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黑面人袭杀 > 详细内容

黑面人袭杀

作者:风吹ゞ过去  阅读:14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你们知道有一款游戏叫黑夜袭杀吗。”张学文决定跟室友们真人版玩一款叫黑夜袭杀的游戏,“看你们也不知道,没文化,真可怕,让叔叔告诉你们,这款游戏出自日本,也就是我们这些大学宅男经常观看av网站的起源地,变态民族总是会玩变态的游戏,今天我们也一起尝尝鲜儿,玩一把真人版的黑夜袭杀。”

“真是吃饱了撑的,有力气,没地方使,学文,如果你精力旺盛的话,把咱们宿舍里面的垃圾倒了吧,干点儿正事儿吧。”刚刚在游戏世界里杀了一个对手的王海洋有些打趣的说道:“玩游戏,我只支持国产,要不然我们玩儿小时候骑马打仗,我骑着你去打仗,你是否同意呢?”

“好小子,看我不收拾你。”竟敢把自己比作是畜生,看来老子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开这么红了,说着就扑向了王海洋,“拿命来,削不死你丫的。”

“哎呦,君子动口不动手啊。”身体不如张学文强壮的王海洋急忙摆手说道:“刚才你也占我便宜了,咱俩彼此彼此,谁也不吃亏,你说是不是。”

张学文完全秉承了君子动手不动的道理,直接开始收拾王海洋,两人开始打闹起来,声音很大,吵到了睡得上铺的卷毛,被吵醒的卷毛表现十分不悦。

“还让不让人睡个好觉了,你们不知道,我通宵了好几个晚上,好不容易想在宿舍里睡个安稳觉,还被你俩给打搅了,怪不得人家张小文讨厌你俩了。”卷毛睡眼萌松的说道。

两人停止了打闹,喘着粗气,各自的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你快从我身上起来压死老子了。”王海洋笑骂道。

“起来就起来,还以为老子稀罕你似的。”张学文又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接着查看黑夜袭杀这个游戏的规则。

“你们两个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你当我是个人不。”卷儿一脸黑线,这都什么狗屁室友?

在这个宿舍里住了四个人,先前打闹的王海洋和张学文是一对活宝,天天就爱打闹,卷毛则是一个酷爱网络游戏网瘾青年,剩下的就是王子文,他和宿舍里的三个人关系都不好,平常不爱说话,每天像个闷葫芦一样。

“你说闷葫芦啊!他不是讨厌我们俩,好像也不怎么待见你吧?”王海洋拿起一包薯片,边吃边说,说话时还喷出了不少薯片渣。

“海洋说的对。”张学文十分赞同王海洋说的话,他也感觉王子文这个人很无趣。

卷毛尴尬的挠挠头,王子文这个人确实有些和常人不一样,从一起当室友到现在,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朋友。

“学文,你刚才说的那个游戏叫什么来着,怎么个玩法啊?”卷毛急忙转移了话题,对那个叫黑夜袭杀的游戏产生了兴趣。

“是啊是啊,跟我说说呗,闲着也是闲着。”王海洋说道。

张学文向两人招了招手,三颗脑袋都聚集一起,张学文打开自己刚才登陆的网页,三道目光都盯在这张网页上,上面写着血色四个大字黑夜袭杀,标题写的十分霸气,设计字体还渗出鲜血,十分应景,一丝恐怖的气息,透过电脑的屏幕充斥着整个房间。

大致的规则如下

这个游戏需要抽签的方式选择自己是哪一种角色,而且游戏的场地只能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进行。

黑夜袭杀有两种角色扮演,一种是黑面追杀者而另一种是逃亡者,跟现在如下的跑男差不多,每个人身上都有名牌,追杀者需要在一定的时间之内,把逃亡者身上的名牌撕掉,全部撕完,逃亡者身上的名牌即为获胜,而逃亡者反之,只需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躲过追杀者的攻击就可以了。

三人看完都觉得这个游戏挺不错的,有很大的趣味性,但是没有一点彩头就没有意思了,三个人决定为这个游戏最终的获胜者,定一个彩头。

不管最终是追杀者获胜还是逃亡者获胜,输的一方要请吃饭,三个人都同意这个彩头,觉得不管自己是输是赢,一块儿一起吃个饭,打打牙祭也挺不错的。

张学文是这个游戏的发起者,他负责买道具,就是名牌,经过商量,他们选择在一间废弃的工地地下室作为黑夜袭杀游戏的场地。

今天是星期天,也没有什么课,他们决定就在今天玩这个游戏,通过抽签的方式定好了角色,卷毛儿不幸抽到写着追杀着的字条,而张学文和王海洋则是逃亡者。

“我等着,你们两个请我吃饭。”卷毛拿着自己的名牌炫耀,一副我赢定的样子。

“切。”张学文和王海洋异口同声道。

………………………

游戏开始

两名逃亡者早早的找回了各自的藏身之处,在乌漆抹黑的环境里,谁也看不见谁,怎么开始摸索起来,一步一步的挪动,在不大的地下室里,三人开始捉迷藏起来,怎么不停的搜索两人,而两人不停的躲避卷毛的攻击,就这样你跟我躲起来。

“学文,海洋救我。”卷毛发出恐惧的声音,大声呼救,喊出这句话以后,再也没了声息。

张学文和王海洋两人听到卷毛儿这一声呼救,心里突然一惊,王海洋碰了碰张学文,轻轻伏在他耳边说:“你说卷毛这家伙是不是诈我们呢?”

“我看也是这么回事,没想到这小子还给我们是苦肉计。”张学文十分赞同王海洋的说法,两人不在窃窃私语,生怕卷毛会发现他们。

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的张学文突然间被一股力量生生的扯到一旁,自己刚刚想开口,就被一把冰冷的匕首切开了气管,想要大声呼救,却无法喊出一个字。

王海洋也被刚才这一扯弄得险些摔倒在地,心中怒骂,这都什么人呢,放手也不告诉老子一声,差一点让我摔倒了,等游戏结束我再找你算账。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房间里蔓延开来,王海洋嗅到了这股血腥味,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刚刚想掏出口袋里事先准备好的火柴,就被人扑倒,一把匕首直接插到他的心脏处,匕首进得快,出得也快,匕首从他的身体里离开了,血液也在快速的流失,他努力的想用手堵住胸前的窟窿,但是鲜血还是止不住的流。

一道手电的灯光亮了起来,当看到那张脸时,王海洋有些惊得说不出话,怎么会是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种种疑问让他十分困惑,都忘记了,胸前的剧痛。

“王子文,你为什么这么做。”王海洋努力压着心脏处的伤口,大声叱喝,情绪的激动牵动了伤口处,巨大的疼痛感,让他的五官都有些变形。

“你想知道答案吗?”一直从未露面的王子文戏虐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王海洋,“原因很简单,宿舍里的人太多了,太吵,我这个人天生就喜欢安静,杀了你们三个,你不觉得宿舍里安静了很多。”

“你…………”王海洋话还没有说完就没了气息,不甘心的闭上眼睛。

王子文看着被自己杀死的三人,竟然阴恻恻的笑了。

王子文的杀人动机其实十分偶然,那天宿舍三人嬉戏打闹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门外了,但是并没有进去,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偷听别人说的话,尤其是说他的坏话,当听到自己的室友说自己是闷葫芦时,他心中莫名产生一股无名火,随后又听到黑夜袭杀的游戏时,他产生了莫名的兴奋,心底的罪恶被莫名的唤醒,当知道在一间漆黑的地下室进行这场游戏时,他提前买好了一副夜视眼镜,知道进行游戏的日期时,早早隐藏在这间地下室里,把三人一一杀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