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走不出去的胡同[精] > 详细内容

走不出去的胡同[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悠长的道路宛如某种蛇类蜿蜒向远方,老旧的电灯闪烁着昏暗的灯光,走在石板上阵阵阴风袭来,寒冷刺骨。

随着深入的步伐,在看不见的角落中似乎隐藏着一双眼睛,或是错觉,我像是与无形的眼睛对视。

嗖!

身后一个黑影穿过,我猛然回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

再次转头,悠长的走廊前面多了一面墙。

又是相同的场景!

“啊!”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僵立着,恐惧在心中蔓延,一股焦灼的情绪催促我回头。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熟悉的一面。

我猛地惊醒,呼吸急促胸口燥热,浑身冷汗淋漓。在梦中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很奇怪为什么老是做这一个梦?总觉得梦和我有关,可是我总是想不起梦中的景象。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又是七月中旬,我在酒吧玩了很晚才出来,外面清爽的空气让我醒了几分酒。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接近凌晨,此时身体已经很疲倦,需要休息。

空气中弥漫着雨过的湿气和一丝寒冷,我裹紧衣服加快脚步,走到了街区的胡同,眼前的场景有几分熟悉。

曲折的深巷犹如某种蛇类蜿蜒向远方,黑暗的角落仿佛隐藏人形,让我不寒而栗。

转进胡同岔路口,看到一位大爷正在烧纸,走进一看,发现烧的不是纸,而是厚厚的钞票。

大爷发现了我,热情的像向我打招呼。我有一点头皮发麻,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

他看到我陌生的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烧着手上厚厚的钞票。

“大爷,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烧钱?”

“寄给远在其他地方的人,我手头上的钱多。”大爷停顿了一会,转头望着我又说:“你心中最大的执念是什么?”

我摇了摇头,心静如水,根本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执念。

“孩子,今天是鬼节?鬼魂去阳间的日子,碰见熟人千万不要叫他们的名字。”大爷吩咐完,继续埋头烧着钱。

他看起来很奇怪,为什么要在胡同里面烧钱?难道是烧给过路鬼魂?毕竟今天是鬼节。可为什么烧钱,而不烧纸钱呢,大爷这是多有钱任性啊?

算了!大爷看起来这么奇怪,还是离开比较好。

向前走到岔路转身,继续向前走,脑中没有方向感,眼见周围的岔路越来越多,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迷宫。

天上的月亮在乌云遮掩下影影绰绰,不知不觉间我在胡同中已经走了很久,但一直没有走出去,仿佛在原地打圈一样。

眼睛瞟向远方看着错综复杂的道路,我忽然脑中闪过“鬼打墙”三个字。

突然想到今天是鬼节,我很有可能已经撞鬼了!

焦虑,不安,恐惧开始在心中堆积,酒劲早就一冲而散。

不知何处吹来一阵阴风,一下子吹散了乌云。趁着短暂倾泻的皎洁月光,我看清了周围的墙壁。

破旧的红砖上画满了各种涂鸦,歪歪扭扭的线条看起来有几分亲切。这好像是我画的?手掠过线条,越看越熟悉。

双手不自觉的插到了外套口袋里,发现兜里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奇怪!

糟糕,难道刚才的大爷是鬼?!

我头皮一麻,赶紧裹紧衣服继续往前走,耳朵边响起了大爷熟悉的声音,“今天是鬼节,遇见熟悉的人记得回避。”。

大爷仿佛在我的耳边说话,让我心里越来越慌。

远处很快浮现一位沧桑的老人拄着拐杖行走,明明看到他的步伐是往前走,可是与我的距离越来越近,可能性只有一种,前面的老人正在倒着走路。

回光返照!我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老人的寿命已经到了期限,他的魂魄正在游历一生经历的事,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胡同?

老人从我身边经过,我试着去拉他的手,可是他根本不让我碰,很惧怕我又装作看不见我。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往前走,总觉得眼前这个胡同不简单,仿佛这个胡同与我有关。

墙壁上出现很多黑斑,仔细一看并不是黑斑而是黑洞,我手指抚摸过后,黑洞就立刻抹平了。

前方的黑斑越来越多,最诡异的地方,很多黑斑聚集形成了人脸,轮廓分明,鼻子眼睛都有。

我停在人脸目前,想要伸手是摸墙壁上的脸,耳边又响起了大爷的声音。

“今天是鬼节,看见熟人记得回避。”

大爷的声音提醒了我,墙壁上的黑洞很有可能是隐藏在上面的鬼,只不过为什么每一张人脸看起来很熟悉,仿佛在哪见过。

前方的光线明显暗了下来,墙壁上似乎隐藏着一些黑影,我的到来令它们瞬间消失了,像是惧怕我而隐匿在墙壁中。

一切诡异的事情没有任何答案,这条胡同为什么走不完。

又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终点出现一个院子,半圆形的围墙没有出口,中间是一颗大槐树。

树上挂满了牌子和风铃,牌子上面写了很多名字。我顺手拿下一个放在眼前,王启明三个字映入眼帘。

双手有一些颤抖,这好像是我同学的名字。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儿时的同学在河中被淹死的场景,他拼命的呼救直到沉入水底,我坐在岸边发呆,根本不知道要去做些什么才能帮助他。

为什么这棵树上会有他的牌子?

顺手拿下了另一个牌子,看到了张霞两个字。

这好像是我初中女同桌的名字,我记得她后来出了车祸,从此我的座位变得孤单,永远都是我一个人坐。

眼睛扫向其他的牌子,发现上面的写的名字,都是我认识的人。

心中的恐惧交织在一起,随时都会爆掉。

难道他们都变成了恶鬼,想要在今天晚上杀掉我,心中产生不好的想法,可我与他们无冤无仇啊。

“铃铃铃.....”突然一阵风吹来,风铃震动发出声音。

“啊......”我发出一声咆哮,我讨厌风铃的声音。

下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好像在回应我的咆哮。

光线渐渐亮了起来,大槐树后面不知何时多了一具尸体。我带着惊讶和恐惧走上前,看到尸体穿着和我一样的鞋,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

还有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为什么地面上躺着我的尸体,这事什么恶作剧?

脑中像是被切开一样剧痛着,汹涌的记忆疯狂闪动。我跪在那具尸体前痛苦嘶吼着,因为突然涌出的记忆,因为骤然腾起的愤怒与不甘。

原来那就是我,三年前我就死了,死于至信朋友的凶杀,尸体被扔到了荒废的院子中。

我心有不甘,又害怕孤独,于是我把我所有的朋友带到了我的世界。小小的院子不够我们待,于是我建造了庞大胡同,每一天我都会在其中徘徊。

那些黑斑和黑影都是我朋友的魂魄,他们想要逃出我建造的世界,可是他们无能为力。

为了让我的迷宫充满生机,我会把一些旅人留下来,比如说回光返照的老人,比如说出车祸的鬼魂。

原来我才是恶鬼。

胡同口处的大爷,我也想起来他是谁了。他是阴间派来的鬼差,是来带我回阴间的,只不过他也不敢轻易进入我的世界,我的执念太深,轻举妄动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大槐树的一块牌子。

对了,他烧的钱是纸钱,是寄给在阴间与我有关的亲人。他想通过我的亲人把我带回阴间。

可是我喜欢这个世界,我还不想离开。

我还是经常做的梦,但严格来说那不是梦,而是我在沉眠的时候,鬼差想要把我拉回阴间而产生的介于幻觉和真实之间的景象。梦中的走廊是鬼门关的大殿,熟悉的声音是亲人的呼喊,可是这一切终究没有把我送回阴间。

我当然不会回去,没人能奈我何。我还要等一个人,那个杀死我的人。所以大家都不要着急,明天,我们再来一次封闭记忆猜我是谁的游戏吧。

呵呵呵呵......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