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盗墓的那些事儿 > 详细内容

盗墓的那些事儿

作者:桃子,她爱阿狸  阅读:13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今天和大家说一下盗墓的事。

自古以来偷坟掘墓都是会遭天谴的事情,从古代到现在一直有盗墓贼的存在,盗墓贼也分级别,三两个人挖富人家的坟包,这些只能算一些小打小闹上不了台面的盗墓贼。在历史上鼎鼎大名的盗墓者有很多,他们的目标是那些皇陵。

故事要开始了。

说在河北遵化县的县城里,进入了三伏天儿,天上像下了火一样,热得人苦不堪言,在县城中两旁摆了很多卖西瓜的摊儿,又沙又甜的西瓜十分畅销。

一位老人到一个西瓜摊买西瓜,摊主十分热情,跟老人拉起来闲唠,这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慈禧墓,这位老人也是十分有兴致,说起话来,那是竹筒倒黄豆,知道多少,那是说多少。

这个西瓜摊的摊主,听得那叫一个认真,可以说话的老人递上一根香烟,对老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流氓军阀孙殿英,那个是在民国时期最有名的盗墓贼,就在遵化市昌瑞山,光天化日之下挖掘慈禧墓。

摊主鬼头鬼脑的,一转眼珠问:“您老说这慈禧太后的墓里,得有多少的金银珠宝啊!”

一提起这个珠宝,老人洋洋得意说:“我说老兄弟,你可算是问对人了,我是本地人,我的爷爷可看到过那场面,那叫一个大,听我爷爷说那金银珠宝拉了有几十口大箱子,光是白银就得几十辆大汽车啊!”

老人吃了一块儿摊主递来的西瓜,接茬说:“孙殿英这个流氓军阀,可真不是个东西,纵然那个慈禧老娘们儿不顾国家只管享受,但是死者为大,他千不该万不该,去动慈禧老娘们儿的尸体。”

摊主说,“老人家,你说这茬儿我知道,慈禧嘴里含着夜明珠,孙殿英见财起意,找来士兵去撬开慈禧的嘴巴取夜明珠,谁知道他的手下,手一滑,夜明珠直接掉进慈禧的喉咙里,孙殿英就命人用刀劈开慈禧的尸体,从她的肚子里才拿到了那颗夜明珠,而慈禧的尸体也变成两半,场面惨不忍睹,。”

生前享受一生的慈禧,死后却落得如此下场。

说起这个慈禧太后,那可是历史上著名的奢侈太后。生前酷爱珍珠、玛瑙、宝石、玉器、金银器皿。死后棺内陪葬的珍宝数不胜数。

老人又和摊主说了一阵,提起自己的西瓜回家了,这个西瓜摊主心中可是活泛了起来,他可不是卖西瓜,是个倒斗的。

这个西瓜摊的摊主名字叫陆老九,门派是发丘门,又称发丘将军,在盗墓四大派里边儿也是数得着的,早些年是跟着自己的师傅盗墓,总是小打小闹,也捞不到什么油水,看着别人发大财,他也眼红,这几年有了人脉,自己拉了一票人出来单干,挖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墓,尝到了一些甜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眼界高了,就想做几笔大生意,这一段时间,他把目光盯在慈禧墓。

在此处要说一说,以免各位看官有些糊涂,不是在民国期间流氓孙殿英早就把慈禧墓给盗了嘛,难道从事盗墓行业十几年的路老九傻吗?他可不是个傻子,大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年孙殿英只是把慈禧墓给掘开了,但是在墓葬里分为主墓和副墓,当年孙殿英掘开的只是慈禧墓,还有一些小墓从未挖掘,这事路老九是从哪知道的?那是一次在酒桌上听到自己的同行酒后说话听到,当时酒桌上人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他们两人,他的那个同行多喝两杯,有些高了,无意间说漏了嘴,他的那个同行本来是想自己悄没声儿的把墓盗了。谁知道酒后说出了这个秘密,这才让陆老九得知了这个秘密。

杜老九心说了一句老子也要当孙殿英,就匆匆收了西瓜摊,回到自己住处在遵化县城紧挨着公安局的一个大杂院儿,这哥们也是真强悍,竟敢在公安局的旁边居住,按照他的话讲,你们懂什么?这才叫灯下黑,他却不知道这次盗墓之旅,差一点要了他的老命。

说起这个孙殿英可是有说头,当年那可是震惊民国的盗墓贼。

在民国期间,流氓军阀孙殿英在河北省遵化县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盗陵。容我慢慢给您讲来,(先来一个小故事开开胃。)

说起流氓军阀孙殿英,此人气运极好,孙殿英,是河南省永城人,本名孙魁元,号殿英,人们大都叫他孙老殿。

民国初年,军阀连年混战,割据为王者比比皆是。孙殿英也拉起了枪杆子政权,称雄一方。

升官儿的经历,咱们从简而说,孙殿英外号又叫十姓家奴,投靠各地军阀,是个有奶便是娘的主。

前言说到挖坟掘墓遭天谴之事。这可不是空口说大话,流氓军阀孙殿英在晚年十分悲惨,还发生了很多怪事。

每日做噩梦,身上生起烂疮,找了多少郎中,吃了多少药也不见好,心里总是提心吊胆,身体也是越来越差,脾气越来越暴躁,在家中,只因一个丫头多了一句嘴,就掏出手枪,打死那个丫头,身边的部下和家眷都人人自危,生怕惹得孙殿英不高兴,给自己一个黑枣吃。

就这样逍遥法外。20多年后,与人民解放军为敌。在人民解放军解放河南汤阴的战役中,终于被解放军生擒,后死于战犯收留所中。

据说死状凄惨,全身上下长满烂疮,浑身一股恶臭,活生生像一具发臭的尸体,每日只能苟延残喘,人们当众不敢说孙殿英是被鬼缠身,在当时那个年代公众说鬼神之事,都是封建思想活动,私下里说什么的都有,孙殿英在自己58岁时死了。

咱们书归正传,接茬儿说路老九。

前言说到陆老九的门派是发丘,发丘摸金之辈,始于后汉,实为一脉,南宋末年以来便无发丘之说,并称摸金校尉,分金定穴,无师徒传承之名份,唯以发丘印、摸金符、等物为凭,进退有章,攻守有法,盗亦有道,鸡鸣灯火灭不摸金,盗不离道,敬鬼神而远之。

陆老九回到自己的大本营,他的手下,一看到他回来了,急忙围作一团,等自己的大把头说话。

陆老九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晚上我们去摸金。”

众人十分兴奋,恨不得喊上一嗓子好,可是望了望旁边的公安局,只能把到嘴边儿的好字,生生咽进肚子里。

开始准备工具,众人忙活开来,路遥九掏出挂在脖子上的摸金符,穿山甲的爪子制成,黑驴蹄子,专门用来对付不老实的粽子(也就是僵尸),糯米、洛阳铲、工兵铲、狼眼手电、探阴爪,说起这个探阴爪要和大家好好说道说道,飞檐走壁的工具,俗话说,下洞容易出洞难,没有这个东西,不知道多少摸金校尉要在地下陪老粽子了。

他的军师孙伯山,外号老狐狸,拍了拍陆老九的肩膀,“大坝头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

陆老九一扭头说:“咱俩什么关系,你这老小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孙伯山说:“大把头,今天9月5日,农历七月十五。”

陆老九一拍自己的大脑门儿说:“你看我这脑子,今天是鬼节。”

中国有三大鬼节,分别是清明、中元、寒衣。但是我们常说的鬼节,指的是中元节,也就是常说的7月半。

农历七月,中国习俗上称它为鬼月,为此月鬼门关大门常开不闭,众鬼可以出游人间。

陆老九当然知道鬼节是什么日子,你四个字邪门的很。

孙伯山说:“我不得在倒斗之前泼盆冷水,今天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几天中的一天,这次倒斗咱可得掂量掂量,别到时候出什么娄子,我可是听说慈禧墓你所在的地方叫瑞山,那里没有人烟,就连一些野兔山鸡这种小型动物也没有,这事儿蹊跷的很啊!”

陆老九说。:“可是话我已经说出去,弟兄们憋了这么长时间不出去活动活动,他们肯定有意见,今天我们多准备一些黑驴蹄子和糯米,就是墓里边有几只大粽子,老子也不怕他,我就不信我这沾满糯米的大刀,砍不死他丫的。”

孙伯山也不再多言,他知道大把头今天主意已定。自己说什么也白搭,钻进人群中和大伙一起忙活开来。

头几年在遵义县城发生一件离奇的事情,那一天也是鬼节,经常做熟食买卖的皮五,给自己死去的老母亲烧纸。县城里明文规定不让在大街上烧纸,皮五开着自己进货用的电动三轮车,心想城里不让烧,那要去郊区烧纸,到了郊区一个无人地带,拿出黄纸和一些冥币烧了起来,说这话烧完就要回家,抬头一望,场景大变。哪里还是郊区,到处都是乱坟岗。一座一座的坟墓,十分不规则,有的都露出了棺材板,腐朽的棺材板看着十分脆弱,一脚踩上去,立刻出个大洞。

皮五心想今天晚上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撞邪了。

虽然心中害怕,但是今天怎么着也得回家呀,他可不愿意在这个乱坟岗子上多待一秒钟,突然他发现前方有一盏灯,十分明亮,俗话说得好,有灯就有人家,他直奔灯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上前去,发现是一位提着一个马灯的老太太,可是他怎么也看不清这位老太太的脸,她揉揉眼睛还是看不清,他开口问您老人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位老太太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过身去自顾自的走起来。皮五的心中虽然不知道跟着这位老太太会发生些什么,相比在这个乱坟岗子,他更愿意跟着这位老太太走。一路上,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他跟着老太走出了乱坟岗子,回到了刚才烧纸的马路上,他想谢谢这位老太太,这次她看清了老太太的脸,他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跪在地上喊了一声妈。

阴阳化为两界,两个世界,上为阳间,下为阴间,皮五在鬼节去的郊区那条马路上烧纸,误入阴间,活人是不能和亡灵之间有对话,一旦说过话会折活人的寿命,他的老母亲做的只能是提着马灯给他的儿子带路。

皮五回到家,跟自己的家人把这件离奇的事件和盘托出,可是家人都说他说胡话。

一切收拾妥当,天也慢慢的黑下来。

陆老九一行人趁着夜色,开车来到了瑞山,悄没声儿的开始寻找墓道口,一行人刚刚拿出家伙事儿,就看到天上一道红色惊雷,直接在地面炸出一个口子。他们半天才缓过神儿来,看到是一个墓道口,陆老九高兴坏了,嘴里喊着真是天助我也,老狐狸,孙伯山却摇了摇头,一脸愁容。

陆老九说:“怎么啦?我说老狐狸,这是天大的好事,你在那儿愁什么呢?”

孙伯山说:“天降红色惊雷,此乃不祥之兆,今天我们就罢手吧,这座墓是一座凶墓啊。”

陆老九说:“可是我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今天好不容易逮住机会,这个墓的墓道口近在咫尺,如果不进去淘换两件宝贝,那可真是可惜喽。”

孙伯山小声说,你是要钱还是要命?陆老九一听事情这么严重,他盗墓也是为了求财,但是保命更为重要,这心里就生了退意。

就在他们说话这个功夫,有两个人就下了墓道,是他们这一伙人里面的大壮和二壮,这两个小子一见到墓道口,他奶奶的就像看到肉的狼一样,眼里冒绿光啊,说着就进了墓道。

啊,救命啊。

陆老九听到是大壮和二壮这两个兄弟的呼救声,急忙跑过去,打起手电筒,看到墓道口里有一堆拳头大小黑色的甲虫,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他在大壮和二壮两兄弟的身上啃噬着他们的血肉,短短的十几秒,墓道口里就出现了两具白骨,众人一看急忙往后退,陆老九招呼兄弟们赶快上车,众人上车扬长而去,坐在卡车的后面的老狐狸孙伯山,打着狼眼手电,发现车后方有一股黑色的甲虫,在卡车的后面紧紧追赶,行动速度飞快,前赴后继,少说也有几万只甲虫。

卡车开出一公里,黑色甲虫也不再追赶,好像有某种禁忌约束这些甲虫,又好似甲虫守卫那片区域。

一行人灰头土脸的回到了大杂院儿,陆老九拉着老狐狸孙伯山问那些奇怪的虫子是个啥?孙伯山只给他两个字,尸鳖。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