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阴阳化妆师[精] > 详细内容

阴阳化妆师[精]

作者:︶我多想抱著妳哭  阅读:190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叫杨桃,今年二十八岁,是X市殡仪馆给遗体化妆的化妆师。

女孩子从事这个职业的比例很少,毕竟女孩子比较胆小一些,还有就是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整天和死人打交道不吉利,许多人对这个职业非常忌讳,对和死亡沾边的所有事情都敬而远之,其实我们这个职业是非常神圣的。

我算是个大龄剩女,虽说我自身的条件算得上女神的标准,但因为我从事的这个职业,导致我至今还单身。

情场失意,我平时只有靠努力工作,在技术上精益求精,用完美的工作状态填充我内心的空虚。

三年的兢兢业业,我的化妆水平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在这个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

这天上午所有工作结束,已经接近十一点了,同事们都回办公室休息,而我照例留在了化妆室里。

这时化妆室的门被推开了,闯进来的是一位年轻的漂亮姑娘,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俨然是新娘的打扮。

死者家属是不允许进化妆室的,“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家属是不可以进来的。”

女孩很着急的说:“对不起,我是有急事来找杨桃杨师傅的,请问她在哪里?”

找我的?

我有点纳闷,“我就是杨桃,你找我什么事?”

姑娘一听我就是杨桃,激动的拉住我的手说:“太好了杨师傅,我找你是因为我听说你的化妆水平最好,我想请你给我化个妆。”

我的手被姑娘抓住的瞬间,我双手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条件反射般的把手抽了回来。那姑娘的手就像是一坨寒冰,凉的我头皮都在发麻。

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个女孩,然后平静的说道:“我们这个行业有规矩,不给活人化妆,你走吧。”

姑娘一听就着急了:“杨师傅,你也看出来了,我穿的是嫁衣,今天我出嫁,我也希望把自己打扮了漂漂亮亮的,女人这一辈子就这一次最风光最美丽。”

“姑娘,你出嫁是喜事,应该到美容美发店或者是婚纱摄影店让他们给你化新娘妆,真的帮不了你。”我拒绝道。

听我这么说,姑娘连忙恳求道:“杨师傅,你看看我的脸,被他们画成什么样子了,我很不满意,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迫不得已才来找你,我知道你很为难,可是这对你来说也是举手之劳。”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你让我给你化妆,你不觉得晦气吗?”

姑娘的眼神似乎看到了希望,连忙解释到:“我不在乎,只要你把我化的漂漂亮亮的就行,快到中午了,我夫家迎亲的车队马上就要来了,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虽然很为难,但是姑娘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看样子真的很着急,我再拒绝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我只好对她说:“好吧,我帮你,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躺上去,我已经习惯了给躺着的人化妆的姿势,这样化出来的妆会更好看些。”

姑娘一听高兴坏了,道完谢就直挺挺的往上一躺,我看着她,心里觉得好笑,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

姑娘的脸光滑漂亮,我先把脸给她洗干净,又不用修补,只要简简单单的打粉化妆就可以。

我正在专心的化着妆,同事陈佳明就进来了,看到我在化妆台忙碌着,只是很诧异的看了我几分钟,小声说道:“你一个人在那里比划啥呢?”

我没有理他,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也许是怕打扰我,没有说话就出去了。

我依然很用心,化妆的过程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认真是我的职业操守。

当姑娘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高兴的不得了:“这还是我吗,这也太漂亮了,他看到一定会很高兴的,谢谢你,杨师傅。”说完姑娘高兴的给我鞠了个躬。

姑娘摸了摸身上,满脸尴尬的说:“杨师傅,我穿着嫁衣,出来的太匆忙,一着急忘了带钱了。”

我赶忙说:“不要钱,就算给你帮忙了,举手之劳,平时我只挣死人的钱。”

姑娘一听,思索了一下,然后从她的手腕上撸下了一双玉镯:“这对玉镯留给你,祖传的,虽然不是很值钱的物件,这也是我的一份心意,希望杨师傅别嫌弃。”

姑娘说着就把玉镯塞到了我手里,一转身,飞快的跑出门去。

我回过神来急忙追出了门去,哪里还有姑娘的影子。

手中的玉镯温温的,比姑娘那双冰手还高了几度,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中午吃过午饭,我躺在床上休息,有心无意的翻看着微信初中同学群里的八卦信息,有一个信息吸引了我的眼球。

今天上午河东村的朱翔宇跟河西村的李晓云结阴婚。

朱翔宇和李晓云是初中同学,两个人自由恋爱好几年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是双方的父母都极力反对,他们俩想尽了所有的方法做父母的工作,好话说了一火车,他们的父母就是不同意。

朱翔宇和李晓云爱的是情真意切,一个是非李晓云不娶,一个是非朱翔宇不嫁。

朱翔宇和李晓云也想过私奔,远走高飞。可是私奔在农村是很丢人的事情,有伤风化,父母在村里会抬不起头来,背后会被人戳脊梁骨,指指点点。

他们俩的懂事和善良没有得到父母的理解和认可,他们对真爱所做的一切努力并没有换来双方父母的支持,态度绝绝,没有商量的余地。

最终是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逼上了绝路。

他们以死明志,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证明对爱情的忠贞。

这是一个悲剧,一个爱情的悲剧,是双方家庭的悲剧。

一对苦命的鸳鸯,当他们冰冷的尸体摆放在父母的跟前时,双方的父母都崩溃了,自责,埋怨,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按照朱翔宇和李晓云的遗愿,活着不能做恩爱夫妻,死也要同穴,永不分离。

双方的父母就在今天上午为朱翔宇和李晓云举办了阴婚。

据说在今天上午十一点,李晓云家发生了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从监控摄像头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十一点刚过,李晓云从棺材里跑了出来,在门口一闪就不见了。

大约过了半小时,李晓云又出现在了门口,她好像重新化了妆,而且更漂亮了。

监控视频中显示,李晓云出去的时候,手腕上戴着玉镯,回来时李晓云手腕上的玉镯就不见了。

玉镯为什么不见了,在什么地方,应该只有李晓云和我知道了。

我看着这条信息,从口袋中掏出了那对玉镯,放在手上掂了掂。

我是赚死人钱的,这次的报酬,还算不错……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