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守在你身边 > 详细内容

守在你身边

作者:殇°︿茨匛夠  阅读:177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王顺是村里出了名的孩子王,经常带着村里的孩子“胡作非为”。今天偷别人田里西瓜,明天摘别人果园桃子,小小年纪,劣迹斑斑,村里的大人都不怎么喜欢这个小孩。

就这样,这个孩子在众人的指责和辱骂声中慢慢成长,如今已是一个精壮彪悍的虎小伙。因为家境贫寒,他没有读过多少书,好在有一身的蛮力,于是就在郊区的工地上谋了一份苦力的差事。

日子也算是过的平平淡淡,可美中不足的是二十大几的小伙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姑娘。不是因为他眼光太挑,而是每次当他把姑娘带回家,第二天别人就跟他断了联系。时间久了,村里的人也开始纷纷议论起来,有说他身体有隐疾的,还有说他是玩弄感情的,更有甚者说他小时候坏事做的太多报应的……

人管不住别人的嘴,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心态。王顺没有搭理这群对自己有偏见的村民,每天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栖。他拼命的干活,在烈日下尽情挥洒着汗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暂时忘记别人的闲言碎语,忘记自己孑然一身的窘境。

其实,最近几个月他总觉得身边有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无论自己在干什么,她都会用阴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脸色更是白的像一张纸。他不明白为什么小时候的噩梦过了这么久了竟会再次降临到自己身上。

关于这个女人,要从王顺十岁时的丢魂事件说起。当时,王顺是个出了名的捣蛋虫,村上只要有人家请客吃饭,他都会去蹭吃蹭喝,还会带着一群孩子嬉笑打骂。不管红事白事,都能看见他的影子,介于此,村民们也是无可奈何。

一天晚上,隔壁家办丧事的吹鼓手领着一群麻衣素服的人群外出送殡。人群中有捧着柴棒的,点着煤油灯的,有抱着纸人,抬着花轿的。哀乐声一响起,整个行走的队伍便开始啼哭起来。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奔在队伍最前面的不是逝者家属,竟然是王顺。

比起同龄人,这小子的胆着实太肥了。农村晚上送殡的队伍大都只是绕着灵堂走一圈,提着燃烧的油灯,送别亡灵。他居然跑进了存放骨灰盒的院子里吵闹,此时,睡的正酣的守灵老人不一会儿就被这喧闹声惊醒。他缓缓的提起床头柜上的油灯,步履蹒跚,“哐”一下打开了房门。

他猫着脑袋伸出门外四处张望,然而屋外却是死一般的静寂。老人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关上房门,拧灭了油灯,又安逸的打起了呼噜,他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充满孤独和不安的夜晚。

原来,王顺这孩子一看见院子门口的小屋有灯亮时就一溜烟的跑掉了。说来也奇怪,原本近在咫尺的送葬队伍此刻早已走远。漆黑的夜,像一张无形的网,将稚气未脱的他死死的笼罩在了黑暗的荒野之中。

凄冷的月光下,一个脚步凌乱的孩子疯狂的奔跑在林间的土路上。土路旁的杂草从中,又零星地排列着几座破旧颓败的坟冢,而投射在墓碑上的斑驳树影,给这个原本诡异的夜晚又增添了几分恐怖的色彩。

王顺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不忘回头张望。突然,他的一只脚被卡在了草丛中的枯藤里,结果“乓”的一下倒在了路边的丛林中。当他挣扎着起身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破旧的墓冢前。冰冷的墓碑上,用行书镌刻着逝者的姓名、姓氏以及生卒日。还没来得及读完碑文,王顺吓得脸色铁青,拔腿就跑。

当天晚上,王顺回到家里,当他脱去裤子准备睡觉时,却无意间从口袋里抓出了一把泥土。这可不是普通的泥土,是他刚刚摔在坟地上灌进去的。从那一晚开始,王顺就开始发烧,家里面四处给他看病求医,可病情一直不见好转。村里面年纪大的老婆婆劝说王顺的母亲去找当地的“先生”瞧一瞧。

村里西山头住着一位年长的道士,精通命理和五行八卦,年轻时候给人算卦,如今老了就身居深山修行,经过王家长辈几番请求后终于被请到了家中。“先生”先是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又观察了王顺的症状,最后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取出了一张平安符交给了王母,并叮嘱她去墓地多烧些纸钱。

果然,没过几天王顺又领着一帮孩子在村里“胡作非为”起来。只是从那段时间开始,他就隐约觉得背后跟着一个红衣女子,忽远忽近,只是任他如何回忆,总是记不清女子的面容。就这样,无数个日子里,她像是一位慕名的追求者,疯狂地出现在王顺的身边。

在王顺辍学外出打工的几年间,她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身边。至于为什么最近又出现在他的身边,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开始他还是觉得很恐惧不安,最后也习惯了她的存在。

一个暖暖的午后,忙了一上午的王顺躺在工地里临时搭建的铁皮房子里午休,忽然被一阵嘈杂的吵闹声惊醒。他透过狭小的门缝看见了一群村民正在打砸工地上的设施,挖掘机、铲车和混凝土搅拌机全都被浇上了汽油。很多工友都冲了出去与村民发生了肢体冲突,场面已经完全失控。

性情刚烈的王顺正打算冲出去帮助工友,可是铁皮房的门始终都没办法打开。于是,他只能眼看着村民将点燃的火把扔向浇满汽油的挖掘机,性急的工友都忙着去救火。更有胆大的村民登上了塔吊,胡乱操纵着设备,结果一不小心将捆绑好的钢筋和模板全都抛洒到了工地上。

好几个工友和村民当场就被砸破了脑袋,剩下来的跑的跑,伤的伤,本以为惨剧就会到此结束,可没想到燃烧的汽油又将机器的油箱引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工地上空顿时升起了一朵微型的蘑菇云,而剩下的几名工友瞬间就被炸成了碎片。

此时此刻,王顺像是突然被人捏碎了心脏一样,早已泣不成声。在他拨通了报警电话以后,警察撬开了房门,而王顺则“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这一晚,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七岁,画面中出现两辆相撞的轿车,车主互相扭打在一起,其中一位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蝴蝶刀,朝着对方的心脏连捅了数刀后准备逃离现场。眼尖的王顺记下了行凶者的车牌号码,紧接着又去伤者身上掏出手机拨打急救和报警电话。

没过多久,现场被警车包围起来,受重伤的男子被抬上了救护车。警察在清理事故车时,发现车头捆着一束黑色的大花,显然这是一辆送殡的车子。后来警察又从汽车的后备箱里抬出了一具准备火化的遗体。这是个年轻的女孩,然而画面中依旧是一张模糊的脸,而这张脸对于他来说却是似曾相识。

这场风波过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子,他的生活似乎也慢慢走向了正轨。几年后的一天,他开着新买的轿车载着一家人去旅游。在经过一处环山公路时车辆突然抛锚,正当他准备再次启动引擎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前方的道路被巨大的泥石流所覆盖。很庆幸的是,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如果当时汽车没有出故障,后果将不堪设想。王顺倒吸了一口凉气,慌张的从胸口摸出了烟和打火机。透过汽车的倒车镜,他看见了一位红衣女子远远地站在车后,而那张模糊的脸,是那么陌生又那样熟悉……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