阴气,现在河水干了,这阵法就不灵了,让河眼里的阴气到了外面,才让小河村这几天怪事不断。”张老道解释道。

接下来三人便开始在洞中仔细地寻找,但是并没有找到曹小二提到过的那个石台。于是,张老道把洞口外不敢进来的曹小二硬给拉了进来,让他指出石台所在的位置。

曹小二颤抖着走到了一排棺材的尽头,在那里的地面上还有一个不大的洞口,因为洞口太小,加上洞中的光线太暗,三个人起先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洞口的存在。

这个洞口并不像外面的洞口一样垂直上下,而是有一个倾斜的缓坡,可以走到下面的空间。张老道二话没说便一马当先从洞口走了下去,赵新宇和陈庄也紧随其后,很快,三人便走到了第一层洞下平缓的陆地上。

没想到在第一层洞穴的下面竟然还有一层洞穴,不过这一层的空间明显比上一层小了不少,仅仅有十几平方米大小。一进到这一层的空间,三人果然看到了曹小二所提到的石台。

张老道仔细地查看了这座石台,说这石台的下方压着的就是真正的河眼,而这座石台的材料也很特殊,有阻隔阴阳的作用,但是这石台摆放在这里虽然能够有效地镇守住河眼当众的阴气,但却十分容易把人的魂魄也困在洞中,想必刘寡妇的儿子的魂魄此时就是被这石台困住了。

找到了问题的所在,张老道便决定做法为刘寡妇的儿子招魂。招魂的仪式十分复杂,需要五个人共同完成,赵新宇和陈庄全都主动请缨要帮忙。

找齐另外两个人便出现了难度,小河村的民风比较淳朴,虽然都比较乐于助人,但是对于这些涉及到鬼神的事却都十分的恐惧,没人敢下到洞里。最终,还是刘寡妇救子心切,自己站了出来。最后的一个名额就落在了之前下过洞穴的曹小二的身上。

确定了人手,张老道赶忙带领大家又回到了洞中的石台边上,现在的河水虽然干涸断流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河水便又会涨起来,如果恰好赶到几个人在洞中的话,那他们就全都葬身在小渭河的河底了。

给刘寡妇的儿子招魂的方法赵新宇和陈庄以前闻所未闻,大家先把刘刘寡妇的儿子带进来,让他坐在石台正中,然后四个人站在石台的四个方向,得到口令后大家统一绕着石台前行。行进时,张老道会念咒召唤刘寡妇儿子的魂魄回到他的身体里。

行进中,四个人的步伐要做到完全一致,按照曹小二所说,这洞中的有不少亡灵,一旦大家的步伐出现错误,不仅会导致招魂的失败,还会让其他的亡灵有机会攻击招魂者,后果不堪设想。

张老道带领陈庄、刘寡妇和曹小二分别站到了石台的四个方向,而赵新宇要做的就是坐在石台正中控制住刘寡妇的儿子,防止他乱动离开石台。

很快,张老道一声令下,大家都缓缓地迈动了步子,招魂仪式开始了。

此时,赵新宇能清楚地看到每个从他面前经过的人脸上的表情。张老道的表情十分的平静,口中念咒,而陈庄脸上的表情也很放松,并没有显露出紧张的神情;再往后是陈寡妇能看出她此时十分的紧张,脸上留下的汗水已经让她的头发都贴在了上面;走在最后面的是曹小二,此时曹小二行走的身子像是筛子一样不断地颤抖着,眼睛里已经吓出了眼泪,努力控制着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很快,三人缓缓地走完了第一圈。

三人开始走第二圈的时候,赵新宇差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只见之前还空空的洞穴中此时竟然凭空出现了好几个“人影”!

这些“人影”似乎是被张老道的招魂仪式吸引过来的,围绕在四个人的周围,似乎在找机会等待攻击这些人一般。

此时,行进的四个人也全都看到了四周突然出现的这些“人”,除了张老道之外,一个个的表情全都出现了变化。陈庄算是三人中最冷静的,紧紧是吃惊了一下之后便又努力镇定下来;而他身后的刘寡妇也被吓得颤抖起来;走在最后的曹小二终于控制不住哭出了声,而他的眼睛也在同时闭上了。看到陈小二的举动,赵新宇的心里捏了一把汗,好在曹小二虽然闭上了眼睛开始痛哭,但步伐却也跟上了其他人。这时赵新宇才发现,曹小二的裤子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慢慢地,第二圈也走完了。最后一圈,刘寡妇的儿子突然像是发疯一样拼命地要挣脱赵新宇的束缚,好在赵新宇在之前已经听张老道说过他会有这样的反应,有所准备,才没让刘寡妇的儿子挣脱。不过对方的力气着实不小,赵新宇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按住对方。

最终,当所有人停住了步子之后,赵新宇的怀里突然传出了刘寡妇儿子的哭声:“我要回家……”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与此同时,洞中的那些“人影”全在一瞬间消失了。紧接着,曹小二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开始嚎啕大哭。其余的人,包括张老道在内,此时也全都就地坐了下去,这样生死一线的事,没有人能做到完全不紧张。

休息过来之后,几个施法者和刘寡妇的儿子都离开了洞穴,毕竟这里有被河水淹没的危险。

回到村里后,张老道嘱咐了刘寡妇一些事之后便动身回了他的通天观,临走前他嘱咐村里人一定不要靠近那个洞,洞穴中的阴气十分重,容易勾引住人的魂魄,造成魂魄离体。而人的魂魄一旦真的离体就会被洞中的石台困住,再也出不来,前一天曹小二如果不是最后关头醒悟过来,现在的他估计也和刘寡妇的儿子一样了。

其实这件事并不用张老道嘱咐,就算他不说,村里人也不敢去那个洞穴附近。

事情已经解决,赵新宇和陈庄便也不打算再继续留在村里了,又休息了一晚之后,转天一大早,两人便离开了小河村。两人也没有再继续他们的旅程,毕竟赵新宇此时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精彩的素材,他准备立刻回家创作新的作品。

就在两人即将离开小河村的时候,小渭河的水又再次涨了起来,干涸的河道又重新泛起了浪花,而那个洞穴也被淹没在了小渭河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