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矿山诡异实录 > 详细内容

矿山诡异实录

作者:尘埃般卑微  阅读:6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从事过很多工作,遇到过很多事情,能说的不能说的,说得清的说不清的,但迄今为止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小时候的那一件。

小学三年级,我九岁,暑期。

出生在南疆,我们那边最多的就是苗族,故事发生的地点在深山,车开不进去,我们进去的时候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到达矿山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我第一次接触矿山,因为我好久没见到我父亲,他和村里面的很多大人们一起去了距离老家一百多公里的矿山。所以趁着暑期的时候去找他,那时候看到什么东西都觉得很新鲜,奇形怪状的石头,其中蓝色石头居多,当时我自己也收藏了很多,那石头很重,当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觉得好看,沉甸甸的。

我们住在河边,那是一个悬崖,下去河边还有十几米高的一个陡坡,我曾经悄悄下去过一次,村里面的大人都很着急,后来我大半夜的被他们‘抓上来’,后来我也就没有再去了。

矿上没有电,大家用的是那种煤石灯,或许现在的很多人都不知道,那种灯有些沉,和现在的防风打火机差不多,只是火势大一点。矿石的运输工具是手推车,那时候近一公里的矿洞,才两块钱一车,村里很多人一天也才能挣十几块钱。

那条路很平,就是有些阴森,我和村里的大人一起走过,后来我和村里两个叔家的孩子一起进去,当时感觉很好奇,三个小孩子拿着手电一晃一晃的往里面走。

很多时候会远远的看到一盏灯飘着过来,我们就知道是推车的村里人出来了,当然,也有些是其他地方的,但我们村里人居多。但大部分人我们都是见过的,他们遇到我们的时候都会微笑着打招呼。

当时有很多忌讳是我们不知道的,有些迷信,父亲他们也没有细说,或许有些事情是他们也说不清楚的。

在洞里不管谁叫你,不要回头,除非他站到你面前。远远的看到灯就赶紧让在一边,也要赶紧把自己的灯亮出来,到岔路遇到自己没走过的路千万不要进去,遇到有记号的地方就赶紧停下来。

除了第一条,我基本上都能够理解,因为路就一条,也不是很大,如果不让的话会被撞倒,留有记号的地方说明正在作业,有些时候会有炸药,是很危险的事情。

我们三个孩子,提着手电往里面走,看到前面有灯晃着出来,就赶紧让到一边,推着车的叔叔们从我们身边过去,打个招呼,一般几分钟就会遇到一个叔叔推着车出去,煤石灯就放在推车上。

我们一直走到里面,看到很多叔叔在那里挖矿石,用铁铲或者手弄到推车上,我们几个孩子也跟着捡石头,当然,我们做的不是体力活,里面有一些小石头,黄色的,那种土黄色,不会反光的石头。很很多人专门收这种石头,附近村里的苗族也很多人在捡了拿去卖。

我一个暑期去捡了一个星期,后来卖了63块钱,我学费都挣回来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只进去一个星期是因为期间发生的一件事。

进去的时候看到一盏灯远远的晃着,后来走了一段,灯消失了,我们以为是煤石灯突然灭了,提着手电照过去,也没有看到什么人,我们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太在意。

出来的时候听到我父亲在叫我,我回头看了下,没看到人,两个朋友也没听到,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事情到这里,才算刚刚开始。

出来后那天晚上就一直在做噩梦,紧接着我就整天在发烧,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模模糊糊间感觉有人在我旁边做着些什么,感觉很多人都在着急。

我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才好过来,那时候70斤的我暴瘦到了50斤,那时候的我很瘦,大病一场之后只剩下皮包骨头了,我爸坐在我床边,静静的看着我,我注意到他手上大拇指被纱布包着,裹了很厚的一层。

我浑身无力,开口问他怎么了,他摇摇头说没什么,然后我挣扎着坐起来,感觉手上有些不舒服,才发现我左手大拇指和我父亲同样的位置也缠着同样的纱布,也是厚厚的一圈。

父亲摇摇头,示意不要问。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稍微恢复了一点,有力气下床,但是我生病的事情就没人提过,看到我的时候还是和之前一样,亲切的打招呼,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个朋友好像也有了什么秘密在瞒着我。

问了很多人,大家什么都不说,就是说生病是很正常的,我知道问不出来什么,也就不问了。

大病过后,我身体慢慢开始恢复,经常在渣子堆里面看着那些捡矿石的苗族的人,背个篓子,好多人。

其中有两个小姑娘,我每天都能看到,但我听不懂她们说什么,每天都会和我说一些什么,却从来不靠近我,我走近一点她们就会离远一些,我走开她们又会跟过来一点。

我父亲告诉我因为有些苗族怕生人,但我却不信,因为村里的人和她们站在一起她们是不会抗拒的。

在我生病的这段时间里肯定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没人告诉我,或许是有些忌讳,大家在不经意的时候也会对我有些疏远,特别是在晚上的时候,基本上除了我父亲,没人会和我在一起,之前和我们勾肩搭背的两个朋友也再没有和我有过很亲密的行为了。

时间到了快开学的时候,我到深山矿山已经一个月的时间,其中三个星期都在恢复身体,要走的前一天,我想要进洞,却被制止了,村里的所有人都在洞口叫我,不让我进去,却又不敢拦着我,我很奇怪他们这样的行为,就连我父亲,也在叫我不要进去,却不靠近我,远远的在让我回去。

那时候我距离洞口只有一步之遥,好像我要是进去的话就会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会发生,他们这样的举动把我吓坏了,我赶紧跑回去,然后他们开始点香,然后烧纸钱,接着叫我站到洞口,所有人都对着我叩拜着。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当时就被吓哭了,但是我父亲让我站着不要动,我身后就是矿洞。

过了一会儿,有个苗族老者到了,在我身前比划了一些什么,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然后又接着叩拜,我就一个劲的只知道哭。

当天忙到很晚,苗族老者走的时候和我父亲交代了几句,远远的,我没有听到说什么,我父亲脸色凝重,然后一整夜就守着我,那时候我还小,哭得累了就睡了。

后来我父亲送我和另外两个朋友回去,在路上我父亲走在我旁边,两个朋友跟在后面,距离几米之外,也不太敢靠近我,我父亲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一步一步的走着。

两个小时后到了小镇上,我父亲拿着三支香点着插在路口,然后念叨着什么,又拉着我们三个小孩跪拜。

接着又是6个小时的中巴车。一路到家,我两个朋友没和我说一句话,父亲也紧紧的拉着我,一直不放手。

到家门口,又是三支香,一阵跪拜。

接下来的几天我身体彻底恢复过来,我父亲也回矿山了,两个朋友才来找我,直到这时,他们才告诉我那一个星期发生了什么。

那天晚上出来之后我一直在做噩梦,然后我身上就开始冒青烟,那是真正的青色的烟,我父亲被吓坏了,赶紧找来了医生,可是医生根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甚至看到我这样被吓得不敢靠近我,只有我父亲碰了我的额头,发现我发烧了才用毛巾捂着我的额头。

后来父亲又去苗寨里找来了那天那个苗族老者,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几天才驱散了我身上的那些青烟,期间用了我父亲左手拇指的血和我左手拇指的血。

那是真正的骨血,所以一刀下去留了很深的伤口,我在昏迷中没有什么知觉,但我能想象我父亲当时得有多疼,但更让他疼的应该是发生在身上的事情。

苗族老者说我被矿里面的东西缠上了,别人看不到,但少数的人能够看到,例如那两个苗族女孩就看到,我身上飘着一个青衣女人,所以她们不敢靠近我,却又很好奇。

直到我要走的时候,我身上依旧能够看到那个青衣女人,所以当我要进洞的时候大家都很恐惧,因为苗族老者说我要是再进去的话就出不来了。

我好不容易才把那个青衣女子带出来,她不愿意再进去,那天我站在洞口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我身上冒着青烟,那是她在发怒,我要是坚持要走进去,或许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而且那个矿洞也会成为废洞,后面所有人都在跪拜,直到我回家了父亲依旧在跪拜,只是因为我身上,依旧还有着他看不到的人。

但这事知道的人都不敢告诉其他人,就连我的两个朋友,都不对其他村里的人提起。

苗族老者告诉我父亲,等他手上的疤好了,我身上的青衣人就会离开了。

而我,手上的疤到现在也依旧还在。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