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送葬人 > 详细内容

送葬人

作者:就不愿醒  阅读:8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百鬼夜行请规避,前世债两清,逝者听令,听我摇铃......”寂静的山色间,隐约有一道声音传来,悠远而诡异,不知道是谁人在吟唱,显得气氛森寒。

谷博回到乡下已经有好几天,乡里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乐趣就是爬山游水。几天时间里,他已经和几名小伙伴爬过几座山头,他们行径的方向越来越远,越是接近深山老林。每次下山时间也愈来愈晚,不过谷博不怕,他觉得世上没有鬼,就算遇到强盗,他强壮的身体也不怕抢劫。所以他更加的肆无忌惮。

小伙伴里有个叫做李梅的女生,胆子很小,上一次和谷博爬山,半路掉了队,等到旁人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她倒在了草丛里,当时连呼吸都没有了。奇怪的是,送往医院的路上,她又悠悠的醒了,差点吓坏了众人。

从这天起,李梅就变得怪怪的,有时候会不自觉地傻笑,看着远方,不知道在眺望什么。乡里人都说李梅傻了,变成了痴呆,一个好好的姑娘怎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有人想起了山里流传的鬼怪传说,是不是李梅中了邪?

李梅母亲请了一个法师来作法,谷博也在现场,他向来不相信怪力论神。法师到了现场,看了一眼李梅,惊疑不定,最终长叹一声:“她的魂是走了,你们要找到她的魂,就必须找到勾魂人。”

许多乡亲都面面相觑,他们想起了十几年前一件相似的事情。村里有个傻子,叫做杨峰,以前他却不是个傻子,是个正常人。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难免让人起疑。

谷博不相信传闻,他爬了这么多山,从来没有遇到怪事,也不见有野兽,李梅肯定是心理作用,自己吓自己造成的。

王源祖上是送葬的,专门做白事,只是他父亲在几年前失踪,和李梅、杨峰一样,却是一个谜案,他和谷博玩得挺投机,李梅出事那天,王源也在现场,他一直和谷博一样的态度,不相信有鬼神作怪。

李梅出事的几天后,谷博与王源几人再度游山玩水。

这次爬的是乡里一座最高的山,叫做白云山,这里很少有人踏足,因为这里传闻不干净,有人说在这里,晚上会看到一个黑衣人,在山里游走。

谷博根本不相信,他和王源还有两个小伙伴爬上山,一路绿树成荫,太阳也随着几人的攀爬,逐渐下落。待到了山顶的时候,几人累得气喘唏嘘,太阳也彻底落山。

傍晚是阳气开始虚弱的时候,谷博几人在山顶晃悠了一下,看尽了整个乡里的景色,颇为高兴,辗转下山。不知为何,今天却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整个山道本来就难走,加上落了小雨,更加难以行进。

谷博几次差点脚滑,王源跟在他的身后。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歌谣声,吟唱者声音沙哑,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听起来很不舒服。他正侧耳倾听,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推他,猛地一下,他从山上滚了下去。

背后的王源等人都一声大叫,却唤不回谷博。

谷博摔在一处坡下,浑身是伤,他挣扎着站起。就在他起身的刹那,他看到一处狭窄的山道旁,走着一个神秘的黑袍人。因为已经到了晚上,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窥见他手拉着绳子,牵引着背后的几道阴影,很是古怪。他的声音如生铁一样:“百鬼夜行请规避,前世债两清,逝者听令,听我摇铃......”

“有情人或是无情,都是须弥,都是须弥。生者已逝,逝者已矣,何必留念过去?”他的声音悠悠传来,极其渗人。

谷博没有害怕,他只是心存疑惑,有谁这么晚了还在赶路。

他正要考虑打不打招呼,却正看到这个黑袍人来到他的跟前。

他枯瘦的手掌上,隐约泛着一丝幽光,借着一丝夜光,谷博看到了他的脸部,上面全是黑色的纹理,密密麻麻的,像是一根根黑色线条。这些黑色线条组成了一个个黑色符号,非常诡异,不知道是什么含义。

谷博满腹疑问,他下意识要避开这个人。但他的身体像是飘忽不定,无论谷博走往哪个方向,他似乎都预判到了,准确无误的来到谷博的身前。

“生死由人命,人命不由天。天机不可泄,生死不可取。”黑袍人嘴上念叨着,他枯瘦的手伸向了谷博的头部。

谷博伸手抓住黑袍人的手,却感到了一片森寒,像是结冰了一样冻得他直哆嗦。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冷?他忽然想起了乡里的传说,他正在考虑是不是自己遇到了鬼怪!

这应该是人!

他想要看清黑袍人身后的黑影,却感觉到黑袍人像是钢铁一样,大手将谷博的手推开,直接覆盖在了谷博的头颅上。

谷博惊叫一声,一股黑气从额上延伸到脑门,一条条线条密密麻麻地从头顶开始,撕裂,延伸,贯穿全身。他的眼神开始迷离,最后一点思维彻底消逝。

黑袍人身后多了一个黑影,而谷博却倒在了地上。

深夜,有人在山间找到了谷博。不出意料,谷博变成了傻子,失去神志。

乡里都炸开了锅,很多人怀疑山里有鬼,是个可以吞噬人魂的鬼,就连法师都无法降服。

事情一下子提到了高潮,这段时间开始,很多人不再晚归,都害怕中邪。

有一个人却是例外,那就是王源。

深夜,他来到了白云山,就在那条山路上,点燃了一些香纸。一个黑袍人来到了跟前,眼睛里带着浓重的煞气。

“爸,你以前修炼那本书,变成了阴人,失去了神志。如今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再吞噬几个生魂,你就可以彻底复活了。”王源道。

黑袍人闻到香纸味道,却是没有说话,眼神里带着一丝迷蒙。

他脸上的黑线比起过去少了许多。

王源父亲曾经是个送葬的,送走了许多人,他的失踪一直是个谜题,但却出现在这里,却不得不令人吃惊。

“那本书我已经烧了,以后再也没有送葬人,爸,快复活吧!”王源继续烧着香纸,就在这时,雷声滚滚,天上重云盖顶,噼里啪啦,落起了大雨。

王源吓了一跳,下了大雨,他的香纸失去作用,到时候再走就来不及了。

他正要离开,身后的黑袍人却似乎提前觉醒,眼睛里泛着血红色,黑色的线条从他身上缠绕而来,卷住了王源......

王源也成了无魂的傻子。

村里祥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许多人搬离了村子,都说村里有不详之兆。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有一个外地人出现在了村里,他模样竟然与王源父亲有几分相似,但仔细一看,却又不太一样。旁人问他从哪里来的,他总是笑而不答,但村里送葬人的职业不知何时从他这里又兴起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