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附魔风扇[精] > 详细内容

附魔风扇[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从前有个名叫“忆君”的人,因为长期吸烟,把胃弄坏了。为了戒烟,在某直播平台认识了一个叫豆豆的女孩,忆君在直播间混就是为了熬烟瘾。

今天,忆君归心似箭来到豆豆的直播间,发了一句弹幕:“看到你开心我心情会好点儿!”

此时豆豆正和别的主播pk呢,豆豆忙撇下对面的主播关切的问他道:“忆君,怎么?今天心情不好吗?”

忆君说:“我人生有个大转折,转过去要风得风,转不过去说疯就疯!”

豆豆心急火燎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忆君说:“就是天气越来越热了,我家买不起电风扇,今天正好同事搬家清旧物,我去捡了一个空调性电风扇,但是坏的,正修理呢,修好了就要风得风!”

等豆豆一字一句的念出来,对面的女主播都笑的不成人样了。

唯豆豆没有笑出声来,一直憋着!

这时忆君最好的朋友江边来了,大家都是穷鬼,江边对忆君说:“听说你捡了一个电风扇,先借我用用行不?”

忆君说:“这电风扇遥控器不知被它主人扔哪了,你是修电器的,帮我搞个遥控器呗!”

江边拍拍胸脯说:“这都小事一桩!”于是带着风扇就走了。

过了会豆豆追问风扇修的怎么样了?

忆君回答道:“修好了,但是被我朋友借走了!”

豆豆那边终于忍无可忍,哈哈大笑起来!

忆君继续看豆豆直播,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江边拿着问忆君借的风扇,气喘吁吁的找上门来,心急火燎的对忆君说:“忆君,你这电风扇哪儿捡的?”

忆君说:“今天我一个同事搬家,这个是他搁了很久的旧东西,他后来换大空调了就没用了。他说这个是他某个朋友送的,那个朋友去世好久了,本想留个纪念,但是实在带不走,就打算扔了。我觉得这玩意儿还能用,就捡回来了。怎么了?”

江边一脸惊恐的对忆君说:“忆君,我感觉这个风扇有点不大对劲,你把插座插上试试!”

忆君莫名其妙,拿过电风扇就顺手插上了插座,打开开关后,电风扇扇叶开始旋转,一切都很正常。江边打开音乐功能,机箱里幽幽传出莫扎特的“G大调弦乐小夜曲”,这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电风扇突然停了下来,但很快又开始转动,忆君看了一会,发现它是随着音乐的节奏运作的,节奏快就转得快,节奏舒缓它也舒缓。

忆君一脸兴奋地说:“哇,居然还是个高科技!”

江边见鬼一样说:“那你慢慢研究吧!我要去睡觉了!”

江边一走,屋里只剩忆君一个人,看着风扇灵性地跟着音乐运作,他忽然也觉得这似乎十分诡异,市场上可没听说过这种款式的风扇,怕是个不祥之物,于是他赶紧扔在门外,准备第二天拿去丢掉。

可到半夜快十二点的时候,忆君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一看是江边打来的电话,忆君一点开接听,电话那头立刻传来江边歇斯底里的大喊:“忆君!那个风扇要小心!午夜时分要吃人!”

忆君一脸茫然:“你在说什么呀?是不是又看鬼片了?”

“我特么大半夜骗你干嘛?!你扔出去没有?别跟它呆一个房间啊,门关好窗户关好,别让它见到你,熬到天亮就好了!”

忆君耐着性子嗯嗯啊啊挂了电话。正准备睡觉,一看手机,刚好零点零一分。

他又抬头看了看窗户,老旧的窗上挂着快褪色的窗帘,忆君半信半疑的拉开了那脆弱的窗帘,只见一张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的面孔正贴着玻璃往里面张望,这一下子就瞪住了自己!

忆君打了个哈欠,顺手拉上了窗帘。

拉上之后他又觉得哪里不对,于是又拉看往外看。那青面獠牙的怪物还趴在窗上,也有点懵逼的样子,两个懵登时对上了眼,各自愣了凉面。

“啊——啊——啊——鬼啊!”忆君失声尖叫,猛地拉上了窗帘,将自己和那怪物隔绝开来!可心一急,用力过猛,整个这一面的窗帘被他拉得掉了下来!

他心里一急,一面尖叫一面把窗帘捡起来扑到窗户上,似乎觉得这样那怪物就看不到自己了。

怪物感觉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啪地一声打碎一面玻璃窗,一把扯出那团破旧的窗帘,用自己的尖爪稀里哗啦一顿乱撕,然后丢回去挂了忆君一身,冷冷地看着他。

忆君愣在原地看着那怪物,这才看清它除了青面獠牙,还有尖瘦的脸和乱七八糟不知道多长的头发,穿着一身暗红裙子,枯树一样的手爪上血红色的指尖利得像刀。

居然是个女鬼!

不知怎的忆君忽然想到电视电影里那些漂亮得不像话的人鬼情未了情节,心里不由吐槽电视里的都是骗人的!

忆君赶紧抹下脸,一眼看到电脑是睡眠模式还没关机,立刻冲过去点开,想百度点驱鬼方式。电脑重新点亮后还显示着休眠前的界面,正是豆豆的直播间,豆豆还在直播间里逗乐直播。深更半夜直播间里还有一大群抠脚大汉,忆君干脆直接在豆豆的直播间发弹幕求救:“有个女鬼在窗外望着我,我该怎么办?”

看见他的弹幕,抠脚大汉们都猥琐地调笑起来,忽悠他把那女鬼拉进来春宵一刻。忆君看了女鬼一眼,吞了口口水,只觉得头皮发麻,亏这群猥琐男想得出来!

只有豆豆心地善良,没有嘲讽他:“那你念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记得要配合手印,方可无往而不胜。”

忆君百度了一下九字真言手印,熟记后用低声默念九字真言配合手印对着女鬼,过了一会儿,女鬼问忆君:“好玩吗?”

忆君大惊失色,赶紧又做了一遍。

女鬼这次怒火一冲,啪叽又打破两扇玻璃:“嘴里嘟囔什么东西?诅咒本姑娘呢!”

忆君忙抱头躲避玻璃渣,心想,小日本儿这什么破玩意儿,不灵啊!赶紧又向豆豆求救:“豆豆!你这不灵啊!我低声默念九字真言,那鬼以为我偷偷骂她呢!”

豆豆说道:“你是童子吧?”

忆君说:“是!”

这时豆豆大义凛然地说道:“那你用尿呲她!”

这时女鬼已经一把抓散了破旧的老实窗户架子,钻了进来,冷冷忆君说:“省点劲吧,就你这年纪了还童子?混得是有多差?就算你童子也没用,看你这邋遢颓废样儿,身上没多少靠谱阳气,还想对付我?乖乖躺平了当我的宵夜,我还能下手轻点!”

忆君被说得哑口无言,但求生意志让他又做出了新反应:“等等等等,冤有头债有主,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干嘛跑来吃我?我虽然废物了点但我没做什么坏事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话倒叫女鬼一愣,想了想似乎有道理,但又不想放弃眼前的美味,于是凶狠地说:“你活在这世上全无用处,还不如给我吃了!还有,你也不能算没做坏事。俗话说物理类聚人以群分,你们这种跟渣男做朋友的,八成也是渣男!”

“什么?什么渣男?我女朋友都找不到我渣谁啊,我这么多年都还是处男,我呜呜呜呜,你欺负人!”被戳到了痛处,忆君不由委屈起来,就算命在旦夕,单身嘲讽也是真实伤害啊。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你哭什么?”女鬼不耐烦道,“我没吃过人我吓你的,我就是来报个仇而已!”

忆君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系列古怪事,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于是问道:“你找谁报仇啊?我朋友说那风扇晚上会出来吃人,就是你吗?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朋友?哼!”女鬼抱着胳膊霸占了忆君的床,忆君一脸谄媚样端茶送水,要不是女鬼长得实在可怕,他恐怕还要去捏肩捶腿了。

女鬼也就跟他说了自己的遭遇。

原来她跟那个搬家的同事以前是情侣,后来因为性格不合要分手,同事不愿意,争吵的时候就杀了她。她死得蛮惨的,被这个风扇切死的,所以魂魄被收进去了。之后这个风扇就再也没有用过,她也一直出不来,知道江边修好它打开了风扇,她才有机会出来。

“他先打开风扇的你找他啊,怎么跑来找我了?”忆君苦着脸说。

“老娘不用梳洗梳洗打扮打扮!”女鬼一脚踢开他,“你那个修风扇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前我还活着的时候,这风扇坏了就是找他修的,他发现了不对还跑回来坑你,所以我刚才过去吓唬了他一下,哈哈哈哈哈!”

“好在他还有点良心,打电话提醒你了。”女鬼又说,这时她又咬牙切齿,“我好不容易出来了,一定要报仇,那个可恶的混蛋,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你要吃了他吗?”忆君战战兢兢问道,生怕自己变成一道配菜。

女鬼响亮地呸了一声:“呸,那多恶心!我要把他做成人彘,折磨到他后悔生下来!”

忆君狠狠地打了个寒颤,想到同事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没想到这么禽兽。但是这女鬼真的好可怕,她为什么还不走?沉默半晌,忆君最后忍不住说:“鬼娘娘,你这样也不行啊,我听说没办葬礼入坟的都不能投胎,我觉得不如我帮你报案,让警察把这案子办了,他也判刑,你也能入土为安啊。”

“那万一没判死刑呢?”

“那你就给他托梦,在梦里给他把满清十大酷刑都上一遍,我帮你百度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酷刑,让他做一年梦都不带重复的!”

“哇擦,比我还狠,真棒!”女鬼心满意足,当下就和忆君约定好。

第二天忆君就按照女鬼给的信息找到了同事掩埋碎骨的地方,然后报了案。很快案件就侦破了,同事被抓捕归案,女鬼也离开风扇,不知道是报仇去了还是投胎去了。

这时候忆君才松一口气,跟江边喝了小酒聊了很晚,这时圆满解决的同时,两人也不由地唏嘘,到底做不得坏事啊,就算逃过了法律制裁,还是会被阴魂报复的。

忆君醉醺醺回到家里,已经是六月酷暑了。他还是没钱换空调房,屋里搁着那台空调式风扇。自从女鬼走了之后他也不怕这风扇了,于是摇摇晃晃走过去插上电源开机吹了个爽。

这时候他又想起了第一次开这风扇,鬼使神差的,他又点了一下音乐按钮,机箱里幽幽传出莫扎特的“G大调弦乐小夜曲”。

突然,那电风扇突然停了下来,但很快又开始转动,随着音乐节奏忽快忽慢地吹着风......

深夜食堂/神相赊刀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