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健忘村[精] > 详细内容

健忘村[精]

作者:还我女盆友^  阅读:99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座被人遗忘的大山,雨雾缭绕,风景独秀,在这里有一个不断扩张的村庄,名为健忘村。

故事还是要从三位贼说起。

王老大是贼首,他坐在桌子北边。王老二和王老三坐在东西两边,三人面面相觑用眼神商讨着某件事。

午日的阳光反射到三人脸上,大哥有些按耐不住。

“二弟呀,这艰巨的任务交给你吧。”

“大哥,我恕难从命。这项艰巨任务还是交给三弟办比较好。”二哥与大哥同时抱拳面向三弟。

“大哥二哥,小弟实在是没有能力决定,还是请大哥抉择吧。”三弟抱拳面向大哥。

“竟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做决定了。”

话音未落,一位体型偏胖肩膀处搭着一条麻布的伙计走来。

“三位客官,你们一行人坐在这里一上午了,点个菜跟打仗的似的,能不能不要霸占桌子。”酒馆的伙计有一些无奈。

“牛肉炖葱花,鸡肉炒萝卜,鸡蛋炒茄子,再来一条鱼。”大哥切了一口茶不紧不慢的说。

“你这点的是人吃的菜?”酒馆伙计无奈的转身。

“等等,鱼我们一定要吃活鱼,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大哥瞪着眼睛严厉的说。

酒馆伙计的眼睛飘向鱼塘,发现所有的鱼浮在水面,鱼身僵硬,顺手抓起一条死鱼。

“哎呀”酒馆伙计趁人不注意甩出手中的死鱼,“活蹦乱跳的鱼从我的手中跳出去摔死了。”

三位贼用相同的眼神望向酒馆伙计,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一脸懵逼。

“对了,三位客官能不能先把账结了,一共是三两银子。”酒馆伙计捡起鱼夹在手中。

“一会给,一会给,一会给。”大哥不耐烦的回绝。

“好吧,一会你们提醒我,我怕我忘了。”酒馆伙计转身进入厨房。

进过一分钟的眼神交流,王家三位兄弟同时切了一口茶。

“大哥,我打听过了,这个村子叫做健忘村,里面的村民都特别的健忘,这一次我们找到镇村之宝,势在必得。”王老二露出阴险的嘴脸。

“镇村之宝紫云珠,那可是无价之宝,金光闪闪,怎么可能轻易得手。”

“大哥你听我说,这个村庄里面的人都特别健忘。”

“我就不相信什么人健忘到这种地步。”大哥很质疑二弟。

“是这么回事,去年这个村子播种的时候,忘记放种子了,导致一年没有粮食吃饭。我们有一头牛借给他们耕地播种,把仅存的三十石粮食借出十石,获得村民的信任,这样就可以见到紫云珠了。”

“不可能吧,什么人可以健忘到这种程度。”大哥还是有一些质疑二弟。

酒馆伙计拍着脑袋,慢步走到桌子前询问,“你们能先把帐结一下?”

王老大很不耐烦,“一会结,一会结都说了一会结账。”

老二突然拉住大哥示意他不要说话。

“结了呀,我们结过账了呀,你难道忘记了。”王老二摆出狡猾的眼神。

“结过了呀?”

“对呀。”

“我想到了,我这个脑子,你们是不是之前给我五两银子,饭钱是三两银子,我应该找你们二两银子。”酒馆伙计拍着脑头掏出二两银子放在桌子上。

大哥见酒馆伙计走远后,露出了癫狂的表情。

“二弟呀,没有想到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全是弱智,我们拿到紫云珠指日可待了。”

王老三看着大哥二哥抱在一起,忍不住想起两个字,基佬。

“对了,我们的牛是不是放在外面?”大哥问二弟。

“是的。”

“三弟你赶紧去把牛牵到牛棚,找一个会放牛的人让他耕地。现在赶紧去。”

大哥刚说完话,三弟立刻跑出去照做,把牛牵到了牛棚。

健忘村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气,王老三在其中奔跑仿佛身临在仙境之中,又好像笼罩着团团迷雾之中。

饭菜的香气升起袅袅炊烟,很多村民从客桌前经过,露出了小孩子的笑容。

“大哥你觉得路过的村民有没有什么共同点?”

“有什么共同点?一样的穷一样的丑,最主要的还一样的傻。”王老大捂着饥饿的肚子不耐烦的看着不穿裤子的村民。

“你看他们的笑容,感觉都是一样的表情。”

“都是傻子呗,脑袋不好,要不然怎么会叫健忘村。”

两人相视坐在一起不再说话。

大约过去了几刻钟,远处升起了浓烟,一位村民缓缓的走到桌子前。

“对了我要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对了,你是不是三弟找来放牛的人?”王老大插话。

“我是放牛的人,有什么问题?”

“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王老大迫不及待的开口。

“请讲。”

“你说白牛和黑牛哪一个耕地快?”

“黑牛。”

“多久的时间可以耕完一亩地?”

“一天。”

王老大若有所思的盘算下了时间。

“那,请问白牛耕一亩地需要多久的时间?”

“一天。”

王老大听完之后差点吐血。

“请问,白牛和黑牛那一头牛吃的多?”

“白牛。”

“请问吃多少?”

“五斤。”

王老大转眼向老二使了个眼色,让他去准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那么请问黑牛一天吃多少斤?”

“五斤。”

“TM的,今天我拿板凳拍死你。”王老大说完就抽起板凳,好在被老二拦了下来。

“大哥我们先冷静,我们是来找紫云珠的。”老二的话让老大归于平静。

“同一个问题能不能不要说两次?”王老大心平气和的放下板凳。

“可以呀。”

“黑牛,白牛你养的是那头牛?”

“黑牛。”

王老大跳着眼睛搜寻老三的踪迹,发现这个人凭空消失了一般。

“那就是白牛不好咯?”大哥试着套近关系。

“白牛我也有呀。”

“那你有几头牛?”

“两头牛呀。”

“我今天要拿板凳拍死你。”王老大抽起板凳要拍向村民。

村民被吓的连退数步开口求饶。

“大哥大哥,我想起来了,你刚才提板凳让我想起来了。你家的牛会抽烟?”

“你有病呀。你家的牛会抽烟呀。”王老大骂道。

“那就是牛棚着火了。”说完之后村民大摇大摆的走了。

随后一位村民满脸漆黑跑到王老大面前,“你家的牛棚着火了,赶紧去救火呀。”

“牛怎么样了?”王老大焦急的问。

“七分熟了。”村民说。

“我擦。”王老大被气的火急火燎,“TM的,赶紧去给我救火呀。”

村民听见牛棚着火,纷纷的拎着水桶前去救火,可是他们忘记在水桶里面加水了。

牛棚就这样没了!

王老大听到这个消息差点躺在地面上窒息,好歹旁边有比较冷静的老二安抚他。

“大哥没事,牛没有了。我们还有三十石粮食,拿出十石给村民,一样可以获得村民的信任。”

大哥抚摸着胸口顺出了气,差一点就被气的断片了。不对,应该是被气憋的差一点断片了。

这时一位身着华丽拎着两个木桶的中年男人跑来,看到地面上言语正常两个人,露出了一抹阴笑。

“听说牛棚着火了,你们知道是在什么地方?”

“在前面冒烟地方,你顺着烟气就可以找到。”王老二有一些不耐烦的回答。

“哦是这样呀,我是健忘村的村长,请问你们是健忘村的村民?”

王老二一个激灵小声的对王老大说,“这个人正是村长,紫云珠就在他的手上。”

“按计划行事,用粮食换取他的信任。只要见到紫云珠,我们俩的智商绝对可以骗走。”王老大小声的回应。

“没有想到村长这么热心肠,还拎着水桶去救火。”王老二走上前恭维。

“不是的,你想多了。”

“那你拎着的东西是什么?”

“孜然和辣椒呀。”

“你来这烤串来了。”王老二有一些无奈。

“错,我来这烤牛肉呀。”村长笑道。

“我拿搬板拍死你。”王老大抽起板凳要去拍人。

老二使了一个眼色给大哥,让他冷静。

“其实呢,我们这一次是有原因的。”王老二继续说。

“哦?是什么?”

王老二不停的指粮食,王老大立刻明白了他说的意思。

“我们是一对商人,看你们村庄颗粒无收,准备给你们捐送粮食。”王老大非常客气的说。

“什么?”

“捐粮。”

“村民们出来搬粮食了。”村长双手放在嘴巴边加大声音。

一群村民听到之后,快速的跑到粮食面前搬走了三十石粮食。

“你们怎么把粮食全都给我搬走了。这些村民真积极,第一次见到动作比狗还快的村民,这是要赶着去投胎?。”王老大有一些愤怒。

“让你出的馊主意。好了,粮食全都没有了。”老大气的踹老二的屁股。

村长站在一旁似笑非笑。

“村长,粮食全都捐给了村子,我们算是朋友了吧。”王老大压抑心中的怒火。

“是呀,你们想要做什么?”

“听说村子里面有个镇村之宝,叫做紫云珠,能否拿出来看看。”王老大切入正题。

“原来你们费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看紫云珠呀。”村长有一些激动。

“对对对。紫云珠。”老大开口应答。

“不行。”村长淡淡的说。

“我拿板凳拍死你。”王老大抽起板凳要去拍村长。

“且慢,其实紫云珠是我留给儿子的,所以外人不能见。”村长转身发出一声叹息。

“村长,你还记得你儿子长什么样?”王老二试探性的问。

“不记得。”

“那你知道你儿子叫什么?”

“我姓刘,我儿子叫做刘王八。”

“刘......王八。”老二转身告诉老大,让他假扮村子的儿子。

王老二催促王老大上前一步,“叫爸。”

“爸。”老大无奈的喊出。

“儿子是你?”村长使劲的抽打着老大的脸,“这些年你都跑去哪了?”

“爸。打人可以,能别打脸?”老大捂着脸特别的委屈,“爸我想见紫云珠。”

“且慢。我儿子身上有一块刀疤让我看看?”

“刀疤?”老二疑惑的问。

“对,就是刀疤”

“你看前面不远处有人找你。”老二故意支开村长。

见到村长转身,用刀在老大的胳膊上划了一道伤口,随后老大一阵惨叫。

“村长你看,胳膊上的刀疤几十年都没有愈合,指定就是你的儿子。”

“真的?”村长欣慰的转身望向王老大的胳膊,“我儿子的皮就是这样,受伤之后无法愈合。”

“现在可以见见紫云珠?”王老大忍着伤痛特别的委屈。

“等等,我儿子身上还有另外37道刀疤,让我看看再说。”

王老大听见村长的话差一点吓晕过去。

王老二有一些无奈,质疑的问,“还有37道?”

“是的。”

“你看前面有村民找你。”老二故意支开村长。

王老大察觉到不妙,急忙拽住老二的手,“不能这样做呀,我们是兄弟。”

“大哥忍一忍就过去了。”老二小声嘀咕。

“对呀,忍一忍,大哥就过去了。”大哥几乎哭了出来。

“爸,37道刀疤以后有时间看。先把紫云珠拿出来看看。”王老大试着打圆场。

“等等,我儿子五岁那年断了一条腿,六岁那年从树上摔下来身体一半瘫痪,十岁那年得了中风,眼镜和嘴巴黏在了一起,我想看看儿子现在的模样。”村长若有所思的说。

王老板随着声音模仿,发现人要是这个样子,干脆自杀算了。

“滚。”王老大失去了所有的耐心,“老头,我发现你这个人是给脸不要脸,你儿子是自杀了吧,就他这个样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今天非要弄死你不可。”

“你今天要怎么弄死我?”

“我拿板凳拍死你。”王老大抽起了板凳就要冲向村长。

“等等,真的把我恐吓住了,来人去把紫云请上来。”村长面无表情,毫无波澜。

“紫云肯定是一个盒子藏着紫云珠。”王老二小声的说。

很快酒馆伙计拎着一头紫色穿着金布的猪,用非常傲娇的语气说。

“紫云猪来了。”

“紫云珠在哪?”王家两位兄弟异口同声的问。

村长接过猪放在两人面前,“这猪叫做紫云,所以叫做紫云猪。”

听到村长的话两人几乎崩溃。

“大哥你看,那猪金光闪闪,指定就是我们要找的紫云珠,我们被骗了。”两人抱在一起哭了。

许久才冷静下来。

“贼不走空,这句话你应该知道。把你们村子里面值钱东西全都拿出来,否则我拿板凳拍死你。”王老大气的冒烟。

“不要拿板凳了,村子里面真的倒是有一样宝贝。”说完把腰间的酒放在桌子上,“不妨坐下来边喝边聊。”

“这是一个关于酒的故事。”村长见其他两人坐下后开口道,“三年前,村子打地窖的时候,发现一个大石墩,你们猜打开之后,里面隐藏着什么?”

“一坛酒。”老二抢答。

“不对,是小石墩。”村长瞟了一眼桌子上的酒,“你们猜打开小石墩之后,里面放的是什么?”

“更小的石墩。”老二再一次抢答。

“不对,是一坛酒。”村长指着桌子上的酒瓶。

“给我板凳我要拍死你。”老二被气的要去抽板凳。

“你们别说话,让我把话说完。”村长举起酒杯向其他人示意,三人很快一饮而进。

村子见两人冷静之后,又说:“酒打开之后,酒香弥漫了整个村庄,瞬间村子里面形成独特酒香,正当我们要把酒喝下去的时候。在一天夜晚,一群贼悄悄偷走了村子里面所有的财务,也喝掉了那一坛酒,之后这群贼变成了善良的村民。”

“那坛酒现在在哪?”老大迫切的问道。

“你们喝的就是咯。”村子的笑容逐渐加深,不知何时村民包围了王家两位兄弟,冲着他们傻笑。

王家老大和老二脑袋中闪过一道光,瞬间忘了所有的记忆。

“这是哪?我又是谁?”老大和老二相互注视。

“你们是在健忘村,是善良的村民。”村长阴笑着吐出了这句话。

故事讲到这该告一段落了,等等。还有一个老三故事没有讲。

王老三在村子里闻着酒香,很快迷失了自己,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脑袋中的记忆不断被擦去。

不知不觉老三跑到了一个地窖中,里面的地形错综复杂,闻不到酒香的老三神智恢复了一些,这时他看清,地窖被改装成了地牢。

随着不断向里面的推移,里面的村民就越来越多,他们大多目光呆滞在牢房中徘徊,也有一些村民相互啃咬着同伴的身体,或者啃着木柱墙壁,留下了深深的牙印。

老三克制住恐惧来到了地窖中最深处,发现这里摆满了酒坛。他拎起一坛酒就往嘴里面灌,酒壮人胆,遇过酒坛打开了密室的门。

如果一位正常人看到里面的景象绝对会呕吐,老三被吓的醒了三分酒,酒坛从手中滑落摔在地面上。

砰!

一声巨响在地窖中回荡。

密室里面是一位村民不停被抽血,他骨瘦如柴,针孔插遍全身。而抽的血液平均灌入酒坛中。

这酒到底是什么?

老三正在努力的思考,殊不知危险已经靠近。

“漂亮,健忘村又多了一位村民。”村长站在老三身后鼓掌。

老三转身望到了一脸阴森的村长,忽然明白了健忘村的真正秘密,可是下一秒还没有说出口,全都忘了。

村长领着老三来到了酒馆,王家的三位兄弟从此开始经营健忘村的酒馆,直到某一天,三位穿着黑衣服的贼来到酒馆。

他们小声交谈着去偷紫云珠的计谋,半天才叫王家三位兄弟去做饭,又是一副相同的画面继续重演。

故事到这里该结束了,大山外面的人不断的听到紫云珠的传说,纷纷前来健忘村寻找紫云珠的下落,从此健忘村的村民越来越多。

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健忘村真正的秘密是什么?村长到底又是什么人?说到这里想到一个问题,村长喝了酒为什么没有健忘?

这些问题留给读者的你,行文之间充满着线索,希望你们可以解密。

对了,我写到哪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