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工地夜惊魂 > 详细内容

工地夜惊魂

作者:祗耐寶→眯留  阅读:8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一位老人将衣服叠好,放进了床边的行囊里,边放边看,生怕有什么遗漏了的衣物,反复检查之后,才放心的拉上拉链。

咚咚咚……

脚步声在门外响起,越走越近,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妈,好了吗?不用带这么多东西,公司里什么都有。”

“这怎么能行,都是些必需品,以防万一。”

“驱蚊液什么的我根本用不到,带了也白带。”

“阿福,城市里生活打拼更艰苦,快要入夏了,蚊虫太多了,听妈的,对了,妈再给你带点馒头路上吃,都是我刚蒸的,还热乎着呢!”

他见拗不过母亲,也就随她去了,毕竟自己要和母亲离别,放心不下是正常的。

这个小伙儿全名叫齐福,虽然名字有些土,但是却很有寓意,祈求福运,母亲希望自己的儿子一生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一切都收拾好了后,帮儿子挎上了行囊,一起来到了村头,等候着长途车。

第一次去城里打工,齐福的内心也十分的激动,他觉得,一直在山沟沟里,不会有出息,所以他想要出去见见世面,开阔自己的眼界。

“阿福啊!外面人心险恶,你要多加小心,这是我昨天去庙里烧香求的一个平安福,你快戴上。”

说完,母亲便将手里的平安福挂在了齐福的脖子上,并再三叮嘱他不要摘下来。

为了让母亲不要担心自己,便连连点头。

嘟!嘟!嘟!

越开越近的长途车不停的按着喇叭,停在了他们的面前,齐福回身抱了下母亲,就蹬上了车。

“孩子,实在不行就回家来,妈在家等你。”

他的母亲看着渐渐远去的长途车,直至消失在视线里,满是依依不舍,泪水在眼眸里不停地打转,失落的她慢慢地走回家去。

来到大城市的齐福对什么都很好奇,由于他体格比较的健硕,被一个包工头老板看中了,以低廉的薪酬聘用了他。

4000块钱,对于包工头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个初出茅庐的山里孩子,已经是可望不可即的数字了,几个月的工资足以让自己和母亲在村里盖个新房,于是他便非常卖力的干活,这也让包工头对他的努力十分的满意,给他涨了点工资。

不过,这也让齐福被看不惯他的工地工友很不舒服,凭什么只给他涨了工资。

“你们看,他都把我们的活给抢走了。”

“是啊!包工头还额外给他提成。”

“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不如……”

几个仇视他的工友,小声的商量着,随后都露出了邪恶的嘴脸。

几人眼神阴险地转向了不远处,已经汗流浃背,手里还不忘搬着砖头,埋头干活的齐福。

这几个人慢悠悠地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

“哥们,现在工地挺忙的,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知道你家境不好,我们决定合出1000块,你今晚上留下来加个班,怎么样?”

他们表面上语气和善,其实一肚子坏水,心里各自打着小算盘。

齐福见有钱能拿,连连点头,不过就是有个要求,这事不能告诉包工头和其他工友,性格单纯的他自然没有多想,还是答应了下来。

但是他并不知道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

“这回可有他受的了,吓死他,哈哈!”

那几个工友边走边说,幸灾乐祸着。

因为这块地的前身是个精神病院,据说有天晚上有个精神病人砍死了全院所有的人,包括医护人员在内,最后自己也割喉自尽了,从那以后,这里工人晚上经常看见鬼魂出没,所以之后他们晚上绝不加班,生怕看见污秽之物。

夜色慢慢笼罩着整个大地,只有稀少的星星挂在夜空中闪烁。

齐福肩扛铁锤,穿着白色背心,独自来到了工地上开始干活。

广阔的工地上,只有他在不停歇的抡着那巨大的铁锤,一锤锤地砸向地面,发出“咚咚咚”的撞击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的突兀。

就这样干了得有一个小时,实在是干不动了,齐福累的坐在地上休息片刻,从裤袋里掏出一支烟抽起来,来缓解一下自己的疲惫感。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阵歌声凭空传入到齐福的耳朵里,这声音,十分的空洞无力,再加上漆黑的夜晚,感觉很是瘆人,齐福脑袋里顿时涌现出许多电影里的恐怖画面。

他缓缓的转过身看向身后,什么人都没有,可是诡异的歌声并没有停止,并且离他越来越近了,他握着临走前母亲给的平安福,站起身来。

眼前突然出现几个人,低着头,后面的人搭着前面人的肩,一个搭着一个,就这样走着。

没错,声音就是从他们那里传出来的。

齐福愣在原地看着,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直到他们走到了工地围墙外面,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他才松了口气。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他心里泛着嘀咕,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围墙那里,在这安静的周围,仿佛他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齐福将头探出围墙,看向墙后。

“啊!”

那几个人躲在墙后突然大叫。

吓得齐福一个激灵,直接趴到了地上。

哈哈哈……

再等自己定睛一看,那几个人原来是白天让他来加班的工友。

“看你小子以后还敢不敢骑在我们头上了。”

“这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教训。”

说完,那几个工友吹着口哨,潇洒的转身走了。

齐福拍了拍身上的土,一肚子的委屈,自己明明是凭本事吃饭,为什么会被他人挤兑?

默默的走到工地里,准备拿好家伙回去。

“我的铁锤呢?明明就放在这的,怎么没有了。”

就在她纳闷的时候,围墙外又传出来几声惨叫。

啊啊啊……

齐福心想,一定是又想吓他的,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手足无措。

一个人,或者说鬼魂可能更加的贴切,脖子快断开了一半,已不足以支撑他的脑袋,头挂在前面,手里拿着的,正是齐福的铁锤,只不过现在上面已经沾满了鲜血,身后拖着的,正是那几个吓他的工友,此时他们的头已被砸的开了花,红白相间,十分的恶心。

鬼魂一瘸一拐的向着他走来,直到眼前,看了他一眼,随即举起铁锤。

齐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命运的安排,想到了家中的母亲,可能自己不能给她养老了。

嘣!

铁锤落在地上,咦?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感,慢慢的睁开了眼,鬼魂消失了,只留下了几具工友的尸体。

因果报应,人还是要有纯真善良的一面,宽以待人,不然老天都会看不下去的。

齐福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等待着第二天的黎明。

……

光芒重新在东方燃起,照耀着大地。

齐福走出派出所,阳光温暖的洒在他身上,赶走了他心中的阴霾,他握着胸前的平安福,笑着说道:

“我要回家!”

深夜食堂/神相赊刀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