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房子租吗 租吧 > 详细内容

房子租吗 租吧

作者:金子  阅读:152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这房子你租吗?租吗?租吗……

一个身穿白纱衣的女人双手伸向丁老大,她散乱的头发下面双眼珠突出,惨白的肤色显得脖子上一道勒痕格外的鲜红,那道勒痕直伸到耳后。丁老大感觉到她飘扬的发丝快拂到自己淌慢汗水的脸庞上了,但自己的脚却像钉到地上一般,半步也挪不动。

啊,丁老大一声大叫,睁开眼时,外面昏黄的路灯忽明忽暗地照在屋内,桌上的玻璃杯慢慢往边上移,哐铛一声摔碎。

啊,丁老二应声坐起,身体直直地挺着。

“老二你怎么了?”

“我梦到那个女人了,跟我们做掉时一样,叫我租她的房子。”丁老二战战兢兢地说。

“孬熊样,别忘了我们的偶像可是老北二王!一个死掉的娘们就把你吓成这样?”丁老大强装镇定,他不敢说他也梦到了。

这俩人是兄弟,从小警匪片看多了,再加上好吃懒做,索性做起杀人越货的勾当,并还制定人生的目标:总有一天像老北二王那样制造轰动全国的案子。

无奈俩人脑瓜也不灵光,只能模仿别人的套路。前几天在马路的灯柱上看到租房信息,是处地下室出租,俩人一合计地下室人少,好动手。找个公用电话打过去,约好到地点看房。来的是个女人,面容憔悴身材精瘦,挎着个棕色的手提包。两人大喜,进了地下室就锁上房门,无视女人的哀求用事先备好的绳子勒死了女人。令他们泄气的是包翻遍了也只翻到五十元零钞,脖子上的链子拽下来才发现是假货。两兄弟气的往尸体上踹了两脚才离开,好在这是个旧小区,没有监控,整个过程倒没费多大的事。

这种事也不是头一次做了,两兄弟用五十元买了两份盒饭吃完就把这事搁到脑后了。

但是这次怎么会有这种梦呢?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不是说人死如灯灭吗?

丁老大第二次梦到时就再也撑不住了,跟弟弟说了实话,自己心里也毛毛的。

俩人还互相安慰可能是自己太善良了,良心上不安,要不然找个庙宇烧柱香送她安心上路?她这么盘亘着不愿意投胎岂不担搁她来世做人?

俩个也不愿意跑远路,跑到隔壁的批发市场生意人自建的关老爷庙里上了一柱香,胡乱拜拜就回来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转机,两人现在一躺下就梦到那女人,她苍白的嘴唇阴阴地说,你租吧,我帮你搬家哦。糟糕的是每次醒来都发现家里少了个物件,都是些小物件。

“是不是女鬼力气小拿不动大东西,要不然就是距离远太重了拿着累鬼!”丁老二抖得跟筛糠一样。

“不是一个,是两个!你有没有发现她旁边多了一个小孩的身影,一开始很淡,最近好像越来越清晰起来。”任丁老大嘴上假装强硬,心里早就打小鼓了。

两个人拼命敖着不闭眼睡觉,敖得心都空了,两支眼皮只要一搭上,女鬼就带着绿森森的雾气出现,才撑三四天两人都不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了。

俩人一合计,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晚上决定去那地下室看看。去早了可不行,警方现在全天都在附近调查。

夜里两人蹑手蹑脚来到地下室,整个小区黑咕隆咚的,地下室尤其黑暗,是那种面对面都感受不到对方存在的黑。

丁老大牵着老二的手,一步一探地往前移,约莫到了那间门前,丁老大确定四周没人,才摸出手机打开电筒。一点白光惨淡地照到门上一个大大的十字封条,看来是进不去了。忽然灯熄了,一阵阴冷的风像从地下吹出来一样,直往两个脑门上袭去。

“大,大,大哥,手机没,没电了吗……”丁老二的牙齿碰得咯咯响。

“没电了,没电了。”丁老大清楚自己临出门才充满格电。

“啊,终于肯租了吗?我刚才都帮你们整理好了,背包即可入住哦。”一袭飘扬的白衣,一张笑得花枝乱颤但毫无人色的脸,那双突出的大眼珠子血丝越缠越多。

丁家兄弟眼前一片淡绿的薄雾,那女人上半截身子露在雾外,身后低着头的小女孩身影又清晰了许多。

“啊……”

“不,不,不,不能叫,兄弟,人和,和鬼,我们,我们现在,都都不能惹到。”丁老大捂住老二的嘴巴,没发现自己已经跪在地上了。

“多虑了,根本不会有人听得到!”女鬼阴恻恻地道。

“来来来,看看你们的房子可满意,”她的脸带着地狱的寒气抵到丁老大的脸上,

“明天,都给我搬过来!”

大门忽然打开了,就像打开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门,里面发出刺眼的光亮,俩人强打起精神来用余光扫去,自己所有的家具都在这里,摆设跟那边无二,而且——从来没有过的整洁。俩人当下心跳加速头一歪双双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俩人被一阵寒风吹醒,天还大黑着,打开手机照了照,大门上依然贴着封条,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

丁老二像烂泥一样瘫在家里,他有气无力地嚎叫,我要去自首,我要去自首,妈的,鬼比人可怕,叫他们一枪把我毙了爽快。

“不去还有别的路可走吗?真是生不如死,进去了至少我还能睡个囫囵觉。”

俩人交待完作案过程,又如实地说出自首的原因,不敢有一丝隐瞒。警察自然不信,但当把他们的描述转述给苦主――女人的丈夫时,他强烈要求见罪犯。

女人的丈夫控制力极好,他边流泪边叫丁老大把梦到女鬼后的情形再仔细说一遍。当听到旁边有小孩的身影时,他惊得停止了哭泣,问过丁老大小孩的身形及样貌后,半天没回过神来。

然后他说出了实情。那处地下室是他们花光自己所有的积蓄从别人那里买下来的,就是想有个家,随便装修了一下一家人就住进去了,可能是刚装修和地下室不通风的原因,过了一年女儿查出了白血病。夫妻两人到处借钱,但那点对治疗费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他们想卖掉地下室,但地下室没有单独的房产证,根本无法自由买卖。原先只是双方签订了合同,房主以自己早花光了钱为由拒绝收回。因为位置还算可以,两人就到城中村租个最便宜的房子,想把它租了换些差价,可是左右都知道他家小孩的事,租也租不出去,好不容易这兄弟两表示要租房子谁知却惹来杀生之祸。

而兄弟两看到的小孩就是他家的女儿,因为治疗费用跟不上,治治停停,女儿随时都会离去。

俩兄弟第一次感觉到有点内疚,当下表示自己那处房子让他拿去卖了,那处房子是父母留下来的,不算脏物。

丁老大感叹,我们就是太有良心了,到底做不成东北二王。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