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一枚蓝宝石戒指 > 详细内容

一枚蓝宝石戒指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季雪洁应同事江某的邀约,以江某的女朋友的身份,陪同他一起,回到江某与父母同住的家中,去参加了一场家庭聚会。席间,江某的外婆塞给她一包东西。包裹在红布中,手感是一只小方盒子。季雪洁当时没有想到拆开来看,直接塞进随身携带的小皮包里了。家庭聚会开始后不久,季雪洁就盼望着聚会结束。她在这场家庭聚会的过程中感觉到了煎熬。她疲于应付江某的家人们,扮演着他的女朋友,还被他搂抱着吃豆腐。看在江某已经提前支付了一笔谢礼金的份上,季雪洁忍耐着,煎熬了两个小时,终于熬到了家庭聚会的结束。

季雪洁站起身,抓着随身携带的小皮包,向江某的家人们告辞。江某要送她回家,她想拒绝,但当着江某的家人们的面,她还是忍住了。季雪洁被江某牵着手,走出了江家。门在身后关上,她立即甩开了江某的手,象甩开一只烫手的山芋。压低了声音说:“我自己走,别送。”江某是喜欢季雪洁的。向她提出假扮女友,带回家参加家庭聚会,也是想好事,能够假戏真做了,成就一段姻缘。但季雪洁态度坚决的走了。她站在路边招着手,一辆出租车被招停了。她对江某的告别没有搭理,拉长着一张漂亮的脸,坐进出租车内。江某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心里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混杂。最后,他叹了一口气。

江某不急着回家,在附近的街边公园里找了张没人坐的长椅,坐着。他看大妈们跳着广场舞,大扇子舞的呼呼的。约莫过去了半个小时后,江某站起身,离开了街边公园,装作是已经送季雪洁回了家后返回来的。家人们并不知道,他带回来的漂亮女人,是假女友,实际上只是他的同事。等江某进了家门,就开始轮番的用各种问题轰炸他。问的最多的是,婚期什么时候定下来。江某心里叫苦。从季雪洁离开了他家后的态度,就可以看出,自己不是她的菜,没戏。敷衍了家人们几句话后,江某借口明天要早起到单位加班,躲进了自己的房间,躲在被子里。看手机内存的爱情小说,在文字描绘的故事中,寻找安慰。

坐在出租车内的季雪洁,想到了小皮包内还装着江某外婆给的东西。她打开了皮包,从里面取出了那件东西。在还给江某之前,她好奇的想知道,老太太给她的是什么。打开了最外面包裹的一层红布,现出了里面的被包裹物,是一只漂亮的绒布面料的小盒子。她继续打开了小盒子,惊喜的看见,小盒子里放着一枚戒指,镶嵌着蓝宝石。季雪洁把蓝宝石戒指戴在了手指上,坐在旁边的司机斜着眼睛瞄了一眼。戒指上镶嵌的蓝宝石,折射着从车窗外面照进来的灯光。闪耀着蓝色的亮光,晃着司机的眼睛,他不能继续的专注驾车了。

季雪洁的视线从蓝宝石上移开,看车窗外面,开口问司机:“这是去某地的路吗?”路两边的景物看着陌生。看起来偏僻,灯光也少了许多。“是的,这是一条近路。”司机回答。“哦!”她不问了,继续欣赏手指上的蓝宝石戒指。季雪洁感觉到了出租车停了,她以为到家了,看车窗外面,看到了一片漆黑。车前灯照明的是一条狭窄的路,路的两边是树林。她想问司机为什么停在这里时,司机动手了。

江某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手机从手中滑落,躺在他的肚皮上。来电话的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震动着他的肚皮,震醒了他。拿起手机看,来电的号码,居然是季雪洁。接听了,听筒里传出呲啦呲啦,是电流干扰的声音。他把耳朵远离了听筒,开启了免提,说:“季雪洁,有电流干扰的声音。”呲啦呲啦的声音减弱了,几秒钟后,安静了。他切回了听筒的模式,听见了另一种声音。他在老家常常会听见的,是猫头鹰的叫声,还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他问了季雪洁几声,但一直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他奇怪,既然打来了电话,为什么不说话。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挂断了电话时,季雪洁先挂断了电话。江某再拨打她的手机,语音提示无法接通了。

江某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心里有事,牵挂着季雪洁。熬到了天亮了,他起了床,其他家人们还没有起床。江某在厨房做早饭,睡眠浅的外婆,听见厨房传出的动静就醒了。和江某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外婆告诉他,昨天送给季雪洁一枚蓝宝石戒指,是给未来的外孙媳妇的信物。让江某下次带季雪洁来家里吃饭时,一定要将蓝宝石戒指戴上手指,并且将婚期给定下来。听了外婆的话,江某重新燃起了希望。他觉得,季雪洁收下了价值不菲的蓝宝石戒指,就是在给他机会。

季雪洁没来单位上班,也没有请假,手机仍是语音提示,无法接通。江某从别的同事那里打听到她的住址。下班后,江某去了她租住的公寓,敲了门。开门的不是季雪洁,是与她合租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合租人。“她昨天晚上有回来吗?”江某问。季雪洁的合租人睡的晚,凌晨三点才休息,她没有听见季雪洁回来。江某通过季雪洁的合租人,联系到了房东,拜托他用备份的钥匙打开了季雪洁的房门。她的床铺整齐,室内的物品摆放整齐。

江某回到家,闷在自己的房间里。他躺不住,坐不住,站不住,在房间里来回的走。晚饭也没有了食欲,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继续闷在自己的房间,来回的走。家人们看出他的烦躁,问他原因。他回答,季雪洁失联,他去派出所报警。但警察告诉他,不能立案,因为季雪洁失联的时间不够立案调查的标准。

半夜,江某的手机响了提示音,是微信。季雪洁的微信上线了,还给他发送了一张地图,然后就下线了。江某看地图,是卫星定位的地图,显示季雪洁的手机在城外,在一条小路边。江某要出门,去地图上标注的地方找,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外婆,不许他半夜出门。如果他出去了,外婆就不活了。江某只好答应了外婆,等到天亮后再去找。一夜过后,他黑着眼圈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他几乎一夜没有睡。顾不上吃早饭,江某就离开家,站在路边招手拦出租车。父亲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城外,就陪同他,乘出租车去了城外。

江某和父亲在小路边的树林里寻找,父亲发现了一片新翻动过的土,在生长成片的草丛中。不拨开草丛看,不会发现。警察在江某和他父亲的强烈要求下,带着铲子来了,挖开了那片新翻动过的土。挖开表面一层薄薄的泥土,就挖到了季雪洁的尸体。她蜷缩着,被埋在狭小的浅坑中。手机就在尸身上,屏幕碎了,龟裂状。她随身携带的小皮包也在,除了没有现金外,有化妆品,银行卡和身份证。

“应该还有一只用红布包裹的,绒布面料的小盒子,里面有一枚蓝宝石的戒指。”江某向警察提供信息。他最后见到季雪洁,是把她送出了家门后,目送她坐进一辆在路边招手拦停的出租车。江某记得出租车公司的标志,警察去出租车公司调查。每一辆由出租车公司管理的出租车,都装有记录仪,警察通过调查记录仪,有了嫌疑目标。一辆出租车的记录仪恰巧在此时损坏了。司机解释,是载了个醉汉,因为车资,醉汉耍酒疯,将记录仪弄坏了。

解释就是掩饰,警察把司机请进了审讯室,同时,搜查了他的住处。在一只有泥土却没有植物的可疑花盆里,找到了藏起来的一小包东西。是用几只黑色的塑料袋,层层包裹着的。剥掉了塑料袋后,现出了一只用红布包着的绒布面料的小盒子,盒子里有一枚蓝宝石戒指。

司机交代了杀人劫财的经过,将季雪洁掐死在车内,从车后箱中取出平时就一直放在那里的扳手,代替铲子,在车边的树林里就近的挖了个浅坑,把季雪洁的尸体蜷缩起来,挤放进浅坑中。正要扒拉泥土掩盖时,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司机的身边响起,吓得他跳了起来,向身边挥舞着扳手,移动中的脚下踩着了一件东西,男人的声音也随即停止了。原来,司机踩着了季雪洁掉在浅坑边的手机,屏幕被踩碎了。不知道怎么弄的,掉在地上的手机竟然就拨通了江某的手机。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