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怪叫声 > 详细内容

怪叫声

作者:情无法继续  阅读:5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怪叫声,吵醒了睡梦中的季雅茉。睁开眼,窗户外面的天色还是漆黑,如墨般的浓厚。她伸手摸向枕头边,摸到了手机。按亮了手机屏幕,看时间,凌晨三点多钟。窗户外面的怪叫声还在继续的传来,拖着长音,一声一声的传入她的耳朵。

"该死的野猫!"她咒骂了一句。昨天,这只野猫就在窗户外面怪叫,吵醒了她。气恼的随手抓过床头柜上放着的尖刀,打开窗户,朝着怪叫声传来的方向,将手中的尖刀丢了出去。野猫发出了一声更加刺耳的怪叫声,然后,季雅茉的耳边一片清静了。今天,她起床后去草丛中寻找,却找不见了夜里丢出窗户的尖刀。

季雅茉亮了灯,下了床,到厨房,弯腰在垃圾桶里拾起一只香蕉皮。手指尖捏着香蕉皮,回到卧室的窗户边。打开窗户,外面漆黑一片。窗户里的灯光照不进屋外面的夜幕,照不见发出怪叫声的野猫。她辨别声音的来源,照准了那个方向,抬起胳膊,把捏在手指尖的香蕉皮抛了出去。窗户外面是没膝盖的草丛,香蕉皮抛落在草丛中,发出响声。野猫的怪叫声被打断了,季雅茉的耳边清静了。她关上窗户,躺回床上继续睡觉。

怪叫声又响了起来,比较之前,更响,好像野猫距离窗户近了。她再次的起床。这次,她进厨房不是从垃圾桶里拾香蕉皮了,改成将整袋的垃圾扎紧了袋口,从垃圾桶里提出来,提着返回了卧室。提着走到了窗户边,打开窗户,辨别出一片夜色中,野猫发出怪叫声的来源方向。双手合力,将手上提着的一塑料袋垃圾,用力的朝窗户外面的一个方向抛了出去,抛入了黑色的夜幕中。一袋垃圾抛落荒草丛中后发出了轻响,野猫的怪叫声随即被打断了。季雅茉的耳边再次的清静了,舒出了一口气。用力的从窗口抛一袋沉甸甸的垃圾出去,也是要消耗体力的。关上了窗户,季雅茉再次的躺回床上。

头刚沾到枕头,眼睛还没有合上,就又听见了野猫的怪叫声。这次,怪叫声距离窗户的距离更近了,也就听着更是清晰响亮了。季雅茉看向窗户,两次开窗户朝外面抛物,拉开来的窗帘也就偷懒没有再拉合上。灯光中,窗户外面是一片漆黑。隔着一层玻璃,好像有一道黑影,正在窥视着她。季雅茉从床上跳下来,抓过枕头边上放着的手机,按亮了电筒模式。雪亮的白光打在窗户玻璃上,仍透不进窗外的夜幕,照不见那个在窗外的夜色里隐藏身形的,正在窥视她的黑影。应该把窗帘拉合上。季雅茉因为害怕而全身颤抖,听着那从窗户外面继续传来的怪叫声,越来越近了。突然,一张黑色的脸贴上了窗户,睁着一双绿色的眼睛。

"啊!"季雅茉尖叫起来,转身就逃出了卧室,朝屋门逃去。想逃到外面,逃去邻居的家里寻求保护。屋门扣着保险锁,急于逃命的她忘记了这一点,转动门锁却因为保险装置而转不动。身后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一股阴冷的风呼的刮到了她的脊背,冒出了冷汗的脊背上一片冰凉。一个激灵惊醒了她,才想起来,转不动门锁是因为没有打开保险装置。

正坐在电脑前晃动鼠标的陆霏,听见游戏音效都没有能盖过的惨叫声,惊的她摘下耳机,起身跑到了屋门边。却不开门,隔着屋门听外面传来的惨叫声。睡在卧室的丈夫也被惨叫声惊醒了。他跳下床,顾不上穿拖鞋,光脚冲出了卧室。和陆霏一样,也没有打开屋门,和她一起,隔着屋门听外面传来的惨叫声。

警车鸣笛,一路呼啸着,驶到了报警人在110中说的地点。是城郊村,待拆迁了。大部分的房屋是黑漆漆的窗户没有灯光透出,只有几户分散其中的房屋有灯光,透出了窗户和敞开着的屋门。屋里住的人在警车鸣着笛驶进城郊村时,纷纷的开了屋门出来。约十分钟前,惨叫声打破了夜的寂静,惊动了仍居住在这片城郊村里的几户人家。都和陆霏夫妻俩一样,缩着脖子躲在家里,隔着紧闭的门窗,听外面传来的惨叫声。又坚持了十多声,才没了声音。

众人仍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查看。等着警察赶来,才壮了胆子,纷纷从屋子里出来了。季雅茉租住的屋子敞开着屋门,地上一道血腥的拖痕,直拖到了里屋的卧室里。她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半身是一片血肉模糊的。已经停止了呼吸,没有抢救的必要了。还有一道大型猫科类动物的足迹,从尸体边的血泊中走出来,跃上了卧室的窗台,钻出了打破的窗户。血足迹继续,跳下了窗台,走进了草丛中。警方以老虎伤人至死结案了,转交烫手的山芋,由部队接盘。士兵们端着麻醉枪,在方圆百里地展开搜捕老虎的行动。城郊村的拆除工程因这起出了人命的意外事故,推动着提前了。

陆霏夫妻和另几户租住在城郊村里的人家,因为此事反而得了好处。政府给了他们安置房的门钥匙,月租是之前租住在城郊村时的一半,还进入了城区,距离打工的地方更近了。他们高兴的搬家住进了安置房。一个星期过去了,出没在城郊村中伤人至死的老虎,还是没有被搜捕到。只在草丛的深处发现了一只死了的黑猫,尸骸上插着柄尖刀。

这天的夜里,陆霏夫妻从外面吃喝了喜宴回来,进了家门就躺上床睡觉。都喝了酒,睡起觉来又香又沉。陆霏做了个梦,在梦中,她又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城郊村。梦见了季雅茉,站在敞开着门的屋子前,问她:"为什么不出手救我?"陆霏从梦中惊醒,她睁开眼睛。城区里到处都有不夜的灯光,即使家中关了灯光,也不是完全的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能隐约看见,骑在身上一个黑影的轮廓,睁着一双绿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啊!"陆霏发出了一声尖叫。警察接警赶到了现场。陆霏夫妻居住的安置房,紧闭着屋门,一群被惊动的住同一栋楼的邻居们,已经聚集在屋门前。警察强制的将门打开,一股血腥气味扑鼻而来。

陆霏夫妻俩死在床上,一片血肉模糊。窗户敞开着,靠进窗上锁栓的地方,玻璃是破损的。凶手就是敲破了窗户玻璃,伸手进来开了锁栓,从敞开的窗户进入卧室行凶。床边的地上,有沾血的足迹,是人的。根据脚印大小来判断,是个女性的。从床边一路走到了窗户边,就消失不见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