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租房历险记 > 详细内容

租房历险记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1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晓雨是位大学毕业生,本来家境富裕的她早就被父母安排好了工作,并不用自己在外打拼过苦日子的。但晓雨觉得这样被安排好的生活太枯燥无味,一点新鲜感也没有,所以她没有接受安排,自己一人来到H市,想闯出一片天地。

来到H市,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宿问题。晓雨来到一家铺面很小,店铺简单的地产店,店里只有一个营业员,看到晓雨进来很是兴奋、热情。

晓雨简单地说了一下房子的要求,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求,主要是价格便宜,装修整齐就可以了。营业员在一堆旧资料里一直翻到底,抽出了3份文件,一一翻开给晓雨看,逐一详尽的介绍着。

这3个房子的价钱都很符合晓雨的预算,只是有点偏僻,几乎到了城郊,不过这也正常,城里的房子价格肯定是低不下来的。前2座房子都是商品楼,没有电梯,楼层还在4楼以上,最后一座房子是单家住户,离市中心最近,也是最便宜的。

晓雨疑惑的看着营业员,说:“租金真的这么便宜吗?有没有问题的,感觉这价格有点不合逻辑呢。”

营业员把一份出租委托单给到晓雨跟前,说:“我确认过没错,委托人当时留下的就是这个价格。当时委托人赶着出国,所以在我这留下了出租委托,说是找到租客后直接把租金打到他账上就可以了。”

晓雨看着委托单,不像是假的,但还是觉得奇怪,那么好的房子租金这么便宜,对营业员说:“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可以,没问题,现在出发怎么样?”营业员高兴的开始收拾东西,在店铺门口挂上有事外出。

晓雨她们很快就来到了房子的位置,其实也不远,也是几条街的路程。房子装修得有点西式,里面的家具设备都很齐全,只要带上行李搬进去就可以住了。

不过刚进到房子晓雨就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营业员说是丢空一段时间的霉味,只要开窗通通风就会散了。

房子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不过现在也荒废了,需要重新打理。

晓雨在房子里转了一圈,除了刚进来有股味道,其余都没有别的不舒服的感觉。

他们回到地产店就签了租聘合同,营业员把房子的钥匙和房主的账号一起给到晓雨,之后还帮忙把晓雨的行李搬进了新家。

隔壁的邻居看到有人把行李搬进房子,就在那窃窃私语,刚好给走在后头的晓雨听到了,那两位妇女说:“这房子又租出去,不知道这次能住多久。”

晓雨上前跟两妇女打招呼,说:“两位阿姨,你们好,我是这房子新来的住客,以后请多多关照。”

两位妇女惊讶的看着晓雨,回了几句“你好”就散开了。晓雨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没有多想就直接走进屋子。

这房子一厅3房,厨房是那种开放式的,客厅有很大的落地玻璃,打开玻璃窗顺着小道可以走到房子后面的小花园。主人房很靠近小花园,也在这屋子的靠后面的位置。屋子的占地面积有点大,所以只盖了一层,格局就像村间小屋。

理所应当屋子里应该有一扇门是通完小花园的,但是晓雨发现在门的位置用砖和水泥封死了,虽然也涂了乳胶漆,但还是会有新旧的区别。而且从小花园那看,门的位置已经是通往花园里的小仓库,不过现在小仓库的门被锁上了。

小仓库是被一条很大的铁链围了几圈,而且是直接用把铁链焊死,想打开仓库门只有把铁链割断。

晓雨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来通风,想把那股怪味道快点散去。搬进新屋子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今天晓雨也是忙碌了一整天,够是累的。晓雨胡乱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就洗澡睡觉去了。

睡到半夜,晓雨突然手脚在空中挥舞着,像是想捉住什么东西,但又够不着;接着就变得呼吸困难的样子,双手在自己脸上不停的抓。可能是由于呼吸不了新鲜空气,晓雨胸口起伏得很厉害。

就在晓雨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一下子就坐起来,人也醒过来了。

晓雨拼命地呼吸着,身上已经全是汗水,衣服也被汗水湿透了。

原来只是做噩梦,晓雨想可能是自己最近跟家里闹得不愉快,精神紧张,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起身洗了个澡就继续钻进被窝睡觉了,这一觉确睡得安稳到天亮。

一早起来,晓雨就出门到附近的小商场准备进点食物。出门就看到邻居大姨,大姨热情地说:“小姑娘,昨天搬进来的吧,昨晚住得还习惯吗?”

晓雨甜甜的回了个微笑,说:“多谢大姨关心,住得还不错,现在正打算去进点食材呢。”

“那好,那好,小姑娘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大姨帮忙哦。”邻居大姨拍拍晓雨的手。

晓雨点点头,就买东西去了。

邻居大姨看着晓雨的背影,紧皱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晓雨今天又窝在家里,在网上发出了几份简历。这几天除了买食材,她就没有出过门,一直在家忙碌着。全屋子做了一次大扫除,而且把小花园的泥土松了一遍,本来还想把小仓库也整理一下,但看着门上的锁链就知道单凭自己是根本打不开的,就算找开锁人,也要费一段功夫呢,于是就作罢了。

比较麻烦的是那股味道未然淡了点,但是无论她怎样通风和擦洗屋子,都一直去不掉。她只好又网购了一些空气清新剂。

晚上,晓雨又早早的睡觉。睡到半夜她又出现呼吸困难的现象,胸口起伏得厉害,晓雨不停的挣扎,想自己快点醒来。

晓雨尖叫一声,惊醒过来,她缩在床边,扯着被子,身体瑟瑟发抖,很是害怕。

晓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连连发噩梦,而且梦境都是同一个。她回想着梦中的内容,汗水不断往外冒。

梦中晓雨在一间昏暗的小房子里,被绑在一张长凳上,手脚都被固定住了。有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正把一张张抽纸巾沾湿再覆盖住她的脸上,一张一张的盖上,晓雨呼吸越来越困难,甚至到最后无法呼吸。

这样情景让晓雨想起了宫廷电视剧里,对罪犯的一种刑法相似“贴加官”。贴加官酷刑五贴就能取人性命,也叫开加官,主要是用于对封建体系下的官员刑讯逼供。

就在晓雨还惊恐万分的时候,听到有清脆的敲击声,一下一下的,晓雨感觉声音离自己很近。

这屋子里现在就只有她自己一个,怎么回事?难道有贼?

晓雨用被子卷住自己,拿着手电筒,轻轻地打开房门往外偷瞄,确定没人在屋子后,就大着胆子打开手电筒走出房子,顺着感觉和声音摸索着,最后来到了那新盖的墙。

晓雨走近后,那声音就停下来了,左看右看都没发现什么不对劲。正准备回房时,手电筒一时没拿稳,掉在地方,灯光刚好找到新墙上。晓雨抬头一看,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晓雨想都没想就跑出这屋子,在屋子外她冷静下来,现在这三更半夜的,找地产营业员肯定不理人的,最后决定敲响邻居大姨的门。

大姨打开门看到晓雨,一开始是吃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让晓雨先进屋里过一晚。

晓雨看到大姨的反应,就明白自己不是这屋子的第一个租客,之前肯定是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大姨陪着晓雨,把以前租客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们的经历跟晓雨相差无二,只是他们都只要求把租金退还,就离开了,这屋子又继续招新租客。

晓雨把自己看到的最后一幕也说给大姨听,她在那新墙上看到一个卷着头发的女人贴在那,表情十分难看,面容都扭曲了。

大姨说以前的租客都没有提到见到墙上的女人。

晓雨决定了,天一亮就要报警,让警察查出内情。这屋子里肯定有古怪。大姨也愿意陪着晓雨去警局。

警察很快就开始处理这案子,强行把花园的仓库门打开了。但仓库里面除了3个大塑料桶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大家都很奇怪,只有3个桶有必要上这大锁?

警察把这3个大桶搬到花园,一打开盖子,那味道熏得人无法呼吸,原来桶里面的都是厨余做成有机肥料,看着没什么特别的。

有个年轻的辅警受不了那味道离开时滑了一跤,把其中一桶有机肥料推倒,洒满一地。法医人员发现地上的肥料有一块似骨头一样的东西,要带回去化验。

接着一伙人又拆了那面本是门的墙,这墙最底部竟然留有暗格,里面有一堆白骨。

过了几天,分派出去的警察已经顺着地产店的营业员找到了这间房的户主,并迅速拘捕了他。经过好几天审问,他终于把自己杀害老婆的事全都招认了。

在3年前,他家里请了女佣和司机,老婆过着少奶奶的生活。而他因为工作,很多时候要在外地出差。

有一次出差很顺利,工作比预期完成得快,他决定悄悄提前回家给老婆一个惊喜。谁知回到家里时,看到的却是一男一女躺在卧室床上,原来是他老婆和司机给他戴了绿帽子。

司机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逃之夭夭了,他老婆则跪在地上求他原谅,说自己是第一次,没有以后的。他表面上原谅了老婆,但每次睡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老婆出轨的事,自己还是过不了那个坎,怨气越来越深。

有一天他回到家看到他老婆穿着丝质睡裙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十分美丽性感。他又想到她和司机的丑事,心理开始疯狂扭曲。

他把老婆拖到小仓库,用绳子绑在长凳上,让她头仰着向天用纸巾一张张沾湿覆盖在她脸上,看着她痛苦求饶,做着无用的挣扎,渐渐因无法呼吸而失去知觉,最后在巨大的恐惧和痛苦中死去。

他还觉得不解气,又把他老婆截成小块,肉放在3个厨余桶里,骨头则砌在墙里面。

做完这些之后他才觉得有些后悔,便不敢再住那里,把房子出租后就走了。

到了这里案子也就水落石出了,凶手被抓捕归案投进监狱,据说最后判了无期。晓雨没有继续住在那里,通过邻居大姨介绍她重新找到干净舒适的房子,后来工作也有了着落,那些噩梦再也没有出现过。只是有一天她又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很漂亮的女人跟她说谢谢。

深夜食堂/神相赊刀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