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催婚,催命 > 详细内容

催婚,催命

作者:爱你的全部  阅读:17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二十七岁的志高,从二十岁起就被老家的父母和祖父母们,在耳边念叨着催婚经。最初的几年,他还能以法律规定的,未到年龄不给领婚证,所以,单身着,为借口,应付了他们的催婚。几年后,比志高小两岁的表弟领了婚证,娶老婆,生孩子。老家的父母和祖父母们,念的催婚经更急了。志高躲着不回老家。当面念不到,就通过电话,隔着千山万水,在他的耳边念着催婚经。今年,志高的祖父过60岁大寿了。比志高小两岁的表弟,从打工的海边城市返回老家。一只手牵着大孩子,另一只手搂着身怀六甲的老婆,来祝寿。志高给同事们的微信群里发言:"耳边一片念经声,想出家做和尚,断了红尘的俗念。"同事们一阵嘻哈。其中一个女同事蒋薇薇,给他私聊了一句话,出了个主意:租个女友带回老家。

一句话,如黑暗中亮起的一盏灯,给了志高一股冲动的力量,继续与女同事蒋薇薇私聊。他向蒋薇薇提议:"你假冒我的女友吧!"许诺会支付一笔费用,蒋薇薇爽快的答应了。志高在饭桌上宣布,带女友回老家过节。志高驾驶着租来的汽车,载着打扮过的蒋薇薇。她比平时的职场装扮休闲,时尚,更好看了。回到老家,一大家的人同桌吃饭,志高的父母和祖父母们对蒋薇薇表现出了喜欢。听她一张嘴巴抹了蜜一般,甜甜的称呼志高的父母为公婆,称呼志高的祖父母们为太公婆,把长辈们乐的合不拢嘴。又见她出手大方,送来了包装精美的见面礼,更是欢喜。其实,见面礼是志高付的账。

蒋薇薇看在钱的份上,在志高的老家住了两个晚上。卖力的表演着,在大家的面前表现出与志高的关系是,甜如蜜糖,粘如胶漆。第三天,志高和蒋薇薇要回城了,因为第四天,单位要开工上班了。志高坐在驾驶座上,看车窗外,蒋薇薇尽职的将女友这个角色扮演到一幕剧的结束。与依依不舍的公婆和太公婆们道别,坐到车内的副驾驶座上,隔着车窗,仍不忘做戏的抹一下没有泪水的眼角。

回城的路上,志高向蒋薇薇提出:"假戏真做了吧。"因为她收下了订婚的金器,一对金手镯。志高知道价值,是成色足的老黄金。做回收的金店老板,给这对金手镯出过回收价,两万。蒋薇薇干脆的回绝了他的求婚。志高觉得,假戏既然不能做成真的,用一对至少值两万元的金手镯做报酬,代价太大。就向蒋薇薇讨要回戴在她手腕上的一对金手镯。蒋薇薇干脆的拒绝了志高的讨要,不肯将金手镯脱下退还给他。两个人在车内争吵了起来。

志高将车靠着路边停下,打开车门,下了车,打开了车后箱。里面有一些从老家带回城里的物品,从外裹的包装上解下了一截绳子。双手握着两端,用力的朝两边扯了扯。绳子够结实的,不会被他用力的扯断。拿着绳子,志高绕着车,走到车后排座位的门边,拉开车门钻进了车。蒋薇薇低头忙着用手机,对志高的动作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嘴里问了一声:"怎停在这里不走了?"继续的,手指不停的在手机屏幕上点触着。她趁着不与志高吵架的间隙,在微信群内发布消息:"刚得了一件很棒的节日礼物。"发送了,然后,好几个人在微信群里问她,得到的是什么样的礼物。纷纷猜测着,蒋薇薇却不说下文了,一个字也没有再发送到群里。不是她故意的卖关子,而是她已经不能动手指了。手机掉在了车座位边的脚踏垫子上,身体瘫软在座椅上。

志高继续驾车,驶去了老家种植树林的地方。有新种的树苗,在泥土中还未扎下根须。拔了出来,继续的将坑向下深挖,扩宽。足够将蒋薇薇的尸体蜷缩起来埋进去了,志高才停止挖坑。他把蒋薇薇的尸体从副驾驶座上拖出车外,倒退着,拖进树林深处。拖到了已经挖好了的坑边,丢进坑里,再把拔出来的树苗种植回坑,用土填平了。有了尸体做肥料,该株树苗一定会生长茂盛的。

志高驾车回城了。把车退租了后,早出晚归的上着班。蒋薇薇失联了,她的家属报警了。警察来单位调查,志高以普通同事的身份,回答警察的一般问询。蒋薇薇没把与志高之间的雇佣关系告诉别人,是志高要求的,假冒女友的事情别声张。其实,她并没打算守口如瓶,是想回城后,再向志高敲诈勒索。如果不满足她贪财的胃口,就将假冒女友的事情到处宣扬。志高没有被列入嫌疑人的名单,照常的上班工作。警察只调查到蒋薇薇在失联前,告诉关系亲密的人,接了一份高报酬的私活,做单位里一个同事的冒牌女友,姓名没有说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蒋薇薇的失联案没有进展,警察也不来单位调查了。志高感觉,自己已经安全了,就回了一趟老家。他告诉父母和祖父母们,已经和蒋薇薇断了关系,一对金镯子也退了回来。然后,他去老家种植树林的地方,再看一眼埋了蒋薇薇尸体的地方。看见埋在尸体上面的树苗,长势很好,抽出了嫩枝叶。志高更放心了。吃晚饭的时候,心情好,他还喝了几杯酒。喝的头有点发晕,早早的躺上床,睡觉了。

冷,志高被冻醒了。好像身体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他睁开眼,仍睡在老家的床上。蒋薇薇正跪坐在他的身上,眼睛翻着白。他想抬手将已经是死人的蒋薇薇从身上推开,才发觉到,身体动弹不了,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他想张口出声喊叫,嘴巴也张不开了。天亮了后,起床做好了早饭的母亲,叫志高起床吃早饭。开门一看,床上的被子掀开着,志高不在屋子里。手机也留在桌子上,没随身携带着。家里人和亲戚们出门寻找他的下落。找遍了村子里,到村子的周边区域找。找到了老家种植树林的地方,在树林深处找到了他的尸体。蜷缩着,死在一株树苗旁,地面的泥土被他生前用双手挖开了一个小坑。坑底的泥土里,有一缕长头发被挖出来,是蒋薇薇的长头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