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纸扎记事 > 详细内容

纸扎记事

作者:一样的逞强  阅读:7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柳杨村是一个小乡村,在村里一个晦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不起眼的纸扎店铺,店主是一个驼背老头名叫老杨头。

这天天色黑了下来,老杨头把店铺外的纸扎收进屋中,在看着眼前的一对红男绿女,这是老杨头亲手扎的纸扎人,由于老杨头手艺了得,经常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所以他的纸扎人虽然画好眼眶,却没点上眼睛。

这也是纸扎中的禁忌,但凡是纸扎用品,不到用的时候,千万不能点上眼睛。

也传说街上的亡魂没有肉身,像这种人形纸扎,一旦画上了眼睛,亡魂就会寄宿到纸扎人身上。

也就经常有亡灵贪恋人间,不愿进入阴司,不愿轮回的事,这种事比比皆是。

如果遇上个赖在你家的阴灵已经算倒霉了。

虽说阴阳缺一不可,可是阴灵长时间和人在一起,会让人倒霉的。

在退一步说,如果你时运不好,遇上个恶鬼,要你命都说不准,所以这事细思密恐,老杨头也遵循这个规矩。

“咚……”

忽然一个黑衣女人,咚的一声摔倒在地,吓了老杨头一跳。

老杨头低头一看,女人穿着一身黑衣黑帽,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从额头上卷曲的头上,不断流下湿漉漉的雨水。

借着昏黄的灯光,女人失去作用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老杨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迅速窜满整个屋子,遍布在屋中的每个角落。

“撕~”

老杨头家中养的大白猫,鼻子微微抽动一下,忽然发疯似得撕嚎一声,吓得老杨头心猛地串到了喉咙。

要知道家中这只大白猫温顺可爱,从来没有这样过。

而且外面明明没有下雨,为什么女人满身雨水,还穿着怪异,而且看女人的眼神,好像还是个睁眼瞎。

老杨头在低头一看,天啊,黑衣女人双脚踮起,根本就未沾地,让老杨头毛孔迅速的抽出了一下,一张脸跟蜡黄似得,吓得不轻。

这还不算什么,老杨头眼睛就这么一瞟,觉得黑衣女人不对劲,她的肚子微微隆起,似乎怀孕了,又加上此女人双脚根本未曾落地,不出意外的话,绝对是一只鬼。

老杨头做纸扎生意多年,遇到的怪声不少。

可是这一撞还是头一遭,吓得浑身打了一个颤抖,道:“你想要干嘛?”

“老人家,我不想为难你,我承认我不是阳世之人,我也是看到附近只有你这家店铺还有灯火,所以我才求你帮忙的。”

老杨头一看对方可怜楚楚,倒也不害人,这才把心放了下来,问道:“你想要我帮你什么?”

女人干瘦的手撩了一下头发,说道:“老人家我被人奸杀而死,就在村外的山沟里,一尸两命,那人杀我后,就直接把我的尸体丢在那山沟里。”

老杨头知道村外有个壕家沟,听说是打仗的时候,挖下一条深沟,大概有五六米深,而且那处地方比较偏僻,也由于过去打仗死过人,所以经常发生一些诡异的事。

“你想要我干嘛?”

“老人家,我只想要你替我收尸,然后把尸体送回张家庄,交给我丈夫,好让我和未出生的孩子有个归宿。”

女鬼说完楚楚可怜的流下泪水,老杨头一看女人可怜的模样,那微微隆起的肚子,开始可怜起女人,叹了一口气说:“你也是个可怜人,好,今天你在前方带路,我老杨头就陪你走一遭。”

女鬼一听老杨头终于答应要帮她收拾,跪了下来给老杨头磕头,老杨头连忙阻止,说:“受不起,受不起,赶紧起来吧。”

夜色如墨,硕大的月亮躲在云层里,使得整个月亮朦胧,如同蒙了一层薄纱,大地万物也静悄悄的,一人一鬼就这样走在僻静的山路间。

路上,老杨头的影子被拉的老长,拖在后方,老杨头看着前方的女鬼便问道:“你生前可是张家庄人,之前我听你说起张家庄。”

“是。”

“张家庄有个百岁老人你知道不。”

女鬼点了点头,摸着肚子点了点头,说:“张家庄的百岁老人谁不知道。”

“对了,你出事后,丈夫肯定到处找你吧,我把你的尸体带回去后,他定是上伤心死了,这可是一尸两命啊。”

女鬼叹了一口气,说:“唉,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实在不舍得与我老公阴阳分割,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老杨头点了点头,也就不在说什么。

这一路上,老杨头闻到女鬼身上有股香味,便打趣问道:“你身上怎么还有香味啊。”

“不满老人家,我死后身上带着香包,所以死后也会有香味窜出,老人家是不是我身上的香味太浓了,你不习惯。”

老杨头笑了笑说:“没有,没有。”

很快的女鬼把老杨头带到那片深沟,指了指黑漆漆的深沟说:“就是这下面。”

老杨头朝着深沟看了一眼,说道:“你的尸骨真的在这下面。”

“是啊。”

“可是现在黑灯瞎火的,就算下去了,我也看不到啊,我看不如这样,要不我就在这里守一夜,等到明天天亮后,我在下去。”

女鬼一听改口说:“老人家要不要到黎明时分,你在下去吧,那时候天蒙蒙亮了。”

“这也行。”

就这样,一人一鬼坐了一大个晚上,相安无事,到了快到黎明的时候,也就是卯时,大概五点到七点的时间。

这个时间也是最为阴的时刻,除了子时,亥时外,卯时是阴阳交替的时候,这个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然而,卯时一到,老杨头拿着一张朱砂符拍到女鬼的命门,也就是额头上,只见额头上冒起一缕缕青烟,女鬼身子摇晃,一个踉跄道:“老人家你不帮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害我,你这样跟那贼人有什么两样。”

“哼,臭毛鬼!你还好意思装良家妇女,我呸!”

原来这只鬼叫做臭毛鬼,全身奇丑,体毛奇长,他的毛到底有多臭?据说比最臭的大粪还要臭,臭到了可以熏烂肌骨、熏穿肠胃,即使它用嘴巴呼吸,还是会呕吐不止。为了去掉这个烦恼,他会不停地撕扯体毛,撕得混身是血、肌肤崩裂,但毛还是会不停地从伤口长出来,让他更加痛苦。

正因为他的内脏,肠子全都腐烂了,腐烂气体冲刺在肚中,让她看起来好像怀孕似得。

而且这一路上,老杨头早就闻到了臭毛鬼身上的臭味。

“好你个老家伙,你怎么知道的,我身上可是放了香包的。”

“放了香包也没掩盖你身上的臭味,再说了,我做的纸扎生意,遇到的事可多了,我的大白猫也从未那样撕心裂肺的的叫过,而且之前我早就试探过你,张家庄哪有什么百岁老人。”

“好你个老家伙!啊~”

一声惨叫声在战壕沟响起,天空上方一道白光刺下,底下一道浓烈的青烟直冲天际,直到化为乌有。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