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出殃还魂日 > 详细内容

出殃还魂日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说起还魂,大家都会自然而然的会想到头七,人死后魂魄会在7天后返回生前的家中,以便了却人间尚未完成的心愿,或者是看望生前一起生活的亲人,或者是答谢灶神对自己生前的照顾,对于冤死之人,则是寻找仇家,一了恩仇..., 无论哪种,总之还魂夜一直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在陕西,“还魂日”即为“出殃日”,都是人死后鬼魂回家的一种叫法,但是两者之间却大不相同。人死后根据人的手指所掐的位置、形状,由阴阳先生计算出还魂的日期及时辰,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经常见算命先生都是用手指掐动进行算命的,因为人的手掌是暗合天干地支的,只要知道正确的使用方法可以很方便的计算出日期,所以出殃的日期并不是固定的7天,因人而异。

待到出殃时,家里早早将所有的活物都迁出家里,包括猫、狗也不例外。因农村大多使用柴火,需从锅底下掏出一炉炉灰,并使用筛子筛出细灰,均匀的铺满整个厨房,铺满后,任何人不得再踏进厨房,并要及时的退出庭院,届时大门外插上白纸做的旗子,外人看到后便会远远的躲开,免得“殃”及池鱼。

今天所讲的故事也就是一个关于出殃的故事。90年代,国家改革开放,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余温尚在,期间发生了很多令人不寒而栗的真实事件。

在陕西一个偏远的乡村,名叫祥庄,正值一家王姓人家的老母亲去世了。那时候,乡村人普遍比较淳朴,但凡那家有个红白喜事,邻里邻外都互相帮忙一起过,所以早上哪家家有红白喜事要做,下午满村人都知道了。下午时分时,这王姓人家已经熙熙攘攘的来了很多帮忙的人,期间主事人是关键,其次就是阴阳先生。 主事人一般是本村德高望重的人,所以主事人一般最先到位,可是这阴阳先生,十里八地的就那么一两个,恰巧这祥庄没有阴阳先生,所以主事人吩咐这去世老母的儿子王林赶紧去邻村请阴阳先生过来,因为村里的习俗,阴阳先生没有确定出殃日期,时辰前,不能动去世的老人的尸体,可是老人去世后要换寿衣,洁身。 然后这老人的族人会陆陆续续前来进行最后的吊念,瞻仰。这时,阴阳先生就显得格外紧急、重要。

待主事人将一切吩咐妥当后,王林前去请阴阳先生时,刚刚走至院中时,晴天里,突然狂风四起,沙土飞扬,吹得满院满屋子的人都眯上了眼睛,大家都心里默默的纳闷,这天气好的万里无云的,咋会突然来一阵怪风呢,这风来的快去的也快,待风停后,大家睁开眼,四下除了被风刮的满院狼藉外,也再无它样。 王林也不敢再做耽搁,正打算走出院子时,厨房中一声尖利的喊叫打破了瞬间的宁静,王林也赶紧过去看看,万一那位因给自己家帮忙而受伤,自己还得花钱帮人看,自己家过事本来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待王林走进厨房一看,这各家的妇女都齐刷刷的扭头看着刚粉的一面雪白的墙,而这墙上清晰的留下了左右手的手掌印,一路从锅灶到屋顶通气的天窗,可是到墙的一半就再没看到任何的掌印了, 难道是哪个妇女趁大家眯眼的时候搞的恶作剧?大家第一反应也都如此,所以在厨房帮忙的妇女也都心默默的晾出自己的手掌来,每个人的手掌都白白净净,除了手上沾的面粉、菜叶外, 没有一个人的手上有锅底的炉灰的,因为这墙上的手掌印明显就是沾了炉灰后留下的。大家七嘴八舌的却都说不上一个所以然来,这时主事人也过来了,大家分分将眼光投向了他,毕竟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有其他人不知的阅历,主事人看了看后,也无法解释,但是他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这手印一定不是人留下的!那时候农村的房子普遍盖的比较高,房子大多是半边盖的,前低后高,而灶台挨着的这面墙就是最高的那面,垂直距离也有近4米,一半就有2米的垂直距离了,中间还隔着灶台,所以至少也有3米了,试问谁家的婆姨能够这么高呢?大家听后,都分分感觉一股寒气萦绕着自己的身体,脖子后更是有点发凉,在这阳春三月,热气蒸腾的厨房里面显得是那么不正常。 但是又没人能做任何解释,唯有等这阴阳先生来了或许可以解开这个谜团了!所以王林也不再做计较,赶紧出门去请这阴阳先生了,大家又井然有序的恢复到工作中了。

村子本来就不大,不多时,这诡异的事情就已经传的全村皆知了。 祥庄有一位懒汉,孤身一人,叫赵青山,本来一个好名字,可是为人不但懒,还爱贪图便宜,整天村里混吃混喝,顺手牵羊的事没少干,这些年村民已经是厌恶至极,但是又没办法,于是村民们为了表达自己的恨意,就将其名字改为赵清蛋,意思是一身清,啥都没有,希望他赶紧滚蛋,这赵清蛋也无所谓,反正自己能蹭一顿是一顿,因为没有人愿意搭理他,所以王家的丧事一直到下午快至日落时分,他才在别人议论王家厨房诡事的时候知道的,这可把他给乐坏了,要知道,自己几个月了都没吃饱过了,更不提有肉了,这王林老母80而终,乃是喜丧,到时候肯定要大办酒席的,要不村里人还不说王林的不孝。 所以这赵清蛋就屁颠颠的跑去王家“帮忙”了, 待赵清蛋到了王家后,先不忘顺俩馒头垫垫肚子,再人模狗样的装作要帮忙的样子,可是谁不知道他的德行啊,也没人搭理他,他也就自顾自的找了条凳子半趟下来吃着自己的馒头了,大家对于下午的厨房事件,仍旧议论纷纷,这赵清蛋心想那里有那么诡异的事情啊,肯定是谁故意搞出这么个名堂来博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想到这,自己也不顾引起众怒,大声说了一声:“一群怂包软蛋”,大家纷纷侧目,厌恶的看着这个混吃等死的无赖,可是没人知道怎么去反驳他,这时人群中也不知道谁小声嘀咕了一句:“你不怂,有胆出殃时也待在这里啊...”,这赵清蛋一听心上立马起了一计,说:“要是出殃我也敢待在这院子里,以后轮流去你们各家吃饭,不许关门不让我进去,咋样?”,没人讲话,这时候谁讲话,这个无赖肯定赖着谁,谁还敢说啊..., 于是这赵清蛋说了:“大家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啊...,”大家一个个将埋怨的眼光投向了那个嘀咕的人,可是又没办法。 这赵清蛋心想,为了让别人到时候无话可挑,要当着大家的面在出殃时待在这个院子里,于是就当即宣布:“出殃时,我当着大家的面走进这个院子里,免得你们耍赖”。 大家心里都嘀咕着:“还有比你无赖的吗?”,可是谁也不愿再跟这个无赖讲什么,都各顾各的忙碌去了。这赵清蛋一脸得意的大口咬了一口馒头,心想:“以后吃喝可就不再发愁了”。

天麻麻黑的时候,王林已经将阴阳先生请至家中了,这位阴阳先生,一身半旧的中山装,脚上也是半旧的粗布布鞋,50多岁,但是满脸皱纹,头上也是窸窸窣窣的几绺头发,看着像有70了一样,不过身上到也穿的整齐、干净,大家都称他,秦阴阳。这时秦阴阳已然知晓了下午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期待着他能说出个答案来,可是这秦阴阳只是自顾自的看着去世的王林老母的手指,同时自己也掐算着什么,待这老头停下来时,第一句话却是问王林老母的生辰八字, 待王林呈上其老母的八字后,秦阴阳又是一通掐算,同时闭上了眼睛,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压低了声音,生怕打扰到了先生,待到秦阴阳睁开眼睛时,眼神突然一亮,说到:“难怪!难怪!”,大家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急的大家跟头上跑虱子了一样,抓耳挠腮的。半天,这秦阴阳抿了口浓茶后才慢腾腾的说到:“你家老母本来今天下午就该谢过灶神,去往阴间报道了,下午那阵风就是阴差带她回来谢灶神的,可是家里活人太多了,使得你老母没有进得了阴间,现在还留在人间呢!”, 众人听都唏嘘不已,总算解开这个谜底了,老先生悠悠的抿了口茶,继续说道:“这些年了,头次见出殃时间这么快的,刚才之所以掐算半天,是因为我也在奇怪这出殃时间怎么这么早,从老人去世到现在也不过一天时间,为避免出错,我算了三遍才确认,刚才闭眼时,我魂魄出窍与王家老母沟通了一下”, 她说:“阴差两天后的酉时会再来接她”, 所以出殃时间就是两天后的下午5点到7点,待到众人都释然后,一切又都回归到了正常。唯独这赵清蛋默默记下了出殃的具体日期和时间,同时一脸不懈的心想着:“这老头说的神乎其神的,真这么厉害,我才不信呢!”。

两天如约而至,期间,村里人三五成堆的议论着,这赵清蛋真的敢在出殃时去王家吗?结果慢慢村里人就形成两派,一派觉得会,另一派觉得不可能,后来竟然有人吆喝着坐庄下注。秦阴阳听说此事后,心急火燎的劝说赵清蛋别做傻事,毕竟出殃可不是闹着玩的,可谁知这赵清蛋不但不感恩,还说秦阴阳是故弄玄虚,是村里人故意找借口不让他去各家蹭饭,气的秦阴阳只能摇头叹气,无可奈何,最后,秦阴阳告诉赵清蛋,若是无法阻止他,倒是有一法或可助其躲过一劫。届时,赵清蛋找一床红色大被盖在全身,须得蒙头盖尾,不可窥视其他,一直到出殃结束,由他人掀开被子方可。毕竟这赵清蛋无赖,可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救人一命,就当积一功德了。

待出殃时辰临临近时,王林与众乡亲早早就离开了王家院子,连同家里的猪、狗都赶到了邻居家的圈里,厨房满地都撒上了细细的炉灰,一切都按照应有的习俗置办的妥妥当当的,唯独赵清蛋这个大活人四平八稳的躺在王林家的炕上,谁劝就是不出去。秦阴阳无可奈何的再三叮咛到用红被盖住全身,一定要切记,可这赵清蛋,仍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最后大家也都无可奈何的退出了院子。待到人都走光后,四下里寂静无声,不以为然的他,逐渐有点担心起来,毕竟什么能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呢?再加上周围静的出奇,自己周围好似温度也低了几分,竟然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时间一分一秒的往前推进着,一开始的那种“洒脱”,这时候竟然被莫名的心慌一点点占领了高地,他开始重视起了秦阴阳的话了,自己也不由自主的钻进了红色的大被里面,只露出头来。时间过去了十几分钟,赵清蛋趴的有点累了,好似也没啥事,心里坦然了许多。正在这时,院子里突然阴风四起,门窗都被吹得啪啪作响,自己刚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悬到了嗓子眼,难道真的有阴差带着王家老母的鬼魂回家谢灶神了,自己可不敢再做他想,赶紧把探出的脑袋缩进了被窝,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的,

这风吹得是昏天黑地,黄沙飞扬,可是在外面站的远远的众乡邻和秦阴阳却只看见一股旋风逶迤盘旋着进了王家的院子里,其他再也看不真切了,秦阴阳忧心的看着这股旋风,心里却惦记着着赵清蛋不知道有没有按照自己所讲,把自己用被子包裹好呢?

赵清蛋蒙在被子里,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息与急促的心跳声,虽然身上盖着厚重的被子,可是总是感觉到一股股冷风钻进来。不知道是被子太热被捂出了热汗还是因为恐惧带来了冷汗,总之浑身不自在,竟然在这阳春的三月天比寒冷的冬日还要冷上几分,时间又过去了十几分钟,外面仍然是风声怒吼,但是已然不像刚才那样猛烈了。因为他所在的房间隔壁就是厨房,这时候竟然能隐隐听见隔壁有窃窃私语之声,赵清蛋蒙在被子里面,使劲的屏住呼吸,想听听是真的有人在说话吗?可是怎么就是听不真切。赵清蛋因为心情过度的紧张,又蒙在被子里面,呼吸不畅,刚才那股风吓得他保持一个姿势动都不敢动,尽管只过去了十几分钟,但是在赵清蛋的意识里,似乎已经有半个时辰了,他心想这出殃的时辰该不会是结束了吧,莫不是这伙相邻已经进来了,但是要故意整他,想多闷他一会,想到这里,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实在是闷的难受,很想扯开被子,冲出去教训一下这伙乡邻,但是又出于恐惧的本能,一直不敢有任何动作,他的思想在做着剧烈的挣扎,他忍不住伸了一下已经麻木的腿,这一不留神,脚板却已经漏在了外面,一丝光亮顺着脚底下钻了进来,赵清蛋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带额头上的头发都湿漉漉的黏在头皮上,他大气都不敢出的静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一分钟,两分钟..., 一直到自己脖子都已经麻木的时候,仍旧没有任何动静,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心想看来这出殃其实也没什么嘛!都是那些个阴阳先生编出来吓唬人的,等自己出去后可得好好收拾一下这秦阴阳,想到这里,自己心里怅然了许多。冷静下来后,他想,既然自己都没有啥事,这外面的风还有声音,定是秦阴阳捣的鬼,自己可得悄悄的瞧个明白,好出去后揭露这些个牛鬼蛇神的把戏,看以后乡邻看敢瞧不起他,想到这里,自己就已经飘飘然忘了所有,仿佛自己都能看见乡邻们一个个用崇拜的眼光看着自己,竟然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音。既然想明白了,那也就瞧个明白吧。 赵清蛋把脑袋伸出被窝,想先瞅瞅外面什么情况,突然从黑暗中钻出,外面的光亮晃得他睁不开眼,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先适应一下,当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条猩红潮湿的舌头,他心想着,那个不长眼的放条猪舌头在自己头顶啊,他想拨开这条猩红的舌头,就在扬起手的时候,自己竟然发现自己所看到的景物正在慢慢的旋转,同时一条粗黑的大铁链子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自己想喊,可是却喊不出声音来,就如同做梦魇的感觉一样,待所有景物都停止旋转后,他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同时揉了再揉自己的眼睛,他看见了什么,看竟然看见了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再三确认过后,他确定那就是自己,这时候,那条猩红舌头的主人样貌慢慢展现了出来,一个头戴高帽子,一身白衣的家伙,紧接着另外一个一身黑色,黑衣黑帽的家伙手里拖着一条铁链也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们的后面赫然站着的就是王家老母, “啥!王家老母,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我正给她过丧事来着...”,赵清蛋的思维一下子乱做了一团,他难道是睡着了,自己在做梦,他用一种五味杂陈的眼光又看了一下这两个人还有王家老母,确认他们还是实实在在的站在自己面前后,他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两个人,他们的穿着怎么跟人们传说中的鬼差一模一样..., 对了,今天是王家老母出殃的时间,这!难道他已经死了!可是瞬间之前,他还在被子里面好好的啊...

这时,那个一身黑的鬼差开口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既然来了,就顺道捉你回地府,省的我们哥俩再跑一趟...,”

那个白衣的鬼差也开口道:“难怪一进来就闻到一股生人的气息,老是找不到呢,原来这厮一直躲在红被底下,差点被他蒙混过去...”

王家老母这时叹气道:“你这瓜娃子,不知道今天我出殃啊,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吗?”

这时,赵清蛋已经确切的知道了自己是被鬼差顺手牵羊,勾走了魂,可笑自己才应该是那个一直顺手牵羊拿相邻的东西的人啊,这么自己被别人今天给顺手牵走了,真是欲哭无泪啊!

这时院子里响起了公鸡的啼鸣声,白衣的鬼差说了声:“老范,我们该回地府交差了”,黑的鬼差点点头。赵清蛋一脸哀伤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躯体,真是后悔自己没听秦阴阳的话..., 一阵旋风过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院子里的公鸡也停止了啼鸣,大门哐啷一声被王林推开了,相邻们都跟着王林与秦阴阳走进了王家院子里。 之所以会有公鸡,那是因为出殃的习俗,谁也不知道鬼差啥时候走,阴阳先生掐算时间差不多了的时候,就抓只公鸡从墙头扔进办丧事的人家院子里,待公鸡啼鸣后,人们才可以进入,就是防止生人被殃冲撞,轻者傻一辈子,重者一命呜呼!

大家进入院子后,都没有先进入厨房,反而都是先去的赵清蛋那个屋子,大家都想看看他怎么样了,当赵阴阳看到赵清蛋的头漏在被子外头,双目圆睁,手还举在半空中一动不动的时候,就知道这人已经坏了性命了,一个大胆的村民用根鸡毛放在赵清蛋鼻子底下探了下,果不其然,鸡毛纹丝不动,赵清蛋已经没有了呼吸。朴实的村民们没有人感觉到高兴,只有感叹,若不是因为他们,这赵清蛋也不会这么无辜的死去,他们内心里感觉自己就好似杀人凶手一样。

赵清蛋已经无法挽回了,正在众乡邻都商议着一起凑凑,好处理一下赵清蛋的后事时,王林才想起来,还没去厨房看看呢,于是,大家都停止了议论,随王林去到了厨房,大家推开门,王林和秦阴阳站在最前面,但是他们都没人走进去,因为不能破坏现场留下的信息。后面众人也都只能扯着脖子远远的眺望里面。秦阴阳看了看里面的情景,难得的露出了轻松的神情,他对王林说,你母亲已经随鬼差前去阴间报到了,他因为生前做了不少好事,地府会让她下辈子投个好人家的,你们不用担心了。

大家都奇怪,为何这秦阴阳知道如此之多,因为厨房铺满了细细的炉灰,他们却只能看到地上有类似虎爪的爪印,摆放灶神的案头有铁链杂乱不堪的印痕...,王林当然也看到这些了,恍然大悟,说到:“我老母就是属虎的...”。

后来相邻们帮赵清蛋处理了后事,这个小乡村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平静,唯一不同的是,人们谁都不愿意谈起赵清蛋了。经此一事后,但凡那家有出殃的,人们都躲的远远的,生怕祸及己身,毕竟世间万物,对鬼神之事,还需有敬畏之心!这个习俗,直到今天,仍然在陕西的这些村庄延续着。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