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不孝子的因果报应 > 详细内容

不孝子的因果报应

作者:记住那段情  阅读:16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乡村的夜晚总是静谧的,人们也早都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天刚擦黑就都熄灯躺下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吠也很快就会恢复平静。而往往这种时候就是那些坏人出动的最佳时机,平日里见不得光的勾当也在此刻开始上演。

“说,今个你和大海他们家媳妇说啥了?今个你说不明白我就打死你!”

此刻的大柱手里拎着一把笤帚嘎达,正气势汹汹的对他已经上了年纪的老母亲问话,而老母亲现在正在厨房的柴垛上趴着,一口一口倒着本身就喘不太匀的气。

“说话,你他妈是不是哑巴了?啊?你个老不死的,拖累我不说,还四处说我打你,让你到处说,我让你到处说。”

大柱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将笤帚狠狠的朝着趴在柴垛上的老人打去,趴在柴垛上的老人做梦也想不到,仅仅是因为和邻居的一次闲聊,却又为自己招惹了一场无妄之灾。

“柱儿啊,妈真没和她说啥,我们就是聊聊家常,妈也没和他们说过你打我。”

眼含泪花的老人费力的说出这一句话,怕大柱不信,又加了一句“是真的!”

大柱斜眼瞅了一眼老人毫不在乎的笑到“哼~我不管你说没说什么,我告诉你,只要以后我再在外人嘴里听到一句关于我不好的话,肯定就是从你嘴里传出来的,回来看我不收拾死你。”说着,大柱把笤帚嘎达扔在了地上,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妈没事吧,你说说你,妈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还打她干啥。”大柱的媳妇金凤坐在炕上唯唯诺诺的说到。

大柱听了瞪了一眼金凤“怎么着?你皮子也痒了是吗?我怎么着你管的着吗?这是我家的事,死开,别碍着我睡觉。”

大柱一把把媳妇推开,躺在了炕上,没多久就打起了呼噜,金凤看见大柱睡着了才敢下地去看大柱母亲,金凤到了婆婆的屋里时,老人正在偷偷的抹眼泪。

看见儿媳妇进屋,急忙擦了擦眼泪,勉强的扯了一个笑容说到“凤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

金凤叹了口气垂下了头,却恰巧看见了婆婆露出的胳膊上的淤青,不免得落下了眼泪“妈,是儿媳妇不孝,知道大柱那样对您却也不敢出来拦着,说到底,您现在所受到的苦也都是因为我,当初若不是我执意要嫁给大柱,您也不会来我家提亲,大柱和翠苹也不会被迫分开,再加上我也不争气,都嫁过来十几年了,也没给大柱生个一男半女,因为这事,大柱也没少被人嘲笑。”

金凤一边说一边落泪,婆婆心中又痛又暖,痛的是儿子如此不孝,对自己大打出手,暖的是儿媳妇对自己的这份孝心,老太太想出口安慰儿媳却也不晓得该怎么安慰,要是早让她看到了孙子,她也许早都自尽了吧。

老人早被大柱伤透了心,所剩下的也只有心寒,心中唯一的心愿就是想着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孙子的出生,可惜命运弄人,儿媳就是怀不上孩子,而小两口因为这事也没少打架,她也因为这事没少挨大柱的埋怨。

叹了口气,老太太开口“没事凤儿,这事不怪你。”

金凤看了眼婆婆,知道老人是在安慰自己,哪个老人不想抱孙子?

“妈,你也别多想了,等会儿早点休息吧。”

金凤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婆婆的身边,用药酒给婆婆淤青的地方都揉了下,放下消炎药,金凤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随着“啪”的一声关灯的声音,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大柱娘坐在黑暗之中慢慢的回忆起了往事。

大柱小时大柱的父亲去世,大柱娘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大柱拉扯大,到了该上学的年纪时,因为淘气而把双手割伤,大柱娘东挪西凑借了点钱,将大柱送到医院,好不容易出院重返校园,谁知大柱根本就不学,因为老师的经常训斥,大柱辍学回家。

等到大柱满了十八岁,又一门心思的想外出打工,大柱娘拦都没有拦住,在外打工的那几年,大柱不仅没往回拿过钱,还不停的让母亲给他汇钱。等到大柱在外疯够了回家时却也过了该结婚的年龄,值得欣慰的是,大柱虽然没挣到钱,却领了个媳妇回来,就是现在的金凤。

谁知回家不到几天,大柱就和邻村的翠苹又搭跟上了,死活要踹了金凤,金凤大老远的和他回来,他却不要金凤了,这老太太怎么能同意,一气之下,老太太去了远方金凤的娘家,提了亲。

就这样,大柱在不情不愿的情况下娶了金凤,从那以后,儿子总是有事没事的找自己麻烦,一开始只是指桑骂槐的骂自己,后来就升级到直接骂自己,什么难听骂什么,而最近这几年更是过分,动不动就伸手打自己。

老太太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心寒,越想,也越觉得心里憋屈,于是趁着茫茫夜色,老人走出了自己的小屋。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就有人来到大柱的家里来寻找大柱,听到呼喊,先起来的是大柱媳妇,金凤穿好衣服走出门外,看见同村的立志正在自己家的后窗户那喊大柱呢,看样子还挺着急的。

“立志哥,怎么了?是出啥事了吗?”

立志听到声音转头一看,是金凤,着急忙慌的走到金凤面前,开口问到,“大柱呢?他咋不出来啊?”

金凤看了立志一眼,为难的说到“大柱身体不舒服,还没起来呢!”

虽是这么说,但是大柱好吃懒做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了,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都不说透罢了,立志气的一跺脚。

“你快点进屋喊他起来吧,你家老太太出事了,睡睡睡,成天就知道睡!”

金凤听后急忙转身进屋,看着金凤从自己的眼线中消失,立志才把憋在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哼,就这样的,还不如赶紧死了呢!”

“大柱,大柱啊,你快醒醒,咱妈出事了。”

大柱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摇自己,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抬头一看,是自己那不争气的媳妇,瞬间火气就大了起来“一大清早的你喊什么?连睡觉都不让我睡消停了,你个败家娘们今个看我不打死你。”

大柱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裤子上的皮带拿到了手中,扬手刚要打立志就跑屋来了。

“我说你这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能快点不啊.......”

大柱看到来人随即一愣,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皮带,心里虽是不乐意但还是扯出一丝笑容“立志哥,你怎么来了?”

立志看见大柱这样心里火气更旺,却也强压怒火说到“你赶紧着把衣服穿好,你家老太太出事了,快点啊,我在外面等你!”

大柱听后先是一愣,随即装出一脸悲伤的样子,不紧不慢的把衣服穿好后出门往老太太那赶去!

“哼,出事,死了才好,死了还省的我养活了呢!”大柱边走边没良心的想到。

果然一切都如大柱所愿,在大柱爹的坟前,老太太的尸体早已凉透,身边还放着没有喝完的农药,老太太虽是死了,可是眼睛却还睁着,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家的方向。

老太太的葬礼很是简洁,村里人多但是去吊丧的人却是很少,有几个去的也是看在金凤的面子上才去的,“本以为老太太死能接两个礼钱,这可倒好,都没几个人来。”大柱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

大柱娘死的冤枉,村里人都说,大柱娘是长寿的人,老太太人还那么好,不应该死的这么早,怕就怕大柱娘死后不会消停了,果不其然!在大柱娘死后三天,就发生了接二连三的怪事。

这天,大柱像往常一样,晚上洗完澡回屋睡觉,在路过镜子时不经意的一瞥,可是吓了大柱一跳,因为他清楚的看见在他的后方,一个佝偻着的身影正在一步一步紧跟着他。

大柱虽是心中恐惧,但也是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一定是自己看错了,老太太刚死哪么几天啊,这怎么可能呢!”

大柱慢慢的向后退去,再向镜中看去,哪还有什么老太太的身影,只见镜子中的自己额角已经冒出了细细麻麻的汗。大柱自嘲的笑了笑,转身进屋了。

第二天醒来的大柱总觉得浑身难受的不行,“唉……怎么这么难受啊?难道是昨天冲澡水有点凉,感冒了?”

心中想着,大柱起身找了几片感冒药,吃了,正好金凤做好早饭,大柱吃了几口,难受就又躺下睡了。对此,金凤也早已习以为常。

一觉睡到下午的大柱起来后感觉好受多了,于是便打算上外面溜达溜达,正是夏天,又是正午,街上自然也是没什么人,大柱也乐的清净,绕来绕去,大柱走到了山上,在山上坐了一会儿后大柱站了起身,打算回家。

可就在这一站之间,眼前突然就黑了一片,就好像有人用手遮住了他的双眼,双脚也不自觉的向前走了几步,等他眼前再能看清时,发现自己已经和原来坐着的地走出去有一段距离了。

大柱心下暗自纳闷“奇了怪了,明明我就感觉没走几步啊?怎么走出去那么远?早知道我就吃点东西再出来溜达好了,备不住我自己没吃东西导致的血压血糖低了,要不不能眼前一片黑啊!回家我得赶紧叫金凤给我弄点东西吃,我在吃点药。”想到这大柱抬脚就往前走去!

可是刚刚还平整的土地好像突然就多出了一个包似的,大柱低头一看,唉!这哪是包啊!这不就是一个坟嘛!

按理来说,这人死了没有乱埋的,除非是横死的,才不往祖坟里埋,可大柱哪懂得这些啊,他自己只觉得难受的厉害,想都没想直接从坟上踩了过去。

转眼太阳就落了山,金凤早早就睡下了,大柱一看自己也挺没意思的,就也早早的躺下了,看着身边的金凤,大柱是越来越觉得生气。

“这他妈一天天的,想和她说几句话吧,还老早就死下了,你等着,早晚老子休了你,再娶一个。”

大柱心里胡思乱想着,渐渐的困意也袭了上来,“踢踏踢踏”一阵不和谐的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大柱感觉自己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大柱心想“这睡觉前我记得门我也插上了,怎么会有人进来呢?再说什么人这么大胆,家中有人还敢进来。

大柱心中虽是这么想,可心里也还是没来由的有些害怕,大柱慢慢转头,发现在黑暗处站着一个人,月光稍稍的透过来点,大柱只能看见对方的打扮。

只见那人穿了件红色连衣裙,脚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乌黑的秀发无风自动,因为此人站在黑暗处,所以大柱并看不清此人的长相,而正在大柱打量这个女人的同时,这个女人也在看着大柱。

“喂,你谁啊?来我家干啥?”

大柱对对方问道,女人听到大柱的问话之后,突然就冲大柱走了过来,等到此人走到有月光的地方时大柱才看清女人长什么样子。

只见毫无血色的脸上眼珠向外突出至少有两厘米长,舌头向外探着,脖子上骇人的绳索之印还向外渗着丝丝血迹,天啊,这哪是里是人,大柱看清之后吓得失声大喊,希望把他身边的媳妇喊醒。

在大柱喊了几声发现没人应声之后,大柱不由得伸手往身边摸了摸,这一摸,大柱才发觉,身边哪还有金凤的影子,整个炕上就只有他自己。

眼看着女鬼靠自己越来越近,大柱想起身跑走,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邪,无论他怎么动都动不了,无助的大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大柱感觉有人推了自己一把,忽的一下,大柱从梦中悠悠转醒,醒过来的大柱下意识的向女鬼站着的地方看了一眼,此时哪里还有女鬼的影子,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金凤均匀的呼吸声。

大柱深深的呼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出透了汗。

“唉。还好是梦,真是吓死了我了!”

大柱心中想到,再次躺下的大柱没多会儿就觉得自己腹痛难耐,一开始大柱还隐忍着,最后实在受不了,就叫醒了金凤,让金凤陪着他一起上厕所,本以为回来就没事了,谁知道到了后半夜大柱不仅拉肚子还开始吐上了,这一宿,可是没少折腾!

金凤看着难受着的大柱,不由得心疼,好不容易挺到了天亮,金凤带着大柱到了村里的刘哥那去。

刘哥是本村的大夫,附近的村民有点小病小灾的都找刘哥,刘哥医术不错而且收费还不高,所以刘哥挺受村民们信赖的。

“刘哥,刘哥,起来了吗?”金凤扶着大柱来到了刘哥家的后窗户下喊到。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刘哥从屋中走了出来,“嗨~怎么了?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刘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刘大夫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你看,你快给我家大柱看看吧,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昨天晚上开始就又拉又吐的。”

刘哥看了一眼,不冷不热的说了句“进来吧!”

刘哥这人虽说是医生,但是他也会看外说头,虽是比不上专业的,但是刘哥也能看,这一搭脉刘哥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忙问大柱昨天都跑哪去了,都遇到了什么,大柱如一道来,刘哥听后略一思趁,缓缓说道“你这不是实病,你这是冲到不干净的东西了,你买点纸去烧烧吧!大柱和金凤道谢后走了!

烧完纸后的大柱感觉好多了,可谁知没几天,大柱的媳妇又出了事了,这事也得从烧完纸后的第二天说起,这一天大柱家的一个远方的亲戚来大柱家闯门,一进院这亲戚就把鼻子给捂住了,嘴里还嘟囔着“怎么这么大的味啊?”

中午吃饭时大柱的亲戚终是忍不住的问道“凤啊,你家是拌什么了?怎么这么大的药味啊?”

金凤一愣说道“家里没拌什么药啊?再说了,我怎么什么也没闻到啊。”

大柱的亲戚忙把话接了过来“啊,可能是别人谁家拌的什么种子吧,兴许那味风一刮就过来了。”说完大家又都吃饭去了。

大柱心里犯上了嘀咕“这,也不春也不秋的,哪有人拌种子啊?”虽是心里觉得不对劲,可等酒过三巡之后,也把这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不,没几天,大柱的媳妇就喝了药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是把金凤抢救过来了。从这之后大柱家也算是过的安稳。

半年后的一天清晨,金凤早起之后总是恶心的厉害,上刘大夫那一看,原来金凤怀了孕了,这可把大柱高兴坏了,本来是件高兴的事,可是大夫却和大柱说因为之前金凤喝过药,金凤的体内还有药物残留,孩子如果留下,将来孩子的出生有可能不会健康,可是如果不要,金凤的年纪也不小了,以后怀孕的可能性非常小。

当然,医生的建议是不留孩子,可是大柱真的舍不得,所以就把这孩子留了下来!孩子生下来那天,天空雷声大作,大雨滂沱,金凤因为生孩子难产死了,而孩子自从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加上没有喝上母乳,体质更是弱的不行,终是在十三岁时,小命归了阴间。

而大柱的日子更是凄苦,家里的积蓄都为给孩子治病花了,连房子都卖了出去,只为给孩子治病,结果孩子最后还是命丧了黄泉。村里人都说这就是报应,大柱忍受不了村里人的话,终是远走他乡。

很多年后的一天,有人发现在大柱娘坟前跪着一个人,等走近看后才发现,那不就是大柱吗,在叫了几声没人应之后,有人用手碰了一下大柱,只见大柱的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原来大柱已经死了多时了,至于为什么死了之后还没有倒下,有人说,那是他在为生前的不孝忏悔呢!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