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红衣报仇 > 详细内容

红衣报仇

作者:忧伤的歌  阅读:1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张兆龙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父亲是上市集团的董事长,全市的首富,他们就张兆龙这么一个儿子,自然娇生惯养,名车好房只要是张龙想要的,父亲就一定给。

张兆龙生性好色,喜欢玩女人,夜店也是他经常去的地方,这里的人一见张兆龙过来,就美女围绕,张哥张哥亲热的喊。

张兆龙有钱,这里的女人全都主动送上门来,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挑战力。

夜店霓虹灯闪速,气氛下显得暧昧,一群刚进学校的大学生,青春洋溢,她们今天来到夜店,庆祝她们成功进入大学。

陈秋长得靓丽,皮肤雪白,在一群大学生中显得特别扎眼。

张兆龙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陈秋身上,申通看着张兆龙直勾勾的表情,笑道:“张哥,若你看得上,我帮你把那位大学生勾过来。”

张兆龙抬腕看着劳力士手表,抚了抚头发,道:“还轮不上你。”

“嘿嘿,是是是,我怎么给忘了,张哥可是调情高手,多少妹子不被张哥的帅气倾倒。”

“哼。”

张兆龙冷眼看了申通一眼,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不过他也有这个实力,然后大步向着前方走去。

申通看着张兆龙的背影,道:“我呸!什么东西,不是看在你有钱的老爸份上,你以为我愿意像条狗似得,整天跟着你,不就出生好点,长得帅点,有什么了不起。”

申通的父亲是张兆龙父亲旗下员工,申通除了有个没钱的老爸,出生差点,长得不比张兆龙差,申通的父亲为了申通的前途,让申通巴结张兆龙,哪怕给他当个马仔也行,至少也能捞点好处。

无奈人穷志短,申通也只能整天阿谀奉承在张兆龙身边。

张兆龙走到舞池中间,径直的向陈秋走去,由于张兆龙长得又高又帅,又是夜店的名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陈秋,哇,你看,那个帅哥朝你走过来耶。”

身边的同学激动的快要叫起来。

无奈这些大学生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根本不知道水有多深,陈秋也满眼含春的看着张兆龙,那颗心都要跳出来。

“美女,可以和你一起跳舞吗?”

“恩。”

陈秋的脸色微红,点了点头,就这样两人慢慢聊起来,然后张兆龙又请陈秋喝酒,只是到了十一点多,陈秋急着要赶回去和同学离开了。

不过张兆龙就是喜欢这种学生妹,清纯有朝气,不像夜店的女人妖娆妩媚。

接下来,张兆龙又连续约了陈秋几次,分别以请吃饭,逛街为由,张兆龙也成功吊到陈秋,为她买衣服买包,满足了陈秋所有的虚荣心。

一个月后,陈秋拉着张兆龙说:“阿龙,我们结婚吧,我已经怀孕了。”

“什么!结婚?怀孕?”

对于张兆龙来说,结婚还早着呢,他根本没这个打算,再说了他这么有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可不想早早结婚,被某一个女人套着,可是这傻女人竟然以怀孕为由逼他结婚。

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了,张兆龙对于这种女人,应付的得心应手。

他给了陈秋一张卡,说道:“这里面有十万块钱,你把孩子打了吧,然后我们分手。”

陈秋如同晴天霹雳,不相信这是真的,拉着张兆龙求道:“阿龙,你告诉我,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行不行,还是我不够漂亮,要不我去整容好不好。”

张兆龙无情的看着这个女人,一把推开她,说道:“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不过我也玩腻你了,你也听好了,从今以后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张兆龙,你还是人吗,你居然……”

陈秋的话还没说完,迎面走来一位大胸美女,朝着张兆龙扑了过来,撒娇道:“阿龙,她是谁啊,你干嘛跟她说话。”

“宝贝,她只是问路的,乖我们走。”

两人当着陈秋的面热吻一番后搂腰离去,陈秋的泪水涟漪落下。

夜晚十二点,风呼呼刮着,吹的树木啪啪作响,仿佛鬼哭狼嚎,让人不寒而栗。

陈秋坐在化妆镜前,也不开灯,只是透着外面的月光照射进来,把屋中照个昏黄。

陈秋穿着一身鲜艳的红裙,对着镜子,仔细的描眉,又涂上鲜艳的口红,穿上张兆龙送给他的高跟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说道:“我不信,我这么漂亮,你居然不喜欢,我不信,我不信……”

陈秋拿起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很快的电话那头传来张兆龙气喘郁郁的声音。

原来张兆龙正在和大胸女人在床上风流,接到陈秋的电话,更加兴奋了,陈秋只听到那边女人一阵浪叫,张兆龙也不断嘶吼,然后慢慢说道:“陈秋,你真是个贱女人,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不要你,你听不懂吗?”

“阿龙,我们视频吧。”

“有病吧。”

张兆龙还是跟陈秋视频了,他看到陈秋画着浓妆穿着一身鲜艳的大红裙,整个人就跟鬼似得,幽幽的说道:“阿龙,你看我美吗?”

“你跟你鬼似得,好了,我不想陪你疯了。”

“我美吗?”

陈秋继续追问道。

张兆龙不想被烦,连连说道:“美美美!”

然后张兆龙挂断了视频,连手机也关机了。

陈秋把手机放下,以她的了解,张兆龙是不会回头的,她冷冷一笑:“我美你却不要我,我会让你后悔的,阿龙。”

陈秋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终于到了十一点子时。

传说子时的夜晚阴气最重的时候,若是这个时候穿上红衣自杀,将会变为厉鬼。

陈秋看着房梁上挂好的绳子,把头慢慢的放了进去,高跟鞋将凳子一推,随着哐当一声,陈秋整个人手舞足蹈的挣扎了一会,到了后来,她手脚垂直下来,已经死掉了。

这天,张兆龙又在酒吧喝酒,申通说道:“龙哥,你知不知道陈秋上吊自杀了。”

张兆龙听后,手有些发抖,不过镇定的说道:“她死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杀了她。”

“可是,龙哥你知道啊,陈秋是为你而死,听说她死前涂着红指甲,穿着红裙,还有红色高跟鞋,就是你给他买的那双,而且我也听人说,穿着红衣死的人,怨气很重,死后很容易化为厉鬼!”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