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阴阳相对论 > 详细内容

阴阳相对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阴阳相对论》

阴,农历二月十五。上午十许。街道上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夹杂着泥土的气息,王川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前往棺材铺的路上。手上的香烟快要燃尽了,但没有淋到一滴雨水,就连烟丝都还是保持着干燥的状态。

这些细节他自己并不知晓,随着电话的催促他不断加快了步伐。不多时便来到了一间名曰:阴阳棺材的店内。

“请问这里是否当日订购次日就可以做好?我明天就要入土不能耽误。”王川一进铺子头也不抬的问着棺材铺的老板。

此时正蹲在屋内扎纸人的老板心中一惊,自己开了三十多年的棺材铺还没有一个人自己前来给自己订棺材的,而且还是一个年轻人,这让他颇感惊讶。

闻声望去看了看眼前这个人约莫只有二十三四的样子,为何来此?但道有道路有路,阳间阴铺莫问路。所以老头也就没有追问其因。

“没错,不过年轻人你是要哪种材料?准备什么时候要?”老头轻轻的放下手中已经扎了两只手的纸人对着王川说道。

“红色木棺,鲜红的那种,一定要大。最好能装下两个人,明天这个时候我会来取,希望老人家尽快完工。”王川从裤兜里拿出一沓钱放在了柜子上,随后便准备离开铺。

“等一下年轻人,明天肯定能做好,但是这钱用不了这么多。”老头打开那沓钱拿掉了一些,对着正要离开的王川说道。

“不用找了,多的就给添置一些黄纸,纸人什么的即可。有劳了。”王川头也不回的说道。

屋内老头闻言后便立即叫来了自己的两个徒弟连忙制起来棺材。

老头的这两个徒弟,也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两个都是体态比较偏胖。刚才他俩一直在后面叠元宝,那少年的话他们可是听的清清楚楚,两个人心里都很好奇。但他们都知道自己师傅的性子,不该他们知道的就算问多少遍他都不会说一个字的,所以二人便老老实实的开工了。

“抓紧时间做啊,今晚把这个棺材做好了以后,小五你用红漆刷一遍。记住一定要刷匀,不要像上次张寡妇死去的老伴的那副棺材一样。”老头一边扎着刚才没扎完的纸人一边对其中的一名徒弟说道。

“知道了,师傅,你就放心吧。”那名叫小五的男子说道。

“恩,希望你这次不要再搞错了,不然会有大麻烦的,你们要知道今天来的这个年轻人非常人也。你俩给我记住一定要细心的做,切记。切记啊。”老头把纸人扎完以后准备出去临走前还是不放心的再三叮嘱道。

“师傅,您老人家就放心吧,小五你不放心,我您还不放心吗。您就去吧,这副棺材保证做的让那小子称心如意。”小五刚要准备应声一旁的另一名男子立马答道。

“恩,切记,不要有任何瑕疵。不然会有大麻烦。我明天早上回来,你俩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老头在门前打着雨伞对着二人再一次强调道。

就这样屋内二人认真的做着副红棺,也不语。从外面听只有锯子拉扯的声音。此时已经将近旁晚十点。棺材已经大致做好了,现在就等着边角修正后上一层红漆就可以了。二人默契的依靠在棺材边上点起了香烟,就这样默默的抽着烟,仍不语。

这样的气氛从我们看来好似正常,可能是二人做工累了乏了,可是真正的原因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此时他们内心是十分紧张与不安。

终于那小五按耐不住了扭头对着另一名男子轻声道:“明哥,你说今天这小子来的是哪一出?”

“不清楚,不过你也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咱们都已经在这干了十年了。也许这是巧合,不必自己吓自己。”旁边那男子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后对着小五安慰道。其实他自己内心是最不安的。

听到男子的话后,那叫小五的心中多少平静了一些,于是丢了烟头。用刀子把棺材内和外侧给修正了一下,然后开始用着手给棺材上漆。很快一副红棺便制作完成了,他们二人把木屑清理完毕后便去了床上休息了。

晚,十许,屋外异常的安静,屋内大厅正中摆放着一副油漆尚未干透的红棺,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异常的鬼魅。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让他来这里面晚上在这睡的话可能没有一个人愿意,可是屋内那头已经传来的打雷般的呼声。很明显白天这两个人是真的累了,加上他们自己心里的压抑的心事所以很快二人就进入了梦想。

两个小时过去了,挂在墙上的时钟始终在滴答作响的转动着,但是就在三个针头都指向十二点的时候都不在动弹了。吱呀一声,原本紧闭的大门不知道怎么的开了,同样两人休息的房门也诡异开了。由于白天外面下了一场雨,此时从外面吹进一股冷风顺着房门吹进了二人的身上。

起初二人还是没有反应仍然沉睡不醒,但是随后那名叫小五的男子很快被惊醒了,浑身打了个哆嗦。顺势望去。乖乖不得了,这房门啥时候开了,看向一旁的床位只见自己的同伴还在熟睡中。心中不免一惊,但好歹吃这口饭的,也干了十多年了。所以也不怎么多想,便起身关上房门,走到跟前只见正门也开了。心想难道是师傅回来了。于是便走到大厅呢声道,但是没人回应也没看着人,随即摇了摇头便讲正门关了。随后便走向屋内准备接着睡觉,但习惯性的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时针分针秒针都整整齐齐的指向十二点,就这时他还在琢磨是不是电池没电了,于是走上前去结果脸刚对着钟准备拿下的时候,时钟的玻璃面上浮现了一张女人的脸,而且顺着玻璃表面上流淌着鲜血。

“啊……”颤抖的尖叫声环绕着整个棺材铺,小五撒腿就跑向屋内,可是自己的腿怎么也动弹不得。于是两只手就这么抱着时钟,钟上面浮现的女人脸也一直盯着自己,他下意识的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在做梦,对一定是。索性闭上了眼睛,浑身哆嗦的自言自语道:“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不是我做的,不是我”

半响之后感觉那股液体没有在手上继续流淌,他鼓起了莫大的勇气睁开眼,发现自己正低头对着红色棺材。心中不免松了口气,随即便向墙上望去,但槽糕的是那钟已经不见了。他环顾了下四周没见到那钟的身影。此时他想喊自己同事可是喊不出声,就在这时屋内房门中走出来一个人,虽说铺子都是点的煤油灯但也不至于看不清面貌,偏偏这时候自己怎么也看不清。心想肯定是自己的同事,所以再次尝试着开口喊道,可还是喊不出半点声音。就这样随着那人越走越近,小五看到了那人的双手抱着一个钟正是此前自己抱着的那钟。在定睛一看那人的脸居然是刚才钟上面的女人脸,而且还在不断的流血。好像还在对着自己笑。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幻觉,快,赶快醒来。

对,闭着眼。心想这一切很快就过去了,都是幻觉,但是此时除了感官意识,任何主观的肢体动作都由不得他。所以他只能静静的张大瞳孔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只见那人很快走到了红棺跟前,对自己笑了笑随即用那血淋淋的手打开棺材盖,便躺了进去。歪着脖子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自己。

窒息,于此前心脏的狂跳想必,现在自己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但并不意味这一切恐惧都挥之而去。这种恐惧感无法再用文字表达。目前他只能听闻莫名的“鬼使神差”的安排注视着一切。同样他只能妥协,已经吓破胆的小五决定任由其安排看看到底自己会怎么样。所以他也不回避同样死死的盯着躺在棺材内的那女人脸,毫无疑问的是此时由不得他回避。

不出意外,很快棺内的那人缓慢的坐起,发出了女人才有的那种哭泣声,然后便起身用双手抱起小五。很快小五感觉自己就躺在了棺材内,就这样盯着屋内的上梁,半响后他用余光看了看旁边。果不其然那人又躺进了棺内,依旧歪着脖子冲着自己笑。也就是在那一刻他仿佛感觉自己的魂魄渐渐离自己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眼皮开始打架了。眼前乌漆嘛黑一片,就这样自己的意识开始渐渐的淡化了。慢慢的睡着了,再也没有一丝任何感官和主观的意识。

次日,晴。阳光明媚的早晨,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小巷内、公交上只要有人的地方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听说了没?”

然而针对这句话展开的事件就是昨晚发生在:阴阳棺材内的一切。

“哎,你听说了没?昨晚那间叫:阴阳棺材的棺材铺死了二个人,凶手已经被抓住了就是棺材铺的老板,死的是他那两个徒弟。听说两个人死的时候脸都被挖了,然后被丢在棺材里。太可怕了”挤在公交正中间的一名妇女说道。

“是啊,听说那铺子的老板是个老头,虽然已经被抓住了承认是自己杀害的两个徒弟,但不知怎么的昨晚自首后今天早上就疯掉了,趁着警察不注意,居然逃掉了,回到了棺材铺自杀了。哎哟,你们说说这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是啊,我活了八十多岁了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哎,人心啊太复杂了。”

顿时间,整个车上都在围绕着这个话题不断的讨论着。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多年前一名叫王川的男子跟自己的女朋友在山上游玩,女的甚是漂亮,男的也颇为殷俊,由于正值夏季女的穿着比较暴露。正当两个热恋的情侣在嬉戏的时候,被两个无所事事的流氓给盯上了,其中一人叫赵明便是那棺材铺与小五同为学徒的男子。怂恿着小五去打晕那男的,自己则将那女子强行拖至无人的地方实施了暴行,由于那女的反抗再三虽然自己已经得逞但是终被抓了一脸伤痕,恼羞成怒之下便举起了身边的石头重重的砸向女子,过了没多会那女子已经被石头砸的面目全非,一张脸全是鲜血。一旁赶来的小五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随后赵明也意识到自己的罪行,但是已经于事无补。正当二人慌张的商议着怎么办的时候,那被打晕的男子在一旁渐渐醒了过来,看到女友已经遇难。赶紧爬起来准备大声呼救,此时被小五看到,由于惊吓过度,随手捡起一块大石头想也没想的朝男子的头部砸去,没想到把这男子也砸死了。

这下好了,两条人命。一人手上都沾了一条,二人惊慌失措的商议后决定把尸体扔掉。男的就顺手丢到了山下的河里绑了块大石头。女的由于慌张与惊吓二人便匆匆丢在了一个山洞中用草遮住了,便慌张的离去了。

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做的一切恰巧被躲在树后的一个人给看的一清二楚,这个人便是上山采药的棺材铺老板。他本想报案,可是来到洞里见浑身CL的女子,便失去了人性。于是便JS了。满足过后便匆匆下山而去。

很快而具尸体被人发现后,引起来不小的轰动。地方决定以最快时间破案,并严惩凶手。

而这两人几经商议后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索性二人来到了山脚下的阴阳棺材铺,真是造化弄人,三个犯罪人竟然冥冥之中凑在了一起。

想必说到这里大家也知道了,文中一开始提到的那名男子正是死去的男子明叫王川。由于二人死时怨气太重,久久不愿投胎转世。便相继化作厉鬼四处寻找三人的下落,经过一番查询二人终于找到害死他们的三个人,好家伙竟然都在一起,所以二个人经过一番商量决定男的依附于一男子去订购棺材,然后女子便附于时钟,凌晨十二点便上身老头回去动手杀了棺材铺的两个人,这样就不会引起外界怀疑。于是就有了之前所说的那一幕了。

后来经过警方的调查发现,此案三人就是当年山顶杀人JS抛尸一案,案子虽然破了,可是他们永远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或许只有你我知道。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