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祸起闹离婚 > 详细内容

祸起闹离婚

作者:说好的不弃つ  阅读:9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唐荟敏与丈夫蒋涛闹离婚,因为他有了外遇,是他的女下属。唐荟敏接到了一个男人的电话,是蒋涛的情人的丈夫打来的,她这才知道了,丈夫已经瞒着她搞了半年的婚外情。唐荟敏收拾了行李,装箱,拖着拉杆,走出了家门。她要搬回娘家住。已经留了一张便签纸给蒋涛,放在了家里的醒目位置。上面写着,她搬回娘家住,要与蒋涛协议离婚。已经委托了律师,写了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她已经签过字了,就等蒋涛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给蒋涛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过期还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她就一纸诉状,递交到法院,起诉蒋涛。

唐荟敏坐进网约车内,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给了娘家人,告诉他们,自己要与丈夫离婚。先搬回娘家住,已经乘坐网约车出发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就可以到娘家了。娘家人等着唐荟敏,从天色明亮的下午两点钟一直等到了天黑后的七点钟。没有等来唐荟敏。约一个小时就能到娘家的,却耽搁了太长时间。期间,娘家人几次拨打了她的手机,只听见铃音,但一直是无人接听。天黑后的七点钟,娘家人最后一次拨通了唐荟敏的手机。铃音响了几下后,传来语音的提示,已经关机了。娘家人与她失联了。

娘家人找蒋涛要人,要他交出唐荟敏。蒋涛不愿意与唐荟敏的娘家人多说话,匆匆的结束了手机通话,也关了手机。娘家人被蒋涛的态度激怒了,意见一致,去警察局报警了。要通过警察的介入,逼迫蒋涛交出已经失联半天的唐荟敏。警察不予立案,因为有法律规定,成年人失联半天,不满足立案调查的条件。娘家人无奈,只能耐心的等待,后来,警察对唐荟敏的失联立案了。警察找蒋涛问询。他回答,下班回到家,没有看到唐荟敏,只看到唐荟敏留下一张写了几句话的便签纸给他。对于唐荟敏没有回到娘家,且失联了的状况,他不知道。直到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制服的警察,出现在他的面前,才知道了妻子失联的消息是真实的,不是她的娘家人编造的。

蒋涛被关在了拘留室里。为了防止他畏罪自杀,警察用手铐将他反手铐着,铐在了一张铁椅子上。一夜过去,坐在铁椅子上的蒋涛忍受不住了。手铐限制了他的自由,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夜,想活动一下僵直麻木了的身体,办不到。"我交代。"他向提审他的警察交代了罪行,已经把妻子杀害了。

唐荟敏坐上网约车后,给娘家人拨了一通电话,通话结束了后就接到了蒋涛的来电。通话中,蒋涛骗她,说同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但要她回家来,律师也会带着离婚协议书到家里。蒋涛要在律师的见证下,与唐荟敏好说好散,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信以为真的唐荟敏如他预料的,返回了家里,等着律师带来离婚协议书。几分钟后,她等来了死亡。

蒋涛把妻子杀了,装进车后箱中,运到了长江边。在偏僻无人的地段停了车,把车后箱中的尸体丢进了长江里。江水滚滚,妻子的尸体被冲走了。此时,警察在审讯他的时候,唐荟敏的尸体可能已经冲进海里了。

蒋涛继续关押在监狱里,等着法庭开庭,宣判他的死刑。蒋涛的父母不相信他会杀人,为了救他免于死刑,聘了律师,到监狱,要为蒋涛做精神病的鉴定。想以他的精神状态间歇性的失控为由,离开监狱,住进精神病院。律师为蒋涛的父母带回了一句话的口信,是他的遗言:"我撑不下去了。"蒋涛自杀了。警察对已经定了罪名的犯人,放松了看管的力度。夜深人静时,蒋涛趁着负责值班看监控的警察瞌睡了,把一件衣服绞成麻花状的绳子,长度足够绕脖子一圈还有多余的一截,再绕到门上的把手,打成了结。跪在地上,身体前倾,就利用身体的重量,把绕在脖子上的麻花状的绳子绷紧了,窒息身亡。当警察从瞌睡中醒来,看监控的视频,那时候的蒋涛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一个叫林娟娟的女人找到了蒋涛的父母。她是一个从车祸中幸存下来的伤者,躺在医院昏迷了几天。苏醒过来后,就拜托了病床边的亲人们,寻找一个叫蒋涛的男人。一开始,她只想的到这个名字。亲人们与她感情再好,也不会凭一个名字就满世界的寻找。后来,林娟娟又渐渐的想起来,昏迷中的世界里,那个悬浮在空中的女人,对她说过的一个地址,就在本地。可以下床行走的林娟娟,就趁病床边的亲人们暂时离开的几分钟里,溜出了医院。凭记忆里的地址,找到了蒋涛与唐荟敏曾一起居住过的家。已经换了租户,搬进了新住的人。从房东那里打听到蒋涛的父母的联系方式。

林娟娟提前出院,由亲人们陪同,驾车载她前去蒋涛的老家,见到了蒋涛的父母。告诉他们自己在昏迷的期间,曾经魂魄飞离了身体,飞回到了她发生车祸的现场。看见撞了她的车,导致她发生车祸的那辆肇事车,还有肇事车的司机,打开车门钻出来,跑向了车尾。因为车祸,高高翘起了车后的后箱盖。箱子里露出了人的手臂,是一个女人的手臂,纤细,皮肤白皙。肇事车的司机关上了翘起的车后箱的盖子,驾驶着肇事车逃离了车祸现场。

一个皮肤白皙的年轻女人,从肇事车的车后箱里飘了出来,飘着,来到了林娟娟的面前,告诉她:“我已经被那个刚才驾车逃逸的网约车司机害死了。”年轻女人是蒋涛的妻子,名叫唐荟敏。她要林娟娟告诉警察,蒋涛没有害她性命,真凶是载她的网约车司机。

蒋涛的父母为了给儿子洗脱罪名,让他死了后也不背负罪名,雇佣了私家侦探。查找到了,当天载着唐荟敏的那辆网约车。得到的结果,正如林娟娟所说,真的发生过车祸,已经送进修理厂了。蒋涛的父母找到警察,强烈要求警察去查看那辆有嫌疑的网约车。停在修理厂的网约车,车后箱没有被清理。在箱子里,发现了人的血迹,已经干涸了,变成了深褐色。警察提取了血迹进行化验,是人的血迹。与唐荟敏的DNA匹配成功。

网约车的司机被捕到案,他承认了杀死唐荟敏的罪行。蒋涛打电话给唐荟敏。要她回家来,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谈谈,他不想和唐荟敏离婚。唐荟敏接到电话后,心软了,她想给丈夫再一次的机会,要网约车司机把车开回去。网约车司机不愿意,要开回去可以,但车费是一分钱也不退的。唐荟敏不干了,跟他发生了争吵,扬言要投诉他,让他在网约车平台的信誉度降低。司机起了杀心,追上了觉察到生命受到威胁而逃下车的唐荟敏,将她摔倒在地,掐死了她。唐荟敏的头部,摔倒在地上的时候磕破了皮,司机把她的尸体放进车后箱中,血迹留在了车后箱中。

杀了人后,网约车司机驾车赶往江边抛尸。由于心慌,在路上发生了车祸,撞上了林娟娟的车,让她在车祸中受了伤,陷入了昏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