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血溅盘古寺 > 详细内容

血溅盘古寺

作者:勇气小姐  阅读:6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2015年九月,刚过了旅游的高峰期,姚晴晴就报了一个旅游团去G省有名的盘古寺两日游,出发的那天是九月十二号,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又加之秋天天气并不炎热。

姚晴晴心情愉悦的踏上了开往盘古寺的大巴车,车程六个小时,一行人于傍晚十分就到达了盘古寺。盘古寺虽说是一间寺庙,可是随着近几年旅游行业的发展,在寺庙的周围形成了一个非常完善的商业区,无论是住宿还是购物,都很方便快捷。

盘古寺每天开放时间是早上就九点到下午的四点中,四点以后盘古寺就会准时关闭,关闭后无论是游客还是寺内的僧人,都不允许随意进出,只有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后,太阳升起了。寺院才可以打开大门。

据说盘古寺的这一规矩已经延续了几百年了,期间没有任何人打破过这个规矩。姚晴晴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旁晚五点钟了,盘古寺已经关门了,姚晴晴遗憾的往盘古寺寺门的方向看了一眼,竟然发现有人站在盘古寺的门口,试图闯进寺中。

“不是自己的事情,不要瞎好奇,容易送命的啊......”

一位沧桑的声音突然在姚晴晴的耳边想起,姚晴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个机灵。她向自己的周围看了看,发现并没有老人走过啊。那个声音是从哪里传来了?

“那位美女,快跟上队伍,我们要去住宿的酒店了,哎......哎....对,就是你,快点跟上队伍。“姚晴晴在导游的招呼声中,将疑问暂时压在了脑后,跟上了大部队的步伐,来到了他们将要下榻的酒店。

”这间酒店的就是我们行程中要住宿的地方,大家回房间安顿好以后,可以选择在房间休息,也可以选择去酒店门外面的夜市溜达一圈,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大家自由活动的时间了,好了大家来我这领取房间钥匙吧。“

导游说完后,将房间钥匙一一的发放给众人,姚晴晴因为不习惯于他人合住,所以特意加钱自己住了一间单间。将行李放回到房间后,姚晴晴决定去夜市溜达一圈,淘一些纪念品给家里人带回去。

盘古寺外的夜市依旧人流如织,除了当地的小商贩外,大都是来这里旅游的游客,游客出手一般都比较大方,所以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会来着摆摊。

”哎......你听说了吗?那个日子又要来了,这几天我让我家老头子将摊子上的货都甩一甩,准备回家去了。“

”哎呀,你不说我都都要忘了,我说这几天卖香烛的摊子多了起来呢。唉......真是造孽呀,上一次那可是血流成河啊,这一次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我也得让我家老头子赶紧处理货物,然后回家去。“

姚晴晴刚进入夜市就听到了两位大婶的谈话,姚晴晴看到两位大婶的摊子前放着一些当地特有的小玩意儿,姚晴晴蹲在摊子前面,开始挑选小玩意儿。原本在聊天的两位大婶,看见有顾客上门,也止住了原本的话茬。

“姑娘,你是来这旅游的吧,我摊子上的东西每一样都是在佛祖前供奉过的,买回去放在家里是可以驱邪保平安的。”

“真的吗?那可太好了,最近呀我总感觉我好想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整个人都很不对劲呢!”姚晴晴看着两位大婶听到她的话,已经开始给她在摊子上翻辟邪的饰品了,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婶,我刚才听到您二位在聊什么日子快到了呀?盘古寺有什么重要的节日吗?”

两位大婶听到姚晴晴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了姚晴晴一眼,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位大婶向周围看了看,见周围的人都忙着买卖东西,没有人注意她们,这才压低声音和姚晴晴说。

“姑娘你是外地来的,不知道我们这的历史,这盘古寺在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之前,在我们是一座凶寺,相传盘古寺的第一代住持是一位得道高僧,为了镇压一个霍乱世间的恶鬼,才建立了盘古寺,只是这恶鬼法术太过于高强,就是那位高僧以己身来镇压恶鬼,可是每过一个甲子,在封印最为薄弱的时候,这个恶鬼还是会出来作恶,最近的一次是建国初期的。”

“建国初期?可是历史中并没有这个记载啊?”

大婶听完姚晴晴的问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丫头,你是读书读傻了吧,这种事怎么会有记录,那个时候国家刚刚建立,各种反对势力都还在活动,听老一辈人讲,十月十五日晚,就是那个恶鬼出来的日子,那一晚盘古寺内正好是庙会,整整二百一十三人全部死亡,死状凄惨,最后警察以恐怖分子袭击为破案解释,结束了案件调差,可是附近的村名都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恐怖袭击,那是恶鬼的报复。而今年恰巧就是有一个轮回的甲子年。”

第二天一早,姚晴晴就找到了旅游团的领队,跟他说了要脱团的请求。姚晴晴抬头看了看艳阳高照的天空,内心不由得升起一阵忧虑。目光移向了盘古寺,庄严巍峨的寺庙沐浴在艳阳的阳光里。谁又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呢?

姚晴晴跟随着游人的脚步一起迈进了盘古寺,门口竖立着牌子,上面标记着盘古寺的地图,和盘古寺的未开放区域。姚晴晴看了几眼地图后,迈开步子走向了地图中标注的未开放的区域,盘古寺历代住持的居所——德言堂。

德言堂的门口站着两位武僧,就只为了防止有游客误闯进来。武僧看到有人向这边走来伸手阻拦。

“两位师傅有礼,麻烦通报住持一声,就说西南姚家子弟求见。”姚晴晴说完,冲着两位武僧行了一礼。两位武僧师傅随即还礼到:“请小施主稍等片刻。”

片刻后,其中一位武僧师傅领着姚晴晴进入了禅室,禅室内很是简陋,除了几个垫子一个矮桌,屋内还供奉着一尊菩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盘古寺的住持是有名的苦行高僧——寂缘法师。

“寂缘法师”进屋后姚晴晴对着法师行了一礼。“小友此时前来,并非明智之举啊”寂缘法师边说边示意姚晴晴落座。

“不满法师,家父算出此次盘古寺之劫与我有关,我不得不来。”姚晴晴话音刚落,原本闭目的寂缘法师瞬间睁开了双目:“你父亲怎么说的?”

“九月十五,秋风萧瑟,天朗气晴,红河远流!”

“竟然整整提前了一个月之久,距离九月十五还有三天罢了!慧明~”寂缘法师高声唤站在门外的武僧,武僧闻声而来:“师傅~”

“你去通知前院的慧觉,告诉他从明天起,盘古寺闭寺一个月。”

“是,师傅。”

“小友,此次我盘古寺上上下下的安危就全系在小友的身上了。”

“大师严重了,我愧不敢当。”

“小友不必自谦,西南姚家乃是驱鬼世家,当年这盘古石若是没有姚家的鼎力相助,也不可能建成,五年前,若不是小友的父亲献计献策,我盘古寺早就血流成河了,又怎么可能苟延残喘的多得这五年的安静时光。”

“大师严重了,我姚家与贵寺早已经绑在了一起,若盘古寺破,我姚家也难以保存。”

当晚,姚晴晴留宿在了盘古寺,晚上盘古寺的全寺僧人都集中了大雄宝殿,寂缘法师向众人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为了保存盘古寺的实力,寂缘法师让寺内的慧觉师傅带领寺内的众多弟子连夜出寺避难,而留下来的十位弟子和同样留下来的寂缘法师还有姚晴晴将要面临一场生死之战。

九月十四日,盘古寺周边原本热闹的商业街也随着盘古寺的闭寺而寂静下来,再加之流言的愈演愈烈,使得人们竟然在一夜之间都走的干净,除了盘古寺内的十二个人外,竟然再无他人。

下午,寂缘法师带领剩余弟子在大雄宝殿内不知阵法,每个人僧人都关闭五感,端坐在阵法内,以身祭阵。姚晴晴跪坐在大殿的菩萨前,静静地讼着经文,等待那个她们姚家和盘古寺不能消灭只能镇压的恶鬼。

姚晴晴不由得在脑海里回想起父亲在家时跟她说起的那个有关于恶鬼的故事,以及她和那个恶鬼的关系。父亲告诉她,那个恶鬼死了大概有进一千年了,也快被镇压一千年了。父亲说恶鬼经历了很悲惨的人生,被父亲卖掉,被丈夫欺辱,最后却死于亲儿子的手上。所以她恨男人,死后变成恶鬼专门屠杀男人。又因为怨气滔天,陷入了半魔半鬼的状态,没办法投胎,也不能彻底被消灭。

姚晴晴有时候却又觉得命运很讽刺。那个恶鬼死前曾怀有一个女儿,辛苦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还来不及看上婴孩一眼,就被丈夫儿子生生吃掉。只因一个游医说新生婴孩是时间最纯净之物,吃后可驱百病,可百毒不侵,延年益寿......

姚晴晴的父亲告诉她,她是那个孩子的转世,又因为身居姚家血脉,她可以亲手将恶鬼打得魂飞魄散,也能用自己的生命为祭,驱除怨气,带着恶鬼去地府投胎。

一阵刺骨的笑声,将姚晴晴的思绪拉了回来,姚晴晴睁开双目,看到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低头看了看腕表,发现已是过来凌晨,到了九月十五了......

大雄宝殿内只有寂缘法师和姚晴晴睁开了双目,静静地看着张开的殿门,殿门外升腾好大一阵白雾,白雾里隐隐处处的显现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盘古寺的住持、姚家的人?看来你们都知道我”要出来了,快千年了,你们困住了我这么久,终于是没有办法了吧,哈哈哈.........”

“这世间原本是再也没有人可以困,因为你也将不会存在于这世间上了。”

这一刻姚晴晴仿佛终于想明白了什么一样,抽出装在身侧的一柄刀,割向了自己的大动脉。鲜血染红了盘古寺,也开启了通往地府的道路。

“我知道的你也知道,你不愿意露面是不想吓到我,提前冲破封印是因为我的生命依然走到了尽头,你要用魂飞魄散的方式,用尽鬼力治好我的病,千年前您为了我已经惨死,千年后我又怎能看着您再一次魂飞魄散呢,若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女儿。”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