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狗孩 > 详细内容

狗孩

作者:正在连接中  阅读:18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1.黑狗

晚饭后,小区附近的公园里,许多人都在这里散步遛弯,消化胃里的食物,也有不少宠物,在草地上玩闹追逐,天还没有彻底暗下来,公园里的灯已经全部亮了。

一只黑毛狗四蹄并用的在公园里狂奔着,它的姿势很奇怪,十分的不协调,跑着跑着就会跌个跟头,像是得过什么疾病似的,奇怪的是黑狗的身边没有任何人陪同,说是流浪狗又不像,它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铁锁链,拖在地上的部分就有三四米长,看上去很是沉重。

黑狗的长相也很奇怪,它的嘴巴并不像正常的狗那样突出,脸上的毛又长又脏,几乎遮住了眼睛的视线,它跑的很急,不时的回头看,可是那仿佛患病般的后腿,怎么都跑不快。

黑狗长的并不大,又非常的瘦,风一吹就会倒似的,就是流浪狗也会比它强壮。

这样奇怪的一只狗,自然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在草地上玩耍的宠物们看到黑狗,竟然纷纷躲避,缩着尾巴,呜呜的叫唤,一副很怕的样子。

“那是谁家的狗?脖子上的毛都快被铁链子给磨光了,也太过分了,现在宠物狗哪还有用铁链子栓的?”

一个遛狗的小伙儿有些心疼的说着,他想凑上去仔细看看,刚一靠近,就闻到一股令人反胃的恶臭味,狗主人肯定很久没有给黑狗洗澡了,他快跑两步追上黑狗,越发的觉得奇怪。

这条狗没有尾巴,似乎很多地方也与正常的狗不一样,路灯昏黄,小伙儿看不太清,刚巧黑狗又摔了个跟头,他连忙跑过去一把按住黑狗,黑狗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般,嘴里不断地发出惨叫声,只是那叫声并不像是狗叫,尖锐的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细看后,一股寒意立刻蔓延了小伙儿全身,他止不住的发抖,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手抖的按了几次才准确的拨打出去了电话。

“喂,我要报案...”

2.父亲

张大彪的祖上是街头艺人,耍杂技的,到他父亲这一代,祖国的发展突飞猛进,更重视技术型人才,他家那行当在城里没有多少人肯捧场,日子过得越发艰难,索性回老家种粮食,每年还都能有些富余。

等张大彪长大了,又赶上外出打工的热潮,他没到十八岁就进城闯荡,毛头小子一个,混了十几年也没能出人头地,好在他老父亲种了一辈子的土地有些家底,在城市边缘的老小区付了一套二手房的首付,给张大彪说了个年纪差不多的媳妇,也算是有了个安稳的家。

他的媳妇儿叫李玉花,人长得很一般,身材也不出挑,但是皮肤却是出奇的好,三十多岁的年纪,嫩的仿佛能掐出水一样,又没有结过婚,这些年在外打工还有了不少的积蓄,按说这样的女人是怎样都不会看上一事无成的张大彪的,可是张玉花早年在村子里和有妇之夫乱搞,还打过胎,已经败坏了名声,除了张大彪,也还真就找不到更好的了。

不仅如此,村里还有流言说,李玉花这些年在城里做了小姐,不然也攒不下那么多钱,每次回乡又穿的花枝招展的,张大彪对此深信不疑,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李玉花的需求让他感到可怕,有一晚,他在工厂里加班,突然厂里停电了,他比平时早了两个小时回到家中,打开门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可以容忍李玉花从前的乱来,但是既然嫁给了他张大彪,就只能做他一个人的女人,可是玄关的地面上,赫然放着一双陌生男人的皮鞋。

张大彪立刻警惕起来,他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卧室的门虚掩着,他站在门前,听着里面传出的令人羞臊的声音,一股怒火直冲头顶,他随手拎起一根棍子,破门而入,将床上这对偷欢的狗男女暴打一顿。

事后,李玉花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求情,求张大彪千万不要离婚,张大彪也知道,如果离了婚自己就更难找老婆了,这件事也就以李玉花挨了顿打给揭了过去。

十个月后,李玉花生下了个男孩子,张大彪顺利晋级做父亲,但是他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他怀疑,李玉花生下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将会成长为非常可怕的恶果,他对孩子终日不闻不问,对李玉花的态度也由冷淡变为恶劣,终于在孩子一岁大的时候,捉到了再次偷情的李玉花。

这一次,张大彪没打算放过她。

3.母亲

李玉花小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但是越长大越平凡,一棵令人赏心悦目的桃花树,愣是在岁月的流逝中长歪了。

二十岁那年,她喜欢上了村子里的一个男人,几乎和她的父亲一边大,男人说,我会离婚,然后娶你。

李玉花信以为真,他们偷偷的做了坏事情,在一人高的苞米地里,在辽阔无人的草甸子上,没过多久,李玉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要男人兑现曾经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却听男人说:“我的孩子都像你这般大了,娶你还不被村民给骂死,你快去城里把小孩给拿掉,日后也好嫁人。”

她不依,单枪匹马的闹到男人家里去,得了个满村皆知,人人唾骂,李玉花的父亲恨铁不成钢的打了她一顿,说她败坏家风,硬扯了她去城里拿掉了孩子,真疼啊,李玉花疼怕了,被村里人的口水骂怕了,她跑到城里去打工,几年回不了一次家。

一个从没见过世面的年轻女人,在理发店里做过学徒,餐厅里做过服务员,大街上发过传单,老板赖着工资不给过,同事借钱不还过,体验了人生百味的开头,知道了金钱的重要性,最终还是没能挺过钱的诱惑,做了红灯区里一位年轻的站街女。

时光不饶人,她的青春换来了银行卡里一笔不小的数字,再回到老家,经人介绍,嫁给了在工厂里打工看着还算本分的张大彪,本想着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只是没有想到,张大彪在外多年沾染上了许多不好的习惯,抽烟,喝酒,学人耍钱,没多久,就将李玉花用青春换来的钱挥霍的所剩无几。

她没有钱也就没有退路,只好老老实实的跟着张大彪过日子,可是小区里的保安,一个还算英俊的年轻男人向她表露心事,他的爱慕之情,起初李玉花是拒绝的,可是保安对她太好了,她从来都没有受到过的好,没用多久,两个人就偷偷的背着张大彪,做了些不该做的事,直到有一晚加班的张大彪突然早回家了两个小时,发现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保安承诺李玉花,如果她离婚自己就会娶她,可是李玉花怕了,她被村里那个和他父亲一般大的男人骗的凄惨,赔上了自己后半辈子,她哪里敢信?她恳求张大彪原谅自己,发誓不再做出背叛张大彪的事情。

张大彪最终选择了原谅,但是对李玉花的态度每况愈下,心情不好说打就打,怀孕时也是如此,终于挺过胆战心惊的十个月生下了个小男孩,还在月子里,张大彪就对李玉花大打出手。

她的脸上时常青紫,那个曾经爱慕她的保安也已经辞职了,心里的苦无处诉,更令她感到绝望的是,张大彪对孩子的态度也极差,他的烟吸的越来越狠,每晚酒醉归家,一有不顺心意的地方,除了打她,还会向尚在摇篮里的孩子发火,更有一次,将小孩子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三九寒天,李玉花光着脚丫,连滚带爬的从楼梯上跑下来,抱出孩子在雪地里哭得肝肠寸断。

命运仿佛给她开了个玩笑,经历了这么多痛苦之后,她又遇见了保安,旧情复燃,一发不可收拾,终于在孩子一岁大的时候,他们决定向张大彪摊牌,离婚,李玉花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只是她没有想到,丧心病狂的张大彪居然拿起锤子,结束了她悲剧的一生。

4.保安

在保安的眼里,李玉花是个持家有道的好女人。

他站在小区门口,每日看到李玉花出门买菜,微笑着和他打招呼,她身上的衣服总是干净整齐,散发着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并不是那么好闻,却让他感到十分温馨。

自幼失去双亲,李玉花给保安的感觉,就像母亲一样温暖,他不可控制的陷入了进去,尤其是得知李玉花和她丈夫没什么感情的时候,他那心底的龌龊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肯对李玉花好,看她高兴,他幻想着,能够每日和李玉花一起生活,那是保安心底最奢侈的愿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他和李玉花终于发展成为了地下情人,而没过多久,就被早归的张大彪给发现了,盛怒的张大彪拿着棍子狠狠地收拾了他们一顿,保安抱着哭得颤抖的李玉花,承受着张大彪的怒火,想,这辈子一定要对得起怀里的这个女人。

他提出迎娶李玉花,劝她离婚,反正自己比张大彪对她要好,只是没有想到,李玉花拒绝了,并且断绝了他们的一切联系。

甚至见面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保安心里很难过,他辞职去了别的地方工作,只是心里一直放不下李玉花,似乎过了很久的时间,保安快被这份思念折磨的发疯,他在晚上偷偷的回到李玉花的小区楼下,望着李玉花家亮起的窗户,默默守望。

刚巧,张大彪拎着嚎啕大哭的婴儿愤愤的走出来,远远的就闻到了他一身的酒气,走到垃圾桶旁,张大彪用力一扔,居然将婴儿丢进了垃圾桶里,而后看也不看,转身上楼。

随后,保安就看到了令他痛心的一幕。

李玉花披头散发的跑出来,状若疯癫,她穿着单薄的睡衣,光着脚丫踩在雪地上,跌跌撞撞的来到垃圾桶前,小心翼翼的从中捧起大哭不止的婴儿,她坐在雪地里,对着天空哭得声嘶力竭,哭得保安的心阵阵绞痛。

他什么都顾不得,疯狂的跑过去,一把抱住瘦弱的李玉花。

貌似之后的事情发展的水到渠成,李玉花终于肯相信他,他们商量着,和张大彪摊牌,就算是净身出户,也不要李玉花再和这个魔鬼在一起。

他们坐在李玉花家的沙发上,紧张而又期待的等待着张大彪回家,保安还记得,孩子睡得很安稳,呼吸绵长,他想,要是孩子归了李玉花,他一定要待他如亲生儿子一样。

张大彪自然是怒不可遏,他挥动着拳头,被保安拦了下来,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吓得孩子哇哇大哭,李玉花劝说保安先走,她来和张大彪商量离婚细节,她怕保安再在这里,事情会越闹越僵。

保安向来对李玉花千依百顺,他没有想到,这一次踏出门去,与他深爱的李玉花竟是永别。

这一晚保安都没有接到李玉花的电话,他回拨了无数遍,都是无人接听,保安的内心十分不安,他怕张大彪对李玉花拳脚相向,他再次来带李玉花的家门口,按响门铃。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只是等待他的,是一把沾满鲜血的铁锤。

5.警察

“头儿,他什么也不肯说。”

年轻的警察皱眉说道,同时深深的叹气,眼角微红,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头儿,这种案件经常发生吗?简直太可怕了。”

被叫做“头儿”的警察,已经五十多岁,大大小小的案件经手的不下几千件,他正戴着白手套,翻阅一本破旧的古书,这是本案重要的证据。

听到属下的问题,他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接受过及其残忍的杀人案,但是如此变态的,还是头一回,最可怜的受害者还是个尚不会说话的孩子。

他只好避开问题说道:“他什么都不说也没有关系,在他家中已经发现了两具高度腐败的尸体,还有一把沾着受害者血液和他的指纹的锤子,在绝对的证据面前,他就是不承认也会被定罪。”

年轻的警察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还记得,当那两具尸体被从墙壁里挖出来的时候,那股腐烂难闻的味道,让在场不少经验欠缺的同事吐得天昏地暗,而指认现场时,张大彪神情淡然,甚至勾着一抹阴森森的冷笑。

他不敢再去想,好奇的伸过头往老警察手里的书上看,老警察无奈的摇摇头:“罪犯张大彪祖上是卖艺人,传承了不知多少代,就有那么一位不肯按部就班的,发明了这吸人眼球而又变态的法子,一并传了下去,我说,你真想看吗?要不是案情需要,打死我都不想知道实情。”

年轻警察猛点头,他小心翼翼的接过古书,细细看下去。

前面几页,都是些简单的杂技技巧,例如转盘子喷火等,再往后是一些驯兽技巧,并没有什么意思,年轻的警察翻到了最后那几页,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看到的。

约莫有六十几种药材,熬制成的汤汁温热后,将骨骼尚脆的小孩子浸泡在里面,泡上七七四十九天,骨骼就会完全软化,再按书上的方法将小孩的骨头弯成狗的形状,再以秘法浸泡三天定型。

取一根钢针,将小孩子全身的皮肤刺破,在鲜血温热时,将刚剥下来的狗皮盖上去,七日后,狗皮便会和小孩的皮肤连在一起,再用特殊的方法破坏小孩的嗓子,令他说不出话,远远看,就和真的小狗没什么两样。

年轻警察再也看不下去,胃里翻江倒海,终究还是吐了个干干净净。

“你看你看,不听老人言的后果。”老警察叹气道:“张大彪的祖上,不知道害了多少个小孩子,用来在街头卖艺赚钱,唉,真是太残忍了。”

年轻警察吐完,他用袖子不断的抹嘴,一边问道:“那孩子怎么样了?”

老警察摇摇头:“感染太严重,活不长了。对了,我得见见张大彪。”

审讯室里,张大彪胡子拉碴,抬眼看了看老警察,不屑的笑了笑。

“要不是我喝多了忘记锁门,那小兔崽子也跑不出去,你们还想抓到我?哼!”

老警察沉默着,半晌,语气平淡的说道:“张大彪,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你故意杀人的证据很齐全,死刑是肯定的。”

张大彪梗着脖子,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老子下手时就想过会有今天,还有一件事是什么?”

老警察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回头说道:“我们按照程序作了个鉴定,那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

说罢,他再也没有回头,关门走了出去。

审讯室里,张大彪呆愣愣的坐在椅子上,直到有人来带他回到拘留室里,才反应过来似的,尖声戾叫,他抱着脑袋四处乱撞,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状态。

没多久,他就完全疯掉了,年轻警察有些遗憾的摇头:“唉,疯子可不会被处死刑,头儿,他的报应可太轻些了。”

“你个棒槌懂什么,这样活着才是最煎熬的!”

老警察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人啊,有时候活着比死更难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