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恶妻 > 详细内容

恶妻

作者:地狱那段情  阅读:11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礼县有一位姓王公子,名叫王林,家中腰才万贯,良田书亩,家眷三千,家中乃城中首富,本来生活无忧。

可是这位王公子却遭到家中大娘的嫉妒和排挤,原来王公子的母亲原来是大娘身边的一个洗脚丫头,哪知被王老爷看中,做了小妾,偏偏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大娘也生了四个孩子,不过其中三个是女孩,早已嫁出去为人妇了,最小的一个儿子,哪知是白痴,这让大娘揪心不已。

大娘眼看着王林风度翩翩,满腹诗书,惹得老爷偏爱,心中愤怒嫉妒之情慢慢的。

今天大娘又借故说了王林一顿,本来在这个家中王林和她娘就过的很艰辛,大家庭毕竟姬妾众多,人多嘴杂,大娘就借题发挥,偏偏要找王林的茬,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王林本也习惯了,可是大娘越说越离谱,说到她的母亲擅长狐媚之术,根本就是个狐狸精,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洗脚丫头,偏偏想痴人说梦,飞上枝头做凤凰。

王林见大娘辱骂自己的母亲,再也忍不住了,就和大娘顶嘴。

古时候的礼教很严的,王林顶撞大娘,结果被罚在外面过夜,今晚不准回家。

这时偏偏又逢寒冬腊月,在外面非被冻死不可。

王林全身冻得僵硬,嘴唇都发麻了,走啊走,忽然想到在郊区里有一座荒废的城隍庙,不如去城隍庙暂时躲一晚。

等到王林进了城隍庙后,全身都冻僵了,躲在城隍爷神像后,倒了下去。

进入城隍庙后,温度慢慢变暖,王林身上薄薄的寒冰逐渐化了,手脚也慢慢有了知觉,这时候,他忽然听到城隍庙里有人交头接耳的声音。

“喂,你听说没有,城中富豪王老爷有一恶妻。”

另外一个声音回道:“当然听说了,这王老爷的恶妻姓李,她父亲和哥哥在朝中很有权威,父亲是相爷,哥哥掌管兵马,你说这王老爷怎么可能不怕这恶妻。”

“是啊,听说王老爷娶了好几任夫人,有的还怀孕了,结果都被恶妻强迫性打掉了,要不就是新嫁来的夫人会在恶妻的压迫下吃下不能生育的药。”

“这个恶妻好赌啊,我还听说恶妻和嫉妒王林的才华品行相貌,又看老爷喜欢王林,近来恶妻可能要下毒手了。”

“对谁下毒手?”

“恶妻要毒害王林的亲生母亲,余氏。”

王林一听吓得浑身一哆嗦,猛地一站起来,正想要问什么,却发现整个城隍庙却异常安静。

“喂!刚刚说话的是谁,有人吗,有人吗~”

王林在城隍庙中大叫几声,可是城隍庙里并无他人,除了城隍爷的神像外,还有两个道童的雕像竖立在城隍爷左右两边。

王林看着两位道童的雕像,并无生机,眉头皱了皱,倒下睡觉,一觉睡到了天亮。

不过这件事一直盘旋在他心中,因为王林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善良,大娘平日嚣张跋扈,一动气就毒打丫鬟,被她打死打残的丫头不在少数,每次都是王林和母亲偷偷把那些死去的丫头葬了,而那些残废的丫头,母子两就凑些银两让她们回家,府里的丫头佣人打心底都喜欢这对母子。

而在外面王林王林依然靠画画、写诗为生,生意还算不错,因为这家中大娘并未给这对母子分文,所以王林必须靠自己,平时又喜欢帮助人,大家还给他一个外号:王善人

自从城隍庙后王林听说了那件事后,每日干脆不去街头画画了,干脆守在家里,唯恐怕母亲出点什么事。

不过守是守不住的,一次大娘安排他和老爷出远门,等到他们回来后,大娘却说他母亲走失了,还让他们父子二人来吃山中野味。

说是打来的四不像,这肉质十分新鲜,硬是让这父子二人吃下。

在吃的时候,王林看到在一块肉上竟然有一块胎记,这块胎记他记得清清楚楚,这分明是母亲胳膊上的红点。

小时候王林看到过母亲这块胎记,还问过母亲这是什么,母亲说这是胎记,从出生下来就有的。

实际上老爷也知道,这肉就是余氏,无奈老爷还得靠大娘家中的势力,敢怒不敢言,只是事后两父子哇哇大哭,就算吐也吐不出来了,然后两父子抱头痛哭。

吃下母亲的肉乃大不敬,这晚上是入冬以来最大一场暴雨,他失魂落魄的跑了出去,在风雨中大哭大叫,不知觉中来到了城隍庙。

王林跪在城隍爷面前把大娘的罪状全都说了出来,然后大哭一场又在城隍庙中睡着了。

就这样过了七日,等到母亲头七一过,王林拿着鞭子来到城隍爷面前狠狠鞭打,大骂道:“都说你断案最公,可是我母亲死的那么冤枉,为什么你还安然自得的在这城隍庙中遮风避雨,你不配做城隍爷!”

王林说罢就要点火烧了这座城隍庙,哪知金光一闪,那两座道童的雕像冒出一股白烟,然后两个道童跳了下来,拉住王林道:“使不得,使不得,这不能怪城隍爷。”

“哼,你们两个就是城隍爷身边的童子吧,当然帮他说话。”

“你误会了,我们的确是城隍爷身边的童子,可是这些日子城隍爷都不在家,我们也知道你是个好人,只是一生多磨难,所以我们想帮你,可是我们又没有这个能力,那晚上只有提前告知你,不过你也知道,阴间阳间的这些事,生死都是注定的,并不是我们改变得了的。”

王林听两位童子这么一说,不烧城隍庙了,可是却愤然道:“我母亲从没害过人,为什么死的这么惨,死后还要被他们分尸,煎炸,这恶妻也未免太毒辣了,为什么她这样的人可以活在世上。”

不久后,城隍爷回来了,听说礼县还出了这么一件惨无人寰的大事,愤怒不已,把王林找来说道:“你放心王林,城隍老爷定会还你一个公道,这恶妻仗着他父母和哥哥的关系,身上有一层金光护身,一直以来我们不敢动她,实际上她早就人神共愤了,这次倒好,她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她身上的金光消散,就连她家的气数也到了,你就等着看好了。”

过了没多久,恶妻的哥哥和外节使臣勾结,蓄谋叛变,被人揭发阴谋,本该满门抄斩的,可是念在皇帝仁慈,只处置他们一家人,恶妻的哥哥和父亲,连同一家人被砍头,皇帝也早就听说恶气的暴行,愤怒不已,对她处以五马分尸的极刑。

而后,王老爷不在娶妻,反而督促儿子读书考取功名,结果王林金榜题名,做了状元。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