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寒冷的冰 > 详细内容

寒冷的冰

作者:什么长发及腰不如短发凉快  阅读:1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下面的故事很恐怖,有心脏病,但小者勿看。

冬季如约而至,冷风像刀子一样吹在脸上,刺得生疼。

天刚朦朦亮,太阳在遥远的东方冉冉升起,打破黑暗,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丝曙光。

王志业和每天一样在公交站牌等公交车上班,他距离工作单位路程有点远,身为一个上班族,身上没有多少存款,汽车对他来说是一种奢望。

他搓着自己的双手,感觉能让自己冰冷的双手暖和一些,一口哈气,从嘴里吐出白蒙蒙的热气,“这天可真冷啊!”不由得感叹了一下,又是一股冷风袭来,让等公交车的人们跳起了踢踏舞,冻得直跺脚。

“今天公交车怎么这么慢呢。”路人甲等车等得有些急不可耐。

“谁说不是呢!”

路人乙随声附和。

就在人们抱怨公交车来的好慢,衣着单薄的小男孩进入王志业的视线,小男孩并没有穿羽绒服,而是穿着一件破旧而且漏了几个洞的劣质棉服,每走一步都会冷的打一个哆嗦,手里拿着一个破饭缸,来到每一个人的身边,嘴里喊着行行好吧,但是人们都冷漠的把脸扭向一旁。

“走开”,一个年轻女孩捏着鼻子,生怕闻到小男孩身上散发的臭味,十分厌恶的驱赶小男孩。

王志业此时才看到,小男孩的双手已经冻的生出了冻疮,冻疮最能折磨人,又疼又痒,尤其到中午太阳最毒辣的时候,让你心痒难耐,但是又不敢去用手抓挠,手指上的指甲会抓破冻疮,进一步的恶化病情。

王志业的心中很是心疼,这小男孩才多大一点儿,竟然让他受如此的痛苦,每天还要出来讨饭,如果有人给他钱,他还能吃一顿饱饭,看着身旁人们冷漠的心,他知道,这个小男孩几天才能吃得饱饭。

小男孩还没有走到王志业的身边,王志杰就来到他的面前,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一张一百元人民币,放进了小男孩的破饭缸里,小男孩急忙把头发高高的一百元穿进自己的裤兜里,生怕王志业会反悔,拿回那一百元人民币。

“谢谢叔叔。”此刻的小男孩十分开心,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脏兮兮的小脸儿充满了喜悦,还对王治业鞠了一躬。

“你这么小的年纪,出来乞讨,你的父母知道吗?拿着这一百块赶紧买一件棉服吧!这天这么冷,你的棉服都破了好几个洞,大冷天的,我穿的那么厚的羽绒服都感觉到冷,这样很容易感冒发烧的。”王志业关切的问道,自己只能帮他一时,希望他能穿上厚厚的棉服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叔叔,我…”小男孩想说些什么,可是刚一开口又闭上了嘴巴,小脑袋向后看了一眼,好像害怕着什么。

他顺着小男孩观望的方向,看到一个中年人用恶毒的眼神看着自己,确切的说是盯着那个小男孩,小男孩急忙低下头,不敢直视中年人的眼睛,一转眼,一路小跑儿,进了一条胡同里,那个凶恶的中年人,看到小男孩并没有和他交谈,转身离开了。

王志业心中暗暗嘀咕,“看来这个小男孩受别人的控制,外出乞讨,那个中年人应该是头头,可怜的小男孩儿都在他们的手上,每天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公交车很快到站了,王志业上了公交车去公司上班,今天的工作状态很糟糕,他的心里总是想着那个小男孩,有些放心不下。

他感觉自己好奇怪,那个小男孩又不是自己的亲人,自己怎么那么关心他呢,因为他可怜吗?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工作了一天,这种公交车又回到了早上的站点,他并没有回家,而是走进了那个小男孩跑进的那条小胡同里,天已经黑了,小胡同里并没有路灯,黑乎乎的,走在小胡同里的他心里有些不安。

这条小胡同里基本已经没有,人家在这里居住了,看到一个小院儿里亮着灯光,他悄悄放轻脚步走到这家住户的门前,透过木门的门缝,观察这小院里的情况。

看到里面的情况,王志业瞪大眼睛,在这家小院里,有几个小男孩和小女孩,赤身裸体的站在院子中央,被冻得瑟瑟发抖,被冷风吹的身上红红的,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根藤条,不断大力抽打在这些年幼的孩子身上,新的皮肤顷刻间被抽出了一道道血印,鲜血还没来得及流出就被冷风凝结在皮肤上,有一个小孩子实在忍不住痛苦,抽泣了起来,迎来的,更是一顿更加狂暴的抽打。

王志业认出了那个凶神恶煞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正是早上在公交站死死盯着小男孩的中年人,他就是控制着小男孩的幕后黑手。

“你们要每天记住,你们是我的私有财物,每天吃我的喝我的,就连上厕所也要用我的卫生纸,我定的规矩,谁也不能破,一天给我要够300块,屋里的杂碎给我听着,这几个就是要不够钱的下场。”中年人凶神恶煞说道。

几个年幼的孩子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生怕会惹怒这个恶魔。

他就是孩子心中的梦魇。

中年人拿着手中的藤条晃了晃,继续说道:“小杂碎们,谁也别想着逃跑,逃跑下场你们是知道的,你们很清楚,今天有一个小男孩想要逃跑,被我抓回来是怎么收拾的,你们也看到。”

说着他手一指,一个小水缸,命令是一个孩子打开在这个小水缸上的盖子,里面露出一个小男孩的头,他的头部以下全部浸泡在盛满冷水的小水缸里,嘴唇已经发黑变紫,冷得牙齿直打架,眼看着就要活活冻死。

水缸里的水已经生出了冰碴,是破了小男孩的皮肤,带血的冰渣还在继续生长着。

当王治业看到那个小男孩的脸的时候,“怎么会是他。”受到如此酷刑的小男孩,竟然是早上自己给他一百块的那个小男孩。

他大概能想象到今天为什么小男孩会受到如此的酷刑,自己给了他一百块钱,他肯定是想用这一百块钱逃跑,年少无知的小男孩哪里是老谋深算的中年人的对手,被中年人识破抓了回来,受到如此残忍的惩罚。

“世间怎么有如此没有人性的家伙。”王志业心中怒火丛生,恨不得生吃这个中年人的肉。

中年人看到小男孩快要不行了,指挥着几个小孩儿把小男孩抱了出来,给小男孩裹上了一件军大衣,几个孩子抬着小男孩进了屋。

中年人接着展示自己的权威,继续说道,“这次念他是初犯,我饶他一条命,如果想保住自己的小命,就不要挑战我,如若不然的的话,那些缸里的死尸,就是他下次挑战我的下场。”

王志业听到此处,蹑手蹑脚出了胡同,生怕让那个恶贯满盈的中年人产生警觉,拨打了报警电话,详细的向警方说明情况。

….…

她和警察一起冲进了这家小院子里,逮捕了中年人,解救了很多的小孩,可惜的是早上的那个小男孩早已经死去了,长时间浸泡在冷水中,小小的身体根本吃不消。

打开了在院子一角的几个水缸,倒出来的,哪里是水都是冰坨,每一个冰坨里都有一个活生生的小孩子,他们都是身裸体的坐在冰陀里,每一个小孩的表情都十分痛苦。

王治业十分自责,如果自己早上能够一查到底的话,那么那个小男孩也许就不会死去。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