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轮回的灵魂 > 详细内容

轮回的灵魂

作者:殇°︿茨匛恏  阅读:14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晓柯最近老是魂不守舍的,上课也提不起劲,今天也是这样。

“陆晓柯,你站起来!”吴老师气急败坏,这个女孩,他一向很看重,最近也不知怎的,老是上课走神,自己也和她的母亲谈了几次,但还是无济于事。反而走得更加严重。

晓柯一愣,猛地站起了身,脆生生的喊了声“老师!”

吴老师叹了口气,里面有种诡异的情绪在扭动“算了,站着醒醒神吧。继续上课!人体的组织有……”

早在吴老师在说话时,晓柯早不知道神丢哪去了,只是楞楞的盯着吴老师的后方,那个飘着的女子,似乎是感受到晓柯的注视,她朝晓柯咧嘴一笑,那笑却到了耳根后,晓柯被这一幕吓坏了,一下做到了椅子上,苍白着脸。

吴老师又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时,却笑了,大家以为老师在失望。

下课后,同宿舍好友小满围了过来“嘿!晓柯,你怎么了”

晓柯无助的看着小满“怎么办,小满,我——”却怎么也发不声。

“怎么了”小满十分善解人意的问。

“我——算了”晓柯很想将自己的话说出来。最后楞楞的点点头,小满满意的笑了。

晓柯最近几天落下了许多功课,就让小满帮她补习。小满答应了。

夜晚的教室,风瑟瑟的吹着,晓柯搂紧了自己的外套,看见穿着薄衫的小满却泰然自若,她不冷吗?晓柯摸了摸小满的手。

“小满啊,你的手好冰,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来帮你暖暖”晓柯连忙攥紧了小满的手。

“好啊,那你就一辈子帮我保暖吧”小满说的很冰冷。但晓柯也没管。

小满中途去上了个厕所,晓柯就一个人留在教室。窗帘闪过一个人影,敏感的晓柯一下就感觉到了,但还是专心攻克题目,自己最近实在落下太多功课了。

一双手蒙上晓柯的眼睛。

“小满,是你吧!”晓柯一把抓住,往后一瞧,吓得她心神恍惚,一个鲜血淋漓的面目全非的‘人’朝她爬来。

“晓柯,醒醒,晓柯”温柔的呼唤声唤醒了晓柯。晓柯朦胧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寝室。

“小满,你怎么在这,我怎么了?”

“晓柯,你昨天在教室里晕倒了,我还通知了伯母,先不说了,我要去上课了”

果然没多久,晓柯妈妈就到了学校,看见了一脸憔悴的晓柯。心疼的不得了。

“晓柯啊,你没事吧?饿不饿啊,妈妈给你带了海带汤。”晓柯妈妈着急的问,她实在是太担心这个孩子,只可惜,这孩子和自己不亲,唉,都怪自己当时太鲁莽,就和孩子他爸离婚,不然——怎么会导致孩子这样的性格,这些年也没看她交个知心朋友,唯一的一个朋友也不知怎的死了。

“我没事,谢谢你了”晓柯礼貌疏离跟妈妈说。

“咱母女之间哪要这么客气”晓柯妈妈眼色一暗,将保温瓶打开,海带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寝室。

两母女聊了一下,晓柯妈妈就告辞了她,她的工作还搁在那里,公司可少不了她!

妈妈走了后,晓柯觉得自己身上黏糊糊的,想起昨天晚上昏倒还没洗澡。就准备去洗个澡,拿好衣服就去了澡堂。

这栋女生宿舍是个老楼房,旁边有许多参天大树,遮得宿舍很阴凉,即使在白天,这里也十分阴暗。

澡堂里积水挺多,晓柯按按开灯,没有反应,依然阴暗一片“该死,居然没电!”

看着阴暗的女澡堂,晓柯也是忐忑不安,早闻听说几个月前,有个女学生在澡堂不知怎么死了,死相很恐怖,嘴裂到了耳根后,凶手也找不到,实在奇了怪,据说在那个女生灵堂上,她的好朋友哭得很伤心,怎么说都不肯相信好友死了,但更让奇怪的是,死去女孩的男朋友居然盯着死去女孩的好朋友看,一脸情深的样子。但言归正传,女学生的死因还是很奇怪的

如此想来,晓柯便有些害怕,冷风刮来,身上黏糊糊。晓柯咬咬牙,抹黑走了进去,进去时听到了一阵喷头声,应该还有别的人在洗澡吧,想到这里不止她一个,晓柯放心了些。

在热水的淋浴下,晓柯得到了放松,这几天来的紧张也一并消失,正在放松之际,隔壁浴室传来女声,幽幽的“同学——我忘带了浴巾,你能不能借我?”

要把自己的贴身之物给这个人,晓柯多少有些不情愿,但本着助人为乐,还是将浴巾递了过去。窸窸窣窣了一声,浴巾递了过来,上面粘着些血迹,还带着些发丝,晓柯有些疑惑,觉得可能是这个女孩的那个亲戚来了 。但还是用那浴巾将自己擦了一道。

那个人收拾东西的声音响起,晓柯扫了一眼地面,发现那个女孩走路没有声音,路过晓柯浴室门时,停顿了一下“——谢谢”还是那种幽幽的声音,却让晓柯毛骨悚然,她看见女孩的脚没有踩到地面,就像飘着一样。

“不……不用谢”

约莫着那个人走了,晓柯才走了出来,却煞白着脸。刚才那个人是谁。

回到教室,吴老师准备带着大家上第二次解剖课,想起上次的经历,大家都不是很好,但他们是学解剖学的,不得不去解剖,不然读这门专业干嘛?

解剖室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为了更好的保存尸体。

吴老师简洁明了的说明了注意事项,就走过来拍拍晓柯的肩头“打起精神来!”

晓柯扬起了苍白的笑容,点点头,开始解剖尸体。

和晓柯一起解剖尸体有余铭还有她同宿的秋词。晓柯小心翼翼刨开了尸体的腹部,一股恶臭传来。晓柯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你没事吧?要不要去休息一下”秋词问,虽然她与晓柯同宿,但是彼此的关系算是还行,只是她最近太奇怪,经常发呆,还老是对着一团空气自言自语,什么小满小满的,还有那天晚上到半夜才回,大家都对陆晓柯多有微词,只是碍着晓柯她妈妈的公司,大家也没心思去和陆晓柯斗。

“没事,没事”晓柯脸色更加苍白,又开始操刀起来,本来挺好的,晓柯暮然一瞥,居然发现尸体突然睁开眼睛,直直的瞪着晓柯,晓柯试着帮尸体把眼睛闭上,但总是闭不上,晓柯就在这种头皮发麻的注视完成了解剖。

课上完以是7:00,走出门,晓柯呼吸了一下空气,舒畅了许多,见秋词也出来了。又想起了自己一天没有见到小满。

“秋词,今天怎么没见到小满啊?”

“什么小满啊?”秋词惊讶到

“就是我们寝室的小满啊”

“我们寝室只有五个人啊,哪来的小满啊,她姓什么?”秋词无语,她们寝室只有五个人,从没有叫小满的,真不知道晓柯怎么了。

“她姓……她姓——吴,她叫吴小满!”

“什么!吴小满?她早死了啊,就是那个在澡堂那个啊,晓柯,你没问题吧”

晓柯听后,突然疯了似得跑进了教学楼。

秋词被晓柯惊吓过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拨打报警电话。

晓柯踉踉跄跄的跑到了学校资料室,满室的资料,晓柯不停的翻,也不知道知道要找什么,一张A4落了下来,掉在地上,晓柯楞楞的捡了起来,上面附着晓柯刚才解剖女尸的资料:

姓名:吴小满

性别:女

死亡地点:宿舍澡堂

具体死因:不知

死亡特征,嘴唇严重撕裂

记忆洪流涌来,像一部电影,医学院的走廊里,出现了两位女孩,一个女孩滔滔不绝向好朋友诉说爱情的甜蜜,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好不快活,好朋友轻轻低头,摸摸嘴唇,眼里闪过厌恶。

画面闪过,女孩伤心欲绝的抱住男孩的腰,男孩向后退,嘴巴里说着什么。

画面又闪,男孩和女孩的好朋友并肩走在一起,好朋友眼里闪过顺利的微笑,眼睛像是飘向某一处,那一出蹲着女孩。

画面刷刷的闪过,阴暗的澡堂里,女孩跪在地上朝自己曾经的好朋友嘶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抢我男朋友!晓柯!”

被唤做晓柯的女孩,不屑的扯扯嘴,躬身对地上女孩说“小满,你说为什么?因为我嫉妒你,你什么都比我好,伍轩是我先看上的,明明那次是我帮了他!你却冒任!吴小满,你根本不是我的好朋友,你该死”

女孩似是癫狂了一般,从后背抽出一根麻绳,往地上女孩头上一套,许是没套好,麻绳陷入女孩的嘴里,她呜呜叫了一声,腾空一下,嘴巴裂开了——

画面中腾空的女孩是吴小满,杀了吴小满是晓柯自己——可是她自己怎么不知道。难道是人在做了什么不好的事都会下意识忘记?

一双冰冷的手攀到了晓柯肩头,幽幽的声音,一丝缠绵,一丝怨恨“晓柯啊,我是小满啊,回头看看我啊,你不是要找我吗?你当年可是真狠心啊,抢走我的男朋友就算了,还把我杀掉,干嘛还要在我的葬礼上假惺惺呢!现在你的报应来了。别急,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

晓柯不想转头,可脖子却自行转了过去,看到的是面目全非的小满!

“———啊!!!”凄厉的声音响起。

晓柯再度醒来时,发现在自己床上,心里顿时舒了口气,看来刚才是场梦!

习惯性拿起手机看时间:2013 -10-14

晓柯揉揉眼睛,还是这些数字,时间倒退了吧?但晓柯还是很高兴,还好是场梦。

正当她高兴之际时,没发现自她所处的环境,居然在宿舍的澡堂,晓柯睁开眼睛,就看见嘴到耳根后的小满向自己爬来“——你为什么要害我,晓柯啊,你不是喜欢害我吗,那我就让你尝尝轮回的味道!现在是10月14日,游戏又开始了!” ———分割线—

晓柯妈妈一脸茫然若失的守着自家女儿,自己可怜的孩子!那天在学校资料室昏倒后,就一直神志不清,嚷嚷着“不要杀她!不要杀她!”今天医生初步诊断:精神分裂症!唉,自己究竟遭了什么孽!这孩子之前挺好的,但自从那天她浑身是血,第二天好朋友又死了后,就一蹶不振了。晓柯妈妈也曾经问晓柯,那身血是怎么来的,但晓柯像是忘了一样,晓柯妈妈只好作罢。

正当晓柯妈妈在为晓柯痛心时,一批警察进了病房。

“请问您是陆晓柯的母亲吗,我怀疑陆晓柯与xx学校吴小满的凶杀案有关,请随我走一趟吧。”

———分割线

尾声

在学校里教课的吴老师,在听到陆晓柯得了精神分裂症并且锒铛入狱的消息后,诡异的笑了,他的后面飘着一个清丽的少女,只是嘴巴咧得很大。

学校里没人知道是,吴老师是吴小满的爸爸。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