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僵尸墓 > 详细内容

僵尸墓

作者:守护你,我会陪伴  阅读:17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从小就对盗墓这个行当颇有兴趣,好像探险,充满了未知和刺激。

说起这个兴趣爱好养成,还是先说说我的父亲的工作。

他也算一个考古的一份子,哪里发现大墓他就去哪里,帮助考古学家发掘古墓。

工作不忙了,他会第一时间回家。也经常跟我讲一些有关考古的知识和一些离奇事件。

那是我12岁的那年。

在秋天。

那天正好赶上学校放假,我在家里写着作业,父亲回来了。

我欢天喜地的凑到他的跟前,软磨硬泡的让他给我讲故事。

父亲说,前一段时间发掘了一个古墓,经历了一些奇怪的事,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他当时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发颤.

一个古墓,有什么稀奇的,你们考古扒人家的坟墓,又不是一座两座了,现在竟然有些害怕了,不可能啊,你胆儿一直挺肥的。

父亲看我嘻嘻哈哈打岔,直接赏我一个脑奔儿。

当时真的好痛,我眼泪都流下来了,父亲接着说,当时找到古墓的入口,在一个密室里发现一个棺椁,棺椁硬如钢铁,拿着大锤猛砸不会损坏丝毫,当时我一听就知道骗人的。

父亲看到我的表情,直接拿出一袋大白兔奶糖,笑嘻嘻的问我信不信?我坚定异常的说,绝对信。

我好奇的询问他,象钢铁硬的棺椁,你们要如何打开?

当时父亲勾起了我的好奇欲,就像一块埋在土里的石头,不挖出来,你永远不知道它的形状。

我满怀期待的等着父亲的答案。他们会想出什么办法来打开棺椁呢?满眼小星星看着父亲。

父亲神秘兮兮的告诉我,当天晚上,他们并没有找到打开棺椁的方法。

当时我就给他父亲大大的鄙视。什么人呢,没办法就没办法呗,还给我搞的那么神秘,让我白白期待了那么长时间。

想想就来气。

父亲接着说。

第二天的时候。

大家睡醒了。到了墓室坑,竟然发现那个棺椁,竟然不可思议的打开了。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有的是一堆毛发。不像是人的毛发,人类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毛,那毛多的,和猴子有一拼。

颜色也挺奇怪的,有些发红,有些发绿,难道古代人也时兴染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理解。

刚开始大家以为是盗墓贼出幺蛾子。想用这种办法来迷惑我们。

可是周边并没有脚印。难道是盗墓贼踩着空气来偷棺椁。不可能啊。

大家苦苦的寻找,也没有找到丝毫的蛛丝马迹。

这一下子让大家伙儿都有一些抓瞎,既然没有盗墓贼的光临,棺椁怎么会打开呢。

在前一天大家想尽各种办法打开棺椁,可是都是无功而返。据当时棺椁坚硬的程度,用一般的常规手段是打不开的。要想打开,只有一个办法,用炸药。

炸药的威力大,动静也不小。

一队的考古人员也不是聋子,用炸药的话肯定会发生剧烈的响动和晃动。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还有另一种可能。

这个坚硬如钢铁的棺椁,里边并没有什么古尸,只是古代哪位达官显贵,布下一个假墓吧,让人混淆视听。以便躲避仇家的报复。

在古代有很多历史名人,都会这样做。为什么?你想啊,想要爬那么高的位置,肯定要得罪人呢。

争权夺利的时候不得搞死几个人呢。你搞死人家,家里肯定不同意,生前风光在位,死了还有几个人怕,在古代又流行鞭尸,敢问哪个不怕?

这些因素大家都考虑到了。他们可以认为这个古墓是一个假墓。那个重达2000斤的棺椁可不是开玩笑的。想要打开更是难上加难。

一时之间谁也看不出这个棺椁无缘无故打开。就连考古学家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他们经历那么多的古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离奇的事情。

大家一致决定,今天晚上在这里蹲坑守候,看看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当时我父亲就不干了。说晚上蹲坑守候,这是加班,要加钱的。

那位领班的考古学家,当时脸就黑了,你就那么缺钱吗?为国家做出一点贡献不好吗?

尽管不情愿,领班的考古学家还是给了我父亲加班费。

当时我父亲美滋滋,晚上什么事也不用干,就在那里蹲坑,又能挣上工资。

这种好事哪里找?

吃完了晚饭,大家伙儿一起找了一个隐秘的地点,蹲坑守候,希望看到一点出乎意料的场景。

人们总说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蹲守了两个小时,毛情况也没有。

按我父亲的话说,这蹲的真难受,真想拉屎。

俗话说得好。平静的夜晚总会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

这也不知道是谁说的真的实现了。

到了晚上一点钟的时候。大家伙已经困得不行了,有的人两只眼睛已经开始打架,而我的父亲更是直接睡着了。

父亲说,当时他睡得正香呢,梦见自己回来了,给我带了两袋大白兔奶糖,好梦还没有做完就被人拍醒。

“别睡了。”那位领队的考古学家小声的对我的父亲说道:“有情况。”

美梦被人打搅,我的父亲心情很不爽。难道你叫我起床就为了这六个字吗?

当即我的父亲就回答了他两个字。了解。

什么跟什么呀。领队的考古学家气不打一出来,你了解什么呀,跟你说六个字你就了解了。

父亲无奈的耸了耸肩,随你便喽。

领队的考古学家也不再搭理我的父亲,把头一扭,继续观察情况,父亲当时也看一下那个方向。

突然之间,大家伙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棺椁的下面。

在那个巨大的棺椁下,厚厚的土层中,竟然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干枯褶皱活生生的像一具干尸的手,没有一丝血液,接着又是另一只手,之后慢慢整个身子从土层出来。

干瘪的身体,犹如一具行走骷髅,这种怪物又让大家伙俗称为僵尸。

僵尸就是尸体发生了变异,大多数都会出现在阴气极重的地方,按照现在科学的说法,僵尸的形成是因为细菌,细菌能腐蚀肉体,也可以让肉体变异,与其说是僵尸,不如确切的说成是细菌。

僵尸的身体变成了细菌的繁殖场,别让尸体的大脑发生变异,让这种怪物具有了行走的能力和攻击。

大家伙儿在隐蔽处看着这具僵尸,谁也不敢吭声。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引起这个怪物的注意。

传说中僵尸是一种很厉害的怪物,水火不侵,力大无比,僵尸有等级,在僵尸晋级时,总是会钻进土层,默默的发生蜕变。

大概也可以解释了,其中无比的棺椁会莫名的打开,僵尸复苏,用他那一身的怪力,推开棺椁的盖子,趁机爬了出来,就近钻进土层里睡觉。

估计我父亲所在的考古队,拥有的武力道具,也只有两把小铁锹而已,跟人家僵尸干一下,只能是一面倒的局面。

当时我的父亲只有一个信念,我退出好不?我不玩儿了。

父亲的心中特别想跑,但是又怕枪打出头鸟,想了想做乌龟也挺好,静静的趴着。

大家伙的心态都是一致的。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你这个大僵尸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大家伙儿就这么静静的趴着,这只僵尸刚刚复苏,看着也没有什么活力,只是在那傻傻的站着,一动不动。

一大帮人跟僵尸玩起了耐力游戏,敌不动,我不动。

众人心里这个恨。僵尸老兄,没事就回去睡觉觉呗,你在这装电线杆子呢。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快要接近天亮的时候,那位摆造型的僵尸,又钻进土层里睡觉了。

看到僵尸彻底钻进土层里。大家伙们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等到天亮了。

大家伙一商量,把这么一个祸害置之不管,如何对得起周边的群众?

为了响应党的号召,为人民群众服务的精神。

他们决定合力灭杀僵尸。

他们先是找来了挖掘机,又在附近的镇上买了几袋白灰,先是把买来的白灰放在,一个事先挖好的大坑里,用水管浇上一些凉水,不一会的功夫,大坑里的白灰开始冒泡,热气腾腾。

让挖掘机直接把睡觉僵尸挖出来,众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生怕将是现在暴起伤人,可是睡一觉的僵尸竟然一动不动。

他们不知道僵尸的生物钟,正好和人相反,一个是白天干活,晚上睡觉,而僵尸正好是白天睡觉晚上活动。

看到僵尸没有暴走,人们心中松了一口气,可是暴露在阳光里的僵尸,被阳光这么一照射,直接泯灭,化成灰了。

当时大家伙的心凉了。什么情况?有没有搞错?搞了这么大的阵仗,你说没就没了,有没有考虑我们的感受?

领队的考古学家对着大家说,该干嘛干嘛去。

坐在板凳上看好戏的父亲,拍拍屁股,完了,领队的头,这钱白花了。

听完父亲跟我讲的,当时我就知道了,僵尸并没有那么可怕,在阳光下,那就是个渣渣。

直到现在,父亲讲起这事儿,那是满脸的骄傲,没事儿就给我炫耀,你老子,我可是杀过僵尸的人。

我淡淡的给他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