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异闻录之迷魂草 > 详细内容

异闻录之迷魂草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1
祖母说,在荒芜的乱坟地里,长着一种很奇怪的草,名唤,迷魂草,它能迷惑人的心智,使人产生幻觉,让人在坟地里一圈又一圈地徘徊。
清嘉庆年间,四川省泸川城中居住有一户姓杨的官宦之家,常年济世救人,早些年间还得到了当地人的赞扬与爱戴,但天有不测风云,杨家老两口早下黄泉,留下一子------杨劲,因为父母双亡,自幼无人教养,杨劲迷失了本性,常常鱼肉村民,强占民宅,欺压百姓不说,还将村中少女抢入家中强行施暴,成为了当地第一恶霸。杨劲一无是处,靠父母留下的银两才得以维持生计,唯一的爱好便是带着一群市井流氓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所到之处,必定一片狼藉。每当村民远远看到杨劲前来,总会惶恐不安,立马回家关门闭户起来。
一次打猎途中,山路间偶遇一名妙龄少女,杨劲心起色心,就下马上前调戏少女,少女立马将双手抱在胸前来阻挡杨劲的图谋不轨,可一不小心跌倒在地,杨劲便趁此机会压在少女身上就是一阵狂吻,欲罢不能中,试图扯掉女子上衣。就在此时,一位赶考书生碰巧路过,上前推开杨劲救下少女。
;你这小子何许人也…;杨劲推开了扶他起来的手下: ;竟敢来破坏老子好事。;说罢,便命令爪牙拔下腰间钢刀上前砍杀书生。
眼看即将挑起事端,书生深知不是杨劲等人对手,便急忙拽着女子跑进树林,可是才刚跑了没多久,便停下了脚步,只因,脚下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书生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攥(zuàn)上少女就躲进了一旁的草丛中,只求苍天庇佑,杨劲千万不要发现他们,不想杨劲才刚追上前来,一眼就发现了两人的藏身之处,还一刀朝书生砍去,顿时书生身首异处,颈中大量血液涌出,随即强行玷污少女。完事后,杨劲他心狠手辣,竟然毁尸灭迹,将赤身露体的少女和书生的尸体一起抛进万丈深渊,而后大笑一声,才离开此地。
某日,杨劲带着一帮 ;爪牙;在村中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忽然,村中百姓奔至衙门。杨劲感到好奇,便带着 ;爪牙;凑了上前。进入衙门,便见堂下跪着一对男女。不等杨劲问个究竟,村民们就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一男子和一妇女相好,被妇女丈夫发现后,男子惊慌之下杀死妇女丈夫。;
就在县令拍着惊堂木即要处决跪在堂下男子的一刻,那男子突然抓住了杨劲的裤角,自称是杨劲的堂弟----杨楠,杨劲欣赏此男子色胆包天、胆大妄为,就花钱疏通县令,救下杨楠……

从此杨楠搬到杨府以二爷自称,为了答谢救命之恩,便对杨劲唯命是从,为杨劲出谋划策,说白了就是同流合污、狼狈为奸……
一日,两人带着 ;爪牙;来到村中游荡,见一女子长得十分乖巧、楚楚动人,杨劲又心生色起,看得魂不守舍、呆若木鸡。
身旁的杨楠看出了杨劲的心思,便附耳道: ;堂哥既然喜欢,为何不追上前去?;
杨劲呆滞了半天才回话道: ;是很喜欢,但女子以将秀发盘起,从发看出女子已嫁他人!;
杨楠笑道: ;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堂兄为何不偷他一把?;
杨劲拍了拍杨楠的肩膀: ;还是你小子最知我心啊!;说罢,便带着 ;爪牙;悄悄地跟在女子的身后……
杨劲等人跟着女子走了几里路后,才到女子家中,见到家中无人,杨劲便放荡起来。女子见杨劲轻浮放荡,便想跑出房门,岂料被门外的杨楠等人拦下。杨劲大步向前,一把将女子抱起。女子拼命挣扎,试图逃脱杨劲 ;魔爪;。杨劲见女子不肯就范,便一巴掌打在女子脸上,强行将女子抱进房中放倒在床。女子心想今日难逃 ;魔掌;,便蜷缩一团躲在床角边上啜泣。此时的杨劲早已是如饥似渴,只见他三下两除二脱光了自身的衣装,如狼似虎般扑向了女子……
女子丈夫从外做事回来,看见家中院子站满了市井流氓,便急忙放下扁担,冲了上来。杨楠立马张开双臂,拦下女子的丈夫,继而看了下紧闭的房门,笑着说: ;你不能进去。;话音刚落,便闻房中的杨劲大喊道: ;放他进来。;杨楠放下双臂,女子丈夫就急忙推开了房门,眼中撞入了正穿戴衣帽的杨劲和全身赤裸躺在床上的女子。

杨劲对着女子丈夫笑道: ;你媳妇真不错,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女子丈夫气急败坏地说: ;你们这帮衣冠禽兽,今日,我便与你们拼了!;说罢,抄起一旁菜刀就向杨劲砍去。杨劲顺势躲过,一脚就将他给踢倒在地,随后吩咐守候门外的杨楠等人进入房中将他捆绑在地。
女子丈夫: ;放开我,你们这帮地痞流氓。;
杨楠从怀中取出一把匕首,晃荡于女子丈夫眼前: ;吼叫什么,再叫,一刀宰了你…;晃眼间,杨楠看到赤身裸体蜷缩在一角的女子,就笑着对杨劲道: ;既然堂哥享用完了,残羹(gēng)剩菜就交给我们收拾。;说罢,便带着跟来的手下一起调戏女子。女子不愿任人宰割,惊慌失措中,一巴掌打在了杨楠的脸上。杨楠迁怒于人,来到了女子丈夫身旁,威胁道: ;你要是不从我,我便杀了你相公。;
女子丈夫哭泣着大骂: ;你们这些王八蛋,有本事就杀了我,我即使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旁边的杨劲立马大怒,夺过杨楠手中的匕首就一刀割下了女子丈夫的右耳。女子丈夫顿时疼痛难忍,满地打滚。
女子哭泣着说: ;你们如若放了我夫郎,我今生便为奴为婢的伺候你们。;话音刚落,便见杨劲掐着女子丈夫的喉咙,活生生割掉了女子丈夫的舌头。
女子立马蒙住了眼睛: ;我已答应了你们,你为何还要割掉我夫郎舌头?;
杨劲冷冷回道: ;我虽然答应你不取他性命,但难免日后,他将今日之事泄漏出去,以防万一,才出此下策。;女子听后,咬牙切齿,不顾浑身赤裸,站起身来,就和杨劲扭打在一起。在拉扯间,女子额头不幸撞到桌角,当场毙命!
杨劲见到死在桌前的赤裸女子居然还不肯罢休,顾不上痛厥在地的女子丈夫,竟视若无睹、旁若无人的抱着女子尸身上床行事……(本人言:看到素材,写到这里,气不打一处,这杨劲到底还是人不,真该千刀万剐。)
一日,杨劲与杨楠带着家丁来到山中打猎,刚到山中,方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变得翻云起雾电闪雷鸣起来,眼看大雨将至,杨劲二人便骑上快马带上家丁四处避雨。无意识间,来到了一座森林,刚到森林之中,诡异的浓雾便瞬间弥漫了整片森林,使得两人与家丁失去了联系。就在两人惶恐不安时,一道霹雳劈倒了大树,燃起了树枝,吓得马匹脱缰而逃。两人立刻追马而去,却越追越远、越走越深,浑然不知已身陷一片坟场。就在这时,一道霹雳迎空劈来,两人这才发现已身在一片坟场当中。四周阴风阵阵,冥钱悠扬,随着狼声咆哮,四下弥漫起了一层诡异的浓雾。两人冷汗淋漓,忐忑不安,立刻拔腿而逃,可逃了许久,却仍在原地转圈。这时的两人早已是严重虚脱,虚汗淋漓,突然眼前一片朦胧,就昏倒在地。
2
惊醒之后,已是皓月当空。视线朦胧中,一座大宅撞入眼帘,大宅里星火燎原,于是,两人便想借宿于此,刚要敲门,一位老汉就带领一群丫鬟婢女开门相迎,其中两名婢女手中还捧着干净的衣装。两人见到婢女手中衣装,这才发现全身衣物已被露水打湿。
忽闻杨劲咳嗽几声,老汉便对着身旁的婢女道: ;还不引两位壮士前去西厢换取身上衣物。;
婢女莺啼一笑,就引着两人进入西厢,进入屋中,两桶热水已摆放其中。
杨楠立觉诧异: ;为何房中已注满两桶热水,莫非你家主人懂得未卜先知之术?;
婢女笑着解释: ;世间岂有未卜之术,先知之人,那是壮士未到之时,已有姐妹注入热水,壮士还不宽衣沐浴?;
旁边的杨劲张开双臂,等待婢女为他宽衣解带,但迟迟未见婢女有所行动,就对着婢女发问道: ;为何还不为我宽衣沐浴?;
婢女愣了一刻,许久后,才说道: ;儿时坠入河流,差点淹死,从此杯弓蛇影,壮士还是自己宽衣吧。;说罢,放下手中衣物,笑着走出门去。
;堂哥…;杨楠拍了下杨劲: ;如今你我身在别人家中,婢女也不是家中婢女,你还是将就将就吧!;
杨劲摇了摇头,也就脱了个精光,下到桶中沐浴。本想借沐浴解除疲劳的两人,谁料进入水中,不仅不能解除疲劳,反而还觉得头晕眼花浑浑噩噩。就在这时,门外等候多时的婢女敲了下门: ;壮士沐浴完后,穿好衣装,随我前去大厅赴宴。;两人听后,急忙穿好衣裤走出房门,跟随婢女朝大厅走去。两人刚进入大厅,老汉便赶忙吩咐两人依序入坐。宴席之上,美味佳肴,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享用完美味后,在闲聊之中才知晓老汉姓张。
杨楠站起身来连忙道谢道: ;多谢张老爷的盛情款待!;
张老汉冷笑着说: ;壮士勿忙道谢,款待还未结束。;随即拍了下手,对着门外道: ;速请小姐出来领舞助兴!;过了一会儿,一名身穿绿色上衣的女子走了进来,然后对着两人行礼: ;小女子姓张,名夕妍,小女子曾与两位有过一面之缘,两位是否对我还有印象?;
杨劲色眯眯地盯着夕妍: ;我与小姐素未谋面,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姐美貌。;
二人对话完后,夕妍便开始曼舞,在灯光的映照下,夕妍肌肤更加胜雪,勾魂摄魄,容色更加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舞到高潮之中,杨劲看得喜出望外,连拍叫好,杨楠则是思前想后,无心观看台下舞蹈,感觉此情此景曾似曾相识,脑中一直闪过张家大宅,口中还一直小声念着夕妍两字,迷茫中,忽觉脸颊有些疼痛,杨楠便用右手抚了一下,顺便揉了揉双眼。突然,身上的衣衫变成了黄色的寿衣,屋内的景致也逐渐变化,变得破烂不堪、蛛网尘封。随着屋内变化的瞬间,张家之人也变成了恐怖的面目,轻盈曼舞的夕妍已不是方才的妙龄少女,如今披头散发,左脸已经腐烂,右眼还血流不止,而端坐在大堂之上的张老爷更加恐怖,颈部之下已化成了皑皑白骨,口中三尺舌头缩进伸出,时不时的人头还掉落在桌上,发出 ;梆梆;的声音,旁边的婢女则是纸人的化身,怪不得不敢触摸水桶,桌上的山珍海味全是元宝蜡烛,蛤蟆蜘蛛。这一刻,杨楠冷汗淋漓,寒毛卓竖,不由得全身抽搐,吓破胆而亡。

张老汉一见此状,便指着杨楠,急忙对着身旁的丫鬟道: ;壮士醉了,扶他进房休息。;
杨劲醉眼迷离,拍了下桌案,笑道: ;才几杯下肚,便醉成这样。;说罢,又继续吃着那些所谓的 ;山珍海味;……
夕妍擦了擦汗,说: ;小女子已是香汗淋漓,疲惫不堪,等我回房沐浴之后,再出来款待壮士。;说罢,便转身离去。
此时的杨劲色心又起,见到夕妍离去,便找了人有三急之理,出门解手为由,离开宴席,紧随夕妍而去。杨劲来到后院,见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唯有一处房屋发出点点蜡光,就大步上前,捅破窗纸,窥(kuī)视房中洗澡沐浴的夕妍。看着、看着,杨劲不禁心痒难耐,也就破门而入,欲与夕妍成就好事。
夕妍见杨劲进如房中,居然没发出尖叫之声,反而还一脸无常、不以为然,仍然擦拭着娇嫩的身体。
杨劲见此,便发问道: ;小姐见我进入房中,为何不做任何反应?;

夕妍一边擦着身体,一边笑着说: ;郎君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奴家身体,为何奴家要做出异常之事,发出尖叫之声!;
杨劲喋喋笑道: ;不管你我是否曾经相识,如今你已是我心中肉,掌中宝。;说罢,便大步走上前去,狂吻夕妍,随后将夕妍放倒在床,与夕妍进行鱼水之欢……
夕妍躺在杨劲的胸膛: ;郎君真的记不起奴家了吗?;
杨劲好奇地问道: ;小姐几次谈起我与小姐有过一面之缘,但平生我见人无数,真的没有任何印象了。;
夕妍冷笑着说: ;你还记得两年前的张家吗?还记得惨死在你手上的张夕妍吗!;
原来在两年之前,杨劲与杨楠迷失在山野之中,途中偶遇了山中采药的张老汉。张老汉不忍见到两人露宿山林,便大发慈悲之心,带着两人回到自己家中,岂料出自好心居然是引狼入室。杨劲二人图谋不轨、恩将仇报,见到张家金银如山之后,便想占为己有,于是乱刀砍死张老汉,奔向夕妍房中,想要奸污夕妍,可是夕妍拼命抵抗,始终不肯乖乖就范,抵抗之中,还一巴掌打在了杨劲的脸上,结果惹怒了杨劲。杨劲强奸未遂,恼羞成怒,竟戳(chuō)穿了夕妍的右眼。夕妍疼痛难忍,当场晕厥过去,没多久便流血过多而死。杨劲杀死张家父女之后,便与杨楠砍死了张家所有的仆人,随后收刮了张宅的家产,一把大火烧了张家的大院。
夕妍说完,变出本来面目,幻成狰狞面孔,吓得杨劲屁滚尿流滚下床来。只听得一声 ;有鬼;,杨劲拉开了房门,可等着他的却是更加毛骨悚然的一幕,提着头颅的书生、血肉模糊的少女、披着长发的少妇、以及正在啃食杨楠尸身的张老汉。出于求生本能,杨劲埋头直奔,一把推开了冤魂,跑出了张宅,可山路崎岖,再加上无比恐慌,一失足,跌入了山崖……
家丁发现两人不见踪影后,便潜进树林之中寻找两人,在一所坟地间看见两人徘徊转圈,因为家丁长期受到两人欺辱,所以不敢作声,只好坐在一旁观望,猜想两人肯定落下了什么东西,在此地徘徊寻找,但过了许久之后,太阳西下之时,两人还在围绕那片坟地转圈,家丁在好奇之余才恍然大悟过来,推断两人一定是撞到鬼了,于是赶忙上前,一巴掌打在杨楠脸上,本想打醒杨楠,岂料杨楠却四脚朝天,口吐白沫,当场暴毙身亡。看到杨楠撒手归西,家丁再也不敢叫醒杨劲,只好找来绳索想把杨劲捆绑起来,但在捆绑的当中,杨劲却发疯似的推开了家丁,大步跑向前去。家丁虽追了上去,但却一直追不上杨劲,眼睁睁看着杨劲跌落悬崖。
原来那日两人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张家父女的坟地,又误踩到了坟墓周边的迷魂草,使得两人在张家坟墓前一直转圈徘徊。不久之后,两人又因疲惫不堪之下,看到了自己的心魔,又在迷魂草的神效下浮现出了幻象,在心魔与幻象的驱使之下,让两人过度惊慌的死在幻象之中!
(本人言:正所谓,因果循环,恶有恶报。平日做尽伤天事,天理必当恕难容!人在做,天在看,别心存侥幸,认为能够逃脱法网,即便你只手遮天能够逃脱法网,但也逃脱不了公道的谴责,逃脱不了苍天的眼睛!)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