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葡萄架下的低语 > 详细内容

葡萄架下的低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西晋年间,天下大乱,朝廷中各方势力争斗不休,均想在九鼎香汤中分一杯羹,各级官吏更是尔虞我诈,耍权谋弄诡术,将官场人情搞得乌烟瘴气。

在此乱世,许多人便隐居山林,修身养性,以黄老之学自居。一时间,玄学盛行,也闹出不少怪事奇闻。

上元佳节时候,颖川集市举行庙庆大典,先是灯会再是香会,连着两三天热闹非凡,城内外那叫一个人山人海。临泉县有一学子,名叫钱半同,也早早赶来。

“紧记,紧记。”

“要给二娘家的妹妹买两块桂花糕,要给邻居家的大婶带回一斤卤水,还有爹爹的腰痛病犯了,要去淘几味杜仲和陈皮来。”

站在街口,穿一身新衣的钱半同,将手里的纸条细看两遍后,叠好放入了怀中。自家县城偏远,难得出来赶一次大郡庙会,亲戚邻居要带的东西也是不少。

在东市里买两块桂花糕,又在西坊里切好点豆腐用的卤水块,钱半同这才找了间药铺打听杜仲和陈皮的价格,正如之前所想,药铺的要价太高,他还是只能寻个杂货摊淘些山货回来。

挤在人群中逛了半天,他没有找到卖货的山里采药人,这传统灯会却开始了。四周的人都往中间挤着,钱半同想出也出不去,只得随大流来到灯会上凑个热闹。

“晚来天欲雪,早起霞似飞。”

“上元佳节少,下里巴人多。”

灯会上各式各样的灯笼绚烂美丽,盛况空前,而最让人喜欢的就是猜对子的节目。四面八方的公子佳人,将自己的上联写在灯笼上,若有人能对上,一写一对的两人便可相识,或成为朋友,或引为知己,至于能否喜结良缘,那就要看各自的缘分。

“这几个对子倒是对的有些意思,没想到乱世之中,仍然有人不忘好好学习。”

钱半同正打量着,忽然眼前一亮,让他堪堪停下脚步。只见那灯架下,一位绿衫少女,正在将一个灯笼向上挂去。

“千江有水千江月。”

一行娟秀的簪花小楷写在灯面上,简单的七个字中却给人无穷的想象。再去瞧那少女,长相妩媚犹如山中野狐,但却一脸青春羞涩模样,仿佛是出水芙蓉一般,纯净不染一丝尘埃。

越来越多的人看见这对联和那少女,纷纷移步靠了过来。钱半同不禁低头沉思,心中有些着急,他想赶快对出下联,以便和绿衫芙蓉少女结识,哪怕只是做个朋友,说上几句话也好。

“有点难对啊,重字还好说,但是这水月的意境实在是精妙,一轮明月落在千江中,便有一千个月亮,难难难啊。”

周围的人均是摇头,钱半同也是面露疑难之色,他握紧拳头,捶打两下脑袋,心下懊恼自己平日贪玩没有勤加学习。

这时候,他下意识抬头看天,眼见天色已晚,天空中荡荡无物,忽然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

钱半同顿时喜笑颜开,赶紧迈步上前,提笔写下七个字,然后将灯笼摘下,向那少女所在的凉亭走去。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少女念了两遍,觉得对得甚是工整,点了点头,将灯笼置在一边。

“小女子姓胡,名小岚,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不敢不敢,在下临泉县一村夫俗子,钱半同。倒是小兰姑娘,真是如同空谷幽兰,令人见之倾心。”

“公子谬赞了,贱名岚字,是山风吹为岚。”

“原来如此,我说为何看见姑娘,便有种缥缈空灵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

钱半同话到一半,收声不说,看着小岚慢慢呆住了。这边被人盯住直看,小岚面露羞赧之色,侧着身子娇声问道:“就像什么?”

“嘻嘻,有点像深山中传说的仙狐,煞是好看。”

“多谢公子夸奖。”

小岚听见这比喻,没有生气,反而是嘴角上扬,飘出淡淡笑容。她又和钱半同聊了一会,眼看夕阳落山,便告辞离开,向城郊的客栈走去。

钱半同心中生出难舍之情,鬼使神差地跟在后面,来到这偏僻的客栈中。放眼望去,左右无人,只有客栈房间里亮着几盏油灯,忽而呼呼的凉风吹起,钱半同身上不禁打个激灵,觉得有些阴森。

合十双手,他口中念叨着:“王母娘娘保佑,在下并没有非分之想,只是天色已晚,不忍小岚姑娘一人独行。在下立言,明日为父亲买完药材,就会离开,请保佑我平安无事。”

安慰自己几句,钱半同交上一夜的店钱,又要了些吃食,便回房歇息。虽然知道小岚也住在店里,但自己冒昧跟来,实在不好去找她。辗转反侧了好几回,钱半同也睡不着,就起身来到院中。

院子里是一片葡萄架,新叶翠绿,惹人喜爱。夜空中一轮满月当头,洒下皎洁银辉。钱半同一边仰头望月,一边吃着夜宵点心,口中还在不住的低语。

“不知小岚姑娘明天还去不去赶庙会?”

“她若去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遇见她?”

“小岚姑娘,长得真像是月宫里的嫦娥,可惜我不是下凡的猪八戒。”

“唉,要是能当玉兔也好,也能天天得见芳容。”

轻声说着,黑暗中突然一阵嗤嗤的响动,惊得钱半同站起身来。只听见扑棱棱几下,似有蝙蝠飞过。不等他仔细分辨,角落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不羞,不羞,你倒是比癞蛤蟆还有志向。”

“癞蛤蟆惦记天鹅,你居然惦记人家仙子。癞蛤蟆惦记天鹅,你居然惦记人家仙子。”

钱半同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心中惊诧万分,忙四处张望,口中打颤:“是谁……是谁在哪?”

没有人回答,又是几声扑棱棱的响动,周围便恢复了寂静。

钱玄同害怕起来,不敢再呆在院子里,急忙回到房里,关紧门窗,裹着被子睡下了。

第二天,他在客栈里假装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小岚的身影。他向小二打听,才知道小岚一大早就离开了。钱半同心中又是奇怪,又是遗憾,只好收拾东西去集市,在杂货铺子那里淘换到杜仲和陈皮,想着家中牵挂,就匆匆赶回家中。

说来也巧,自己家里也有一个葡萄架,只是自己常年经过,反而没有看在眼里。有了先前的怪事,钱半同这几日便时常在葡萄架下乘凉,见景生情,思念着佳人身姿。

入夜时分,钱半同坐在葡萄架下喝茶,突然一阵风吹过,两片叶子落下,掉在碗里。他刚抬头去瞧,就听到熟悉的扑棱棱声。

不等他静下神来,更加吓人的事出现了。

“钱公子,救我,钱公子,救我。”

“我受伤了,在后山竹林的土地庙里。我受伤了,在后山竹林的土地庙里……”

说话的内容很奇怪,总是在不停重复,但更奇怪的是说话的声音,因为钱半同听得真真切切,这声音正是他日思夜想的……

小岚的声音!

“你是小岚吗?你在哪里啊?”

钱半同有些激动,站起来跑了两圈,但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停下脚步,心中思索着,想到刚才奇怪声音所说,猛地冲回屋拿出药箱,朝后山竹林方向跑去。

土地庙里,远远传来呻吟哀叫的声音。

推开破旧的大门,赫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只雪白尾巴蓝色眼睛的狐狸。

“你是……小岚?”

看见狐狸的左腿上在流血,钱半同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当他看到小狐狸轻轻点头以后,惊讶之余也是十分担忧,他赶忙提着药箱上前,给小狐狸涂抹些止血草药,又学着山野郎中总干净棉布帮它包扎。

半晌过后,小狐狸伤势好转,它眼中闪烁着感激神色。钱半同看它身上有些湿漉漉的,起身到外边寻找些干柴,生火给它烘烤身体。

烟火缭绕,茫茫一片。屋子里很是呛人,坐在对面也看不清模样,钱半同挥舞衣袖,扑扇着浓烟。等到烟气散开,对面出现的,蓦然变成了少女小岚。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岚知道钱半同心中疑惑,就向他解释起来。原来,小岚是深山老林里修仙的狐狸,这次初得人形,便和同伴一块,来上元节逛庙会。本来只一天便回,谁知道走到半路,法力消散,不能维持人形,失足掉落在山涧中,因为知道钱半同家住附近,这才让同伴过来请他帮忙。

“这样啊,那你的同伴在哪呢?还有,为什么它的声音和你是一样的?”

“我在这呢,呆子,我在这呢,呆子。”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钱半同这次冷静了许多,他朝左右打量,就看见土地爷爷的供奉桌子上,停落着一只灰色大鸟,瞧那羽毛的样子,竟然是一只鹦鹉。

小岚笑道:“灰鹦鹉就是我的同伴,客栈嘲笑你的是他,去你家找你求救的也是他,还望公子不要见怪。”

“原来如此,两次葡萄架下说话的,竟然都是你,倒真是只聪明的鹦鹉。”

钱半同心中释然,总算明白为何那声音总是重复,想来是鹦鹉学舌的缘故。他和小岚又谈片刻,待她脚伤痊愈,也只好忍着不舍将她送走。

临走时候,小岚向他嘱咐,当今天下纷乱,常有歹人作恶,希望他不要将这事情告诉他人,以免给她和自己带来麻烦。

钱半同答应下来,回家中一如往常,再也没有向其他人提起过此事。只是每当上元佳节,他总是待在葡萄架下,对月饮茶,口中轻轻的念叨,不知在说些什么。

更多免费鬼故事,尽在www.bh88.net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