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两只恶鬼打架 > 详细内容

两只恶鬼打架

作者:不哭不闹不代表心不痛  阅读:150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白天的酷暑难耐,让人心中烦躁不已,阵阵秋风像充满魔力的一双手,也让恼人的烦躁成为秋风的一份子,随风消失在天地间。

好运来饭店,是这个村子里唯一两家饭店的其中之一,好运来饭店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可是自从搬来了一家名字叫做好运666饭店,他家的生意就一落千丈。

好运来饭店的经营者叫三叔,为什么叫三叔呢?是不是觉得有一点儿占人便宜的意思?

谁让三叔在村里的辈分大,村里人见了谁都要喊一声三叔,这个称呼大家早已习以为常,也没觉得有什么别扭的,可是这一段时间三叔心里很不舒服,因为三叔的买卖被人抢了。

在家里和自己老婆吵了一架的三叔,气呼呼的,来到自家饭店好运来,自己生起灶台做了几样菜,喝起闷酒,一杯又一杯的白酒下肚。

三叔脸很快就红了,他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就是,高兴的时候喝大酒,不高兴的时候姐爱喝大酒,自己的儿子学习不好,也喝大酒,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爱喝酒。

村里人特地给三叔取了一个绰号,极品酒仙一枚,这个绰号也变成了三叔的标志,吹起牛来也是没边儿,总爱说自己是酒仙李白转世,在此处我真想呸他一脸。

六个字可以概括他这句话。

没文化,真可怕。

喝上大酒的三叔,脸上红滋滋的,辛辣的白酒它是一道火线穿喉而过,进入他的五脏庙,吐出一口呛人的酒气,吃上几颗花生米,总爱笑呵呵的,三叔此刻脸上看起来很不高兴,脸色很臭的端起一杯酒进了肚,透过窗户望了望对面的好运666饭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三叔算一个完完全全的眼高手低的一个人,自己做菜的水平不怎么样,以前生意红火是因为村里开饭店就他一家,尽管菜品做的不好吃,大家也去他那里吃饭,可是现在不同了,人们有了选择以后,就会拿两家饭店做比较,慢慢的,菜品精美,物美价廉的好运666饭店,受到人们的青睐。

又是一口白酒下肚。

“好运666,这是什么破名字,你以为你在做直播吗?我去,还tmd双击666那,你咋不取这名字勒。”一看到好运666这五个字前面的两个字时,三叔的心中总是一阵抓狂,自己家的饭店叫好运来,对面也叫好运,只不过后面多出了666,他总是觉得对面饭店是窃取了他的名字,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吧,烟酒不分家,喝上酒的三叔抽起烟来,抽烟很凶,三口两口把一根香烟消灭掉,“抢了我的饭碗,我做不成生意,你们也不想做生意,以后等着瞧。”放了几句狠话的三叔,也只能在自家的饭店这样叫嚣,真要是去对面饭店挑衅,他还是真没有这个胆子。

酒足饭饱的三叔,你打了一个酒嗝,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还不忘自己夸奖自己,自己做的菜真好吃。

说实话也就他自己一个人这么觉得吧。

看了看桌上两瓶白酒,就知道这自以为是的家伙没少喝,走起路来东倒西歪,还把几个放在地上的凳子给撞倒了,他却不以为然,仍然觉得自己能走直线。

连门都没有关,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哈喇子流了一桌子,甚是恶心,他的睡相不敢恭维,大有天蓬元帅的睡姿,尽管睡姿不雅,但是人家依旧睡得天昏地暗。

到了半夜,一阵冷风吹来。

三叔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脑袋里还是迷迷糊糊的,像装了一桶糨糊,嘴里嘟囔着要回家,喝断片儿的三叔,误以为自己在别人家的饭店喝醉了,把眼四处瞧了瞧,看到柜台上没有老板,也没有服务员,跌跌撞撞的逃出饭店,他哪里知道自己在自家的饭店吃饭,还用给钱吗?

可是喝断片儿三叔却不这么认为,为自己能够成功的逃单而感到十分高兴。

走到一个分岔口,这条分岔口像一条蛇的舌头,也就是蛇信子,看到两条路,他有些犯嘀咕了,也不知道该走左手边这条路还是右手边那条路,最终他自己决定,用自己的左右手来石头剪刀布,哪只手赢了就走哪一边,这种方法的成功几率其实也蛮大的,成功率有50%,可是天意弄人,他走上一条根本不是回家的路。

他举起自己的右手仔细瞧了瞧,对自己的右手说:“哥们儿,我听你的,走这边。”三叔好像忘了一样东西在家里,那就是他脑子,平常精明的脑子被酒精摧残的一塌糊涂。

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走向了这条他的”哥们儿”给他指引的道路,真是比扔硬币,这种方法更加荒谬。

如果他此时心情,他肯定不往这条路走,因为再往前走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乱坟岗,这个乱坟岗的传说很多,三叔从小没少听乱坟岗的传说,他小的时候每次听乱坟岗的故事总是会捂住耳朵,不听让人害怕的故事,但是他每次都会给自己的耳朵留条缝,听完每一个乱坟岗的故事。

通往乱坟岗的这一条路并没有路灯,漆黑一片,前方总是灰蒙蒙的,像一层厚厚的薄纱掩盖着某种事物,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长满杂草的野地上,看看,此时的三叔竟然闭着眼睛在走路,前面有一个不深不浅的坑,三叔的脚不偏不倚的踩进了这个坑中,不出所料,他跌倒了,这是人赶上喝水也塞牙,他跌倒正好砸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头上倾刻间鲜血淋漓,被酒精而蒙蔽神经的三叔,心装天地的姿态呼呼睡了起来,确切的说他用自己的头颅去撞石头,pk一番后,他的脑袋被ko昏迷了过去。

这两个土包其实是两座坟墓,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埋进这个乱坟岗的,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两个土包一大一小,小一点土包的土都变成了黑褐色,年代有些久远,而另一个稍大一些的土包,泥土的颜色有些发红,两个坟墓被埋进乱坟岗的时间不一,多年雨水的冲刷变得不再鼓起,有些扁平了。

两道青烟弥漫,弯弯曲曲的从地底下冒了出来,这两道青烟竟化作了人形,一老一少的身影,渐渐显现出来,一个佝偻的小老头兴冲冲飘到三叔的身旁,用鼻子使劲嗅了嗅三叔的身体,张嘴就要给三叔做人工呼吸,那褶皱恶臭的大嘴就要印在三叔的嘴唇上,在一只小手挡住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十分老成的开口说道:“我说老二你想干什么,你还把我这个老大放在眼里吗?”看了一眼瞪着自己的”少年”,竟然有些怯魅的说:“大哥,我只是一时头脑发热,不过我对天发誓,我只想为大哥试一试这个人的灵魂有没有毒呀,我对天发誓我说的话句句是真话!”

刚才这个小老头可不是想要就三叔的性命去做人工呼吸,恰恰相反,他想谋害三叔的命,这一老一少都飘浮在空中,显然他们不是人,而是一只老鬼和小鬼,按理说小老头应该是老大,也就是老鬼,可是他偏偏喊那个少年老大,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少年死的时间比这个小老头死要早。

少年对这个小老头说的话,权当是放了一个屁,她很是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刚才要不是他伸手阻止,现在这个躺在地下的人的灵魂一点也就没有,作为一个资深老鬼,他岂能信一个小鬼的鬼话。

佯装有些生气,板着脸冷冷的看着小老头,伸出自己长长的指甲,炫耀着自己的武力,小老头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寒光,却很好的隐藏在自己的眼中,并没有让这个老成的少年看出来,缓缓低下自己头颅表示屈服,少年用自己的手掌摸了摸小老头的头颅,表示自己愿意接受他的道歉。

这个在老城少年表现的弓背屈膝的小鬼,此时此刻,心中并没有一丝害怕,有的,只是对三叔灵魂的狂热,他已经被这个老城少年压了太多太多了年了,只要今天能把三叔的灵魂吃掉,他也再也不用怕这个压在他头上少年,隐忍了这么多年,就等这一天,他不想错失这个机会。

少年满意的微微一笑,觉得自己的权威并没有削减,就在他自洋自得时,小老头像一条隐藏在黑暗的毒蛇,露出了他恐怖的毒牙,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匕首,直接捅向了少年的胸膛,等少年发现时有些来不及了,尽管他反应十分机敏,躲过了自己的要害,那一把匕首还是捅进了他的肺部,让他实力大损。

“你你你,竟敢偷袭我,拿命来。”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小老头,十分悔恨,当初趁小老头没有成气候的时候没有杀死他,吸食他的灵魂,露出自己的獠牙扑向小老头,匕首挡住了少年长长的指甲,“既然脸皮撕破了,今天我就明着告诉你这个灵魂我要定。”

激烈的打斗在无声无息中进行,两人的身影胶着在一起,匕首寒光一闪,一颗头颅高高的抛起,少年的身体渐渐消散在天地间,小老头放声大笑,望了望自己身体上多了很多窟窿,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整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放声大笑起来,突然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下了一个激灵,“老大爷,这是哪儿啊,哎哟,我的头怎么这么痛。”小老头还以为自己的以前老大,突然间复活了呢,小老头并没有急于转身,心中暗暗的盘算,如果现在杀死这个人,那么他的灵魂就会被恐惧所污染,被污染的灵魂的效果会大打折扣,想到此处,他决定在这个人毫无防备的时候杀死他,这样才能得到最纯洁的灵魂。

“年轻人,我看见你喝多了,自己跌倒,头上还流着鲜血,有些不放心你,生怕你被野兽伤了性命,这不一直守着你,好啦,现在你醒了我也就放心了。”

小老头换作了一副慈眉善目的面容,说的自己跟在世菩萨一般,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自己是一个好人,然而听了小老头瞎编的这一套故事后,晕晕乎乎的三叔竟信以为真,十分感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谢小老头的守护.

三叔没有想到世间还有这么好的人,为了感谢,他想到了一个自己认为特别好的答谢方式,突然像发神经一样的,盘坐在地,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面容十分虔诚,“南无阿弥陀佛…”一套大日如来经当场开始念诵起来,三叔还是一个狂热的佛教徒,他想用一段大日如来经祈祷面前这位可敬可叹的老人家长命百岁,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份礼物给小老头带来了多大伤害,大日如来经在经文中威力巨大,从三叔口中念诵出来只有他的万分之一的威力,也足以杀死任何鬼物邪怪,还以为三叔发神经的小老头,掏出自己暗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直接扎向三叔的眉心,一阵刺眼的佛光,直接照在他身上,阵阵黑烟从他的身上冒出,就像晶莹剔透的雪花,遇到了一口浓重的哈气,倾刻间消融,小老头还没来得及发生一声惨叫,脸彻底的消散在空气中。

念诵了一小段,大日如来经的三叔,起身刚想解释刚才的举动,睁开眼睛一看,哪位可爱可亲的老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心中对这位老人更加可敬可叹,人家真是做好事不留名,真是活雷锋啊,发出了几声感慨,摸着黑向村子里走去,他哪里知道,自己心中那个可敬可叹的老人,被大日如来经给活活碾死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