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毛骨悚然的灵异经历 > 详细内容

毛骨悚然的灵异经历

作者:守护你,我会陪伴  阅读:15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的朋友司马是个很奇怪的人,他喜欢穿蓝色的衣服,连帽子也坚持要戴蓝色的,而且他特别讨厌黑色或紫色,大多时候他都是沉默寡言的,但一谈到厨房里的事儿,他就特别来劲。他会做的菜,比一般女孩还要多很多。我的朋友圈充满了奇葩,所以刚认识司马的时候,我并不认为他奇怪,最多是有点个性罢了,但有天晚上,我却第一次领略到了他的奇怪。
那天我俩是中午见面的,约好了去潘家园看小玩意,到了地方之后,我俩有点流连忘返,一直逛到下午。逛完了之后,我们又去吃了点快餐,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天就快黑了,司马的反常情况也就开始了,他先是特别着急的要去坐地铁,等坐了几站之后又对我说: ;你说这天得什么时候黑啊,我得赶在天黑之前回家 ;
因为司马有个在外地的女朋友,平时两个人都是在网上视频语音什么的,我当时以为他跟那姑娘有什么天黑之前必须到家的约定,于是我就说: ;嗨,晚半个小时回去你能死啊?这么着,你给嫂子打个电话,我帮你跟她解释? ;听了我这话,司马却摇了摇头,说: ;不是不是,我必须天黑之前回去,我 ;我 ;他站在那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告诉我这么急的原因。
不过那天我俩总算是赶在了天黑之前到了他家,之后我才知道,认识他的人里,有很多人都知道他这个毛病。同时我还了解到了另外一件事,据说司马从小到大都是天黑之前回家,以至于他小时候根本不出去玩,都是一个人窝在家里呆着,因为闲得无聊,于是他才研究着自己做菜吃 ;虽然对司马的情况有点好奇,但我也仅限于了解一下而已,并没有深究。
直到有一天半夜,司马突然跟我打电话,说自己被反锁在他家门外了,叫我去帮他开门,我这才想起来司马上次来我家的时候,留了一把他家门的钥匙给我,说是他可能要出门一段时间,希望我能没事去帮他看着点房子。可我当时没怎么在意,都忘了把钥匙放哪了,于是乎我赶紧把家里的角落都翻了一通,总算是把它找着了。
找到钥匙后,我出门打了辆出租,就奔着司马家去了,快到地方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手机,居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等到了司马家的楼下,我就有点懵了,他家楼下有七八只黄鼠狼、刺猬之类的,虽说北京的老小区里这种动物很多,但七八只聚在一块的情况,我还真少见,更怪异的是刺猬跟黄鼠狼居然还能友好相处,凑在一块支支吾吾的正窃窃私语呢。
刺猬这种动物胆子小,脾气也好,虽然也是五种最可能化为妖怪的动物之一,但一般不惹事,黄鼠狼就不一样了,它们报复心特别强,喜欢招惹是非,有些人得罪了黄鼠狼之后,被黄鼠狼连着报复了好几代,当时我就觉得,刺猬跟黄鼠狼开会,八成没什么好事,于是我走到它们跟前,喊了一声: ;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 ;
我这一嗓子,把黄鼠狼吓得四散奔逃,刺猬却淡定的多,那三四只刺猬用一种看纸老虎的眼神瞄了我一眼之后,很淡定地扭着屁股就走了,我看着它们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这就是传说中的欺软怕硬啊 ;在五种灵性动物中,刺猬最擅长感知和解毒,一切毒物对它都不起作用,如果你不是真心想害它,那么它根本不会害怕你。
弄走了刺猬黄鼠狼,进了电梯,进了电梯之后,我就开始觉得有点古怪了,在电梯里我总有一种在被人盯着的感觉,我仔细看了一下电梯的各个角落,没有发现什么冤魂厉魄的踪迹,我这种能看见鬼神的能力,轻易是不会失效的,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头上有点发冷,就好像有个冰块之类的东西正被放在我头顶似的。
我赶紧往头上一看,就在我去看的时候,那种感觉瞬间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剩下。这时候电梯的门也开了,我赶紧出了电梯门,一边出门,我一边不自在的拍了拍肩膀和头顶,这是一种简单的驱邪仪式,人的肩膀和头顶是自我魂魄对外交流的地方,拍击这些地方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强自身的阳气,妖魔邪祟就不敢轻易靠近了。
我拍完了头顶,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电梯,这时候电梯的门已经关了大半了,我只能透过一道比较窄的缝隙,看到电梯里的情况,不过只是这么一眼,就把我吓得后退了几步,就在电梯的顶上,居然有个头朝下的长发人,正垂着两只手不知道在做什么,不对,不应该说是人,那肯定不是人,因为它还有半个身子没在电梯顶里面。
之前我坐电梯的时候,它就在我头顶的位置 ;想到这,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个玩意绝不是一般的冤魂厉魄,它动作太快了 ;电梯门很快就关上了。就算它没关上,我也不敢再进去了,这几年北京城里古怪的东西越来越多,用一般的符咒根本没法驱走它们,我从来不敢贸然和它们有接触,我站在原地想了想后,才又记起我是来找司马的 ;刚才那么一吓,我把这事都忘了。
出了电梯之后,要拐几个弯才能走到司马家,我在拐弯的时候还在想,司马会不会等的着急了,不过我看到他的时候,这种想法就消失了,司马已经晕在地上了,这倒还好,更诡异的是他身上居然趴了个人形的黄色雾团,这绝对不是冤魂厉魄,冤魂厉魄是黑色雾团,黄色 ;难道是黄鼠狼?我当时没时间乱猜,只是很本能的从布包里拿出了一个小袋朝着那黄色人形砸了过去。
这个小袋里装的是艾草、沉香还有五谷,这几样东西具有天然的辟邪作用,是古代阴阳家用作辟邪的利器,本来我每次用的时候都是只倒一点出来,这次太着急了,整个袋子都被我丢了出去,让我没想到的是,小布袋只是穿过了黄色人形,但那黄色人形却没什么反应 ;我皱了皱眉,虽然五谷驱邪袋不是什么强力的驱邪物,可也从来没有这么不济事过。
不过它的作用还是有一点的,黄色人形本来是紧紧贴在司马身上的,被我这么一丢之后,它转头看了看我,它的头上只有眼睛——六只眼睛,除了六只眼睛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那六只眼睛都是细长的,像柳叶一样,眼睛里是红色的眼珠,被它的眼睛一看,我的身体瞬间僵住了,动都动不了 ;这是摄心术,是比较厉害的妖魔邪祟才会的东西。
一般人被摄心术定住之后,都会四肢无法动弹,甚至会被妖魔邪祟操控,很多人之所以会无原因的自杀,就是因为这个,不过我可不是一般人,就在我被定住的一瞬间,我深吸了口气,然后努力的憋足了力气,对着那黄色的影子 ;哈! ;了一声。这是古代修炼者在山中修炼时发现的一种修炼术,被称为 ;啸法 ;(修炼者发现,模仿一些动物的吼声,既可以疏通经络让身体更健康,又可以吓走猛兽妖邪)。
摄心术的原理是阻碍经络运行,啸法则是疏通经络,所以啸法是摄心术的克星。于是乎他们研究出了这种啸法,有些修炼者长啸一声甚至能传到几里外,阳明学说的创立者王守仁先生就擅长啸法,他领兵在外作战的时候,经常会在军营里练习长啸,整个军营的人都听得见,我学习的这一脉阴阳术和阳明先生颇有渊源,啸法我也是学了点的,虽然我学艺不精,但用啸法破去比较弱的摄心术,还难不倒我。
一声长啸之后,我的身体果然恢复自由,那黄色人形也被长啸吓了一跳,它不甘心的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像个壁虎似的,极快地顺着墙壁爬走了。我自然也不敢去追他,只能先去看司马的情况,给司马把脉之后,我心里安稳多了,他只是被吓晕了,身体比较虚弱,不存在其他问题,我赶紧开了门,把他抱到了卧室,然后从布袋里拿出一瓶风油精,往他的太阳穴和鼻下抹了一些。
被风油精刺激之后,司马很快就醒了,他醒了之后,先是很慌张的看了看四周,才对我说: ;呃 ;谢谢,这么晚 ;
;之前忘了告诉你,其实我能看见那些东西,换句话说,吓晕你的东西,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而且呢,我还把它弄走了,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
我本以为司马会很痛快的事情跟我说一遍,哪知道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扭过头去不说话了,与此同时,他家的门铃响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